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聚敌于一隅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唐强人还站着,刀还举着,但生命却正在一丝一毫的从他身体之内流走.那柄薄如蝉翼的小剑,终于找到了他的破绽,穿透了他的身体,切断了他的生机.

    他本来不会这么不济事的.但他发现王危带着邓姝跑了,而护卫他们的沙蚁,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之下,正如积雪遇上了烈日般的在迅速融化,而且攻击他的已经不再是杨致一个人,两个武道修为至少八级的家伙加入了进来.

    胆气一弱,破绽顿生,如果不是这样,他本来还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甚至于能找到机会逃跑的,哪怕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看着走到面前的杨致,他艰难地道:”无耻!”

    杨致怔了怔,呵呵一笑:”老家伙,你以为这是比武较技呢?这是战场,老子群殴你是理所当然的.”说完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唐强额头之上一推,将满怀不甘的唐强推倒在地,然后无数双大脚丫子便踩在唐强的身上,向着溃逃的王危邓姝一行人追去.

    将是兵之胆,头头一跑,下头自然也就没有了斗志,残余的沙蚁护卫们纷纷转身逃跑,虽然不时有人返身来抵挡追兵,但在如狼似虎的追兵面前,他们的抵抗犹如一只小老鼠妄图挡住大象的道路一般,转眼之间便被踩在了脚下.

    但王危带着邓姝跑得的确很快,他有着九级的身手,又见机得快,身后还有不少的沙蚁为他多多少少能阻挡一下敌人追击的脚步,竟然让他一路逃到了东城.

    看着前方出现的密密麻麻的军队,杨致喷出了一句脏话,就慢了那么一点点,便让王危带着邓姝逃进了军队之中.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冲一冲,手下两百强悍的手下,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就在这一犹豫之间,耳边便传来了嗡的一声响,眼前霎那之间便布满了羽箭的残影.

    “操你娘!”杨致怒喝,手中黑剑狂舞,悬浮于空中的小剑闪电般的来回穿梭,将一支支羽箭斩断于地,但羽箭却是铺天盖地,似乎永无止境一般地向着他们袭来,身后传来了哎哟哟的惨叫之声,显然已有部下中招.

    “退!”他怒吼道.

    尖厉的啸叫之声在空气之中鸣响,久在军中的杨致心头一震,那是脚踏弩破空而来的声音.如果是在空旷之地上,这种弩箭,他和他的部下有一百种方法躲开,但在这街道之上,就要命了.

    “强弩,快躲!”杨致怒喝道.

    两百名部下几乎将街道塞满,强弩声音一传来,这些人也在军队之中呆了近两年了,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霎那之间,上墙的上墙,伏地的伏地,更有的干脆和身撞进了街道两边的房屋之内,墙壁之上顿时多出了无数的人形大洞.

    但能反应过来并做出躲闪动作的人必竟是少数.

    杨致首当其中,一枚粗如儿臂,长约两米的强弩已经到了面前,他要闪过倒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他身后还有不少的部下,他一躲,后面的人铁定就要遭殃,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些强悍的部下,他可不愿意让他们这样送了命.

    狂喝一声,手中铁剑猛地挥出,当的一声巨响,杨致身体大震,虎口裂开,黑剑险些便把握不住,整个人已是蹬蹬往后退,退了数步,身后已是顶上了人.

    退无可退了.

    每退一步,杨致便斩出一剑,数剑斩出也不过常人一眨眼的功夫,迎面而来的弩箭终于成了强弩之末,杨致狂喝声中,黑剑竖起,宽阔的剑面挡在胸前,当的一声巨响,弩箭重重地击在剑面之上,虽已经力道衰减大半,但杨致仍然被击得飞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后背上的部下又已经退出了数步.没有了支撑的杨致于是来了一个漂亮的平沙落雁,屁股向后,上身和两腿向前,砰的一声,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一跃而起,恼羞成怒的杨致一把绰起掉在地上的强弩,向前助跑几步,挥手猛地向前掷出:”王八蛋,还给你们!”

    弩箭呜的一声倒飞了回去,这一下他含羞带恨的全力一击,弩箭似乎并不比刚刚射过来的时候稍差,呜呜的声音之中,弩杆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对面的士兵已经被惊呆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人以人力挡下一支强弩来,还没有回过神来,弩箭已是倒飞而回,他们可没有杨致这份本领,惨叫声中,弩箭飞过之处,将数人串成了一串糖葫芦,远远的向后方飞去,半晌才发出砰的一声响.

    其实不光是对面的虎牢士卒,便连杨致的这帮手下也都惊呆了,半晌才爆发出如雷般的喝彩之声,看着站在屋脊上的,从破烂的房屋之中探出脑袋的,趴在地上昂着头的的手下,杨致气不打一处来.

    刚刚这一连串的动作,已经让他感到体内空空荡荡,全身的真气似乎在这一刻都不翼而飞了.那柄小剑也跌落在地上.

    如雷般的喝彩之声似乎也惊醒了对面的敌人,一连串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之后,空中又下起了箭雨,强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似乎不止一只,很显然,这一会儿他们又弄来了一台强弩.

    “妈的,快闪!”杨致大叫一声,体内真气没了,只能窜到两边的房屋中去,手下更是各显神通,瞬息之间,两百人便在街道之上看不见踪影了.

    两支强弩带着呜呜的鸣叫之声,在长长的街道之上远远的飞走,好半晌才听见夺夺两声,也不知射到了哪里,刚刚杨致和他的部下所站的地方,不论屋顶还是街面,都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羽箭.

    街道之上一片安静,杨致和他的部下惊讶于敌人的反应迅速和攻击凶猛,显然对面的这些家伙,比起那些什么沙蚁完全要强出了太多,而对面的敌人却也正在懊恼在这样的攻击之下,竟然连对方的衣角也没有捞到一片.

    其实沙蚁倒并没有杨致想得那么弱,他们并不是作为军队来使用的,而现在杨致面对的,却是虎牢秦国边军中的最为精锐的一部分,秦军能在虎牢关挡住齐军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会是弱者?他们的反应速度,他们的应战能力,与任何一支军队比起来,也不差.

    两边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好半晌,插满箭支的街面之上,一柄小剑猛地弹了出来,悬停在了空中,晃晃荡荡了一会儿之后,嗖的一声,穿破了一间房子的窗户,消逝得无影无踪.

    街道的尽头,响起了军官们的命令之声,片刻之后,一队队的士卒开始在街面之上集结,铁盾如墙,长枪如林,缓缓向前推进,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个的弓箭手弯纪引箭,遥指前方.

    躲藏在屋中的杨致呸了一口,知道事不可为了,这样的军阵,他和他的部下将其冲破并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只要他们一现身,那如雨的箭矢可就来了,他们这些人,现在身上可没有披甲,羽箭射过来,照样是能要命的.

    “撤退!”他很不甘心的下达了命令.

    说起逃跑,那再没有人能比他的这些部下更能跑得了.瞬息之间,杨致便带着他的麾下退得无影无踪.

    秦军士卒队伍之中再一次响起了军官的呼喝之声,列队向前的秦军士卒停了下来,显然对方的军官也清楚,他们面临着的不是一般的敌人,要是追出去太远,让这些人找到了破绽,面临的就可能是一场大屠杀.

    “没抓到邓姝?”郭九龄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杨致,笑问道.

    “一个身手很不错的家伙带着邓姝逃到了秦军军伍之中.”杨致哎声叹气,”是我太大意了.”

    “没什么!”郭九龄笑着摇摇头:”其实在你们出发之后不久,我们才又收到一些有关对方的情报,邓姝的身边有两个九级高手,一个叫王危,一个叫唐强,你能杀掉一个,而且几乎全歼了这支沙蚁,已经很不错了,他没有出城,逃到了城中的秦军队伍之中,那仍然是笼中之鸟,照样逃不过如来佛的五指山.”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杨致问道.

    “城中戴叔伦控制下的秦军队伍已经扩充到了近一万人,正在猛攻东城的何卫平部.他们的战斗力很不错啊,何卫平和他的部下已经被压缩到了东城门附近,如果不是陈震睿的八百雷霆军的加入,只怕他们就顶不住了.”郭九龄道.

    “那城外?”

    “如果不出意料之外的话,很快城外的右大营的军马也会入城,参与到对东城的攻击.”郭九龄道.

    “那情形可不妙!”杨致皱眉道.

    “无所谓!”郭九龄道:”现在敌人都已经集中到了东城,鹰隼已经过去支援何卫平了,你也带人过去吧,天一亮,陈绍威的部队会过来,而且天亮后,陆大远的军队也会抵达.到时候肖新一亮相,戴叔伦等人可就无所循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