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混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东城,战斗并没有因为夜已深而有所减弱,反而是更趋激烈。戴叔伦亲临第一线,监督作战,此时的他,心中已经隐隐感到不妙,意外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已经渐渐地超脱了他的控制,而明人大规模的介入,更是让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似乎明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现在已经可以明确的是,东门守将柯镇肯定是早就已经投靠了明人了,否则很难解释他的军队之中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明军最新式的武器,而正是这些武器,给予了攻击的秦军极大的伤亡。

    在兵力之上,戴叔伦现在还是占着极大的优势的,城内万余驻军,在主要将领都被干掉之后,已经成功地被黎中发等人控制,军人是最易被煽动起来的,而鲜血更是会让他们失去最后的理智。

    但对于东城的进攻,却并不顺利。

    从最初的打得何卫平部节节倒退,到现在的两相僵持,愈是靠近东门,敌人抵抗的力量就愈大,很显然,对方是打定注意要死守东门了。

    现在戴叔伦最担心的就是明军的突然介入,而何卫平死守东门,哪怕伤亡惨重也不退却的行为更让戴叔伦明确了这一点,他们在坚持,他们在等待,而等待的是什么,那还用说吗?

    这让他极其愤怒,如果何卫平部丢掉东门逃跑掉,他甚至都不会去追击,因为他要做的是,马上收拢所有兵马,退入虎牢关城内,做好一切防御措施迎接明军的到来,在虎牢坚城面前,明人根本就无法下嘴,他们除了退去并无第二个选择,因为在虎牢关城下呆得久了,虎牢驻在其它地方的军队便能回援关城,从而在关城之下聚歼敌人。

    但问题是,现在东城拿不下,便等于在雄伟的虎牢城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破绽,明军一旦抵达,直接可以从东城入城,到了那个时候,一切便完了。

    戴叔伦将没有时间来整合虎牢的军队。直到现在为止,他能完全控制的军队,便也只有城内的这一万守军。而城外的左右大营,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如果杨亚雄与廖靖两人能控制住城外的两个大营的兵马,那事情就容易得多了。

    王危带着邓姝出现在他的面前,让戴叔伦目瞪口呆。

    “唐强没了!”王危兔死狐悲,“我们遭到了明人的攻击,带队的是杨致。戴大人,必须早做打算了,明人在虎牢城中,只怕渗透进了大量的人手。”

    “戴大人,杨致本人的武功倒也不说了,关键是他带来的人相当的强悍,他们不是普通的江湖人物,而是一支小规模的军队。”带队救回王危邓姝的秦将常柄荣一脸的忧愁,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对方展现出来的强大的实力,让他暗自心惊。“这样一支人马潜伏在我们背后,随时有可能对我们展开突然袭击,而以他们的实力,一旦得手,必然对我们造成重大损失。”

    听着常柄荣的话,戴叔伦心惊不已,明人究竟有多少人潜藏在关城之中?他们到现在并没有公开露面,但潜藏着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对手,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实力如何,能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加强攻击,只要拿下东城,我们就可以控制全城,然后关闭城门,大军便可以在全城展开搜捕,不管他们有多少人,在军队面前,也都是渣滓,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常柄荣,带着你的部下,去支援黎中发,天亮之前,一定要拿下东城。”

    “是,戴大人!”常柄荣点头领命,正欲离开,身上染满鲜血的另一员大将李祖新匆匆跑了进来。

    “何卫平部得到了支援,一支不明队伍加入到了东城守卫之中,武器犀利,战斗力相当不俗,何部得到了他们的支援,本来已经被我们打乱的阵形又稳定下来了。”李祖新显然有些恼火,“功亏一篑啊,我们本来已经突上了东城城墙了。”

    “有多少人?”

    “大概有五百人左右。”李祖新叹息道:“现在这五百人与陈震睿的雷霆军一左一右,为何卫平羽翼,让我们很是被动。”

    戴叔伦觉得真是倒霉透了。虎牢之事,变故频出,到现在为止,他也想不透为什么明人会事事料敌先机,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了自己想干什么一般。而陈震睿又是另一个变故,这个愚蠢的家伙本来是设定好的替罪羊,但却在杀光了大将军府内的人之手,像是被点悟一般,察觉到了自己背锅的命运,临陈倒戈,这个本来的助力,现在却成了阻力,雷霆军哪怕只剩下了几百人,那战斗力也是让人发怵的,现在他们的表现也更证明了这一点。

    “不惜代价,一定要将东城拿下来。投入所有的预备兵力。”戴叔伦阴沉着脸道。

    “遵命!”常柄荣,李祖新两人应命,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东城鼓楼街,刚刚打退了对手一次进攻的陈震睿扶刀坐在一户人家门口的硕大的石狮子之后,不停的喘着粗气,身后,还有五百名雷霆军士卒,剩下的,已经在大半夜的战斗之中战死了。

    他非常愤怒,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所以他也有被人当成棋子的自觉。小人物们从来都是大人物们下棋时左右搬弄的棋子。但他却不能容忍自己像是一个傻瓜一般的愚弄。而戴叔伦和邓姝就把他当成了一个傻瓜。

    他们利用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将邓姝换成了那个女刺客的时候,只怕就想已经设计好了将自己弄成替罪羊,一旦让他们得逞,自己就会成为虎牢事变之中那个最为罪大恶极的家伙,跳进大河都洗不清自己身上的污点了。

    对于自己,他们哪怕一点点善意都没有准备施舍给自己。

    陈震睿出离的愤怒,他不仅仅是要报复,他很清楚,自己今天一天所做的事情,无论那一方,都有可能在事后找自己算帐。肖新没有死,但大将军府的数百条人命,却的的确确是自己下的手,他能不恨自己?数十名虎牢大军的高级将领,也死在自己的手上,这一笔帐,只怕会有无数的人找自己清算。而现在,自己反戈一击,又杀死了无数戴叔伦的人,一旦让戴叔伦得手,不但自己要玩完,连自己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当今之计,只有先挫败了戴叔伦,将他们一网成擒,自己的家人才有可能避免灾祸。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当然是要立下更大的功劳,然后,投奔一个更强势的新主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避祸。

    他很郁闷,自己竟然在一天之间,将敌我双方的人,都得罪得干干净净,想起肖新,陈绍威看着自己那几乎能杀人的眼神儿,陈震睿的心里便一阵阵的发怵。

    空中传来了巨大的呼啸之声,不用抬头,陈震睿就知道那是大型投石机投出来的石弹,不假思索,他大吼一声,“小心头上。”

    伴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数十斤的石弹并没有砸中他们驻守的街道,却落在了左侧的一幢民居之中,顿时将屋顶砸出了一个大洞,惨叫声很短促,但接下来的嘶声裂肺的哭喊之声却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动乱猝起,最倒霉的就是虎牢关中这些无辜的百姓了,也不知今夜过后,会死多少人。

    石弹在不停的落下,对方似乎要用石弹将这一方填平。

    “突前,突前!”借着投石机换弹的间隙,陈震睿一跃而起,向前方窜出去,后退是没有出路的,后退只会遭到对方连接的打击,反而向前,能避开这种武器的致命打击。“分散到两侧民居之中,自由杀敌。”

    城楼之上,何卫平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东城,站在这里,他能看清各个街道之上的接敌情况,最近的一支敌军,离他们这里,不到百米。但却被城上的弩箭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一声巨响,一枚石弹落在他身侧不到丈许处,几个倒霉的士兵不幸中了彩,两个当场毙命,另两人哀嚎着,整个下半身被压在石下,血如泉涌。

    一名军官走了过去,看了看,叹口气,提起刀来,干净利落地给了这两人一个痛快。然后又回转到自己的岗位之上。

    “将军,敌人的攻势加大了。”柯镇有些担心地道。“武库之内储存着大量的远程武器,而我们就有些补给不足了。很快,他们就能对我们形成压制性攻击了。”

    何卫平抬首望天:“无妨,天快要亮了。天一亮,陈绍威的左大营便会出现在东城外,而陆大远的军队,也该抵达了。”

    “右大营那边?”

    “右大营不足为虑,他们翻不起什么浪花,右营的高级将领死光了,几个跳脚小虾子,不见得能煽动得起全营士卒。”何卫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