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战后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动乱过后的虎牢关满目疮痍,处处都是战斗过后留下的印迹,曾经的虎牢标志性建筑大将军府已经变成一片白地,一把大火将雄伟的将军府化为乌有,唯一幸运的就是,将军府四周与民居有着不小的一段空白间隔,使得这场大火不致于漫延开来,酿成大祸。

    战火平息之后,无数的军人重新抵达这里,在整理着满地的残渣之时,也将一具具烧得无法辩认的遗体从残垣断壁之中抬出来,装入一具具棺材。

    死在将军府里的,除了卫士之外,其余的人,大多是虎牢关内有权有势,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场刺杀,将虎牢的权势阶层团灭。

    除开将军府,东城是这一次短暂的战斗之中的重灾区,无数房屋被毁,无数百姓伤亡,战场之上无数的尸体虽然已经被抬走,但一团一团变得乌黑的血迹却仍然刺人眼球,无数的苍蝇们逐腥而来,在这些血迹的止方盘旋往来。

    阳光仍然灿烂,但对于欲哭无泪的幸存者们来说,这一天却是刺骨的寒冷,他们的亲人在这场战斗之中死去,他们的家产在这场战斗之中化为乌有,本来殷实的家庭,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麻木过后便是心痛,处处传来压抑的呜咽之声。

    战斗已经结束,但清洗还没有停止。戴叔伦最后下达的命令,让上万叛乱的虎牢军卒们乱成一团,他们有的在军官的带领下向着对手发起猛攻,然后倒在强弓硬弩,长枪大戟的面前,有的却是化整为零,散入居民区,亡命而逃。

    对于前者,很好对付,但对于后者,却成了战后一个十分挠头的问题。军队开始搜捕这些散入虎牢关无数街头巷尾的溃兵。不时在某一个本来很安静的地方,就会传来激烈的打斗之声。

    这注定是一项要持续很久的事情,但迅速恢复虎牢的秩序,却是当务之急。不论是大明,还是幸存下来的虎牢原军人们,都需要一个稳定的虎牢。

    郭九龄等鹰巢首领们,仍然隐身在幕后,原虎牢副将何卫平接手了虎牢的指挥权,左右大营仍然驻扎于城外,只不过右大营的军官们都被何卫平招入到了城中,名义上是让他们护卫新的虎牢城守府,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被软禁起来接受审查,哪怕在最后关头他们并没有参与叛乱,但该走的程序还是一样要走的。

    左大营则享受到了他们该得的荣耀,虽然驻扎在城外,但陈绍威则荣升为了何卫平的副手,带领本部人马在城内协助何卫平恢复秩序。

    除开搜捕最后溃散的逃兵之外,何卫平面临的挠头的事情可不止一件,因为虎牢武库的大门被打开,导致无数的武器流散在外,除开东城被打得稀巴烂之外,城内其它地方,屑小之徒趁机作乱,杀人抢劫之事一夜之间发生无数,受害者不知凡凡,这些都需要新的城守府来处理。

    虎牢名义上有十万大军,但驻扎虎牢关城的只有三万精锐,驻扎横断山区的有一万,这些人马,基本上已经在何卫平的掌控之中,但驻扎在虎牢境内各个县治的兵马还多达六万之众,这些军队的下一步动向,也是何卫兵必须考虑的,他们能不能向新的虎牢关表示臣服,仍然尊奉虎牢关的命令,还是一件值得商榷的大事。

    由何卫平下达的招集这些军队的将领回虎牢议事的公文,已经由信使快马奔向这些县治,副署名字的除了陈绍威,还有原大将军肖锵的公子肖新。

    先礼而后兵。假如这些县治的兵马不肯服从的话,紧接着他们将迎接的是大明的军队的洗礼,陆大远的一万兵马已经枕戈待旦,宝清营在邹正的带领之下,也已经进入到了虎牢境内,而第二批进入虎牢的追风营,如今却在于超的带领之下,直趋横断山区秦军的驻守地。那里,齐人正在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大明要向他们昭示,虎牢已经由明人接管,进攻这些关卡,就意味着向大明宣战。

    关内,新的城守府,已经开始了战后的救灾工作。一个个小吏开始在街头摆开摊子,统计着战后人员的伤亡,财产的损失,一个个粥棚在街头立起,官府开始赈济难民。街上的店铺,一家接着一家的重新打开了店面开始营业,当然生意是相当的惨淡。不过这些店铺大部分都是由明人开的,此刻虽然生意冷清,门可罗雀,但这些人,脸上却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从今以后,虎牢关便是大明的领地了。这对于他们,可不仅仅是少交一份赋税的问题。

    “何将军,陈将军,辛苦了!”随着宝清营一起抵达虎牢关的大明皇帝秦风看着有些拘禁的坐在自己面前的何卫平,陈绍威,满面笑容的温言抚慰着。虎牢已经拿下,大局已定,他已经没有必要掩藏自己的形迹,皇帝亲军烈火敢死营,也正在奔赴虎牢的途中。

    “能为陛下效力,是末将等的荣幸!”何卫平微微躬身,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名震大陆的传奇皇帝,与传言大不相同的是,皇帝的确非常年轻,但却没有那种煞气逼人的威势,反而平易近人的如同邻家大哥。

    比起何卫平,陈绍威则更为紧张,与何卫平,陆大远等早已投靠大明的将领不同,他是在最后关头,在形式所逼之下才倒戈反正的,虽然说也立下了一些功劳,但最后命运如何却仍不得而知。

    性命是无忧的,但对于他这样的将领来说,仅仅是性命无忧,自然是不能满足,可现在,他的命运已经不能由自己掌控了。

    “虎牢关城之内,已经基本恢复了秩序,两位将军功不可没。”对于战后一天,虎牢便能恢复到如今的模样,秦风还是相当满意的,他需要一个迅速发挥作用的虎牢关,而拿下虎牢,便等于将秦国的疆域从中一刀横切下一大半,而失去了虎牢军队和青州军队的秦国朝廷,已经离死不远了。“接下来迅速平定虎牢全境,招纳其它虎牢军队归顺,仍然要劳烦两位将军,何将军要在虎牢掌控全局,陈将军就要多多辛苦了。”

    秦风笑容可掬地点名陈绍威。

    陈绍威一个激凌,立即站了起来:“多谢陛下看重,末将会亲自赴各地,劝说当地驻军将领来虎牢听命。”

    “好,陈将军在虎牢诸军之中也是威名素著,有你亲自出马,必然事半功倍。”秦风赞赏地点点头。“二位将军,大明从不亏待有功之臣,等虎牢事定,朕必不吝赏赐。”

    “多谢陛下!”陈绍威此时已是心中大定,像他这样的人,在事后最怕的就是被架起来,上不着天,下不接地,既然皇帝已经给自己分配下任务,那就代表着还是要用自己的。

    “何将军,现在虎牢关城之内,还有什么难题吗?”秦风转头看着何卫平。

    “陛下,叛军溃败,四散入关城之内,现在正在四处搜捕,但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本地人,而且军队在虎牢驻扎多年,亲朋故旧也多,搜捕起来难度颇大,恐怕还需时日。”何卫平道:“再就是大将军府内的一场杀戮,几乎将虎牢的官吏一网打尽,剩下的都是些撮尔小吏,关城之内,现在由军队代管,这终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他们对于民政亦不熟悉,很容易好心办坏事,这对于恢复关内的的程序还是很不利的。”

    “何将军能想到这些,真是不错。”秦风一笑,这何卫平可真是贴心之至,“这样吧,我会下令给永平程郡守,由他从永平抽调一批官员过来充实虎牢官吏队伍,他们到来之后,便由何将军一体分派吧。”

    “多谢陛下,解虎牢之急。”何卫平连连点头。“虎牢现在不缺粮,物价也稳定,唯一可虑的就是有一支可靠的官吏队伍来帮助稳定人心,有这些人相助,相信虎牢很快就回恢复到先前的水平。”

    “的确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朕想,虎牢之变传出,雍都的那位可就坐不住了,或者马上就会有军队过来讨伐,接下来,恐怕我们还要准备打上几仗才能消停了。”秦风笑道。

    “陛下,虎牢军队,现在恐怕还不堪战!”何卫平字斟名酌地道,虎牢军队必竟以前是属于大秦的,现在初降,马上就拉他们上战场去与皇室对垒,心里肯定是别扭的,战斗力什么的,恐怕不用提,搞不好还会来一个阵前兵变,那就麻烦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几仗,用不着虎牢军队去打,陈将军,你这一次去招纳虎牢驻各地的军队,将愿意奉命的军队,统统带回到虎牢,整个虎牢大军重新进行整编。十万军队,太多了,按我们大明军队的待遇,朕可供养不起这样一支大军,也没有必要。裁减军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这是一件大事,一个做不好就会引发乱子,但二位要先给将领们吹吹风,告诉他们,我大明不会亏待他们的。”秦风道:“至于与雍都的战事嘛,便由明军独立来完成吧。”

    “多谢陛下体谅。陛下,不知肖新……”何卫平试探着问道。他现在成了虎牢的最高长官,但肖新的存在,仍然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心里。

    “他伤得不轻,等养好伤后,朕带他回越京城,在越京城中,朕会给他按排一个好位置的。”秦风笑着给何卫平吃下一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