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整编事宜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给陛下请安!”随着秦风走进大厅,屋里哗啦听一下跪倒了一地,杨致侧身向外跨出了一步,他现在正站在秦风身边,这礼,他可受不起.闪到一边,却是看清楚了屋里的人,何卫平,陈绍威,柯镇,还有几个顶盔带甲的将领却不认识,想来都是这虎牢军队中的将领了.不过跪在最前头的那个,看起来眼熟得很,脑子里一转,这才想起来这位是兵部侍郎刘兴文,皇帝陛下的儿女亲家,这位从越京城一路赶到这里来,当然也是为了虎牢军队的整编事宜了.这位对于军队可也是行家里手,亲自带过兵,又在兵部浸淫了数年,门儿清得很呢!

    “都起来吧!”秦风摆了摆手,径直走到大堂的正中,坐了下来.”今天是议军中之事,便依军中规矩吧,大家不要忘了,我可是从军中一个小兵一步一步的爬起来的哟!”

    屋子里响起了笑声,特别是今天几个刚刚回到虎牢城中的将领,心里更是轻松了下来,本来战战兢兢的心思,可就舒展了不少.

    是啊,大明的皇帝可也是从一介小兵一步一步的打熬出来的,对于他们这些兵将,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都坐吧,坐吧!”秦风笑着指了指左右.

    “谢陛下.”众人一齐谢恩,这才在左右依次坐了下来.

    “这是杨致杨将军,何将军等人都是认识得了,这段日子杨将军去追捕逃亡邓姝一行人,今日返回虎牢,后来回到虎牢的几位将军可就不认识了,互相介绍一下吧,以后便都是同僚了!”秦风笑吟吟地道.

    这话里头便有了好几层意思了,一则是在说明逃亡的邓姝之人的去几,看皇帝的脸色,那自然是没得跑了,二则这个同僚,可不仅仅是广义之上的同僚,今日所议之事便是虎牢整军之事,皇帝之意,恐怕这位杨致将军以后便要到虎牢新军之中了.

    皇帝要往虎牢新军之中掺沙子,按亲信,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派杨致过来,还是让何卫平心中一凛,这位可是身世不凡啊.楚国前相杨一和的孙子,出身名门,一身武道修为超凡脱俗,是万剑宗最为看重的弟子.

    虎牢军队现在以他为首,他自是当仁不让的站了起来.

    “杨将军,我来为你介绍.”何卫平指向右首边一位虎背熊腰的将领,”苏星移,虎牢驻宛县将军.”

    “杨将军.”苏星移站了起来,双手抱拳一礼.

    “斗转星多,好气魄,好名字.”杨致笑着赞了一声,抱拳还礼.

    “这位是刘志勇,虎牢驻景县将军.”

    ……

    随着何卫平一个个的介绍,一位位将领站起来与杨致见礼,听着何卫平的介绍,杨致颇为惊讶,虎牢在外头的驻军将领,居然一个不拉的全都回到了虎牢,而没有率军跑路或者与明军对抗,要知道,此时明国大军并没有多少精力去照顾他们,还在竭力恢复着虎牢关城的秩序呢.虎牢这边一声令下,这些驻外将领居然一个不拉的全都回到了虎牢向新主人投诚,由此可见,此时的秦国,的确已经离心离德了,没有多少人对他还有什么忠心了.

    似乎知道杨致心中所想,何卫平道:”朝廷倒行逆施,与戴叔伦等密谋刺杀大将军,天怒人怨,大将军麾下,无不愤怒,都愿投奔大明,起义军,伐无道.”

    听了这话,杨致心中恍然,这盆脏水,不泼到秦国皇帝身上简直是太浪费了.像苏星移,刘志勇这些人,比何卫平更得肖锵信任,这才将他们调到宛县,景县等地防备朝廷军马,肖锵遇刺,满门皆亡,只余下一个肖新,也是受了重伤,这些肖锵的心腹悍将,如果不愤怒之极,兔死狐悲,像他们这样的人,在秦国又能得个什么好?自然是投了新主人,还能搏个好前程.

    “好了,既然都认识了,哪咱们就来说说虎牢军队的改编事情.”秦风笑着道.

    军队改编,这可是涉及到在座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的问题,由不得他们不关心.或是一步登天,或是由此沉沦.对于军中将领来说,手中有军队,自然才有实力.

    “虎牢十万大军,嗯,现在大概还有八九万吧!”秦风道:”这是一支大军,说句老实话,我们大明是养不起的.大家可能不太知道我大明军队的具体情况,刘侍郎,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是,陛下!”刘兴文站了起来,看着在座的诸位将领,”各位将军,我大明军队,实行的是分级薪饷制度,这个比较复杂,一时之间难以向大家分说明白,我就说一个新入伍的士兵的待遇,然后大家也就能估摸个大概了.一个新入伍的士兵,抛开全身装备,平时的供养不说,每个月的薪饷是十两银子.而士兵是以在军中的年限分等级的,在军中呆得时间越长,薪饷越高,据我所知,在我军中有一批哨长,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升不起来了,但因为他们的特殊技能,军队却又离不开他们,所以他们现在的薪饷,足以比肩一位将军所得.”

    刘兴文此言一出,屋内立刻便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一个刚入伍的新兵,一个月便能拿到十两银子,这个薪酬的确是太恐怖了一些.虎牢军队,普通士卒一个最多拿上二两银子.

    “所以我大明军队,至今也不过十余万众,但这十万余人,却是个个以一挡十之辈.”刘兴文傲然道:”别人每次看到的都是我们大明军队在战场之上我少胜多,但却没有看到我们为这支军队投入了多少,说句老实话,我大明军队都是用银子堆起来,他们的薪饷,他们的装备,都是最好的.”

    整个大明的正规军都只有十余万军队,那虎牢军队自然会要大幅度裁撤,听了刘兴文的介绍,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情了.

    “虎牢军队以后亦会成为大明军队的一员,那么他们的待遇,自然要与大明其它军队看齐,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分别对待,那是会出乱子的.”刘兴文道:”此次刘某前来,与章兵部仔细测算过,虎牢只能保留三万人.这是目前我大明能供养的极限了.”

    一刀下去,便裁掉了三分之二,屋里的将领们都不由得心疼起来,但想一想明军的待遇,虽然只保留了三万人,但朝廷对这支军队的投入,却反而增加了数倍,这也让在座的将领也都无话可说.

    “陛下,保留三万士卒,臣等并没有异义,只是这裁撤下来的数万人该如何安置呢?他们中的很多人,本来就是因为吃不饱饭才加入军队的,现在将他们裁撤,等于砸了他们的饭碗,也是极易出乱子的啊!”何卫平小心翼翼地道.

    “关于这件事,朝廷也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出来.”秦风点了点头:”第一步,这些裁撤下来的士兵,会有一笔遣散费可拿,其二,大明很多郡县都缺人丁,听说了虎牢将有大批士兵裁撤,都表示了愿意接受的意思,现在这些郡县的官员,只怕正在快马兼程地赶往虎牢,何将军啊,到时候,只怕这些官员会在这虎牢城摆开摊子,大肆宣扬他们所在地方的好处,招揽这些军中汉子去他们那里定居呢!”

    刘兴文知道内情,听秦风说到这里,也是拈须微笑,对于很多人来说最难解决的这个问题,对于大明来说,却是最易解决的事情,像抚远郡,益阳,武陵,桃园等地,到现在还是人丁稀少,这大大的迟滞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而虎牢的军兵,一个个可都是龙精虎猛的汉子,只要去了那些地方,可就是一个个的硬劳力.他们自然是红着眼珠子要上来抢了.

    “这些地方的官员会玩什么样的花招我不太清楚,但至少有一点,他们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只要愿意去定居的,那就会发房子,发土地,发牲畜等.”秦风笑道.

    “陛下,您到时看到,肯定是花样百出,就这几万人,还不够他们分得呢!”刘兴文道.”就连马向南那个老货,都会来凑热闹.”

    秦风哈哈一笑:”那里都有这个家伙.啊,何将军,人员的出路朝廷当然是会安排好的,现在还需要你们下去之后动员一下士兵啊,必竟是背井离乡嘛,总是有些犹豫担心害怕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办了.”苏星移大声道:”陛下,我大秦的男儿当兵,说白了,都是因为活不下去了,当兵,至少还有一口饭吃,如今有这样好的条件,只怕那些家伙会抢着去呢!现在我倒是担心,咱们能不能留下三万人呢!”

    屋内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三万人,编为虎牢新军,由何卫平出任统兵将领,杨致出任副将,下设六个战营,每个战营战兵五千人,何卫平,杨致各领一营,其它各营将领,便由何将军与杨将军两个商议着办吧!商议好了之后,上一个折子上来就可以了.”秦风笑着道.“整编事宜,由刘侍郎牵头,何将军,杨将军为辅,我希望能尽快完成整编并形成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