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卢一定的妙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卢一定这一段时间一直焦燥不安,他很清楚,有大事要发生了,而且这一件大事,他根本就不可能置身事外,无论那一方获胜,最后,他就将要被卷入其中.

    他不想这样.

    对于他来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秦国和明国就这样对峙下去,那么他就将是其中一个平衡点,谁都需要他,这样,他才能左右逢源,才能过得更好一些.他需要时间来一点一点的巩固自己在青州的统治,强化自己的士兵,每过一天,他都会更强一点.

    可该死的邓姝和戴叔伦毁了这一切.这让他诅咒不已.

    “将军,虎牢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么?”韩锟走了进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卢一定摇摇头,”那边封锁得极严,我们的人进得去,出不来,暂时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过来,而一些小道消息,却又怎么信得过?”

    “不论谁胜谁负,我们的安静日子可也到头了.”韩锟也是苦笑一声,”将军希望谁最后胜呢?”

    卢一定被韩锟问得一楞,他希望谁赢?他谁都不希望,不管谁胜,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可两家没有和解的可能,事情一起动,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想了半天,他终于颓然道:”如果非要选一个,我选明人获胜.”

    是啊,他能怎么选?如果邓姝胜了,只会带着他们一起走向灭亡,集合虎牢与青州的秦军一起进攻明人,或者短时间内能取得一些战果,但时日一长,必然是失败的结局,而消息的走漏,明人大军的陆续抵达,让他们连这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是啊,非要让我们选,我也选明人赢啊!”韩锟摇摇头,将手里的一叠卷宗放在了卢一定的面前:”将军让我做的裁撤兵员的方案,我已经做好了,按照将军的要求,整个青州军只保留了三万人,其它的人,都疏散安置.但现在这个局面,这个方案还要实施吗?”

    “先停下来吧,看看再说.”卢一定叹了一口气.

    “也只能如此了.”韩锟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正准备告辞,一名亲兵大步走了进来.向卢一定躬身行礼:”大将军,从齐国哪边有消息传过来了,齐人进攻横断山区的军队撤军了,郭显成已经返回了长安.”

    卢一定霍的站了起来,与韩锟两人对视了一眼.

    “明人赢了!”两人不约而同地道.

    如果是邓姝与戴叔伦控制了大局,则齐人就会不劳而获得到虎牢关,进而大军进入秦国腹地,直接威胁到雍都,自然不会退兵,现在他们退兵了,只能说明,虎牢关不但没有丢失,反而得到了加强,齐人见讨不了好,只能撤军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肖锵躲过了这一次危机,挫败了对手的阴谋,但这种可能性,两人都觉得太小了.

    不得不说,邓姝与戴叔伦的计划是非常隐蔽而且致命的,如果没有明人插一手,那他们成功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卢一定霍然转身,走到了挂着巨副地图的墙边,仰头盯着面前的地图,半晌,突然重重的一拳砸向地图之上.

    “大将军有什么想法了吗?”韩锟走到卢一定的身边,问道.

    卢一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韩锟,我会统带麾下三万精锐,进攻丹阳郡并占领他.”

    韩锟吓了一跳:”进攻丹阳郡?”

    卢一定用力的点了点头:”丹阳郡哪里,朝廷虽然驻军万余,但不客气的说,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一堆破烂,稍微用一点力就能把他们捅一个稀巴乱.”

    “可是将军,这就提前与朝廷撕破脸了!”韩锟道.

    卢一定一声冷笑:”有关系吗?现在朝廷还顾得上我们?只要我们不公开举起反旗,只怕他们还会想尽办法来拉拢我们.韩锟,我的意思你明白了么?”

    韩锟想了片刻,点了点头:”我想我应该是明白了,大将军或者有几层意思吧?”

    “说说.”卢一定嘿的一笑.

    “其一,如果明人获胜,我们青州就将面临着明人的两面夹击,开平郡这边有陈志华的巨木营,还有甘炜的虎贲营,羽林营,而占了虎牢的明军,也可能轻而易举的占领兴元郡,从而完成对青州郡的两面夹击,面对这样的军事压力,我们不论是在经济民生之上,还是在军事实力之上,都是无法与明人对抗的,大将军进攻丹阳郡,可以说一步就跳出了这个包围圈,对于我们来说,便有了选择的余地.实在不行了,我们可以放弃青州郡,退入丹阳郡,仍然可以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因为朝廷在这个时候,一定不会进攻我们,反而会想尽办法,让我们成为他们对抗明军中的一员.”韩锟道.

    “说得不错.”卢一定哈哈一笑.”那你再说说第二层意思.”

    “大将军率主力精锐跳出了这个包围圈,青州郡这边便交给我,由我来与明人讨价还价啊,如果明人对大将军有善意,那大将军便投了明人有何妨,到时候可就不是一个青州郡了,而是再加上一个丹阳郡,如此一来,将军手里的筹码也就更重,明人会好意思不重用大将军么?”韩锟笑盈盈地道:”大将军这一手,当真妙极.”

    卢一定大笑:”韩锟,你真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在想什么,你一清二楚,那就这样办吧,事不疑迟,我明天就会率军出击丹阳郡,而三天之后,你便派人去开平郡与陈志华联系吧!先稳住他们,等我拿下了丹阳郡,则我们就有了更多的选择了.”

    “好.”韩锟连连点头.

    青州是秦国荒原马的产地之一,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战马,也是秦风对青州念念不忘的原因,而卢一定当然不会放着这样的优势资源不用,他麾下三万精锐,现在倒有两万人是骑兵,这些骑兵纵然不能与当初参加横甸一战的秦骑相比,但也是相当不错的了,这几年,通过与明人的交易,他们的装备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至少这些骑兵已经脱去了皮甲,换上了半身铁甲,手里的武器也全都换成了环首刀,当然,像马槊这样的高端武器,纵然明人愿意卖给他,他也是买不起的.

    所以卢一定很自信地认为,丹阳郡的朝廷驻军在他面前,就是一群渣渣.夺得丹阳郡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两万骑兵当即拔营扑向丹阳,而一万步卒也在随后押运着粮草,一路尾随而去,顷刻之间,卢一定麾下的精锐便已经尽数离开了青州.这三万人才是卢一定真正的本钱,只要手里牢牢地握着这三万大军,他的确便有讨价还价的条件.

    十天之后,当卢一定站在丹阳的城头之上,看着自己的骑兵纵马飞驰在丹阳城内,将溃散的丹阳守军一群群地赶到一起的时候俘获的时候,一骑来自青州的信使飞奔进城.

    韩锟送来了新的消息,虎牢关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肖锵及其他麾下的大部分高级将领都在邓姝与戴叔伦的谋划之下被杀身亡,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邓姝与戴叔伦随后又跌进了明人的圈套之中,事败双双死亡.依附于他们的虎牢将士上万人,被击溃,剩余的虎牢军队在副将何卫平的带领之下投奔了明人.整个虎牢辖下,如今已经尽入明人之手.

    “什么事后投奔?”卢一定将手里的信撕得粉碎,一扬手,纷纷扬扬的飘下城去,”何卫平这东西,明显是早就投靠了明人,亏得自己走出了这一步妙棋,否则岂不是以后还得在他手下混日子.”

    他走下城墙,在前呼后拥着走向城内,”传令各部,立即分头进军,用最快的速度拿下丹阳全郡.将各地的主官都给我抓到郡城内,要么向我卢一定效力,要么便抹了他们的脖子.”

    开平郡,陈志华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情报,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卢一定会来这一手.这让他在开平郡的一系列布置,全都一下子砸在空气之中.

    “王八蛋,耍这样的花招.”野狗愤愤地道:”这家伙跑了,不过青州郡可跑不了,他既然将青州郡留了下来,那咱们还客气什么,顺手便去取了,只要咱们大明军队出现在青州境内,我就不相信那些虾兵蟹将还敢抵抗?”

    陈志华苦笑一声:”甘将军,只怕还真出不了兵,卢一定那家伙狡滑大大的,他们的使者韩锟已经到了开平郡城了,别人是来示好的,我们却刀兵相见么?这可是在将卢一定在往外推.我们如果武力占了青州,那卢一定这三万人马,可就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了.”

    “那有什么可怕的?照样灭了他.”野狗满不在乎地道.

    “可陛下是想和平地将这支军队收入囊中,秦国可战之兵并没有多少了,卞无双的军队远在落英山脉那头,而我们这一面,可就只剩下卢一定这支人马了,如果能顺利的降伏他,那可就省了多少事啊!”

    “那就这样瞧着?”

    “上报给陛下吧!”陈志华无奈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