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招览人丁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虎牢城这些天特别的热闹起来,特别是城外,一个又一个的军营立了起来,虎牢辖下的各地驻军正在源源不绝的从各地赶了过来,在城外扎下营盘,他们将在这里完成整编,近九万军队将缩编成三万人,六个战营,而剩下的六万人,将要分散安置,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管是秦风,还是新投明国的虎牢各将领们也都不敢有一点的疏忽.

    这么多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个处理不当,就会引出祸事来.秦风可不想在虎牢杀得血流成河,这可就失了他的本意了.

    虎牢,他想要,可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是他大明未来源源不绝的财税来源啊.正所谓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他可是想要兼得的.

    为了以防万一,这些军队抵达虎牢城下的时候,可都是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的,除开将领本身的亲军之外,剩下的人,全都解除了武装,所有的人,现在都是待选的角色,就算你以前是一名军官,能不能在接下来的整编之中继续留在军队之中,也未可知.

    陆大远的一万军队,邹正的宝清营,于超的追风营,还有后面赶到的烈火敢死营,分驻在虎牢周围,以防万一.

    不过除乎秦风等明国将领和臣子们的意料之外,整编工作进行得除乎意料之外的顺利,第一批已经离开了军营,这是在本地有家有口的人,他们领取了一份遣散银子,揣在怀里便兴高采烈的回家了.

    对于他们来说,当初从军,是因为实在吃不上饭了,加入军队,虽然是卖命,但多多少少还能得到一点饷银,这点银子至少能让家里勉强度命.现在一下子能领到十两银子的遣散费,相当于他们原来半年的薪饷,有这半年的缓冲,他们便可以再找一门养家糊口的营生了.现在的虎牢跟以前也是大不一样了,能养活人的营生也多得的是,再者家里还有些土地,总也能产出一些口粮.

    这几年明国不遗余力的向着秦国的渗透,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影响着秦人的思想,大量商人的到来,雇佣着大量的秦人,也在潜移默化地让秦人看到眼前有更开阔的未来,特别是那些明国商人所带来的关于明国国内的林林总总,更是让秦人觉得艳羡,神往,不知有多少人向望着自己能变成一个明人,能享受到明国百姓那种种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的福利.这种思想,起初是在影响着那些受雇于明人的工人,然后再传到他们的家属,慢慢地在底层开始发酵,然后一点一点的向外传播,军队虽然是最后受到影响的,但也终于是被影响到了.这些在本地有家室的士兵,自然是首先被洗脑的那一批.

    向往成为一个明人,现在已经梦想成真,当真变成一个明人了,那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秦风换了一身装束,脸庞也被千面稍稍地动了动手脚,此刻坐在城外一间茶棚子里,正笑盈盈地看着对面一溜的草棚子.每个草棚子,都代表着大明国内的一个郡治.他们来这里,当然是招人回去.

    每个郡治都必须要派人来,这是首辅权云下的死命令,数万秦军的分散安置,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们,当然不能放他们回到秦国朝廷统治下的区域去,回到了那里,他们又会重新成为一名士兵,只怕接下来,就会成为大明战场之上的敌人,这样的资敌行为,自然是不被允许的.但是把他们弄回明国境内去安置,又不能大量的安置在同一个区域,否则他们抱起团来,也有可能是一个隐患,所以权云勒令每个郡治都必须要分摊一部分人,需要人的郡治,可以多弄一点回去,不需要的嘛,那也要多多少少要承担一点义务,表达自己对朝廷的忠心.

    权云所考虑的,可不仅仅是虎牢这一地,他还得想着未来青州郡的那十万秦军啊,肯定也是要大规模裁军的,到时候,又得分摊.

    秦国穷,但人可真是多.越穷越生,越生越穷,这是一个死循环.

    当然,像正阳郡,沙阳郡这些地方,领到这个任务自然是不满意的,他们不缺人啊,这些人弄回去,那就是负担.但朝廷的命令又不得不执行,不然分分钟给你穿小鞋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批又一批的从京师大学堂毕业的学生下到地方为官,朝廷对地方上的控制是愈来愈厉害了,像正阳这种地方势力还比较强大的地方,如今也已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

    明国的中央集权,正在一步一步的成形.

    但这些郡治,你指望他们下大力气来招人自然是不可能的,一个棚子一支,几个官吏懒洋洋的往那里一坐,对来咨询的人爱搭不理,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直接就让他们的棚子前面冷清了许多.这些来办事的官吏也是没有法子啊,明明知道皇帝陛下就在这里啊,要是自己这副作派被皇帝瞧了去,只怕没有好果子吃.但没办法,临走的时候,上头说得很清楚,完成朝廷分给的指标就好了,不准多招一人,皇帝虽然尊贵厉害,但离他们太远了,上官才是现管呢,要是自己脑袋一热,像那几个郡如此热情,只怕摊子前面,立刻就是被挤爆,正阳,沙阳这些地方,谁不知道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啊,你只要稍假辞色,立刻就让你欲罢不能.

    其实这些官员们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此刻皇帝正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瞧着他们呢,不过对于他们的态度,皇帝还是表示能理解的.本来分流这些秦国军人也不指望正沙沙阳这些地方,还是得像桃园郡这样破落地啊!

    此刻秦风就看着桃园郡的那个摊子,忍俊不禁.

    要说现在大明国内那个郡治最破最穷最烂,那无疑就是桃园郡了,桃园郡位于明齐边境,当初齐国与明国协商退军的时候,这个郡治,因为有足够的时间准备,所以几乎被齐人席卷一空,连人丁都被卷走了.留给大明的,最后只是偌大一片空荡荡的土地.随后的时间里,一些躲藏在山间以及穷乡僻壤的人终于回到了故里,但这点人手,对于桃园郡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即便加上逃难到其它地方的人也陆续回到故乡,桃园郡仍然可以说是百里无人烟.最初的时候,桃园郡整个郡的人丁,还及不上其它郡治的一个县.可见桃园其凄惨.

    在以后的时间里,大量的军队进入到了昭关,而昭关就位于桃园郡边境,数万大军的进驻,总算让桃园郡有了一点人气,,而作为将大本营设立在昭关的武陵战区大将军吴岭则是一个被饿怕了的人,大军进驻昭关之后,他倒是下令各部都可以开垦一部分土地以补军用,但百分之七八十的桃园郡仍然是一片荒芜.

    随后开始了蛮人的大移民,桃园郡这才补充了数万蛮人去哪里耕种.但对于桃园郡这个饥渴的家伙而言,这仍然是远远不够啊,这一次分流秦军,桃园郡是卯足了劲儿,朝廷也知道桃园郡的困境,这一次一下子给了他们一万人的名额.

    不过桃园郡郡守贲宽的心可不只这一点,以前他也不是没有通过一些商人贩卖人口去他哪里,这一次好不容易能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来招揽人口,他自然要多弄一点,这些裁撤的军人只有一万人,但这并不妨碍他招更多的秦国百姓去桃园郡啊.

    他的目标是那些拖家带口的,这些人去了之后,不但易于控制,而且还能给他生崽儿啊!

    所以对于这一次的任务,年轻的贲郡守是相当的用心啊,亲自率队前来,此刻,更是不顾形象的站在桌子上,大声的吹嘘着桃园郡优越的地理位置,肥沃的土地,以及对于移民的优厚的条件.

    还别说,这位郡守大人亲自出面来揽人,那效果的确是杠杠的,桃园郡的棚子前面,不但挤满了军中的士卒代表,而且也吸引了不少的本地百姓.

    “可真是没有一个朝廷大员的样子啊!”茶棚子里,秦风看得乐不可支,一边滋溜溜喝茶,一边笑得合不拢嘴,看着站在桌子上手舞足蹈的贲宽,对身边的马猴道.”要是首辅见到了,定然要黑脸.”

    “不过是一个好官呐!”马猴笑道.

    “哦,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好官?就因为今天这事儿?”秦风哈的一笑:”一个好官的标准,可没有这么简单呢?”

    “陛下,这个贲宽是从长阳郡出来的.最早一批跟着马向南在长阳开辟局面的官员.”马猴道.

    “你怎么知道?”秦风一怔.

    “陛下您忘了,那一年陛下去长阳郡巡视,那时候的长阳郡,比现在的桃园郡也好不了多少吧,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个贲宽,一个读书人,堂堂的县令,带着县里的捕快衙役们,帮着百姓在地里种田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当官的,映象极深.”马猴道.

    “原来是这样,你不说,我还真记不起来了,还别说,马向南带出来的官员,跟他都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真是不错,当时朝廷政事堂任命这一批官员,上任的时候我一齐见了见,他倒不算出彩,看起来口讷得很,今日看起来,简直是舌灿莲花嘛,桃园郡有他说得那样好,只怕被他忽悠去的人,当场就要后悔.”

    “那可不见得呢陛下!”马猴连连摇头:”至少桃园郡的土地多得没数,那里又有驻军给他帮忙,所以什么房子啊什么的也没问题,吴岭肯定帮他修好,吴岭驻在昭关,是桃园的地盘,桃园发展起来了,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这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