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找盟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说说桃园郡现在的情况吧!”秦风身子微微前俯,盯着贲宽,道:“大明收复桃园郡已经近两年了,这两年来,朝廷向桃园郡的政策多有倾斜,但看你的模样,桃园郡还是不大乐观啊!”

    贲宽身子微微后仰,但神色之间,对于皇帝这种带着逼迫性的问法,却并不惧怕,而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陛下,的确不太乐观。桃园郡下辖八县,现有人丁五万零八十四人,这里头还包括垂垂老矣的古稀之人以及嗷嗷待哺的婴儿,除去这些人,桃园郡便只剩下了三万三千零五十七人。这些人,几乎都集中在郡城以及昭关附近,其它地方,用百里无人烟来说,也是毫不为过的。”

    “齐国人当年撤退的时候,这一招绝户计,的确是让人头痛。”秦风有些恼火地抠着头发。

    “陛下,桃园穷蔽,便不能吸引人丁前往,甚至连本来的人丁都在流失,本来臣是想封锁郡内道路,限制郡内百姓外流的,但这又与朝廷的大略相悖,只能作罢。”贲宽有些懊恼,“本国百姓不愿前去桃园定居,臣便只能把主意打到了秦人身上。”

    “桃园郡里现在蛮人不少了吧?”

    “约占一半。”贲宽道:“原本朝廷是想将这些蛮人分散安置到桃园郡各地,但桃园郡的现状却不能这样做,按照朝廷以前的方案,那一个村子里,说不定就只有一两户人家,那怎么行呢?所以臣最后只能集中安置了。”

    “朝廷的政策只是一个大略,各地总有自己的实际情况,这个无可厚非。”秦风道:“这一次如果再大量的移居秦人,只怕到时候桃园郡的内治可就麻烦多多了,蛮人,秦人可都是极其好斗的。”

    “陛下,这只是芥癣之疾,只要用心,总能做好。先前臣与陛下也回禀过了,先让他们吃饱,再加以教化,徐徐图之,总能让他们归化,而且现在的这些移民,臣是准备将其安置在昭关与桃园郡城之间,一来可以充实边境后防,二来郡城与昭关之都有军队驻扎,亦可以防万一。”

    “原来你对此早有准备了?”秦风笑问道。

    “是,郡内对此已经有了预案。”贲宽用力的点点头:“陛下,桃园郡是抗齐第一线,如果民生凋蔽,实力不振,对于我大明抗齐也是有很多关碍的。所以臣还要俯请陛下对桃园郡要加大帮扶力度,力争在数年之内,塑造一个兴旺的桃园郡,只有这样,方能使桃园郡在异日能成为大军伐齐之时的有力保障啊。”

    听到贲宽这么一说,秦风倒是笑了起来:“你还有考虑这些?”

    “当然,陛下,作为一郡之守,臣自然要多想一些。”此时的贲宽倒是去了先前的畏惧之心,坐在秦风面前侃侃而谈:“如果桃园郡兴旺起来,未来大战爆发,桃园郡有充足的粮食能够供应军队,便可减少从其它各地转运军粮的力度,如果桃园郡人丁充足,便能用力的支援前防军队,不至于到时候连民夫都要从其它地方调集,桃园郡如果富足,还可以吸引那些被齐人掳走的人潜逃回国……”

    秦风目不转睛地盯着贲宽,只见他转眼之间,便滔滔不绝的列出了十数条桃园郡必须要富足,不得不富足的理由,还别说,条条都在理上。昭关是大明与齐国对敌的第一线,将来如果两国冲突爆发,这里必然是最先出事的地方。

    “沙丰铁路已经运行半年有余了,从目前情况来看,状况还算良好,虽然在经营之上还是处于亏损状态,但对于国家大略来说,却是异常重要。现在铁路署正在规划一条新的线路,但各方竞争激烈……”秦风沉吟道。

    贲宽顿时脸现喜色,铁路署正在规划的事情,他自然是知晓的,但作为一个毫无竞争力的郡治,以前他可没有作过这方面的想法。因为国家财力的不足,这种铁路都是朝廷与地方豪绅联合修建的,朝廷虽然拥有更多的股份,但平时的运营权却都在地方上的运营司手里,但运营司可都是民间人士当家作主的,只有在战争时期,朝廷才会临时收回调度运营权。

    也就是说,铁路署的运营平时可都是商人当家,商人逐利,现在铁路本身还是一笔亏帐,但修在繁华之地,至少还能让他们少亏一些,想要他们修桃园郡的铁路,那只怕就是血本无归了,没有那个傻子会这样干。更为关键的是,桃园郡现在没有实力雄厚的大商人大豪绅啊,这些人,当初都被齐人席卷一空了。

    所以在这件事情之上,当初贲宽只是略略的叫喊了几声,便偃旗息鼓了,自知没有竞争力,他也不愿浪费这个时间,他情愿把这个时间拿来做一点有用的事情。

    不过现在听皇帝陛下这么一说,这事儿可是出现了转机啊!修一条铁路,甭管他以后能不能赚钱,对桃园郡有多大影响,至少现在的好处是立竿见影的,征辟土地要钱吧,修路基要人吧,等到真正开工的时候,那需要的人手,物资可就海了去了,这些投入到现在啥都没有的桃园郡里,那可就是久旱逢上甘淋雨了,哪就淋不透,只能让表面湿润一下下,对于桃园郡来说,也是重大利好消息,至少可以让自己少奋斗好几年。

    “陛下,臣就觉得这一条铁路一定要修到昭关去,到时候与齐国一开战,有这条铁路,那对于我们大明来说,就等于多了一把无上利器啊。陛下,朝廷已经决定了么?”贲宽满怀希翼地问道,兴奋得脸都有些紫了。

    “没有,这不各地还在争嘛!”秦风道:“你也可以争一争嘛!说不定就能争到你哪里去了呢,关键是现在朝廷没钱,投入有限,所以还是地方之上投入得要更多一些。”

    贲宽一听便泄了气,地方上投入,他拿什么来投入?他口袋里只怕比朝廷的国库里还要干净。“桃园郡哪有钱?朝廷如果不钱,我们根本就没法子争。”

    秦风哼哼道:“法子是人想出来的嘛,你自己不行,可以去找盟友嘛。你能量不足,说不定能找一个强大的盟友呢!”

    贲宽眼睛一亮,“陛下,要是您发话,这事儿不就结了?”

    “想都别想!”秦风断然一挥手拒绝,“朕必须一碗水端平,你说你哪里重要,难道沙阳至正阳到越京城就不重要吗,这可是我大明国核心心脏地带,还有越京城至中平,开平就不重要吗,各有各的优势嘛!”

    “除了陛下,臣哪里还能找到盟友?马公的长阳郡,日子也不好过呢!”贲宽愁眉苦脸,“也只有去找马公想想法子了。对了……”他突然跳了起来,“还有一个盟友,果然很强大。”

    看着贲宽一脸喜色的模样,秦风抚额长叹,这位郡守终于是想到了,还不算太蠢。

    现在桃园郡除了荒地之外,什么最多?当然是军队。军队现在最想干的是什么?灭秦么?笑话,秦国基本上已经是大明的囊中之物,兵部的那些家伙们,早就没有把秦国放在心上了,他们每日朝思暮想的就是齐国,只不过现在齐国对于大明而言,还太庞大了一些,强大了一些,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悄悄的规划啊!一条通往昭关的铁路,对于军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哈喻的。

    贲宽人脉不够,实力不足,朝廷也没钱,但不妨碍军队的影响力大啊,如果他们与贲宽结成盟友,来争上一争的话,成功的希望性可就大增了。

    现在大明的政治势力,那一块更强悍?当然是军队的势力最大嘛!哪怕军中也各自有各自的势力和山头,但对于伐齐这件事情来说,可就是万众一心了。伐齐啊,一统天下,这可是名彪史册的事情。

    “陛下,臣,臣想先告退了。”贲宽喜滋滋地道。

    “想去见见刘兴文?”秦风笑吟吟地道。

    贲宽尴尬的一笑:“陛下圣明,臣是想去先探探兵部的口气,然后马上回越京城去找章兵部,再去昭关见吴大将军。”

    “去吧去吧!堂堂一个郡守,不想着管一些大事要事,反而跑到虎牢来当人贩子,说出来都让人脸红,让我大明朝廷都丢脸面。”秦风阴阴地道。

    “是,是,臣知罪,知罪!”贲宽一边连连躬身,一边向后退去。退了几步,转身便欲走,身子还没有转过来,身后又传来了秦风阴测测的声音。

    “那个贲郡守,朕其实还是很要面子的。”

    贲宽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跟头摔到地上,得,这个茬儿,陛下还记在心里头呢,从此算是有一根小辫子被陛下牢牢的捏在手心里了,什么时候想起来,恐怕什么时候就会丢出来拿捏一下自己。

    走到外面,越想越悔,不由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张破嘴!”

    啪的一声格外响亮,不但让周围的烈火敢死营士兵侧止,也让迎面而来的于超与杨致直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