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必须要早做决定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昔日的海盗老巢葫芦岛如今已经成为了大明海事署的衙门所在地。前半部分是军港,大大小小数艘战舰便停靠于此处,而在距这里十数里的海面之上,值勤的战舰和数艘辅助战船往来游戈,卫护着葫芦岛的安全。

    前半部分的葫芦嘴之上,已经被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个军事要塞,岩石砌成的墙壁几乎将整个葫芦嘴全部都包上,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只要站上了这个要塞的顶部,便能看到一台台的霹雳火密密麻麻的设置在要塞之后。城墙之上,更多的强弩散布着幽幽的寒光,似乎要择人而噬,其间又设置有弩机,数量却是要少得多。

    这里的布置几乎都是为了防止海面上突然到来的进攻,是以大多数都是以远程打击为主。这片海域的海盗极多,极便是大明水师一次次出海扫荡,宁则远也不敢说就将他们都剿灭干净了,更重要的是,在这片海域里,还有不少的岛国势力。葫芦岛的忽然崛起,未必就不会招来这些势力的觊觎。

    两岛之间的那片宁静的海湾,便是葫芦岛的船厂所在,一个个巨大的船坞密布其间。越过这片海域,便进入到葫芦岛的本岛。本岛之上,便是海事署的衙门所在地和居民区以及一排排的军营了。轮休的水兵和陆战队士兵平日便居住于此。

    此时的葫芦岛经过两年多的开发,岛上已经有两万余人,除去士兵,船厂工作人员,还有大批被移民至此的普通百姓,这些人则是负责在岛上耕作,为岛上提供一些必要的粮食等物品。如果有需要,这些人还能被临时征发。

    周宝桢就是在这里看见陈慈的。

    陈慈,洛一水,这些昔日在大陆之上名震天下的人物,周宝桢自然是听说过的,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本人,不过他却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人的真实性,因为葫芦岛已经在开始备战了。士兵正在被动员,一艘艘的战舰正在作出征之前的大检修,一箱一箱的物资,武器,正被源源不绝的运上战舰。

    大明水师的确在准备战争。

    他没有想到,洛一水和陈慈等人在马尼拉岛上已经站住了脚,并且找到了一个极佳的傀儡。而这,也说明了大明已经找到了他们在海外的代理人。

    控制了马尼拉代表着什么,周宝桢自然很清楚,那代表着便扼住了东西方交流的交通要道,以前的马尼拉虽强,但却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来震服四周的岛国,前任大王尼兰更多的是靠着合纵连横和自身的人格魁力来将这片海域团结在一起,而一旦马尼拉落入到大明手中,以大明的实力和对水师的投入力度,周宝桢毫不怀疑,最多十年,这片海域便将彻底成为大明的后花园,控制了这片海域,便能为大明提供源源不绝的财力。

    大齐现在至少在水师之上,根本无法与大明一较长短,周宝桢似乎已经能看到在数年之后,齐国的千里海疆之上,处处都有大明的水师出没,整个海域烽烟四起,明人军队肆意在这些地方登陆,随意骚扰齐国的临海郡治。

    先不说他们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单是这种骚扰,便足以牵制住齐国无数的兵力,能让大齐这些沿海郡治焦头乱额,不断不可能成为明齐大战的楚力,还将成为拖累齐国的一个黑洞,并且不断地吞噬齐国的实力。

    除非齐国在大陆之上取得绝对性的胜利,否则时日一旦拖长,大明的优势便会越来越明显。控制住千里海疆,掌控这片广袤的大海,便可以说大明已经处于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的战略境地之中。

    反观大齐,至今朝堂之上对于水师还是不屑一顾,他们觊觎的不是周氏的航海技术,不是周氏的造船能力,而是周氏的海量财富,周氏那些在大海之中搏杀出来的百战之兵,正被他们逼迫着调往荆湖的那些密布的湖泊河沟之中,像一只只浅水虾一般的与楚军搏斗。

    看到那些精悍的士兵往来匆匆的脚步,周宝桢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慢慢的倾斜。

    三天之后,他终于看到了此行最大的目的,宁则远空中的五层楼船下水所激起的滔天巨浪之时,他心中最后的坚持终于轰然倒塌。

    这片大海以后将是属于大明的,漂浮在海中的那个庞然大物已经宣示了这片大海的主权,昔日的主力战舰在这个庞然大物之前,也似乎成了玩偶,看着那船头远远延伸出去的撞角,看到第一层甲板之外包裹着铁甲的凶物,周宝桢只觉得身上的每一个寒毛孔都在呼啸,都在号叫,此生如果能作为这样一艘巨舰的舰长指挥一次作战,那还有什么可奢求得呢?

    他决定立马回去。至于马尼拉之战,他觉得并没有什么看得必要了。他对那里并不陌生,如果说大明先前的主力战舰他们还能抵抗的话,那么这艘五层战舰的出现,必将摧枯拉朽的将马尼拉那些重要港口的防护摧毁,将他们的战舰像纸糊的壳子一般戳穿。

    周氏没有必要瞻前顾后了,投靠大明,可以重燃周氏对于大海的渴望,即便大齐翻脸,周氏举家遁于海上,齐国又能奈他们如何?至于那些在陆上的产业,没有了也就没有了,以周氏的能力,还怕以后不能重新置办吗?

    现在的大明水师不缺钱,不缺船,他们恐怕最缺的就是人才,就是能驾着这无数的战舰纵横大海的经验丰富的船长和水兵。

    宁氏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已经远远的走在了周氏的前头,而大明以举国之力,在宁则的培养之下,可以迅速地补齐人才这个短板,如果再晚,周氏可就真得没有什么可以依仗得了。

    第二天,周宝桢便径自坐上了周氏这一次送他过来的战舰,匆匆踏上了归途,什么交三成的保护费以换取大明水师对周氏的庇护,现在周氏想的应该是如何攀上大明这艘巨舰驶向更广阔的海洋。周宝桢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以后要竭尽全力的说服族长,如果不能让周氏家族转变航向,那自己这一支人,是肯定要脱离周氏家族的。自己哪怕带不走船厂,但总还有一些造船的工匠,技师,作战的水兵和船厂,这些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应当都是极为渴求的人才。

    第三天,陈慈也离开了葫芦岛,大明决定出兵帮助他们控制马尼拉,他必须要赶回去与洛一水商量以做出有针对性的布署,作战的时间,双方的配合,都还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来准备。

    大明水师,悄悄的向外露出他锋利的獠牙,即将打响他们征服大海的第一次外战。

    就在宁则远紧密锣鼓的准备着第一次大规模的远征事宜的时候,陈志华指挥的明军,也挺进到了距离雍都不到五十里的地方扎下了大营,在他们面前的,是雍都的数个卫城,欲下雍都,必先拿下卫城。

    虽然大雪覆盖了整个大地,大军在这个时节并不适合进行大规模的作战,但陈志华也没有准备整整一个冬天让所有的军队都猫在军营之中,这些卫城,是不错的练兵场所,大明军队对于攻打坚城还是缺乏经验,这几个卫城虽然不大,但是却设施完善,对于陈志华来说正好拿来练练手。

    虽是隆冬,大明军营却是热火朝天。而与之相比,雍都却当真是陷入到了愁云惨雾当中。这里已经是大秦最后固守的堡垒了。结局如何,每一个人都很清楚,区别只是,他们还能坚持多久。所有的物价飞速上涨,特别是粮食,已经是有价无市,城内完全实行了军管,马超回到雍都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强行收缴所有雍都家里的粮食和一切用得着的物资,雍都,完全进入了配给时代。

    优先得到物资的自然是军队,在这个时候,别说是贫民百姓,便是世家豪族,朝廷的普通官员,都是朝不保夕,每日所思,已经只有如何填饮肚子这一件事情了。

    雍都城里的秦人都是如此,而被关在大狱之中的明人,下场之凄惨那就不用多说了,虎牢事变之后,马越狂怒之下,下令逮捕关押在雍都的所有明人。

    在雍都及周边几个卫城的明国商人首当其冲,被关进了秦人的大狱,如果不是秦廷思虑着这些人或许在将来明军进攻的时候还有用处,只怕早就一个个人头落地了。

    可即便如此,上千的明国商人被关在大牢之中,每日所得,便只有一碗清亮亮的可以当镜子来照的稀粥和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黑馍馍。

    天气几乎是滴水成冰,阴寒的大牢之内更是寒冷入骨,唯一御寒的东西只有地上一些干草,这些人被抓进来时天气还暖和,此时却已进入隆冬。只是穿着一些夹衣的他们,唯一取暖的手段,便是一个个地紧紧地挤在一起。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