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我不给,你不能抢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陛下,要动手收拾秦国了吗?”坐在椅子上,杨致兴奋的不停的扭动着:“陛下,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秦风有些哭笑不得的瞅了一眼杨致,所谓江山好改,本性难移,将杨致丢在矿工营,霹雳营两个战营里任副将,就是要磨一磨他的性子,说起来这家伙也经历了不少磨难,这几年也沉稳了不少,但那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便跳出来蹦哒几下。当然,这也就是在自己或者兮儿面前了,在外人面前,这家伙如今可真是人模狗样了。

    而于超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位当年出身于洛一水麾下的斥候营校尉,如今当真是已经历练出来了,往那里一坐,一份独挡一面的大将之风已是妥妥的展现了出来。他的资历也可算是深厚了,从太平军起家伊始,他便是其中重要的一员,后来有了骑兵,便是由他统领骑兵营,几乎参加了所有明军重要的战役。麾下的追风营,在当年横甸之战中击溃秦国铁骑,因此一举成名天下知。

    “看看这个吧!”秦风从大案之睥奏折之中抽出一份递给了于超,正是陈志华奏报的关于卢一定突然自青州出兵,占领了丹阳郡的事情。

    于超沉默着看完,便又将奏折递给了杨致。陛下既然叫他们两个过来,自然便是要用兵了,只是他们现在驻扎虎牢,虎牢与丹阳郡可是不搭界儿,脑子里一转,便明白了皇帝是想干什么了。

    “原来不是要去进攻秦国腹地啊!”杨致掀了掀眉毛,一目十行了看完了奏折,“这卢一定可也够滑的,一边出兵占领了丹阳,一边又与我们眉来言去,这是要与我们讨价还价啊,想把自己卖给好价钱?要是我们不给,他就给点颜色我们看看!好胆,好胆!”

    秦风一笑,杨致虽然性子跳脱了一些,但出身杨氏一门,这政治之上的敏感性,当真是从小耳熏目染,无师自通,一眼便看透了卢一定的想法。

    “你们觉得如何?”

    杨致将奏折放在桌上,面色一端:“陛下,当然是要狠狠的敲他一棒子,当头棒喝,让他明白,现在他没有本钱跟我们讨价还价。青州兵,嘿,号称十万,真正能打的也就进攻丹阳的这三万人吧,那又如何?在我大明天兵面前,照样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于超,你说呢?”秦风看向于超。

    “陛下,这等先例自是不能开。”于超道:“卢一定自恃手中还有一些实力,便想于大明讨价还价,如果满足了他,让虎牢何卫平等诸将如何自处?岂不是有失公允?何卫平等人可是为我们夺取虎牢出了大力的,流过血流过汗的。”

    “你们说得对!”秦风点了点头:“卢一定所想,无非是想凭着自己的实力,来一个裂土分封,既想着不与我大明发生争端,又能实现他割居一方的念想,听调不听宣,来一个国中之中吗?想得倒是美。哈,我给他的,他才能要,我不给,他不能抢。”

    杨致听着秦风霸气的话语,眉飞色舞,鼓掌大呼:“陛下说得对极了,大明不给,他不能抢,敢抢,就揍他丫的。陛下今日召见我与于超,便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吧,哈哈,妙极,极妙。”

    秦风瞪了他一眼,杨致立时便萎了,收敛了笑容,坐稳了身子。

    “虎牢于丹阳并不接壤,而且即便接壤,我也不会直接去进攻他,这跟不直接进攻青州是一个道理,青州现在可以说是空虚之极,但陈志华却没有乘机进兵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大明目前并不想与卢一定硬来一场,虽然说收拾他没有什么问是,但真打起来,这家伙说不定就会彻底倒向秦国朝廷,到时候他又一跑,反而是麻烦了。”秦风道:“我大明目前最主要的就是要摧毁秦国朝廷能控制的有生力量,为吞并秦国打好基础,像卢一定这样的人,还是要争取的。”

    “陛下是想敲山震虎!”于超笑道:“打兴元郡。”

    “不错,打兴元郡!”秦风点了点头,“兴元郡与丹阳,青州郡相邻,打下兴元,进,便可以直入丹阳,退,便可攻打青州,这一仗,不但要赢,还要打得干净利索,如秋风扫落叶。让卢一定看看我大明军队的威风。”

    “追风营随时等候陛下的召唤!”于超大声说着,却又偏头去看了杨致一眼。

    杨致是何等聪明之人,立时便从于超这一眼中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怀疑和不信任。顿时便怒了,怒目相向:“于将军,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杨某人不如你吗?完不成陛下的任务吗?”

    于超笑道:“杨将军多虑了,于某哪有这个想法。”

    “是不是有这个想法,你自己知道。”杨致愤愤地道。“你嘴里不说,心里却是这样想的。”

    于超干笑了一声:“杨将军,那我就直言了,陛下刚刚吩咐的,你也听到了,这一仗,不但要赢,还要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赢得干净利落,这样才能吓一吓卢一定,让他知道与我们讨价还价也是需要本钱的,而他不具备。我追风营是大明的老营头了,参加了大明立国的所有战役,战斗力勿容置疑。但杨将军…….呃,杨将军别玩你的剑,当着陛下的面舞刀弄枪,这可是不敬之罪。”

    原来是杨致听于超说得不大好听,那柄小剑便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正在手指头间绕来绕去呢,明目张胆的威胁呀。

    秦风有些不耐烦地伸手一捞,那小剑一声轻鸣,顿时便脱离了杨致的控制,落到了秦风的手中,秦风啪哒一声将小剑拍在桌子上,瞪眼看着杨致,“听于将军说完。”

    这一手看着轻描淡写,但却着实将杨致与于超都吓了一跳,杨致可是九级上的高手,于超即便是稍差了一些,但也落后不多,能将这把剑从杨致手中轻轻巧巧的抢过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杨致瞅着桌上的小剑,心念微动,想将小剑抢回来,但那原本与他心意相通小剑如今却如同死蛇一般的躺在桌上,毫无反应,试探几次,杨致不由丧了气。这才明白,他与秦风之间的武道差距,竟是愈来愈远了。

    于超有些畏惧地瞅了一眼秦风,接着道:“呃,杨将军,我不是说你,而是说你现在统领的虎牢新军,要说他们的战斗力也不弱,但比起我大明军队,肯定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的,而且他们新降,这一次打得又是兴元郡,要知道不久之前,他们还算是同僚呢,这战斗力究竟能发挥几分,杨将军可是有底?”

    “杨致,你自己认为呢?如果没有把握,那就算了,我让宝清营去。”秦风道。

    杨致噌地跳了起来,“陛下,杨致愿立军令状。如果打兴元郡,杨某人拖了后腿,完不成任务,任由军法处置。”

    “很好。”秦风笑道:“如果你这一次做得不好,那我可就把你调到鹰巢去了,郭九龄可是想让你过去呢!”

    “我才不去。”杨致大叫道:“他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替他做好了,我要的是纵横沙场,可不是鹰巢那些鬼鬼崇崇的勾当。陛下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把任务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那就这样,你二人先商量一下,做一份计划书出来拿来给我看。”秦风点了点头道:“从虎牢新军之中调一个营参加此次作战,我还得于何卫平打一个招呼。从国内运来的第一批装备已经抵达了虎牢关,虎牢新军的换装,就从杨致的这个营头开始吧。”

    “是!”两人站了起来,向秦风辞别。

    站在一边的马猴有些羡慕地看着离去的两人,直到两人没影儿了,这才收回目光,转头看着秦风,欲言又止。

    “怎么?你又手痒了?”秦风问道。

    马猴用力的点点头:“陛下,烈火敢死营好久没有打仗了,老卫士们好多都提拔去了各部任职,新进了不少人,还得历练呢!”

    “少找借口,你自己想见见血才是真的。”秦风笑骂道:“打个兴元郡,你急个什么呀,让烈火敢死营去,岂不是杀鸡用牛刀,接下来啊,咱们对上秦国最后的杀手锏雷霆军,那才是一场硬仗呢,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便让杨致去做吧!”

    马猴双眼放光,心中立时便得意起来,陛下这话要是让杨致听去了,保管他气得吐血。

    “去把刘兴文和何卫平叫来,新军整编的事情,我要交待他们一下,这两人也真是的,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往我这里捅,要是这样,我要他们干什么?怕出了问题担责任,还是怕我怪他们揽权,当真是岂有此理!”秦风将手上的又一份奏折拍在桌子上,有些恼火起来。“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瞧瞧桃园郡的贲宽,那才是干事的材料。”

    生了一会儿子闷气,又没好气地道:“贲宽也不是什么好鸟,居然背后骂我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哼哼!”

    哼哼了几声,终于没有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