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章:雍都乱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虎牢兵变,震动秦国,雍都更是首当其冲.以前肖锵就算有野心,但最多也不过就是想拥兵自重,再进一步也就是当第二个邓洪了,虎牢精锐,仍然是秦国的一道屏障,不但抵挡着齐人,也是明国的一大威胁,但现在,肖锵身死,虎牢高层几乎被一扫而空,十万虎牢大军,一夕之间,尽皆变了颜色,如今虎牢的关城之上,已经是插上了明国的日月旗.

    而更让秦国震动的是,动手屠杀的居然是朝廷派出去的雷霆军.从虎牢传来的消息,这支雷霆军是趁着送新娘入大将军府的时候发动的突然袭击,大将军府猝不及防,在雷霆军的迅猛攻击之下,尽皆败亡.

    雷霆军是什么?这是秦国皇帝的亲军,是秦国第一军,一向被认为是秦国的镇国之器,从来都没有人会想到雷霆军会背叛皇帝,更重要的是,这样大的事情,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支持,这支一千人的雷霆军又怎么敢擅自行动?

    更为蹊跷的是,这支雷霆军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雍都暗流涌动,小道消息满天飞,都在传说是皇帝派下借着这一次机会想杀掉肖锵,拿回虎牢军队的指挥权,但在执行这一次任务的过程之中,却不知为何出了岔子,最终雷霆军的确完成了杀人的任务,却没有拿到虎牢军的指挥权,反而被虎牢军队反戈一击,围杀在虎牢城内.而虎牢军队因为痛恨皇帝陛下刺杀肖锵及诸多将领,愤而投降了明人.

    这些消息在雍都迅速地传播开来,并让绝大部分人相信了这件事情,因为虽然是小道消息,但却是有鼻子有眼,一项项一条条的证据有模有样.

    虎牢风波的后患尚在蕴酿之中,又一条惊人的消息传来,驻防青州的卢一定,悍然挥兵进攻丹阳郡,占据了丹阳,卢一定亦是秦国大将,如此做法,无异于便是造反了.

    连续两次重击,雍都连表面上的平静也都维持不了了.

    皇帝暴怒,这一盆脏水泼在他的头上,他就算倾三江之水,也洗不净自己了.雍都戒严,侦骑四处,在皇太子马越的指挥下,满城搜捕明国探子,抓捕明国商人,明人在雍都的产业尽皆被抄查,一时之间,雍都大牢之内,人满为患.

    秦国与明国连表面之上维持的那一点点和平也被撕得粉碎,而这,距离横甸之战,不过刚刚过去三年而已.

    随即秦国皇帝颁下严旨,要求秦国各地官府逮捕境内的所有明国商人,查抄明人产业.这份圣旨在雍都左近还是得到了严格的执行,但在远一些的地方,可就不那么灵了.

    现在的局势,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明国势大,秦国势弱,虎牢一失,秦国最为柔弱的腹地已经袒露在了明人的面前,而更雪上加霜的是,连卢一定也反了,哪怕现在卢一定还没有竖反旗,但悍然纵兵攻占丹阳郡城,这与造反又有什么区别?

    卢一定的作为,只怕很快就会步虎牢军队的后尘,向明人投降.

    两支秦国倚为干城的军队,转眼之间,就要变成了敌人,到时候反戈一击,明人大军杀来,秦国拿什么抵挡?这个时候奉圣旨抓明商,查封明商产业,痛快是痛快了,但以后明人杀过来,那可是要秋后算帐的.

    谁也不傻是不是?反正离雍都远,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皇帝还能怎么着了他们不成?

    除了这些公开违备皇帝圣旨的,还有一些阴奉阳违的,接到圣旨之后,却先将旨意压了下来,然后派人偷偷地通知这些明国商人,然后礼送他们出境,等他们走得远了,这才大张旗鼓的开始搜捕,敲锣打鼓的挺热闹,不过这时候,又哪里还真能抓到明人?

    雍都城内,已是风声鹤唳,除了雷霆军外,一队队的郡兵也开始在向雍都集结,所有秦国朝廷还能控制的区域,都在大肆招兵买马.然后这些征召起来的军队,也陆续开始向雍都开拔,所有人都明白,秦明之间,一场决定秦国生死的大战,即将开始了.

    这一仗,只关乎秦国的生死存亡.

    数十骑快马飞奔到了开平郡王府,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翻身下马,大步走向开平郡王府,门口守卫的军士见到来人,立时躬身行礼.

    他是苑一秋,皇室供奉,不过现在却也是顶盔带甲,他现在已经是统带数万兵马的大将了,立时便要带兵出征,不过在出征之前,却奉了皇帝之命,来做他在雍都的最后一件事情.

    “王爷在哪里?”一边大步向里走,苑一秋一边问道.

    “回大将军,王爷在后花园饮酒.”一名将领躬身道.

    “带我去.”苑一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是.”

    往前走了一步,苑一秋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跟着自己进来的一名将领,”去吧,利索一些,不要让他们受太多痛苦,更不许折辱他们.”

    “遵命,大将军!”这名将领停下了脚步,目送着苑一秋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后,这才转身,此时,大门处,一队队的士兵正在从大门处涌入.

    七月的天气,已经是非常炎热了,今天空中无日,乌云压顶,却又没有一丝儿的风,天气便显得极是闷热.邓府之中更是压抑到了极点,整个府中,听不到一丝儿的声音,无论是邓府被软禁在府中的人,还是看守他们的军队,都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

    苑一秋跨进后花园的月亮门的时候,听到了大门处隆隆的脚步之声,他微顿了一下,似乎想要转头,但终是没有停下来,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邓府以前并没有后花园,这里原本是一个练武的校场,只是三年之前邓洪被软禁在府中之后,这才将这片校场改成了现在的花园.没有什么奇花异草,所种的花卉,都是在市面之上随便就能买到的,不过眼下,却也看得甚是艳丽.

    邓洪就盘膝坐在一块草地之上,四周鲜花怒发,他却捧壶独饮.

    苑一秋走到了他的面前,无言的坐了下来,伸出手去,邓洪一笑,将手里的洒壶递了过去,苑一秋仰脖子喝了一大口,看着对洪,面无表情的道:”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邓洪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还以为皇帝会亲自来送我一程呢,结果他没有来,让我很失望.”

    “邓姝和戴叔伦做下这样的事情,你还指望皇帝来见你吗?”苑一秋有些愤怒地看着他,”邓洪,他们做这些事情,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你信么?”

    苑一秋迟疑了一下,却终是点了点头:”你如果说不知道,我还是信的,但这并不能改变结果.”

    “自然.”邓洪呵呵一笑,”其实从三年之前被软禁在府中之后,我就知道,这一天终是会来的.”

    “邓氏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大秦也落到现在生死存亡悬于一线的地步,你就没有后悔过吗?”苑一秋问道.

    “后悔?”邓洪淡淡地一笑,指了指邓府之中最高的那一幢楼,”苑公,那幢屋子,你进去过吗?”

    “那是你邓氏的祖祠,我一个外人,怎么能进去?”苑一秋摇头.

    “今天你就可以进去了,去看一看.”邓洪冷冷地道:”自大秦立国,我邓氏为国战死的男儿的灵牌,都供奉在哪里,一共是一千零二十八名.大秦这百余年的立国史,也是我邓氏男儿为国流血流泪的一部血泪史.”

    苑一秋不禁哑然,邓洪说得没有错,邓氏自大秦立国之始,便一直是国之鹰犬,代代邓氏男儿,都在边关为国奋战,如果说大秦国内,那一家一姓为国战死的男儿最多,那无疑就是邓氏一门了.

    邓氏盛产寡妇,以至于以邓氏之门楣,在国内,也没有多少名门大户愿意将女儿嫁过去攀高枝,因为嫁过去之后,有太大的机率成为寡妇了.所以邓氏家的媳妇儿,大多来自平民小户.就拿邓洪这一代人来说,活到现在的就只有邓洪一人,他的十几个兄弟,没有一个是死在床上的,尽皆战死在沙场.而到了邓洪的儿子这一代,除了邓方死在李挚手中,邓朴,邓素也是战死在沙场之上,到了今天,邓氏一族,尽然已是没有一个男儿了.

    “功劳再大,也无法掩盖大秦最终是亡在你们邓氏之手.”苑一秋半晌才幽幽地道.”如果不是你们与明楚勾结,李挚大帅怎么会死?李大帅不死,秦国怎么会到如今这一地步?”

    邓洪哧的一声笑:”我邓氏杀李挚,非是为了我邓氏一家想谋求什么荣华富贵,只不过是与大帅执政理念不合而已,前几十年,我一心一意扶助李帅,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妥,但到了后来,我意识到,李大帅的理念是错的,大秦这样走下去,必然没有好下场.我大秦立国百余年,一直都在苦苦挣扎,别说是齐楚,便连越国也无法占到便宜,到了最后,一个立国不过数年的明国,也能压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苑一秋,你说,李大帅这一辈子,当真没有做错吗?他执掌大秦权利,为大秦带来了什么?所以,我想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