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偌大的邓宅之内,隐约传来了凄厉的惨叫之声,苑一秋心中微微一跳,注视着面前的邓洪,邓洪却是纹丝未动,只是在他的眼中,苑一秋看到了一丝浓浓的悲哀,却也是一闪即逝。

    “从根本上改变,要么浴火重生,要么就此完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邓洪突然一仰脖子,大大的灌了一口酒,烈酒如喉,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大秦或者还有时间能改变这一切。”苑一秋有些不服气地道。

    “是么?”邓洪不屑一顾地冷笑一声,“只怕不见得吧,邓某人在这里被关了三年,看到的却是我大秦一日不如一日,现在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那是因为你擅动刀兵,使得大秦的有生力量被毁于一旦。”苑一秋怒道。

    “苑公,别忘了,在横甸战死的是我邓氏的军队。”邓洪叹息道:“如果不是这样,我又岂会在这里困锁孤宅。”

    他抬起头,盯着天上厚厚的乌云,似乎看到了在横甸,一个接着一个战死在战之上的邓氏子弟,眼角有一颗老泪缓缓滑过脸郏。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呐!”他喃喃地道:“一切谋划都是没有错的,唯一的错处,就是横甸这一战,我们输了,哈哈,我以为必赢的一战,却输得连底裤也没有了。苑公,这才是我失败的根源所在,我算到了一切,却没有算到,这一仗我们会输。明人,居然能在平灭内乱的同时,顶住了齐人的进攻,击垮了我们在横甸的军队,一战就此奠定了他们的立国之基。苑公啊,你说那个时候,如果我们将雷霆军也投入到横甸之战中,此战,是不是又会是另一个结果?”

    苑一秋的心脏咚的似乎被重击了一下,是啊,如果那一战,能将雷霆军也投入到战场之上,是不是便会赢,如果赢了这一战,大秦的确就会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啊。

    “可惜啊,没有如果。因为那时候,即便我向皇帝提出这个要求,雷霆军也不会出雍都半步啊!”邓洪叹息道:“陛下怕我造反呢!苑一秋,你觉得我会造反吗?”

    苑一秋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我怎么会造反呢!”邓洪苦笑起来,“我谋求的不过是让我大秦真正的强大起来,走出西疆,走向大陆,一统天下。我想要的,不过是让大秦扬眉吐气,不再是大陆诸国之个的那个穷蔽之国呢!”

    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很是苍老的邓洪,苑一秋心中突然极端的不舒服起来,是啊,这个人或者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或者他对皇室根本没有一丝的敬畏之心,但他,却的确是一个个对大秦忠心的人。

    “我想要的,不过是想在死后,得到像李挚那样的声望和名誉,得到万民的敬仰,让他们知道,是我邓洪带着他们走向了富强,这样,我到了九泉之下,便可以很骄傲地站在李挚李大帅面前,告诉他,李帅,你以前做错了,我才是对的。”邓洪喃喃地道。

    “胜者为王败者寇,我输了,也没有什么脸面去见李挚了。”看着苑一秋,邓洪苦笑:“苑一秋,大秦也快要完了,今日,我邓氏一族,尽数毕命于斯,也算得上是与国同休了。”

    苑一秋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内心的种种情绪,厌恶,敬重,痛恨,佩服各种情绪在心中夹缠,让他此刻也说不清楚对于邓洪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心情。

    “大秦不会结束。”他铿锵有力的对邓洪道:“太子即将率部亲征,苑某人也将走上战场,大作以五万雷霆军为核,已征集大军二十万,不日即将踏上征程,夺回虎牢,驱逐明军,剿灭叛军,夺回青州。王爷,皇帝陛下打开了国库,更打开了皇室私库,拿出了皇室这百余年来积存的所有财富,这一仗,秦国上下一心,三军用命,必将胜利凯旋。”

    听着苑一秋的话,邓洪嘿嘿的笑了起来:“苑公,两军交战,可不是几句慷慨激昂的话语,便能赢得胜利的,雷霆军虽勇,但却只不过五万余人,而明人军队,任何珍上主力战营拿出来都不逊色于雷霆军,甚至于他们的矿工营,追风营等部,无论在战斗力,战斗意志之上,都要更胜一筹,还不说他们精良的装备更是我们无法相比的了。”

    “邓公不必长他人志气,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们未必便做不到。”苑一秋冷笑道。

    邓洪摇了摇头:“二十万大军,听起来的确不少,但真正能算得上精锐的又有几何?二十万大军出征,消耗巨大,粮草辎重,军费开销几许?我们的国力能否承受?这一仗是要速胜还是持久?”

    “当然是要速胜。”苑一秋肯定地道:“如今明人在虎牢关的军队,已经探明只有追风营,宝清营,其它皆是虎牢军队,目前还在整编当中,虎牢军队虽多,战斗力也强,但新降明人,只怕不会真心诚意,战斗力剩不了多少,更为重要的是,虎牢军队皆我秦人,只要朝廷大军一到,必然会有心向大秦者奋起反抗,迎接我朝廷大军,胜利可期。”

    邓洪瞅了一眼苑一秋:“苑公,恕我直言,你说虎牢军队会在朝廷大军抵达之后便起而迎接,是猜想还是已经有了具体的人选?他们是不是已经向朝廷投诚?”

    苑一秋老脸一红:“这个倒没有,不过虎宾军队,亦是大秦子民。”

    邓洪叹了一口气,“这乃国战,居然如此轻率?如果到时候没有人反抗明军迎接朝廷大军怎么办?如果虎牢军队不愤肖锵之死而对朝廷怀恨,一心想要为肖锵复仇怎么办?明人在虎牢驻军的确不多,但在开平郡,他们还是数个战营驻扎,进入战场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个朝廷可有预案?”

    “明人驻扎在开平郡的军队,会被卢一定牵制住,皇帝已经扔了使者前往丹阳郡,将丹阳,青州一并封给了卢一定,许他裂土封疆。卢一定攻占丹阳,不就是这个意思吗?那朝廷可以满足他。”苑一秋道。

    邓洪低头半晌,再抬起头来时,却是一脸的讥笑:“卢一定这个,有野心,但胆子却不大,善谋,却不善断,你们给的,的确是他想要的,但这个人聪明得很,他只会依附强大者,如今的大秦,只怕已经不能让他有信心了。只要明人吓他一吓,他说不得就会改弦易辙,只要朝廷的军队,吃上一次败仗,他就立即会挥舞着刀子上来再重重的割你们一刀,以此向新主子讨好。你们指望他来牵制明军,当真是异想天开。”

    苑一秋冷哼:“卢一定也好,肖锵也好,都是你邓洪曾经的得力部下啊,一个个都是野心勃勃的乱臣贼子,大秦之殇,与他们岂能脱得了关系?邓洪,提拔这样的一些人掌握大权,你如今可后悔?”

    “有什么可后悔的。”邓洪冷笑:“老夫在位之时,他们一个个不乖得跟小狗似的,苑公,有大才者必有野心,只看你能不能驾驭得住他们,如今无人能驾驭他们,他们自然会生出别样心思。难道上位者为了自己安稳就只能用一些蝇蝇苟苟之辈吗?他与自取灭亡又有什么两样?”

    “王爷,你不是自诩是大秦忠臣吗?如今大军出发在即,国战当头,不胜即亡,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么?”苑一秋怒气勃发。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其鸣也哀!”邓洪冷冷地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苑一秋,你如果想让我称赞几句,那也要你们的法子对头。这一仗如果朝廷必然要打,那肯定就是败亡的一场,还会还会抽走大秦最后一口气,先前我还没有说完呢,除了上面那些问题,统兵大将如果有太子担当,更是大谬,敢问太子从出生到现在,上过一次战场吗?纸上谈兵,误国误民。”

    “不打,难道等着明人打上门来么?”

    “就是等着他们打上门来啊!”邓洪点了点头:“舍弃小城,集重兵以守重要关隘,与明人拖,将战事拖得越久越好,一边打,一边派人与明人和谈,现在不要谈什么收复虎牢重振大秦雄风了,只求着能保住这半壁江山便已足够。明人的目标是与齐人争雄,不愿意与我们耗费太多时间,只要能拖住,我们便能苟颜残喘,然后积蓄力气,等待着明人与齐人的冲突大起的时候再图有所作为。苑公啊,千万不能大打,秦风就等着与我们一战定胜负呢!”

    听了邓洪的话,苑一秋不由怦然心动。

    “朝中无大将坐镇不行,太子殿下如今担不起这个担子,招卞无双回京,授他以全权,皇帝理政,卞无双管军,收缩兵力,逐步抵抗,边打边求和,这才是我们现在该做的。”

    “召卞无双回京全面接掌兵权?王爷,你不是与卞无双……”

    “我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仇什么怨?”邓洪淡淡地道:“卞无双与我斗了一辈子,才能是勿容置疑的,只是怕皇帝不肯呢!嘿嘿,苑一秋,将我的话转述给皇帝吧,还是那一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