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心思莫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父子两人现在都狼狈得很.一个接到信后快马加鞭,一刻不停的自照影峡返回,另一个则是心有戚戚,独立大雨之中,都变成了落汤鸡.

    卞夫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屋檐之下,不作声,只是看着两人,但不满之色,自是溢于言表,她站在那里只是看了一小会儿,卞无双便率先绷不住了,挥挥手道:”去去,先去洗漱一番,给你娘亲请安过后,再到小书房来吧.”

    “是,父亲!”卞文忠忍住笑,哪怕父亲再威高权重,再手段通天,但这惧内的毛病,从年轻时候落下之后,一辈子都没有改变过.”父亲,雨大,您也回去吧,纵然你不惧外物侵袭,但此刻您心境不稳,还是需防着外寒入体.”

    “嗯!”卞无双点了点头,这几年这个儿子倒是成长极快,卞氏的挫败,倒成就了这个儿子的心境,与数年之前那个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年青人,已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了.虽然眼光还看不到长远,但毕竟还年轻呢,不经历世事沧海,如何会有人生的睿智?

    像大明秦风这样的妖孽,纵观史上,又有几个呢?这样的人,每出现一个,便都是天下大乱的时候.

    父子两人再次相见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之时了,卞文忠数月未回,卞夫人自然是思念得紧,留在后头用饭,叙话,唠叼,竟是没有请卞无双进去,卞无双倒也落得清静,就在书房内,胡乱吃了一点东西,便又开始处理公务.

    这一段日子,他的心当真是乱得很.

    “文忠,这些都是这段时间往来的公文,以及我们自己收集起来的情报,你先看一看吧!”将一大叠挑出来的文卷推到卞文忠的面前,卞无双淡淡地道.”先仔细地看,好好的分析,再给我一个结论.”

    书房内再次安静下来,只余下卞文忠翻看卷宗的声音以及卞无双提笔批阅公文的细微之音.只到啪的一声,一个灯花炸响,卞文忠这才抬起了头,眼中充满了惊诧与痛惜.

    “怎么样?”卞无双也适时的放下笔来,看着儿子,”你有什么看法?”

    “大秦这一次只怕是真的危险了.”卞文忠喃喃地道.

    “如果是你,要如何应对?”卞无双十指交叉,搁在案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

    “父亲,当今之计,唯有一个字,守.”卞文忠眉头紧皱,”打,是打不过的,此时正是对方士气如虹,而我方士气低落之时.虎牢之变,这盆脏水泼在皇帝头上,他是怎么也洗不净的.而且此时与明国的综合实力相比,我们大秦实在是已不在一个档次上了,如果不顾一切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只怕我们会失去的更多.”

    “守得住么?”卞无双叹息道.

    “虽然守不住,但总比与明军正面碰撞要好啊!”卞文忠道:”逐城而守,逐地而战,看似分兵没有集结所有的力量,但同样也分散了明军的力量啊,时间拖得越长,便越可能有变数出现,如今我大秦,也只能于不可能之中去等待那一丝变数出现,如果集结了所有力量去与明军硬碰,胜,伤筋动骨,只怕也难以收回虎牢等地,败,就会一无所有了.那可就是一战而失天下了.”

    “你能看到这一点,真是长大了.”卞无双欣慰的点点头:”逐地而战,苦守半壁江山,看似向敌示弱,实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如果皇帝在此刻能让邓洪再次出马,统筹指挥整个战事,那或者还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不管是卢一定,还是何卫平,他们都曾是邓洪的部下,邓洪如果再度出山,卢一定便会摇摆不定,明人只怕也不会放心的使用何卫平,这便是断了明人一臂呢.”

    “只怕皇帝不会这么做.”卞文忠摇摇头.”我觉得皇帝倒有可能召父亲回雍都去,如果真是这样,父亲,您会回去吗?”

    卞无双微笑,看着儿子,”你觉得我会回去吗?”

    “如果让儿子说,根本就不必理会.这一战,其实不管是主动进攻还是被动防守,都避免不了失败败的结局,唯一的不同就是拖延的时间而已,这口锅,父亲何必去背?”

    “你错了,如果皇帝相召,我必然会回去,哪怕就是单人独骑,我也会回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卞无双叹息道:”如果大秦失败了,我们纵然远在落英山脉,又岂能独存?卞氏,也就只有在大秦,才是卞氏啊!”

    “大秦还没有立国的时候,就有卞氏,大秦就算亡国了,卞氏依然会延续下去.”卞文忠低声道.

    卞无双呵呵笑了起来,不置可否.

    书房外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之声:”老爷,侄少爷回来了,求见老爷.”

    “让他进来吧!”卞无双看着卞文忠,解释道:”自从我知道虎牢之事后,便立即派了文义回雍都打探具体的情况.现在文义回来了,看来是雍都那边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了.”

    一身风尘之色的卞文义推门而入,看他脸上的疲色,便知是日夜兼程赶路而回,卞文忠站了起来,倒了一杯茶递给卞文义,”四弟辛苦了,先喝一杯茶再叙话吧!”

    卞文义接过了茶杯,却没有急着喝,而是看着卞无双,凝声道:”大伯,皇帝诛杀了邓洪满门,现在雍都天天都在杀人,血流成河,但凡与邓氏有一点瓜葛的人,统统都被杀了.”

    卡嚓一声,端杯正欲喝水润润嗓子的卞无双捏碎了手里的茶杯,茶叶茶水溅了他满身,一边的卞文忠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卞文义.

    “这个时候杀了邓洪?”卞文忠失声惊呼起来.他刚刚还在与父亲讨论如果皇帝重新起用邓洪的话,或者还能多抵挡一段时间,转眼之间,邓洪便已经变成了鬼.

    “是,皇帝赐死了邓氏满门,一个娃娃都没有留,是苑一秋去动得手.”卞文义叹道.

    “当真是亡国无日矣.”卞无双突然长叹一声,双手扫过大案,满案的卷宗漫天飞扬,如雪片一般纷纷扬扬的落下.”这个时候,怎么能杀邓洪,这不是让虎牢之军更坚反秦之心,不是也绝了卢一定回归朝廷之路吗?陛下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大伯,从苑一秋那里得到的消息,邓洪死前,建言死守大秦现的半壁江山,还建言朝廷召回大伯,授大伯以军事全权,指挥大秦军队作战.”

    “不用说了!”卞无双颓然掩面:”皇帝肯定是不许的.他不仅痛恨邓洪,这是连我也恨上了,邓洪的这个建议,是在火上浇了一盆油,皇帝不但不会答应,对我的怀疑反而会更深.还打探出了一些什么?”

    “陛下已经下达了全国动员令,征集兵员,现在各路郡兵已经在向雍都汇集,皇帝打算御驾亲征,与明人在虎牢决一死战.”卞文义道.

    “决一死战?是自取灭亡吧!”卞无双冷笑起来.

    “父亲,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也效仿一次卢一定,先出兵,抢下几块地盘再说,左右大秦已经撑不下去了.这一战之后,只怕明人便会长驱直入.”卞文忠怒道.

    “然后呢,然后再与明人干一场?”卞无双叹息道:”最后的结局如何,那不是明摆着的吗?”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卞文忠烦燥地道.

    “文忠,现在我们手中十万大军,真正掌控在手中,绝对效忠我卞氏的有五万人,其中三万人驻扎在照影峡,两万人驻扎在青河郡,你明天就回照影峡,把里面的那些小猫小狗统统清理出去,不必再留情面.”

    “文义,青河郡两万人马的清理,便由你来做,记住,但凡朝廷的耳目,一个也不要放过.”

    “遵命!”卞文忠,卞文义同时躬身领命.”父亲,另外驻扎各地的兵马呢?这其中可被朝廷渗透得很厉害.”

    “皇帝不是下达了全国动员令吗?我奉他的旨意,一次性给他派去五万大军,他该满意了吧?”卞无双冷笑.

    “五万人!”卞文忠吓了一跳:”父亲,这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如果我们将其整合……”

    “没那个时间,没那个精力,也没有那个财力了.”卞无双摆了摆手,”有手中的这五万人,足以让我卞氏立足了.文义,你先去吧.”

    卞文义先行离去.

    卞无双看着儿子,低声道:”文忠,你回到照影峡,办完手头上的事情之后,秘密去楚国一趟,去见一见马向东.”

    “楚国首辅?”

    “你到了上京城之后,会有人安排的.我们须得找一条后路了.”卞无双道.

    “孩儿明白了.”卞文忠点了点头.”只是楚人到时候会接纳我们吗?我们可不是只身逃难,而是带着五万大军呢!”

    “他们求之不得.”卞无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会无比欢迎我们加入他们的队伍,现在的楚国,可不是以前的楚国了.”

    卞文忠也离开了书房,卞无双缓缓的坐了下来,闭目沉思良久,这才喊道:”来人!”

    “不知老爷有何吩咐?”

    “安排下去,在府里设祭棚,我要祭奠我那位一辈子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