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我在这里等着你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重臣齐集虎牢关,最大的好处便是将秦风解放了出来,一应安抚虎牢关城及辖下各县新降百姓,官员的事情,自然是首辅权云的事情,虎牢新军整编自从小猫到了之后,立时便井井有条,进展神速,户部掌民藉,理移民,工部调集大量大车,往来运送,这些大佬们到了之后,使得所有的事情更加有条理起来.一声令下,倒是各郡应者云集.

    这倒是让秦风有些吃味起来,要知道他在虎牢的时候,下头的那些郡守们哼哼哈哈,可没有这么积极.

    也无怪于秦风吃味,眼下的大明中央集权制度才刚刚开始有了雏形,各地郡守,都宛如一方诸候,有着太多的自主之权,再者皇帝也不可能越过政事堂直接去命令他们,他们这就有了推娓的余地,秦风也不可能拉下面子去削他们,真要说起来,他们也没有犯多少错.身为一方郡守,为本地百姓谋求利益,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就像沙阳正阳越京这些地方,你让他们大量的接受秦风移民,他们自然不乐意.

    这些地方,治安良好,人多地少,接收一人,便要安置,需要拨地拨粮建屋,还得承担这些移民与本地土著之间的冲突,治安必然会有隐患,总之就是一摊子的事儿,他们当然是能躲就躲.

    但当朝廷大臣齐聚本地,一项项政令通过政事堂发布下去,那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不卖皇帝面子,皇帝也不可能拿你怎么样,顶多就是在心里咒骂你几句,但你要是得罪了这些直接任事的大臣,那让你穿小鞋便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就拿户部来说吧,你要是得罪了苏灿荣,那年终的全国结算以及明年的预算的时候,拿捏你不要太简单.得罪了工部,那明年你郡治内的很多工程,只怕便要停一停了,很多工程预算拨款,那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下来了,这些由国家负责大头的建设工程,不但能改善本地的各种基础建设,还能为本地带来大量的劳动岗位,创造大量的财富.兵部呢,那就更得罪不起了,现在大明仍然是四处征战,军队的势力本来就是极大,得罪了他们,要收拾你容易了,大笔一挥,在你境内搞几次演习,就足以让让境内鸡飞狗跳了.就是刑部,那也可以将下头的郡治拿捏一番,谁家境内还没有几个积年老贼,强横盗梁啦,办你一个治理无能,在考功之事上给你一个下下评价,便足以让你的晋升之路多了许多阻碍.

    当然,这也是大明的中央集权之治已经慢慢地走上了轨道,虽然还弱,但无疑已经走在了路上,中央各部对下设各郡的制约之力愈来愈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控制力便会愈来愈强.

    而对于秦风来说,所要做的,便是控制住中枢台臣,就足以控制全国了,时间愈久,这种趋势便愈明显.作为一个皇帝,直接去干预各郡之治,不但掉份儿,而且又哪有这许多精力?更何况,现在的秦风,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对久的扩张之上,内治,他只拿个大方向,其它的,便任由政事堂的大臣们自己去施为.

    居住在大将军府的秦风一下子便清闲了下来,每日呈到他这里来的也就是一些节略,处理起来自然也就简单得多了,这便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将目光投注到了即将到来的秦明大战.

    对于胜负,秦风并不太在意,胜利是勿容置疑的,不同的便是明国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获得这场胜利而已.所谓困兽犹斗,这一战又是秦国社稷存续之战,对方自然是会要拼命的,狮子搏兔,犹用全力,更何况现在秦国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能在短时间内便聚集起二十万大军,本身便已经说明了秦国朝廷,马氏皇族在秦国内腹之地,仍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号召力.

    这一战,对于秦人来说,贵在速度,早一日发动对虎牢的战事,获胜的可能性便更大一些,因为此时明国还在忙着消化虎牢果实,近十万虎牢新军的整编更是牵扯了极大的精力,如果此时来攻,肯定会让明人手忙脚乱一番,兵力的调配必然会捉襟见肘,此时的虎牢新军能不能值得完全信任,能不能投入对秦廷的作战,都是值得考量的问题.

    这其实也是秦风有些担心的地方.

    但这几个月来,秦廷的反应让秦风完全放下心来.

    对方实在是太慢了.自五月底到现在八月初,足足两个月时间了,秦军还在集结,甚至都还没有一兵一卒走出雍都,这等效率,让秦风有些瞠目结舌.如果秦人是这个结奏的话,那等他们走到虎牢的时候,只怕冬天就要来了.

    这时节的冬天,对于大规模交战的话,还是有着相当大的阻碍的,寒冷的天气,便是双方要共同面对的敌人.

    来自于雍都的情报,每天都会源源不断地送到秦风这里来,这些包罗万象的情报,经鹰巢的行家们筛选之后,重要的便会送到秦风这里来,从这些情报之中,秦风总算明白了秦廷为何行动如此缓慢的原因.

    一是军队的集结,这些军队从本地集结,再到开拔到雍都,是第一个拖慢大军的原因,这些军队缺乏钱粮长途行军,竟然是走走停停.

    二来便是军队的换装,这些集结起来的军队,如果早前秦国的边军一样,缺乏足够的武器,盔甲,这一次马氏大出血,不但打开国家库房,便连自家私库也打开了,但要分配到二十万大军之中,还是显得不够,这里头就有些不为人道的争夺了.各地互相争夺这些物资,相持不下,自然拖慢了整体的速度.

    第三便是军队的整合了,马越自己也很清楚,这些集结起来的军队如果不进行一个统一有效的整合的话,上了战场,还是像这样各自为政,只怕与明军一接仗,就要一触即溃了.可问题是,秦风有经验的统兵大将已经没有多少了,像这样整各一支人数多达二十万人的大军,其难度之大可以想象.对于这一点,秦风也是感同身受,前一段时间虎牢新军的裁撤整军,便让他整天脑袋嗡嗡作响,所幸最后大臣信云集在此,各管一摊,才总算让一切都顺遂了下来,自己麾下的这些文臣武将,可都是经事之辈,没有酒囊饭袋,以己推人,便可知秦国皇帝现在面临着什么.

    如果邓洪还在,以其威望和经验,或者能理顺这一切,如果皇帝能召卞无双回朝,此人能力资历不逊色于邓洪,也能给秦皇分忧,只可惜,马越一怒之下杀了邓洪,灭了邓洪满门,算是自断一条臂膀,因为邓洪又怀疑到卞无双,不敢再将军事大权交给卞无双,这便是又断了一臂,只怕现在的卞无双自己也是心中惴惴难安吧,杀鸡儆猴,但将猴子吓得狠了,恐怕就得伸出爪子来乱挠一气了.

    负责整军的苑一秋,虽然以前也有军旅经历,但却不曾有这种总管一切的经验,手忙脚乱,按下葫芦起了瓢的事情,寸出不穷.

    如此纷乱之局,他们能快得起来,那才是真怪了.现在虎牢新军的整编已经基本完成,大量秦国移民已经被陆续运走,虎牢,已经开始变得秩序森然起来,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让整编过后的虎牢新军恢复战斗力了.

    秦风要先立一个标杆起来,这个标杆,自然就是杨致率领的那一营新兵了,这是第一个整编完比并且投入实战的战营,杨至以自己的三百决死营充实进去,战斗力大增,这一次与于超合攻兴元郡,便是一次考验和磨励.

    杨致不负众望,与于超配合默契,进军神速,所过之种,挡者披糜,现在已经围了兴元郡,如果不是可以和平拿下兴元郡的话,杨致只怕早就挥兵攻进兴元郡了.

    重赏这个战营,那是自然的事情,以此为标志,激励剩下的那五个新军战营,在大明,只要有付出,便会有收获.

    当然这一次与秦军作战的主力,还用不上他们,这一次虎牢新军注定只能是做一些边边角角的事情了,矿工营,锐金营,苍狼营等中部战区的主力都已经在向虎牢开拔,加上宝清营,追风营,巨木营,羽林营,虎贲营,烈火敢死营,大明的善战主力,已经大半云集在此了.一战而溃秦军,然后进逼雍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秦风很耐心的在等着马越挥兵前来,他不主动进军,就是所将秦人给打散了,打得他们信心全失,不再于明人决战,而是逐城而守,逐地而战,甚至最后主力收缩进雍都,利用雍都的坚城高墙与明军交手的话,那明人的损失可就大了.

    损失的不仅是时间,还有将士的性命.秦风可不想这样,如果能将秦国所有的大军吸引到虎牢来决一死战,何乐而不为呢!一战过后,秦国精英皆丧,以后想守,都守不住了.

    “我在这里等着你呢,可不要让我失望啊!”秦风笑吟吟地看着雍都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