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秦风欠的人情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郭九龄一大早便来求见,看见站在秦风身后的乐公公,不由一怔,眨巴了好半晌眼睛还是没有想明白出了什么事,乐公公这几个月不是一直跟在皇后娘娘身边么?皇后娘娘返京,乐公公现在也应该在越京城,怎么会出现在虎牢关?

    还没有想清楚明白,身边佩环叮当,一个人影端着托盘越过了他,走到秦风的身前,放下托盘,将一碗燕窝放在秦风身前,回过头来,对着郭九龄嫣然一笑。

    “娘娘!”郭九龄讶然道。

    “他们昨天晚上到的。”秦风嘿嘿一笑,“进越京城的,只不过是兮儿的鸾驾而已。对了,郭老,这么一大早便来找我,出了什么事了?”

    郭九龄哦了一声,看了一眼夫妻两个眉梢含春的模样,恍然大司一般的连连点头,少年夫妻,数月未见,可以理解。

    “陛下还未用早饭,便先请用了早饭之后,臣再说吧!”他笑咪咪地道。

    秦风干咳两声,都是男人,对方那比较诲涩的笑容,自然是心知肚明,“我一边吃,你一边说,咱们抓紧时间,说不得一会儿,那些家伙们又会来寻我,便又不得空了。”

    端起燕窝,一边唏里哗啦的喝着,一边看着郭九龄。

    “我们在青河郡那边的负责人回来了。”

    “哦,卞无双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反映?”秦风问道。

    “五万驻扎在落英山脉的边军,已经奉秦廷之命往雍都集结了。”郭九龄道:“不过听说苑一秋举荐由卞无双来统一指挥所有的军队,遭到了秦皇的怒斥,现在卞无双的情绪不是太好。”

    “如果卞无双真的当上了这支军队的统帅,我们还麻烦多一些,这老家伙可不好对付。领兵打仗还是有一套的。”秦风却是喜上眉梢。“说来也是奇怪,卞无双这样听话?五万大军就这样拱手让给了秦廷?先前他不是一直蠢蠢欲动吗?我还以为他要趁着秦廷空虚,来一个虎口夺食呢!”

    郭九龄点了点头:“先前我们也是这样以为的,都认为卞无双会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但现在看起来,却并非这样,五万军队,可是他麾下一半人马了。当然,这些军队并非他麾下最为精锐的人马。”

    “就这一件事?”秦风放下喝得干干净净的碗,放在桌上,有些奇怪的盯着郭九龄,这并不算什么着急的事情啊。

    “这位负责人回来的时候,还有一位卞无双的使者也跟着回来了。说是要请见陛下,有大事相告。”郭九龄道:“这就有些奇怪了,我看那使者气度不一般,只怕在卞无双麾下也是极其重要的人物,陛下,那卞无双是不是也有意向我大明投降?”

    “还有这样的事情?”秦风也是讶然:“我们隔着落英山脉可还有着万水千山,在他们前面还有秦廷的人马顶着,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他哪里去,他派人来见是个什么意思?投降?这样的枭雄人物,不到最后时刻,岂会放弃心中所念?那青州卢一定,到现在还在摇摆呢?更何况于卞无双?”

    “臣也正是这般思虑,所以一大早便来求见陛下,他们昨夜抵达虎牢关,那使者要求除了陛下之外,不能让其它人知道他来到了虎牢关。”郭九龄道。

    “既然来了,那当然要见上一见。”秦风笑道:“不管他出于什么理由,来见我,那自然是一种善意,在我们与秦廷马上就要决战之前,如果卞无双真与秦廷决裂的话,那对我们来说,不谛于是大喜事一件,那秦国的垮台可就会更快了,我们付出的代价也就会更少,喜闻乐见,喜闻乐见呢!”

    “现在那人我已经带来了,就在将军府偏厅候见。”郭九龄道。

    “让他进来。”秦风道。

    片刻之后,一人随在郭九龄身后进到了小书房,一见来人,秦风微微一愕。

    那人见到秦风,也并不大礼参拜,而是微微一笑:“陛下,当年你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我来要帐了。”

    这句话一入耳,秦风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边笑边挥手道:“兮儿,乐公,郭公,你们都去吧,这是我一老友,有趣,当真是有趣之极。”

    看着秦风的模样,闵若兮几人都是惊讶之极,什么样的老友居然会让秦风欠帐,更重要的是,秦风居然要单独见他?

    这样的人,当然不是区区的一个普通的使者,郭九龄心中微恼,连此人的真实身份都没有搞清楚就把人带到了皇帝的面前,这个面子可折得不小。他狠狠地盯了来人一眼,向秦风微微躬身,转身走了出去。

    屋中转瞬只剩下了秦风与那使者两人,秦风终于止住了笑声,看着对方,“我看过你的画像,可不长这副模样,这副面皮可真不错,几可乱真。”

    来人微笑,手在脸上轻轻掠过,整张脸骤然换了一个模样:“早闻陛下麾下有巧手,易容之术千变万化,神秘莫测,但我卞氏数世传家,手里倒也有一些奇珍异宝,这便也是其中一样了。”

    “世家积蕴,自非寻常!”秦风走到来人面前,拱手道:“当真没有想到是卞公亲临我虎牢关,请,请上座。”

    来人居然是现在秦廷驻落英山脉的大将军,昔日秦廷三驾马车之一的卞氏无双。不单郭九龄想不到,便连秦风又何尝不是极为惊讶?

    当年在楚国南阳,他的确欠了这卞无双一笔帐。那时敢死营一众部下被困,如果卞无双想要全歼他们的话,并不难,也许就是大军一个冲锋的事情,但当时卞无双就放过了他们,而让人送给了敢死营一封信,言道秦风欠了他一个人情。当时秦风其实并不在山上,而是正保护着闵若兮在落英山脉之中逃亡。

    但包括小猫,舒畅,野狗等人,的确也因此逃过了一劫,所以这个情,秦风还是承认的,也正是因为这些兄弟们幸存了下来,最终才有了他潜逃到越国之后,手中还有一支精锐的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

    两人分宾主坐下,秦风倒也不以自己皇帝为尊,而卞无双却也不自惭而居于下,两人平坐,卞无双凝视秦风良久,才喟然长叹一声:“早知当日在南阳放过的将是现在大明的开国将帅,当年就该不惜死伤,将他们一举全都拿下啊!如果真那样做了,兴许也就没有现在大秦倾覆之祸了。”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秦风微笑道:“非我即彼,卞公不必纠结于此,秦国大势将倾,外祸只是引子,内患才是真因。”

    卞无双点了点头:“陛下所言,自是不错,但如果没有陛下这种天纵之姿,兴许我们还能熬上几十年,那或者就又可能是另一种变化了。”

    秦风摇头:“秦国多年之来不思变通,死守固策,即便没有我大明,国祚也绝不会长久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这些趋势。”

    “所以当时邓氏谋杀李挚之后,卞某人虽然形同丧家之犬,被邓氏赶去了落英山脉,但内心其实也认为或者这是秦国崛起之良机,横甸一战,如果大秦获胜,必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只可惜,邓洪功亏一篑啊,天时地利人和,还是被陛下打得大败亏输,其实这一战之后,卞某人便知道,秦国几无翻盘余地了。”卞无双叹道。

    秦风微笑着亲自替卞无双倒了一杯茶。

    “即便时至今日,大秦如果应对得当,其实也可苟颜残喘,只不过皇帝陛下显然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先杀邓洪,再恶卞某人,终于使得大秦崩溃在即了。”卞无双声音低沉道:“他只看到失去虎牢,大秦膏腴之地将尽数失去,必须要夺回以保祖宗社稷,却不知此时此刻,与大明正面决战,必然会输得一无所有啊,如果能逐地抵抗,死拖着陛下的前进脚步,未必不能挣得一线生机。”

    “如果让卞帅统军,我们的确会遇到这些麻烦,但显然,您如同邓洪一样,现在也成了秦皇心中一根刺了。如果有可能,我相信他定然想把你也一起宰了。”秦风笑道。

    “他当然这样想,不过我又岂会给他机会?”卞无双摇头道。“不过我卞氏与秦国相扶数世,所以这一次,我还是从落英山脉之中调遣了五万军队与他,算是最后对他马氏的帮助了。”

    “卞公亲自到虎牢来,是想投我大明了么?”秦风笑看卞无双。

    “那也要看陛下这一战的结果如何啊!”卞无双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如果能大胜,那是一个说法,如果是惨胜,那自然又是另一个说法,如果您要是败了,那就完全没得谈了。”

    听到卞无双的话,秦风又是大笑起来,指着卞无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准备投奔我的人,在我面前还能如此大气谈条件的?卢一定跟你比起来,简直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了,哈哈哈!”

    “陛下怎么能拿我与卢一定相提并论呢!他以前的主子那才是我的对手。”卞无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