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不抛弃,不放弃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这座牢房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来自明国的商人.他们中有来自大明豪族的人物,也有一般的商户,但更多的,还是一些敢于冒险的小商人.

    原本在雍都,即便都是明人,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高等的自然是出入权贵富豪之家,一般的往来的也都是中等商户,最底层的,却是往来与明秦之间,做一些买低卖高的生意,从中赚一些差价.

    不过此刻,阶级的鸿沟已经被抹平,大家一样的都成了阶下囚,甚至那些原本的高门大户的人还额外吃了一些苦头.

    此刻被大家围在正中间的一个中年人,曾经是他们之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个,他来自沙阳田家,在雍都经营着一家豪华酒楼,能在他这家酒楼里用餐的,无一不是秦国的高官显贵,正所谓往来无白丁,平素也是明商在雍都的代表人物.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身份,在秦皇马越下令逮捕所有在雍都的明人的时候,他的这个身份,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保护作用.反而成了首当其冲的一个.沙阳田家的当家老大在明国是个什么身份,秦人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

    一遍遍的拷打,折磨,等到最终确认这个人的确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的时候,他已经遍体鳞伤了,丢到这个牢房里,差不多就只剩下了一口气.本来胖乎乎的身体,几乎已经瘦脱了形.

    或者在平时,这位田氏家人也是高高在上的瞧不起那些做些倒卖生意的普通明人,但到了牢中,却正是这些人,省下自己那一点点清水粥,用自己的体温,生生的将他的生命从死亡线上一点一点的拖了回来.

    虽然情形还是不太好,但比起最初的时候,已经好了太多,至少在大家看来,暂时是没有性命之忧了.

    天气越来越冷,大家将这个田氏族人围在了正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着那无孔不入的寒风.

    做这一切,并不因为他是田氏族人,只不过是因为大家都是明人而已.

    “我们没救了.”他悲哀地看着周围一个个虚弱无比的国人,”不是饿死,就是冻死,或者被人杀死.”

    绝大部分人都沉默无语,到了这个地步,大家的确已经绝望了.

    最外围的一个汉子却回过头来,虽然也一样饿得脱了形,但一双眼睛,却仍然炯炯有神:”大明不会不管我们的,皇帝陛下一定会想法子救我们的.大家不要泄气,一定要挺住.”

    田氏族人虚弱的笑了笑:”兄弟,不可能啦,怎么救我们?派一支军队潜进雍都来,别说不可能,就算有这种可能,那也只能是送死.”

    “大明击败了秦国,我们就能活下去.”有人大声道.

    “如果大明击败了秦人,我们死得更快!”田氏族人苦涩地道:”秦人一定会拿我们来泄愤,他们打不过我们的军队,就会来砍了我们的脑袋泄愤.就算现在我们的大军到了雍都,也来不及救我们.”

    “死我倒是不怕.”另一个人幽幽地道:”我啊,其实最怕的就是咱们大明的军队到了雍都之外,这些该死的秦人却将我们押上城头去威胁我们大明的军队.要不然,实在解释不通他们为什么还这样吊着我们的命.”

    “这很有可能!”田氏族人低声道.

    “兄弟们,老乡们.”最外围的一个汉子沉默了片刻,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咱们可不能成为咱们大明的累赘,到了那时,大家可别怕死,自己寻个了断,跳城也好,撞墙也好,往秦人的刀上撞也好,总之,别丢了咱们明人的脸.”

    “左右都是一个死,有什么好怕的.我可不会让秦人拿着我们来威胁大明军队,不过能看到大明军队围了雍都,死了也畅快啊.就算咱们死了,大明军队也会替咱们报仇的,你们说是不是,咱们只不过早死片刻而已.”

    大牢里立时传来一片附和之声.

    短暂的沉寂之后,一阵低泣声却又传了出来:”可是,我真是不想死啊,我去年才娶了一个婆娘,今年得了一个小崽子,这一死,他娘两个,可就要受苦了.”

    “我家里还有老爹老娘呢!”

    悲哀的情绪,缓缓的在牢里传递.便连最外围先前那个一脸豪迈的汉子,此刻也是默默的垂下了头,呆在这里的,又有谁是无牵无挂单身一人的,谁没有亲人正在远方日思夜想?

    如果能不死,谁愿意去死?

    深深的牢狱之中不知日月,更不知外面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而此时,一队打着大明旗帜的使节,却在秦兵的卫护之下,缓缓的走进了雍都的城门.

    太子马超高据在大案之后,冷冷地盯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大明使节.

    “想来劝降吗?这种主意就不用打了,大秦还有雄师数万,还有雍都数十万子民,绝不会不战而降.”

    使节微微一笑,躬身道:”太子殿下,外臣此来,并非是为了劝降.”

    “那你此来是为何事?”马超倒是有些奇怪了.现在秦国皇室唯一能控制的便是这雍都以及外围的几座卫城,可以说已经是山穷水尽,别说是下面的臣民,便是马超自己,也知道获胜的希望极其渺茫,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利用雍都高大的城墙严防死守,竭力的将时间拖下去,也许坚持到最后,这世上格局便会又有一些新的变化,齐国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明人并吞了秦国吗?齐人现在的确是内部存在不小的问题,但他们的皇帝正在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一旦让齐皇腾出手来,必然会出手干涉.到了那时,秦国或者会迎来转机也说不定.

    “外臣此来,是为了我大明在雍都被抓的那些百姓.”明国使节道:”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平民百姓而已,两国相争,胜败各安天命,但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却不该无辜受累.”

    “无辜受累?”马超仰天大笑:”明人入侵我大秦,莫非我大秦的百姓就是有辜不成?”

    大明使节微微一笑:”好教太子殿下得知,那些入我大明的秦国子民,现在都过得很好,吃穿无忧,乐不思秦.我想以太子殿下的耳目,对这些情况,不会不知道吧?现在我大明的粮食正源源不绝的运往那些刚刚归顺我大明的地区,即便是乞丐,也能每日吃上一顿饱饭.而且以后也会越来越好.”

    马超看着这个使节,脸色渐渐的涨紫.

    “既是敌对,我大秦凭什么放了这些人回去?让他们回去又与我大秦为敌吗?”

    “他们只是一些普通人而已.”明国使节摇了摇头,”殿下难道连这些人也怕,也担心吗?那又如何应对我大明的虎狼之师呢?”

    “本太子准备将这些人杀了祭旗,以坚我大秦子民守卫雍都之决心.”马超狞笑着道.

    “屠杀弱者,不会让你们更有勇气,只会让你们更有穷途末路之感.”明国使节肃然道:”太子殿下,此智者不为也,这些明国商人,于你们毫无用处.也丝毫威胁不了我大明进攻雍都的决心.”

    “既然如此,你们又何必在意这些人的性命?”马超冷笑.

    “我大明皇帝仁慈,不忍见大明百姓受此无妄之灾,而我大明,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子民,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们就会尽力营救他们.好教太子殿下得知,此来我大明并没有想空口白牙的将这些人带回去,我们愿意赎买.”

    “你觉得我们在乎钱么?”

    “那太子殿下在乎粮食么?”明国使节胸有成竹地道:”据我们所知,雍都原本有三大仓,储备着至少两年的粮食,但这一次,贵国集齐二十万大军出击虎牢,这三大仓却是没有再剩下多少了,哪怕贵国退守雍都之后,马上收缴民间所有存粮,但试问,雍都数十万军民,这些粮食又能坚持多长时间?我们大明愿意拿出粮食来换回这些大明商人.”

    “拿粮食换?”马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莫非你们还想在这些粮食之中下毒来害我们不成?”

    明国使节大笑起来:”太子殿下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雍都已是我大明掌中之物,既然可以堂堂正正的拿下,又何必使这些鬼魅技俩,而且是绝不可能成功的拙劣之法.太子殿下,一个明国人,我大明愿意拿二千斤粮食换回来.”

    “一个一万斤还差不多!”马超冷笑道.

    “太子殿下,这不是做生意.”明国使节淡淡地道:”陛下虽然想换回这些俘虏,但前线指挥作战的大将军可都不大乐意用大笔的粮食来换人.二千斤粮食,已是极限,这些人被你们关在雍都,只是你们的负担,丝毫帮不了你们什么,我大明军队一旦发动,也绝不会因为这些人的性命就止步不前.现在您还能一个人换二千斤粮食回来,再往后,可一粒粮食也换不回来了.”

    马超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这个明国使节,怒火一阵阵的往上冒,直想抽出刀来,将这个人一刀两断.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即便杀了,又能有什么作用?

    “好,好得很,一个人二千斤粮食,换了.”他一字一顿地道.

    “太子殿下果然是明智之人,既然如此,还请殿下请快统计一下还有多少明人活着,也好方便我们准备粮食.”使节微笑着道.

    紧闭的大牢门轰然打开,挤在一齐的囚犯们无力的抬头,看着那火把映照之下正稳步走来的一个人,那一身大明军队的制服,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明国使节看着这些人形骷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容向所有人行了一礼:”大家受苦了,还请大家坚持数日,我便能带大家回家了.”

    大牢之中先是一阵阵的沉默,片刻之后,雷鸣般的欢呼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吼叫着.

    “大明万岁!”

    “皇帝陛下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