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卞无双的思路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端起案几上的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看着卞无双,微笑着道:”失败自然是不必说了,前两条,却愿闻其详.”

    “自当为陛下详解.”卞无双呵呵一笑.”虽然我遣走了五万士卒,但在陛下面前,我也不说假话,那五万人徒有其表,即便上了战场,也是送死的样子货,碰到兵力弱的,自然还可以靠人堆,但要碰到明军,便成兔鸡瓦狗了.”

    “这可不见得呢!”秦风哈的一笑:”当年我在落英山脉的时候,对于秦国边军的战斗力可是记忆犹新.他们的凶悍,我是亲自感受过的.”

    “今日不比往昔啊!”卞无双摇头道:”虽然走了五万人,但于我而言,剩下的这五万人才是我真正的倚靠,这也是从陛下这里吸取了经验啊!”

    “这是个什么道理?”

    “陛下兵少而精,战场之上却横扫四方,给予了卞某人很多的启发啊,所以这几年在落英山脉,我也一直在做这件事情.这五万人才是我的心血所寄,朝廷的投入,青河所得,还有我卞氏一族这百余年来积攒下来的财富全都投入了进去,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秦兵本来就勇悍,再加上重金投入,陛下,我现在的信心是前所未有的强啊.”

    “我大明集全国之力,也才养了十余万兵,你一个家族,纵有百年积蕴,又能有多少钱?而且这兵,可是一个无底洞呐!”秦风笑着摇头.

    “自然与陛下您的兵的装备比不得,但我们的战斗力,却也不输这世上任何一支军队了.”卞无双傲然道.”即便是与陛下您的军队也可以瓣瓣手腕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到我这里来呢?”秦风淡然道.

    “胳膊扭不过大腿呐!”卞无双笑道:”我自问已经自己的这只拳头练得足够有力了,但比起您来,却不值一提了,正如您所说,这是一个无底洞,我损失一个,便少了一个,而陛下您坐拥一国,却是活水源源不绝,假如我们大秦的陛下还对我信重,那我以这五万战兵为本,辅之以其它兵马,与您在大秦这片土地之上缠斗,就算每仗必败,但拖上他几年甚至十年,卞某自认为还是做得到的.可惜啊,陛下因为邓洪,根本就不再信任我们这样的人,他就怕我回来之后,谋了他的这个皇位呢!真是可笑,国将灭,却还视这位子为珍宝.”

    “那你不会谋这个位子?”秦风笑道.

    卞无双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也说不准,如果真让我回来,掌握了所有的权力,说不定真想到那个位子上去坐一坐.”

    “这不就结了,这说明马越他担心的并没有错嘛!”秦风一晒道.

    “君臣相忌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所以说大秦已经没救了.”卞无双道:”现在大秦虽然是强弩之末,但困兽犹斗,拼起命来这战斗力也不见得就差了,如果陛下与马越这一战,仅仅是惨胜的话,那说不得,卞某也就要来做一次黄雀,与陛下较量一番了.”

    “就这么有信心?”秦风问道.

    “信心什么的谈不上有多强,陛下,当年你带着数百残兵败将在雁山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日之辉煌?”卞无双反问道.

    “我有!”秦风很认真地点头道.

    看着一脸正经的秦风,卞无双呆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难怪,果然非常人成非常事.不过陛下,纵然我没有十足的信心,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面对这样好的机会,我如果不把握一下,岂不是要后悔一生?有这样的机会,搏一搏,就算输了,也自心甘.”

    “能理解.”秦风点点头:”如果我们惨胜,到时候你数万强军扑上来,说不定还真能将我们逐出来,至不济也可以保住半壁江山,你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齐国肯定会立即跳出来给予你强大的援助以拖住我的后腿.而到了那个时候,马越的位子你当真还是可以坐一坐的.”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卞无双笑吟吟的道:”假如陛下惨胜,那我必然就会跳出来.”

    “那如果我胜得轻而易举呢?”秦风好奇地看着卞无双:”你就直接向我投降?这不像你的风格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专门跑一趟虎牢关来见陛下又有何用处?”卞无双一摊手:”其实我还很担心陛下一生气,将我的脑袋砍了呢!这一趟,我其实是冒了大风险的.”

    “我欠你一个人情,自然是不会杀你的.”秦风笑道.

    卞无双听了这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陛下真会开玩笑,如果陛下觉得杀了我有利于明国,别说您只欠我一个人情,便是您欠我十个,还不是一样照杀,我这一次来,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让您不杀我.”

    “这么有信心?”秦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把握呢,既然不是投降我,你又怎么能说服我放了你呢?”

    “自从邓洪在陛下面前大败亏输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研究着陛下以及陛下的大明.”卞无双双手抚膝,”其实在横甸之战之后,陛下的眼光,便已经没有秦国的身上了,因为秦国已经不在陛下您的眼中,已是将其视为囊中之物了.”

    “为什么这么说?”

    “陛下,大明兵威之强自然勿容置疑,但您在经济之上对秦国的掠夺,才是让大秦越来越沉沦无法翻身的主要原因啊!”卞无双叹了一口气:”邓洪败亡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秦皇召我回雍都秉政,我该怎么做?想来想去,竟是发现束手无策,您已成势,就像现在,当秦国失去了明国在经济之上的支持,国内经济立即便崩溃了,现在的大秦,用一句民不聊生来形容,并不为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国疲则兵弱,秦国不是半只脚站在了悬崖之上,而是已经两只脚都迈了出去,正在下坠,怎么也拉不回来了.即便现在马上就改弦更辙,更又拿什么抵挡您的大军呢?所以,必败无疑.”

    “而现在,你的手,已经伸到了楚国之内,自楚皇大败于齐国之后,大明便采取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向楚国进行着经济渗透,现在的楚国,恐怕距离千疮百孔也差不多了吧?”

    卞无双看着秦风.

    “你是怎么看出这一点的?”秦风哈哈一笑,却没有否认.

    “陛下别忘了我的家世,我卞氏与邓氏还是很不同的,他只不过是一武勇之家,而我卞氏,在经济之上的才能,并不差,要不然我卞氏也不可能是秦国第一豪富之有,有些东西,别人看不懂,我卞无双还是略懂一些的,当然,您大明的很多经济之上的策略,卞某人却是不明白,但我可以去学习,去研究,从结果倒推回您的手段.有了这些经验,所以我能推断出,楚国离经济崩溃也不远了,现在他们就已经极端依奈明国的支持了,楚皇闵若英只看到了他们如今在武备之上离不开大明的支持,我看到的,却是您正在私底下拼命地挥着锄着挖着楚国的墙基呢,恐怕楚国在倒轰然倒塌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卞公果然高明.”秦风冲着卞无双竖起了大拇指:”虽不全中,亦不远亦.”

    “秦,楚必亡于大明之后,今后天下,将是明齐争霸之势,而从长远来看,我更看好陛下的大明.如果陛下能在这一战中,速胜马越,我自然会选择大明.”

    “刚刚你还说,你不会向我投降!”秦风提醒着对方先前所说的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卞无双与卢一定又有什么区别?”卞无双摇头道:”卢一定那个性子,当断不断,左右摇摆,一心想要攫取更多的权势却又缺乏相应的才干,此人以后即便投降了陛下,恐怕也不会得陛下重用,而我卞某人,可不想以后便在大明做一个富家翁.我还想在未来的岁月之中名扬天下呢!”

    “未知卞公有何教我?”秦风不动声色地道.

    “在我来虎牢关的时候,我已经派了犬子去上京城,秘密会见楚国首辅马向东!”卞无双道:”如果陛下一战便将马越杀得溃不成军,直接进军雍都,那我卞某人就会率五万边军进入楚国,投降楚国.”

    语出石破天惊,秦风惊讶地看着卞无双.

    “程务本与闵若英的君臣猜忌已经愈来愈深了,但现在,闵若英却不敢动程务本如果动了他,则荆湖边境一线有着极大的可能崩溃,荆湖如崩,则楚国必将无法再抵挡齐国大军,这也是闵若英深恨程务本,却又不得不容忍至今的原因.”卞无双微笑道.”而这一切,却是陛下的手笔啊,皇后娘娘这一次楚国之行,收获之大,让人惊叹.”

    秦风若有所思地看着卞无双,不得不说,他被对方的思路给惊着了.此时,他已经反应过来对方的真实想法.

    “不愧是卞公,说实话,我已经动心了.”秦风笑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很深入地谈一谈.”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卞无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