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章:可怕的合作者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卞无双自视甚高。不屑于拿自己与卢一定去比较,如果在秦风挟大胜秦廷之威而率军投降的话,那自然就是为时势所迫,与卢一定也就没有什么两样了。

    卞无双自然不肯。即便是最终还是要归顺于大明,卞无双也要让自己非常荣耀地踏入大明的门槛,成为大明朝廷所倚重的一员。

    而要达到这一步,在秦国,自然是不行的。不管怎么说,他是秦臣,如果率落英山脉的军队在秦皇马越的背后狠插一刀的话,不免会为世人所垢病,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洗之不去的污点。所以他要等,等到秦皇被秦风彻底击败之后,他即率麾下投奔楚国,而他与秦风的交易,自然就是为大明谋夺楚国出一份大力。

    当然,这是在秦风大胜马越的前提之下,前面卞无双还说到一点,如果明国只是惨胜,让他看到了割剧一方甚至击败明军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假如马越最终不敌,但却也重创了明军的话,卞无双振臂一呼,以他的家世,以及在秦国所拥有的声望,只怕还真能聚集起一股不小的力量,到时候以光复秦国,为秦皇复仇的大义名份,也不是不能做一番事业的。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政客。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为自己留下几个选择,而且这些选择全都是赤裸裸地摆在桌面之上,是正大光明的阳谋。

    秦风不喜欢这样的人,但他也清楚,恰恰是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合格的合作者,他们能趋利避害,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路途。而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能不能成为他们的选择者。做好了自己,才能让这样的人臣服。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秦风不可能要求自己的帝国之内,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忠心不二。其实即便是现在,大明无数重臣之中,除开那些自起寒素之时便跟着自己的那些人之外,秦风真是吃不准还有谁能与自己祸福相倚。

    大家跟着秦风一起干,说白了,就是利益二字。跟着你,能发家致富,能名垂青史,能享荣华富贵,你自然便能团结一大批人,但如果跟着你,光是吃糠咽菜,战战兢兢,朝不保夕,你怎么能奢求别人对你忠心耿耿呢!

    大家都各有目的,各有所求罢了。就像现在正在大明国内拖着七老八十的身躯而奔走的礼部尚书萧老头,他难道完全是为了大明的基业万世永固么?非也!他是为了自己的身后之名,身后之荣,但他在为自己这点小心思奔走的时候,却也将大明的文化教育事业给带动起来了。此人是越国读书人之首,他的四下奔走呼号,可比单单朝廷的一纸诏令要有效率得多。

    当年的刘老爷子就完全忠心于自己?当然也不是,在当时那样的绝境之下,刘老爷子必须要选择一方来确保刘氏一族的延续,确保沙阳一系的未来。他选择了当时名声不显,实力不强的自己,证明了他独到的眼光,也让沙阳一系人马,现在在大明朝政之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力量,不管是大明军界,还是政界,抑或是商界,沙阳系的领头人物,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头马。对大明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而自己,只不过是他们这些人达到自己目标的一个粘合剂,一个领头人,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把这些各种各样的人团结在一起,联合在一起。否则大家分崩离析,啥也干不成。

    奢望所有人都对自己忠诚的皇帝,不是疯子,就是傻瓜。作为一个皇帝,你要做的就是平衡各方实力,然后达到所有人想要目标,如果能将这些人的目标与自己的目标整合起来,一齐为了这个大目标而努力,便足可称之为一个英明的皇帝了。

    明国现在国势蒸蒸日上,就是因为自己做到了这一点,而秦国即将亡国,也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好这一点,人心离散,各有想法,其国焉能不败?而楚国,现在正在走上秦国的老路,闵若英所想,与大臣们所想不一样,与士民们想法不一样,南辕北辙,各自使力,自然会愈行愈远,联系双方之间的纽带,在这样的离心力之下,终究会越绷越紧,最终断裂。

    卞无双无疑是一个极其厉害的人物,原本秦风还因为他在秦国内斗之中败给了邓洪而有些小瞧了他,但经此一事,秦风却是完全扭转了这个看法,此人,可比自己麾下的那些人,在眼界之上要强出不少啊。

    与这样的人合作,可真是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人便能瞅准时机,狠狠的咬你一口,让你痛入骨髓。

    但同样的道理,这样的人如果你能压得住他,用得好他,却也能成为手中最为锋利的一柄利刃。

    瞅着对面的卞无双,秦风心中倒是被激起了一股豪气,降服这样的家伙,那成就感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陛下,楚国现在内忧外患,国家摇摇欲坠,但闵氏上百年经营,底蕴尤在,皇后娘娘的楚国之行,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动摇了楚国的国之根本,现在楚国内部烽烟四起,虽然还不成气候,旋起旋灭,但这扇大门一旦被打开了一条缝的话,终究还是会被愈推愈大。这是楚国现在最深刻的但却最隐蔽的危机,可惜,楚国君臣,却没有人能清醒的看到这一点,他们被齐国兵势吓着了,现在一门心思地想着抵挡住齐人,一旦等到他们省悟过来,却是为时已晚了。”卞无双侃侃而谈。“而现在楚国面临的最危险的当务之急,却是闵若英与程务本的君臣之争。”

    秦风微笑点头。

    “闵若英现在不敢杀程务本,是因为荆湖防线离不开程务本,罗良是大将之才,但却不是帅才。经过这一次大败,相信闵若英也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闵若英虽然深恨程务本,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但这种容忍,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减轻,反而会让戾气越来越深重。”卞无双道。

    “你说得不错。程务本为了打造这条防线,现在迫不得已地做出了一副权臣的模样,挟兵以威上京,两边之间,如果不是为了抵抗周济去的全力打击,只怕早就翻脸了。”秦风道。

    “程务本是大明经略楚国的一大障碍。此人不死,大明只怕就不会大举入侵楚国,但大明却不能亲自动手去杀此人。这不仅是私人之谊,也是楚人的人望所系,所以,杀程务本便只能是闵若英来动手,如此一来,楚失干臣,闵若英却失人望,至少在荆湖,是没有人会念着这位楚皇了。”

    “所以你要入楚,造成一个闵若英能杀,敢杀程务本的外部因素!”秦风笑道。

    卞无双抚须大笑:“正是如此。陛下,大秦亡于明国,卞某人势孤不支,率兵投奔楚国,丧家之犬,无所倚靠,除了向楚皇输诚之外,别无他路。闵若英自然会看到这一点,所以只要臣一入楚国,必然会成为楚皇大力拉拢的对象。”

    “卞氏无双,声名播于天下,并不弱于程务本,你一旦入楚,投靠闵若英,便给了一个闵若英敢杀程务本的心气。”秦风点头道。

    “不错,卞某人在军略之上,倒也不敢妄自菲薄,纵然比之程务本或者有所不足,但也不会弱上多少,至少与他有一争之力,不像罗良,虽然是宗师之尊,但在布军打仗之上却是血气之勇,毫无亮点。”卞无双傲然道。

    “我之入楚,闵氏必然让我进军东部六郡,以期打开局面,与荆湖形成犄角之势,此事若成,则楚皇对于程务本的依赖便会大幅度降低。到了这个时候,程务本的死期必至。程务本一死,在楚国,能在军略之上与我抗衡的人便没有了,楚国的大军指挥权,迟早将落入我手。”

    “你一旦拥有了楚国的军事指挥权,我又如何能保证你还对明国效忠,为大明做事呢?”秦风笑问道。

    “陛下何必明知故问?国之战,岂是靠军事而独行?楚国的墙角在未来几年,恐怕会被陛下挖得千疮百孔,我即便达到目标,又如何能与大明相抗衡?无源之水,终将干涸。而且正如先前所言,只要陛下能保持一直如此强势,卞无双当然会一直是陛下驾前最忠心之人。”卞无双微笑道。

    “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合作者。”秦风伸指点了点对方。“你一旦入楚,恐怕闵若英便会将你的部队七调八调,到时候你的部下遍布楚国,隔着千山万水,只怕指挥就不灵了。”

    “我想,这正是陛下所期望的吧?”卞无双哈哈一笑:“如果我卞无双有别的想法,那这种调度自然是对我不利,但如果是我与大明合作,到时候却是好处无限,大势一成,四方响应,楚国须臾可下。”

    秦风默然片刻,点了点头,向着卞无双伸出手去,“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吧,我相信,你未来将会一直是我大明的顺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