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忠奸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郭九龄很是有些愤怒,但偏生还发作不出来,只能将这愤怒压在心底。卞无双就这样出现在皇帝的跟前,而自己,作为鹰巢的大统领,却一无所知,最难堪的,还是自己将这个人送到了皇帝陛下驾前。

    现在,自己还要负责将这个家伙在全须全尾的送回去。

    “郭大人不太高兴?”卞无双很是得意,郭九龄也是闻名天下的大人物,名声可不弱于他,能调戏他一次可真是不容易,想必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真想宰了你。”郭九龄想了想,歪着头认真地道。

    卞无双大笑,看了看有些逼仄的马车车厢,“郭大人,这个距离之下,好像我一根手指头便能戳死你。”

    郭九龄狠狠地瞅着他,当年落英山脉一仗之后,他的武道修为便一落千丈,如果不是舒畅,他早就性命不保了,但失去的修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他年纪又大了,从头再来自然也无从谈起。

    “从天上落到地下的那种感觉如何?”卞无双问道。他是很认真的在问,以郭九龄的阅历,自然能看出这一次对方不是在调笑他。

    “不经历者无法体会。”郭九龄耸了耸肩,“简单一点说吧,以前我们内卫的衙门口养了一只大犬,我还会失势的时候,每次进门,那大狗都趴在地上像一只兔子,但后来我变成了一个没用的家伙,再踏进那门的时候,那大狗却是作势欲扑,身上毛发倒竖。”

    “狗尚如此,何况于人?”卞无双自然明白这只是郭九龄的一种比喻,不过郭九龄当年经历过的事情,只怕比这要更回不堪。“所以啊,我这一辈子,绝不想去体会这种感觉,我也不想我的儿孙们去体会这种感觉。郭兄,我的年纪也太罗,为子孙谋,不得不殚精竭虑啊!”

    郭九龄哼哼道:“你如此谋法,终有一天,会葬送了自己卞氏一门。”

    “那倒不见得。”卞无双笑道:“我不太相信纯粹的忠义,只是觉得实力要与地位相匹配,这一次如果我能成功,那么可保我卞氏在大明皇帝治下百余年的富贵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以后,那就不是我一个冢中枯骨所能管的了,自有儿孙谋了,我还是相信我卞氏能出几个人才的。”

    郭九龄有些痛恨的瞅着对方,“程务本这样的人,最后却要死在你这种人手里,想想真是让人不痛快,那是真正的忠臣,铮臣。”

    “忠臣,铮臣不一定就能强国强天下。”卞无双晒然一笑,“而且程务本如果死了,对于大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看来是郭大人与程务本有旧?”

    郭九龄闭上了嘴巴。

    卞无双得意的笑着,“楚国之行,恐怕还是会有不少的阻碍会困难,郭大人就没有什么可以教我么?”

    “你就这么认定我大明一定会在接下来的这一场大战之中获得决定性的胜利吗?你不是还跟陛下说过另一条路吗?”郭九龄道。

    卞无双指了指窗外,“每多过一天,明军的优势就会大一分,现在以我的了解,恐怕到了秋中,雍都都不见得能发动正式的攻势,每过一天,雍都就会失败一点点,所以我对他们获胜,基本就没抱什么指望了。”

    郭九龄点了点头:“你的眼光的确不错。等你准备进军楚国的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你,这些人自然是我鹰巢的人,你把他们安插到你军中去。”

    “没问题。”卞无双答应得很干脆。

    “这些人不止是监视你,还负责着你在楚国之时,与一些特殊人物的沟通,在楚国,你不是孤军奋战。”郭九龄淡淡地道。

    “这个,我早有心理准备。”卞无双笑呵呵地道:“皇后娘娘两次楚国行,肯定是很有收获的,杨一和也留下了不少的政治遗产,现在应当都着落到了杨致的身上吧?”

    “到时候你自然便会知道了,现在我却还不能与你明说。”郭九龄道:“这就像一个一环套着一环的机关,你只有破解了前面的一个关卡,后面的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其实这事儿,我觉得不应该让皇后娘娘知晓。”卞无双突然莫名其妙地暴出了一句。

    “娘娘冰雪聪明,只要你出现在楚国的土地之上,娘娘立即便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你觉得这有意义吗?”郭九龄哈哈一笑,“娘娘是大明的皇后。”

    卞无双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想起临走之前那一顿晚宴,参加的人极少,大明的皇帝皇后,眼前的郭九龄,还有一个就是首辅权云。也就是说,现在知道这份合作的也就只限于这四个人了。

    宴席之上,秦风很热情,权云很谨慎,郭九龄很恼火,而皇后,却让卞无双有些胆寒,每看一眼对方,他都觉得背心里有无数根小针在扎着。

    “娘娘已经晋级宗师了?”他突然问道。

    “好眼光!”郭九龄得意的一笑,冲着卞无双竖起了大拇指。“娘娘刚刚晋级宗师不久,这都让卞大人看出来了。”

    卞无双有些哑然,也有些骇然。

    秦风今年二十八岁,晋级宗师,天下震惊。这样年轻的宗师,纵贯这片大陆的历史,好像也只有千年以前的那位大帝做到过,这也是卞无双最后决定投靠大明的原因之一,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千年已过,又一位情才绝艳的人物出现在这片大陆之上,说不定便又是这片大陆统一的征兆。

    不过好事儿为什么都落在了秦风一家呢?闵若兮比秦风要年长一岁,今年也不过二十九岁,竟然也跨过了宗师这一级门槛,当真是让人说不得。自己勤修苦练一生,已经看清了那扇大门,甚至能数得清那扇大门上的铜钉了,但却仍然是看得见,摸不着,徒然徘徊于外。

    人之际遇,当真是无法说得清。也许上天特别眷顾这夫妻二人吧。

    宗师之稀少,即便以大齐之幅员辽阔,底蕴之深厚,也绝不会超过十个。而现在的大明,便有了霍光,贺人屠,瑛姑,皇帝秦风,皇后闵若兮,这就是最扎实的底子了。想大秦,到了现在,压阵的宗师,便只剩下皇帝马越一人了。

    想到这里,突然又特别钦佩起齐国的曹冲。当年的四大宗师,李挚,曹冲,卫庄,文汇章,李挚已死自不必说,而卫庄与文汇章可都与秦风有扯不清的关系,而曹冲以一人之力便将这二个绝顶的大高手牵扯在齐都长安,可就很了不起了,要是这二人也归了大明,那大明可就更了不得了。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郭大人,你也送了我差不多几百里了,前面就是大秦控制区了,咱们就此别过吧!”卞无双笑着冲郭九龄拱拱手。

    “也好,你可别落在了马越手里,要不然咱们可就空欢喜了一场。”郭九龄笑道:“你要是被马越捉住了,那落英山脉的五万兵,还真说不准会归谁呢?”

    “马越如果有这样的巧心思,又岂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卞无双不无轻蔑地道。“入了秦地,便如同回到我自己的家,郭大人尽管安心回去准备吧。”

    “那就此别过,楚地再见了。”郭九龄笑着拱手。

    卞无双点头为礼,找开车门,一跃而下,前方密林深处,似有人影晃动,卞无双头也不回地径直进入到了密林深处。郭九龄看着远方片刻,这才一挥手,道:“回去吧!”

    卞无双一路返回青河郡的时候,把他惊吓着了的大明皇后娘娘闵若兮却是已经到了兴元郡。卢一定的问题该要解决了,本来秦风准备亲来,但闵若兮心情不好,向秦风要求由她来处理这个问题,秦风只能答应。

    她自己刚刚挖了闵家的墙角回来,又看到自己准备掘了楚国的顶梁柱,心情很是恶劣,便让她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秦风不认为卢一定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秦皇马越杀邓洪,灭邓氏满门,可谓是堵死了卢一定最后的一点念想,就算他想,他麾下的将士也不会干了。所以这一趟,注定是一场武装游行而已。

    闵若兮带着瑛姑以及一半的烈火敢死营卫士疾赴兴元郡。而此时的兴元郡已经尽数在明军的掌握之中,杨致坐镇郡城,于超追风营四面出击,将溃兵顽匪一一歼灭,兴元郡的秩序正在迅速的恢复之中,闵若兮的到来,更是让兴元郡上下再也不敢有任何异动,这一位,当年可是在出云郡杀得血流成河,用几千人的头颅筑成京观的大明皇后娘娘。

    闵若兮的到来,不仅震慑了兴元郡最后的那一点残兵溃匪,也让迎接她到来的杨致失魂落魄,让杨致不可思议的是闵若兮居然也晋级宗师了,似乎他与那两口的差距,是愈来愈大了。

    这让他颓废不已,连着几天喝得酊酊醉,然后又疯子一般的开始修练。他所统率的一营兵马,一时之间全都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一点越矩之处,谁都知道,他们的这位将军发起怒来可有些恐怖,而很明显的是,这几天他的心情很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