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无可奈何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心情更不好的还有现在占据了丹阳郡的卢一定.出兵占据丹阳郡,在他自己看来是一招妙手,不但扩大了自己的地盘,拥有了更多的讨价还价的筹码,同时也向各方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告诉他们,自己并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但问题是,他想要献媚的对象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他占据丹阳郡根本就无所谓一般,倒是雍都来了钦使,裂土分封的条件让卢一定非常惊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秦廷的条件如此优厚.

    而真相随即在数天之后被揭晓,邓洪被杀,邓氏灭门.朝廷正在集结大军,准备马上反攻虎牢,与明军决一死战.

    对此,卢一定是哧之以鼻.朝廷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五万雷霆军,但明军的任何一支部队提溜出来,都不比雷霆军差.而且据他所知,现在聚集在虎牢,青州,永平的明军主力部队,随时都可以拉出五万人来,而且其中还有矿工营这样的重装部队.

    雍都来的圣旨现在被他像垃圾一般地扔在一堆文卷当中,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儿,秦国眼看着就要没有了,这圣旨还能值几个钱?来传旨的使者真还把自己当成了一根葱,没一刀宰了他,便算是自己有良心了.

    雍都来人是打发走了,但摆在面前的问题,他却不知如何解决了.

    占据丹阳之后,他以为的大明使者没有来,等来的却是大明对于兴元郡势若霹雳一般的打击,不足一月,整个兴元郡便尽数落入到了明军之手,追风营的骑兵斥候,已经多次深入到丹阳境内,如果不是自己极力约束手下,只怕两军已经起了冲突.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怕现在还在郡城之中的杨致率领的五千步卒也会压到丹阳郡边境来.

    明人,似乎并没有和他谈判的意思,这让他焦燥不已.

    麾下三万大军,现在已经有了不稳的迹象,邓洪之死,在中下级军官和士兵之间,还是造成了不少的震动,这不是自己一时三刻能够压下去的,可以说,朝廷在灭了邓氏满门之后,也就绝了自己与朝廷合作的可能.秦皇的这一手,断了自己的这一条归路,而更重要的是,卢一定一点也不看好即将到来的这一场决定.

    如果自己不投降明国,那么在这场决战到来之前,明国肯定便要先解决自己.于超和杨致占领兴元郡,只怕就是明国要对自己动武的前兆.

    说到这一点,卢一定觉得自己真是很委屈,自己早就想投降明国了啊,现在所有举动,只不过是想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利益而已,秦风难道看不出来么?怎么说现在自己也拥有两郡之地,十万大军呢!

    真要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呢!卢一定咬着牙想.

    到了八月间的时候,还是没有等到明人前来找自己谈判,恼羞成怒的卢一定下达了一系列的军事命令,三万大军中的两万人被布署到了兴元郡的边境,与追风营对峙,如此一来,双方的磨擦自然就不可避免了.

    随着双方小规模的冲突愈来愈多,愈来愈激烈,卢一定干脆将自己的中军大营也移到了前线,或者现在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反而能稳定一下日益不稳的军心,自己要做的就是控制住规模,不要引火烧身就好.

    远处那一道微微起伏的丘岭便是兴元郡与丹元郡的分界线,此刻,在靠近丹元郡的方向,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却正在进行着,距离卢一定的大营,并不远,卢一定策马立于辕门之外,便能清晰地看到那一场争斗.

    一方是他的骑兵斥候,而另一方,自然就是明军的追风营.

    双方在边境线之上的冲突愈来愈激烈,而这些战斗多半就发生在丹元境内,因为卢一定严厉约束他的部下,不得越境进入兴元郡,但明军追风营却毫无顾忌,越境挑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如果说现在双方还有一定的底限的话,那就是双方这样的交战规模,始终维持在百人之下.

    身着黑色半身甲胸甲的是明军的追风营,而着土黄色皮甲的则是秦国士卒,因为双方都是骑兵,所以虽然只有两百余骑再争斗,但动静并不小,数里的范围之内,双方骑兵往来追逐.

    卢一定眉头紧锁,因为他的士卒,此时正落尽下风,双方的差距不仅仅是装备之上的差距,更是战斗力的差距.秦国的骑兵精锐,在数年之前的横甸之战几乎一战丧尽,而培养一个合格的骑兵,不是一件容易事,其中所需要的海量的投入,是卢一定所负担不起的.现在他的三万兵马,说起来都是骑兵,但其中绝大部分,不如说是骑着战马的步兵.机动性是极强,但一旦碰上了真正的这种骑战,便相形见绌了,在最初一段时间吃了大亏之后,卢部再派出去的斥候,就是他手中掌握的真正的骑卒精锐了.

    可是即便如此,现在他看到的,仍然是自己的士卒落在绝对的下风之中.在双方战斗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之下,装备的优劣,便决定了生死之间的差距.追风营的骑兵清一色的马槊,环首刀,半身胸甲,光是一根骑槊,造价便昂贵之极,在卢部之中,只有中级上以军官才能拥有,但在明军之中,却是一种制式装备.

    “大将军,派人上去接应吧,不然,我们这百余骑,只怕都回不来了.”将领卢毅实在忍不住了,策马冲到卢一定的跟前,这一百多骑兵可是卢部之中的精锐,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战死在他们的眼前,他实在是受不了.

    卢一定死死地盯着前方的战场,半晌才抬起马鞭,指着那道丘岭线,”你可知道,那丘岭之后,是不是有着于超的大部兵马,如果我们派人上去,他们会不会也借机冲上来?”

    “就像追风营全部在此,也不过五千余人.”卢毅大声道.

    卢一定嘿的一声:”卢将军,如果追风营全营在此,你觉得我们这里的两万人,就一定有胜算吗?”

    卢毅顿时哑然,能胜么?他不敢说.他只是不忍见到自己的同僚在自己的面前战死而不去营救.

    “百人交战,如果他们技不如人,我也无话可说.”卢一定沉声道,但卢毅仍然从主帅的话语之中听到了那压抑的怒气.

    说话之间,两边的争斗已经到了尾声,数十名秦军士卒终于摆脱了明军的围堵,狼狈地逃离了战场,向着他们这边狂奔而来,而在他们的身后,获胜的明军聚集在了一起,齐齐的举起了他们手中的马槊,哟嗬哟嗬地狂吼着,向着遥远的秦军士卒们示威.

    卢一定脸色铁青,策马转身便向着辕门内走去.

    他在等着明军使者来招降他,这样他便可以提出条件,但明人却在向他炫耀着武力,这里面包含的意义,卢一定如何不明白?

    秦风这是要他无条件投降.

    自己还拥有不俗的实力,还拥有两州之地,卢一定甘心将自己一点保障也没有的交给别人来裁决吗?他不甘心.或者自己再派人去求见明皇,利用这交涉的机会,将时间再往后尽量的拖一拖,越往后拖,离自己便越有利,等到雍都大军打来的时候,自己的活动余地就更大了.

    现在的问题是,明人会给自己这个时间吗?明人难道看不出自己的打算?

    忧心忡忡地回到自己的中军大营,却意外地看到了韩锟竟然等在自己的大帐之中,韩锟现在坐镇青州,他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意味着青州出了什么大事.

    “青州怎么啦?陈志华打进来了?”卢一定神色为之大变.

    “大将军,这倒没有,不过青州的情况,已经相当危急了.”韩锟的神色很是憔悴,他与卢一定一起策划的进军丹阳,将主力拉到丹阳郡内的时候,却忘件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年来,明人无时无刻对青州有形无形的渗透.

    以前有卢一定的数万大军坐镇,这些问是,都被强大的军队所镇压,自然是什么水花也不能泛起,但当卢一定的大军一去,平静水面之下的暗潮,立时便涌动了起来.

    留在青州的军队,一支接着一支的成建制的向明人投降,他们本来就是卢一定后来强行征来的军队,作为卢一定本军的辅军,而明人渗透的,也正是这样的一些军队.

    除开这些军队,青州本地的乡绅,也开始异动起来,他们或明或暗地与开平郡开始勾结,投奔明人的意图,已经是昭然若揭,韩锟已经弹压不住了.

    陈志华虽然还没有一兵一卒踏进青州,但青州却快要变成明军的领土了.

    “大将军,快下决定吧,迟则生变了,青州已经不复为我们所掌握了.就算青州郡城内驻扎的军队,我也不敢说他们就完全没有异样心思.”韩锟叹道.”人心,已经全乱了.我敢肯定,只要明军公开踏进青州境内,青州必然望风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