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分崩离析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韩锟是卢一定所倚重的谋士,也是他多年的兄弟,对卢一定也算是忠心耿耿,不遗余力的为其谋划,但他没有卢一定那样的执念,一旦发现事不可为,立时便是改弦更张。

    卢一定大军离开青州郡占据了丹阳郡,青州郡失去了高压之力,压抑已久的愤怒,立时便如被春雨滋润过的野草,顽强的生长了出来。起初之时,韩锟还竭尽全力稳定青州的局势,弹压反抗的力量,但当留在青州郡的军队也出现了不稳定的苗头之后,他便知道,事不可为了。

    这些留下来的军队与卢一定带走的精锐不同,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在横甸之战后招募起来的兵丁,不论在战斗力还是在忠诚度上都是大打折扣的,更多的,都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弄个肚儿圆而加入的军队,他们的待遇,较之卢一定的心腹之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家人,现在在青州郡过着宛如奴仆一般的生活,他们的那一点军饷可不足以让家人过上温饱的生活。

    怨言早已存在,只是以前不敢表露出来而已。而在这个时候,明人几年来默默不语的渗透,终于开始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到现在为止,韩锟根本不知道在青州郡,到底还有多少人完全可信?

    那些在他明前恭恭敬敬的留守军官,那些笑语晏晏与他往来的绅商地主,说不定在背地里,早就已经投奔了明朝,正在他的背后准备随时拔刀砍下他的脑袋呢!

    民怨如沸汤,在有心人的煽动之下,越来越烈。青州郡与开平郡相邻,而开平郡明国百姓的日子是怎么样的,在青州郡知晓的并不乏人,人比人,那可是气死人的。

    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呢?或者青州郡的那些百姓,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现在勉强能填饱肚子已经是不小的进步了,但人总是往前看的,吃饱之后,自然不会满足于眼前的境遇,还想将日子过得更好一些,而明人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标准。

    我们为什么不能过像明国人一样好的日子呢?

    如果当一个秦国人不行的话,那么,我们成为一个明国人,是不是就能过上这样的好日了?

    这样的念头一旦滋生,就会像野草一般疯狂生长,这个时候再来上一把火,立刻就会燃起能焚毁一切的冲天烈焰。

    韩锟深刻的明白了眼前的局势,所以当他再一次抵达开平郡见到陈志华,而陈志华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立即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一份好意。

    想尽一切办法说服卢一定无条件投降,而他,将会在事过之后,担任青州郡的郡守,成为明国的一方封疆大吏。而卢一定,生命无忧,富贵得享,当然,他最渴望的拥兵割据一方,是想也不用想的了。

    青州有了韩锟的配合,向明国靠拢的心思自然就更热切了。其实可以说,现在的青州,已经不再卢一定所有,之所以还没有公开易帜,只不过是不想过分刺激卢一定,让他恼羞成怒狗急跳墙罢了。

    能和平解决的问题,现在明国便不想用武力来解决,打仗是要死人,打仗是要毁坏地方的,打一仗容易,但善后却需要更大的力气。

    所以,和平过渡,对双方都是最好的一种选择。

    卢一定还没有拿定主意,所以明人决定再帮他一把。

    韩锟回到青州后不久,野狗甘炜亲率苍狼营,沿着青州的边境线一侧,疾插丹阳郡所属的县治贞丰县。这一路上,他们横穿了青州三个县治,却通行无阻,向卢一定发出了无声的警告。

    丹阳青州军大营,卢一定的中军大帐灯火通明,军官们的争吵之声,远远的传出帐外,将领们的意见并不统一,有的愤怒之极要求决死一战,有的不想投降却又畏惧明人军威,建议离开丹阳,率兵远窜,有的建议向明人投降,避无无谓的损失。

    争吵无果,将领们各自愤愤然离去,中军大帐之中,如果不是卢一定余威犹在,险些便要上演一出全武行。

    而目睹这一切的卢一定,更是颓丧万分,出现这样的场景,已经说明他对军队的控制力在急速的下降之中。

    不少的将领们已经对他离心离德了。如果不是他的嫡系部下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只怕有的将领的大刀已经向着他的脖子上砍下去了。

    现在的卢部,内里成分相当复杂。极少数仍然忠于朝廷,另一部分却是邓氏死忠,这两部分人在邓洪被处斩之后,彼此已经相当尖锐对立,但有一点他们却是相同的,就是不愿向明军投降。

    要求决一死战的是忠于朝廷的人马,要求率兵远窜的自然是邓氏死忠,他们无所谓朝廷与明军的决战谁胜谁败,甚至两败俱伤他们才高兴。剩下的,才是愿意跟随卢一定的。

    原先,生存这一共同目标把所有人捏合在一起,而现在,到了十字路口,究竟要走那一条路的时候,彼此之间的矛盾终于完全爆发了出来。

    野狗率领的苍狼营出现在贞丰县,彻底击碎了卢一定的幻想。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便是青州,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要不然,明军怎么可能会有一营兵马,大摇大摆的几乎横穿了整个青州郡抵达了贞丰县,对自己的侧翼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没有了青州,丹阳郡自不可守,与朝廷同心,则自己马上面临败亡,率兵远窜,或可一时免祸,但却难保长远。一支流窜的军队,比土匪也好不到那里去。摆在卢一定面前的,其实已经只有一条路了。

    “大将军,蔡强率本部人马跑了。”卢毅一阵风似的冲进了中军大帐,脸色苍白,蔡强是卢部大将,麾下足足五千人马。“末将已经集结了人马,只要大将军下令,末将便去把他追回来。”

    卢一定抬起头,看着卢毅一阵苦笑,摆了摆手:“算了,大难来时各自飞,他要跑,便由他去吧!”

    “可是大将军,蔡强必竟是我们多年的兄弟,他这一路,只怕便是在往死路上走了。”卢毅道。

    “人各有志,岂能强求,你如去追他,说不定咱们自己就先火并起来。卢毅,我已经决定了,向明军投降,但在今夜,如果有人想走,也不必阻拦。”卢一定心灰意冷地道。

    “大将军,如果走的人太多,将来在明人哪边?”卢毅没有说完,但内里的意思,卢一定却是明白。

    “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即便是这三万大军一个也不少,我卢某人也不可能在统率你们作战了,倒是你们这些将领,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卢毅,你记好了,以后夹紧尾巴做人。”卢一定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你去吧,我想好好的睡一觉。”

    青州军大营,整整一夜的时间,都是乱哄哄的一团糟,不时便会有一支或多或少的兵马,离开大营,走进漆黑的夜里,向着未知的远方奔去。

    而中军大营,虽然灯火通明,严阵以待,但却没有任何人来干涉左右大营的行动。直到天色大明,卢一定穿戴整齐,再一次击鼓聚将的时候,昨日还济济一堂的将领们,今天已经少了一小半。

    “大将军,昨夜一共有一万二千名士卒离开了营地。”卢毅低着头,两眼浮肿,显然一夜未睡。

    “他们是合兵一起走的吗?”卢一定问道。

    “不是,各自离开,最多的就是蔡强的那一营五千人马,其它的千余人也有,百余人也有。”卢毅回头扫了一眼帐内的将领。

    十数名将领出列,有些羞愧以低头道:“末将御下不严,请大将军治罪!”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治不治罪?”卢一定轻笑起来:“各位兄弟,相聚一场,总缘分,今天也是我最后一次以大将军的身份跟你们说话了,以后你们之中如果有人飞黄腾达,还请多多照拂我卢某人啊!”

    众人愕然看着他,卢一定却是大笑了起来,一旦决定彻底放弃,他反而轻松下来。

    “击鼓,出营,列阵。”他大声道。

    隆隆的鼓声之中,青州军一队一队的开出了军营,在旷野之上列阵,而与此同时,在远处那一道丘岭县上,黑色的追风营骑兵们也正在缓缓地走下高坡,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步卒一队一队的紧跟而下。

    卢一定望着愈来愈近的明军部队,垂头半晌,再抬起头来时,脸色已是恢复了平常:“所有人,下马,弃兵!”

    剩余下来的一万八千余青州军齐唰唰地翻身下了战马,将自己手中的骑枪,佩刀,放到了地上,牵着战马默然而立。

    对面的明军扎住了阵脚,片刻之后,数骑越众而出,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大明皇后闵若兮。在他身后,杨致与于超左右分列。

    卢一定抱着自己的头盔,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