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青州坊市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青州郡城是一个又一个的坊构成的,每一个坊都有着不同的功能,分门别类,负责着不同的生产,他们构成了整个青州郡城的基础.在城内,没有人能游离于这个体系之外,每个人都是这个体系之中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在体系内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所以在青州城内,你是看不到流民的,因为流民,全部会被逐出城外,要么去城外的军屯去种地,要么就是任你自生自灭.

    这是卢一定这几年来统治青州的基础.乍一看郡城之内,治安良好,百姓各安其业,各司其事,但这些却都是建立在远离郡城的那些累累白骨之上的成果.

    围绕着郡城的,是一个个大型的农庄,这些都是军屯,负责在这里耕种的也全都是从各地驱赶来的百姓.而没有被纳入这个体系的百姓,其生活之凄惨,就不能为人道了.

    青州占地辽阔,但除了郡城以及周围数十里地之外,可以用百里无为烟来形容,那些原本林立的村庄,如今早已被野草所占据,成为了飞鸟走兽的家园.

    卢一定用整个州郡的荒废,换来了郡城周边数十公里范围内的畸形繁荣,用无数百姓的血泪,换来了他麾下军队的人强马壮.但不管他怎么做,终究是无法扭转天下大势,当百姓们有了第二种选择的时候,结果便勿容置疑了.

    青州在无声无息之中便易主.

    应波是一个铁匠,住在乌衣巷中,乌衣巷这个坊市里面住的,全都是跟冶铁打铁有关的人户,他们负责的便是整个青州兵的武器盔甲的打制.作为铁匠,他们在青州坊市的地位要稍高一些,待遇也要好一点,但这一段时间,应波已经饿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肚子了.

    他家有五口人,他和他爹都是铁匠,自己的媳妇也在武器作坊之中有一个将甲叶缝制在一起的工作,再就是两个孩子,五口人,有三个人劳作,倒也能勉强混一个饱肚,但一个月前,老父亲劳累过度,突然倒下了.在这些坊市之中,不劳动者不得食,老爹一倒下,少了一份收入,却多了一张嘴.他与老婆两个人的那点伙食,如何养得活一家五口人?

    坊市之中,是不许私人开火的.这也是卢一定节省粮食,控制所有人丁的一种手段,到了饭点,应波两口子在各自的开伙点上,领了自己的饭食带回家去,两人的饭食,五人分食,一段时间下来,应波已是瘦了一圈下来.

    就算是这样,还是家里老爹媳妇尽量节省一点吃食给他的缘故,他是铁匠,那可是一把力气活,不吃饱,如何干活?

    但又怎么可能吃得饱呢?从昨天开始,老爹就躺在床上死活不张嘴了,就算是两口子跪在床榻前求着老头吃一口,老头儿也是闭目不应,他竟是要绝食求死了.

    一大清早起来,应波脚步有些踉跄的端着一个饭盆走向开伙点,今天就算是下跪,也得求着那里管饭的长官,多施舍一点,老爹在这个坊市也是老人了,谁不知道他是一把打铁的好手?

    一大早起来,饿得发慌的他灌了一肚子的凉水,走起路来,几乎能听到肚子里的水咣当作响.他们这个开伙点距离坊市不远,让他有些奇怪的是,平日里站在坊市口的那些凶神恶煞的士兵,竟然没有了影子.

    这些士兵是看守坊市的,不允许他们这些坊民走出这一片区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来不曾见这里没有人驻守,可现在,怎么就一个人也看不见了呢?

    有着同样疑惑的不止是应波一人,整个坊市里的人越来越多,与应波一样,所有人都端着饭盆,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坊市的入口.

    事出反常即为妖,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要不然这些驻守坊市的士兵,怎么会消失呢?

    应波只是看了几眼,便转头向着开伙点跑去,现在他需要的是度命的饭食,有不有士兵在坊市驻守,与他并没有关系.抢在最前头,说不定打饭的饭头还能给自己多舀一点,要是排到了最后,饭桶里都没有了,想给自己弄一点也不可能了.

    坊市内其它的坊民们也只是好奇地看了几眼,便都不再理会,他们被拘在这里面,已经习惯了,即便没有士兵看守,也没有那一个想着要走出这个坊市.

    在坊市之中,至少还有一口饭吃,而从这里走出去,只怕就要活生生的饿死了.

    应波冲进了开伙点,内里的情形却让他吃了一惊,里面的布置已经与昨日大不相同了,一个军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前面摊着一个薄子,身后还站着四名扶刀而立的卫兵,这些人不是青州兵,他们的盔甲样式都完全不一样.

    应波顿时傻在了哪里.抬头看了里头一眼,那一个个的饭桶和菜桶面前,站着的也不是熟悉的饭头儿,却是穿着同样盔甲的士兵.

    “先去那边登记,登记完之后才能过来领饭菜.”饭桶之后的士兵当当的敲着桶沿,大声吼道.

    只是迟疑了片刻,应波便走到了桌子前,他嗅到了肉香,今天居然有肉,上一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姓名!”军官提起笔来.

    “应波!”

    …….

    军官问得很详细,姓甚名谁最擅长打制什么,家里有几口人,都能干些什么,一一登记在册.

    “好了,去领饭吧!”军官挥了挥手,应波赶紧捧着饭盆走到了饭桶边.

    “长官,我家里还有一个病倒的老爹,还有两个小娃娃,都饿得快不行了,能不能多给我一点饭食?”应波抱着万一的希望,向着那个看起来凶狠恶煞的士兵央求道,面前的这个士兵脸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疤,看起来着实有些吓人.

    那个士兵瞅了他一眼,便开始往他的饭盆里妥饭,一勺两勺三勺,应波惊喜地看到,那个看起来极凶的家伙,竟然给他装了半盆饭,然后又从另一个菜桶里舀起一勺勺的菜往盆子里装,那可是一块块的大肥肉炖山药啊.

    “多谢长官,多谢长官,我爹他有救了,总不会饿死了.”看着满满一盆子的饭菜,应波连连鞠躬,泪水长流.

    “快走快走,下一个,下一个!”刀疤士兵不耐烦地敲着饭桶,驱赶着他.应波又鞠了一个躬,这才转身赶紧向着家的方向跑去,老爹已经几天没有吃饭,只喝一点水了,再不吃点东西,只怕真会活活饿死了.

    今天早上来到饭点的所有坊市的坊民们都开心异常,因为他们都领到了比往日多得多的饭食,更重要的是,还有肉.平常只能勉强吃饱的他们,即便领了足够的饭食,却也不敢一次性吃完,而是小心翼翼的留下来一点,这样的好事,只怕也就只这一遭吧.

    过了饭点,开伙点便冷清了下来,门口的军官翻阅着手中的册子,小心的揣进怀中,转身看着那个刀疤士兵,摇头道:”真是可怜呐,这些可都是匠人啊,在我们大明,这些人可都是宝贝,在这里,居然活得连狗都不如,唉.”

    刀疤士兵看着一排空空如也的饭桶,也是连连点头:”是啊,要是在我们大明,这些人可都是官府争抢的对象,在这里未免也太惨了一些,不过他们的好日子也快到了,大将军让我们先期进来统计这些匠人名册,不就是要把他们都弄回去吧,等到了大明,他们就翻身罗,老方,别看你现在人模狗样的,等你退役之后,肯定没他们挣得多.”

    那军官深有同感:”是啊是啊,谁叫我们没有一技之长呢,除了拿刀子砍人,啥也不会.”

    “老方你还识字,不像我,斗大的字识不得一萝筐,以后啊,也只能土里刨食了.”刀疤士兵道.”我可是马上就要退役了.”

    “你可以去桃园,听说那里最欢迎你这样凶狠的家伙.现在哪里秦人多,蛮人多,那里的官府正在招揽退役的士兵去那里安家,听说一去,就可以当一个屯的屯长,专门负责管理那些秦人,蛮人.一般人可镇不住他们呢.只要你肯去,那里房子,土地,牲畜都给你备好了,每月还另有一份饷银拿.”

    “老方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我识字!”老方得意洋洋地道:”前几天在长官哪里看到这份公文,不过还没有公开,你可得抓紧罗,这一次退役的人可不少呐.等打完这一仗,你们这一批人就要退役了,那个时候才会公布.你孤家寡人一个,去哪里也无所谓你说是不是?”

    “这还真是一个好去处.”刀疤士兵高兴地道:”听说那些蛮人是妇人多,男人少,去了哪儿,说不定还能讨一个老婆,我这模样,在开平,没人愿意嫁给我.”

    “找个秦国妇人也不错嘛!很能吃苦耐劳的,不像咱们大明的娘子,现在是愈来愈娇贵了,娶一个老婆,攒的一点家财大半都没了.”老方心有余悸地道.

    刀疤士兵大笑起来,眼前的这位老方刚刚娶亲不久,娶的就是大明的娘子.

    青州已经向大明投降,他们这一批人是开平郡先期派出来统计青州郡匠人的先遣兵,这些匠人,开平郡是志在必得,准备先将他们弄走藏起来,免得到时候朝廷的工部又跑来打秋风.而同样的场景,此刻正在青州各个坊市之中上演.

    但凡有一技之长的,都是开平郡想要哄抢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