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剿匪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屋内,聚集着十数名将领,简放站在一张只有三条腿的破桌子前,摸裟着下马,盯着面前的地图.

    这是一幢三进三出的大宅,可以看出以前的主人家境还是不错的,但现在,整个宅子却是已经废了,宅子内的野草都有半人高,青瓦屋顶也破了好几个大洞,一副凄凄惨惨的景象.

    富户已是如此,普通百姓的处境,更是惨不可言了.

    简放带着的虎贲营已经出来十余天了.剿匪,成为这段时间青州郡的主要任务.野狗带着苍狼营去了丹阳郡,羽林营驻扎青州郡城稳定形式,剿匪的任务,而虎贲营便担负起青州剿匪的任务.

    说起来青州原本是没有土匪的,在卢一定执政时期,几股土匪被卢一定派出的兵马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无门,要么被砍了脑袋,要么投降了卢一定成为了青州军的一员.随着卢一定将百姓驱赶到青州郡城及其左近,一部分变成了城里的坊民,另一部分变成了军屯中的屯户,在青州当土匪也失去了生存的土壤,遍地荒芜的地方,当土匪你去抢谁呢?

    现在大规模出现在青州郡的土匪,说白了,就是兵匪.

    在丹阳郡的卢一定决定投降大明的时候,青州军出现了大面积的逃亡,除开部将蔡强率领的五千人成规模的逃走之外,还有七千余人则作了鸟兽散,这些人大都是以百余人,数百人一股出逃.

    蔡强是逃往了秦廷控制的新桐郡,而其它的那些逃亡士兵却是漫无目的,四下流散.

    这些人有战马,有武器,一旦失去了军纪的约束,其暴虐的一面,立时便显现出来.丹阳算是秦国境内一个勉强还说得过去的郡治,至少老百姓还能活下去,这些土匪兵的出现,立时便让丹阳郡的百姓遭了大殃.

    一日之内,各地上报来的土匪劫掠多达数十起,百姓伤亡累累,财产粮食损失可是不计其数.一时之间,整个丹阳人心惶惶.

    进驻丹阳郡城的闵若兮自是勃然大怒.丹阳郡刚刚归附于大明治下,一个稳定的环境是大明极需要的,更何况接下来的对秦战役之中,丹阳郡将是一个重要的战场.如果后方不稳,这一仗打起来就艰难了.

    这一件事的始作俑者其实便是卢一定,在他决定投降之后,面对着士卒的大量逃亡,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而是听之任之,使得他麾下三万精卒逃散一半,以至于造成了今日之困境,但眼下,显然不是追究这个家伙的责任的时候,要是现在拿住这个把柄对卢一定穷追不舍,只怕剩下的近两万青州军也会生乱.

    却不得卢一定,而且还不能派卢一定所部去剿匪,闵若兮就只能动用明军了.于超的追风营便承担起了丹阳郡内剿匪的任务.

    闵若兮给于超的任务是恢复丹阳郡的稳定,对那些土匪则是杀无赦的血淋淋的命令.

    逃走的那些青州军卒也许变得更凶狠了,但没有了秩序和组织,在明军的眼中,却也是更加不堪了,旬日之间,流散在丹阳郡内的这些逃卒,倒在于超追风营马槊之下的便超过三千人,追风营纵马丹阳,追亡逐北,连续的作战之后,那些逃散的青州军卒终于明白,明人这是要将他们赶紧杀绝,不留活口啊.落在追风营手中的土匪,就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不管是战阵之上被杀的,还是见势不妙投降的,全都是赏一刀.

    丹阳没有了立足之地,他们实在是打不过追风营,剩余的土匪见势不妙,拔腿便往青州跑.他们本来就是青州人,对青州郡熟悉得很.

    在被追风营在丹阳郡内追杀的过程之中,这些土匪本来已经合拢成了比较大的规模,但随着战事的发展,他们发现,聚集的规模越大,便越容易受到追风营的追风营的打击.这样的事儿一多,他们便也学乖了,逃往青州郡的过程之中,他们分裂成了十数股人马,最大的一股也不过数百骑.

    这些土匪逃进青州郡之后,剿灭这些土匪的任务,便着落在了简放的虎贲营的身上.于超的追风营不可能离开丹阳郡,因为追风营还要用来震慑随着卢一定投降的一万八千余青州士卒.在没有完成对他们的改编之间,任何警惕都是必要的.

    这些青州军卒不同于虎牢守军,自立的意识很强.为了确保万一,野狗亲自带着苍狼营亦进驻了丹阳.但苍狼营与杨致带领的一部虎牢新军都是步卒,没有了追风营这一营骑卒的坐镇,总是有着巨大的漏洞.

    逃进青州郡的这些土匪,至少有三千余骑.这可就苦了简放了.这些土匪都是骑兵,来去如飞,神出鬼没,而虎贲营是由原来的越京城城门军改编而来,全营五千人,只配备了两个哨的骑兵,也就是一千人.

    以步兵为主的虎贲营要剿灭这些骑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虎贲营的战斗力,比起羽林营来要强上不少,主要是因为虎贲营中,不但有改编之时从外军调来的一些战斗经验丰富的基层军官,更有简放当时在龙游城带回来的数百战卒,那些士卒经历过龙游那场惨烈的攻防战之后,整个人都是脱胎换骨,本来这样的人有一千余人,但这两年连续的退役之后,还剩下了六百余人,现在亦是虎贲营的主要的基层军官,最差的也能混一个伙长干干.

    虎贲营现在暂时归置于陈志华的统领之下,为了成练这支军队,让他们的战斗力迅速的提高,陈志华毫不犹豫地派出了虎贲营来剿匪.这种小规模的,但战斗烈度绝对不低的战斗,对于一支新军而言,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磨练场.

    其实虎贲营成军已经两年了,算不上新军,但在陈志华这样的将领眼中,一支没有上过战场的军队,不管你成军多久了,都是新军.只有打上几场仗,身上溅过敌人的血,流过自己的血,那才算是一支老军.

    虎贲军是新军,但简放可是经验丰富的老将.以步卒为主的虎贲营要剿灭全部是骑兵的土匪,难度自然不小,关键是人家打不过可以跑.而骑兵想跑,你还真拦不住,关键是简放自己手中的骑兵不足.

    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步卒以两条腿去与对方的四条腿抗衡,那不但会劳而无功,甚至会让这些土匪找到机会反咬自己一口.简放采取的是一步一步的压缩这些土匪的活动空间,逼迫这些土匪主动的聚集在一起,然后他才一鼓而歼之.

    青州虽大,但这些土匪活动的区域其实也是有限的,无他,这些人也是要吃饭的,真到了那些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拿什么生存,战马可以暂时啃一啃草,那些土匪能吃草?就算是战马,长时间光吃草不吃粮,那又还能剩几分力气?

    所以简放很是优容的稳扎稳扎,三面逼迫,将一股又一股的这些骑匪赶到了新祥县.因为他只给了这些骑匪们这一条出路.

    新祥县距离青州郡城不远,是青州郡归顺大明之后,一个重要的安置青州百姓的县城,这里面有粮,虽然不多,但对于已经饥不择食的这些骑匪而言,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至于骑匪到了新祥会不会祸害刚刚迁到新祥的百姓,并不在简放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是新任郡守韩锟要考虑的事情.他要做的,只是将这些骑匪一网打尽.

    现在基本上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简将军,根据我们事先便藏在城内的探子送回来的情报,逃进新祥的这些骑匪有一千五百余人,他们的境况不太好,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羸弱不堪了.他们进城之后,立即搜刮了城内所有的粮食,准备再一次逃亡了.”一名将领汇报道.

    “逃,还能往那里逃?这里便是我给他们准备的刑场.”简放冷笑道,指着破桌子上的地图,道:”新祥的东面是凤山,这些骑匪不可能上山,要是上了山,那可真是找死了.而北面是葛溪,现在正是丰水季节,他们也过不去.西面便是青州郡城,他们不可能去送死,唯一能走的便北面了.北面的战场布置得怎么样了?”

    “回将军,北面三千兵马已经布置到位.各种陷阱已经准备得妥妥得了,只等他们前去送死.”一名将领笑呵呵地道.

    “明天,以我部骑兵为主,二千步兵为辅,自西面大张旗鼓接近新祥,记好了,二千步卒,要给我弄出五千人马的气势来.要让这些骑匪认为我们担心他们去骚拢青州郡城,所以将主力都布置在西面,逼迫他们从北面逃亡.正好坠入我们的陷阱之中.”

    “是.”

    “不要轻视敌人,一千五百骑兵,这可不是小数目,千余骑冲锋起来的气势,那可不是好玩的,我们的士兵都没有打过大仗,见到这样的场面,很有可能会军心动摇,这是考验我们虎贲营的关键一战,熬过了这一战,虎贲营才敢说是真正成军了.你们都是百战老卒,不需要我多说.”简放扫视着屋里的将领们,他不担心这些人,而是担心那些普通士兵.

    “将军放心.”将领们齐声领命.

    “拦住他们,困住他们,等到我们的骑兵从北城绕过来,就是他们全军覆灭的时候,皇后娘娘说了,对这些骑匪,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