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入我觳中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翟猛子是现在新祥城中所有骑匪的头头.之所以能当上头头,当然不是推选出来的,而是在一次次的逃亡,彼此之间的仇杀当中脱颖而出的.

    因为他比别人更凶恨.

    不要认为大家都是从以前的青州军之中逃出来的就会彼此兄友弟恭,恰恰相反,为了争夺有限的那么一点点资源,一见面大打出手的可能性反而是更高一些的.青州疲蔽,生存艰难,逃出大营之后,生存便成了第一要务,青州百姓不多,都被卢一定弄去了郡城,要么成为屯民,要么成为坊民,真正漏网在外的极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打劫他们,便成了首选.

    但从大营逃出来的一共有一万二千余人,其中五千多被蔡强带着投靠了朝廷,剩下的却是做了鸟兽算,翟猛子算是其中带着的较大的一股,有三百余众.

    这些逃散而出的骑兵,大都是邓洪时代的人马,既仇恨朝廷杀了邓洪,灭了邓洪满门,却也不愿意向明人投降,因为邓素邓朴却是死在明人手中,但大势如此,他们反抗不得,不如逃散而去,自在逍遥.

    这些人,除开蔡强所部是有计划有组织的逃跑,剩下的人,却是各有心思,没有一个领头的,宛如一盘散沙,逃出来之时激于一时义愤,没有多想其它,逃出之后,才发现存活下来大是不易,这些人除了当兵打仗,一无所长,而现在,除了抢劫,却是什么也不会了.

    彼此争抢,杀戮,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便汇成了数股大的骑匪,一面彼此争夺,一面又要应付明人的清剿,终于最后只剩下了翟猛子这一股了.剩下的要么做了刀下之鬼,要么便脱下军服,丢了武器,逃窜进山.

    青州大地之上,这也是最后一支成规模的骑匪了.

    新祥城中,有着刚刚从青州郡城归来的千余百姓,这些人原本都是新祥城人,坊市解散之后,这些人便领了遣散银各自归家,回到家乡重建家园,不论是韩锟还是陈志华,自然都是要大加鼓励的,除了他们自购的一些粮食及日常物资之外,郡府还增送了大量的农具,牲畜等物.

    只可惜,他们归家不久,便又再遭荼毒,翟猛子的大队骑匪冲进了新祥城.

    说起来,这也是简放刻意为之,一点一点的挤压着他们的生存空间,而这些骑匪要生存下去,附近便只有新祥一地有粮,除了这里,他们不可能去别的地方.

    做为以步兵为主的虎贲营,不可能在偌大的地界之上追着大批的骑匪,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预先设定好一个战场,然后将骑匪诱到这个地界,然后一鼓而歼之,就没有问题了.

    骑匪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无粮.简放封死了他们其它的出路,单单留下了新祥这一个口子,骑匪们不到这里,又还能到那里去?

    翟猛子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哨官,打仗凶猛那自是一定的,但要论到战略战术眼光,下套设陷阱的功夫,又哪里是简放这等人的对手,简放毫不费力的便将他一路逼到了新祥,剩下的也就是一战而将其歼灭了.

    至于新祥城内又遭难的百姓,并不在简放的考虑之列,这些骑匪也是你们青州郡自己人呐,要是死在这些骑匪手里,那是你命不好,要是没死,朝廷,郡府自然会来赈济你们的,这不在军队的考虑范围之内.

    千余人聚居的一个小城,又能有多少粮食呢?翟猛子冲进城内,刮地三尺,所搜集起来的粮食也不足以让他们支撑多少天,而他派出去的斥候,已经发现了大批的明国军队正在向新祥城袭来.

    必须马上离开了.翟猛子知道一直如同附骨之蛆一般跟在自己身后的这股明军的厉害,这此天里,他想过太多的办法想要甩脱对手,却无法如愿,想要反杀对方,往往会落进对方的圈套,现在他们又追了上来,要是将他们困在这新祥城中,不用打,迟早都能饿死自己.

    现在自己也算是人强马壮了,剩余下来的粮食也够十来天的吃用,想在一片旷野之上追上骑兵,对方那是在做梦.

    至于下一步要去哪里,翟猛子也不知道,反正当务之急要是摆脱身后这股讨厌的明军,逃出去之后,自是海阔天空,有得吃就吃,没得吃便去抢.

    丹阳新桐那边不能去,那里快要成为两国交战的战场,自己这点人马到了哪里,连个泡都不会冒就会被人吞了,青州郡城去不了,那里现在驻扎着明人的大股人马,开平郡城方向,也有明军驻扎,不过开平郡与青州郡的边境线足够长,或者自己可以去哪里,没粮没钱了,便冲进开平郡去抢一把,然后退回到青州郡来,现在明人要与秦国朝廷大打,说不定一时也还顾不上自己了.

    至于将来,想那么远干什么?总得先过了眼前这个坎.

    “好好的睡上一觉,凌晨时分,所有弟兄们出北城.”翟猛子大声下令道,先前斥候带回来的情报,弟人来自东面,数千步卒,上千骑卒,那是追在自己身后的所有敌人了.

    麻烦的只是那千余骑兵,只要不被他们缠上,那些步兵便只有跟在自己身后吃屁的份儿.

    翟猛子一点都不担心他无法摆脱敌人的追击.

    城内灯火点点,有骑匪们纵情的狂笑之声,也有百姓的哭嚎之声,还有女人的嘶叫之声,当了骑匪,以前的那些军纪自然是荡然无存了,翟猛子也懒得去管,明天便要再一次逃亡,这些混帐东西要是把力气都浪费在了女人肚皮之上而导至气力不济,死在逃亡途中,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反正自己的心腹他是不许他们这样散漫的,这一千五百余骑,内里的山头极多,只是被自己压住罢了,或者多死几个,反而更有利于掌握这支人马.

    手里夹了一枚信香,翟猛子便睡在了城墙之上.按照斥候报回来的敌人军情,他们至少也要在明晨才会抵达新祥,至于步兵,来得就要更晚一些了,他一点也不着急,离开了新祥,接下来便又是亡命了,能多睡一个安稳觉也是好的.

    他本来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倒也心大,躺倒在城墙之上便自呼呼大睡而去.

    直止天边露出一丝曙光,信香也烧到了尽头,烙着了翟猛子的两指,他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向东面,野草随风如波而起,仍然没有看到敌人的踪迹,不过想来也不远了.

    “传令下去,集合兵马,准备出城.”他大声吼道.

    片刻之后,城内忙乱了起来,到处都是人吼马嘶之声,一队队骑兵从各处钻了出来,手里或多或少都提着一些个包裹,想来不是粮食,便是一些金银珠宝了.

    虽然现在是骑匪了,但以前终究还是秦军精锐,在一声声的怒吼声中,这些骑匪还是列出了阵形,在街道之上列队准备出发.

    新祥没有多余的粮食,城里百姓的这点活命粮,如今全都已经在他们手中,也不过能支撑十数日而已,想要活命,就要不停的奔走,不停的劫掠.他们是骑兵,守城自然不在考虑之内,守城,便等于成了翁中之鳖,将自己的脑袋送到明人的刀下了.

    翟猛了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再一次看向东面,那里,有数骑人马亡命奔来,那是自己放在东面的斥候,明人果然是来了.

    他大步下城,翻身下马,厉声吼道:”出城!”

    一队队的骑匪们冲出了城门,向着北面奔去.骑匪中的另一个首领刘大疤子策马走到他身前,”老大,不如一把火烧了新祥吧?”

    “嗯?”翟猛子瞪着他,”何必多此一举?”

    “明人自诩仁义之师,这城里可还有千余百姓,大火燃起,他们难道见死不救?如此一来,不是耽搁大把时光,就是要分兵救人,于我们可都是有利的.”刘大疤子嘿嘿笑着.

    翟猛子点了点头,”说得倒也有道理,你看着办吧!”他两腿一夹,策马冲出了城门.

    片刻之后,,新祥城中燃起了冲天大火.

    一千五百骑匪便在这一片大火之中,向着北方疾驰而去.

    距新祥城十余里,三千余人的虎贲营已经列阵而待,一排排的机弩隐藏于步兵阵列当中,这是骑匪们想要逃出新祥的必经之路,除了破开虎贲的阵列,他们无路可走,要么就是上山,要么就是渡水,这对于骑匪来说,都是死路一条.

    远处燃起了冲天的火光.

    “将军,是新祥城,这些狗贼,死到临头,还不忘造孽!”一名将领愤愤地道.

    “杀了他们,什么罪孽都消了.”简放淡淡地道,马鞭指着前方道:”布置得怎么样?”

    这名将领得意地笑了起来:”将军放心,前面这片开阔地,便是骑兵的坟墓.有了这些布置,再加上弩机,他们能有一小半人冲到我们阵前,就已经算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简放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