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一览众山小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越京城皇城的最高处,秦风负手而立,凝目看着大雪飘飞的城市.

    早日刚刚清扫过一遍的城市,现在又已经蒙在了一片白色之中,清扫工作似乎每天都是在做无用功,但这却是必不可少的.整个越京城,可不是每一幢建筑都像皇城这么坚固.这样的大雪,压垮房子什么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每日将积压在房顶之上的雪清除,虽然费事,但却在安全之上更有保障.而且像街道之上的雪,如果不清扫的话,便会愈积愈多,极大的影响到出行.

    再者,也是给那些在冬日里无所事事的一些人找一些事儿干,虽然是越京城城守衙门拿钱,但这钱,终究不会跑到别处去,还是会以另外的一些形式回到朝廷的荷包里.

    拜这场大雪所赐,越京城的物价终于涨了起来,回复到了通缩以前的水平,这也让秦风松了一口气,物价太低,对于生产者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陛下!”身边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郭九龄紧紧地裹着一件厚厚的披风,脑袋上带着一个几乎包着整个脑袋的大帽子,出现在了秦风的身边.与秦风的穿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是这样的隆冬之季,秦风也不过穿了一件夹袍而已.

    “外面风这么大,你上来干什么,有什么事让人来通报一声我回去不就行了.”秦风笑着道,”这里风这么大,你受得了?”

    “所以老臣作好了万全的准备!”郭九龄笑吟吟地道.这些年来,他已经完全适宜了自己失去了高深武道修的生活,更多的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来活着.”能与陛下一齐站在这高处,享受一览众山小的风光,可不是时时都有的.所以啊,再冷老臣也受得住.”

    秦风大笑起来,”你这年纪越老,倒是越会拍马屁啦.”

    “看来老臣没有拍在马蹄之止.”郭九龄也笑得眯起了眼睛,脸上的沟壑也显得愈发发深了起来.

    看着郭九龄老态龙钟的模样和瑟缩的身子,秦风收敛起了笑容,轻叹道:”老郭,这两年,你愈发显老了一些.不要那么辛苦,你下头,不管是田康,田真还是千面,都是可以担得起大任的.”

    “老臣晓得的.他们啊,已经被扶上了马,但老臣现在总还动弹得了,所以便还送他们一程,等到楚国那边大事一定,老臣便会立马去享受人生啦.”郭九龄将披风拉得更紧了一些,”舒畅每过一个月便会来亲自为我诊一次脉,配一次药,所以啊,老臣这身子还行.”

    “你伤了元气,纵算舒畅再尽心竭力,终究是不能治本的,还是要小心一些.咱们一起从最苦难的时候爬过来的,我可还希望到时候你能看到我爬到最顶端,与我一齐真正的一览众山小呢!”

    “陛下放心,老臣一定争取活到那个时候.”郭九龄点头道,”这事,想想都让人能爽翻啊,所以臣一定不会死得太早的.”

    “那就算咱们约定了,不要硬撑着,累了就马上休息,精神好了,便再出来掌事儿.”秦风叮咛道.

    “现在我已经将大部分的事务都分配下去了,我只盯着楚国那边.”郭九龄道.

    “你还是认为田康是最适合接替你的人选?”秦风想了想,问道:”田真似乎更合适一些.”

    “田真的确不错,但他却适合坐这个位子.”郭九龄摇头道:”陛下,鹰巢指挥使这个位子,只适合那种无牵无挂,没有太多利益牵涉的人当家,田真不行.田康本身的能力不逊色于田真,再者他夫人紫萝,也是一把好手,这两口子搭档,必然能将鹰巢经营得风生水起.”

    “不过好像田真还一直没有放弃争取呢!”秦风道,”前几日刘兴文还在家宴之上似乎是不经意的跟我提起过田真现在多么辛苦的在做事.”

    听到刘兴文的名字,郭九龄呵呵的笑了起来:”陛下这位亲家公,说句实话,在政治敏感性之上可真是不强,这种事儿,他也往里掺合.田真这是在试探吗?看来老臣还得敲打敲打他.”

    “不仅仅是刘兴文,还有陈家洛他们上一次回来的时候,也在我面前提了田真功劳的事情,不过陈家洛倒是光棍,直接跟朕说他更希望田真能在以后接替你的位子.当然,如果我心中另有合适的人选,他也并不在意.”

    “陈家洛就比刘侍郎要精明多了,在您面前替田真敲了木钟,又不会让您恶了他,齐侍郎啊,也就是有一个好爹,还有一位好女儿啊!”

    秦风哈哈大笑:”还别说,真是这样,刘老爷子老狐狸一般的人物,小巧儿也是冰雪聪明极讨人喜欢的.”

    “这大概是隔代遗传吧!”郭九龄耸了耸肩.

    “或许还真是.老郭啊,说句老实话啊,我倒是希望,自己的这个儿媳妇啊,不要太聪明啊!”秦风道.

    “陛下一定是御花园里的葡萄架子又倒了吧!”郭九龄不怀好意地看着秦风.

    “瞎说.”秦风一脸正气,”皇后娘娘可是温淑贤良的.”

    “那是那是!”郭九龄也是连连点头.心道皇后娘娘在臣民们面前,真正算得上是温淑贤良,但在您面前嘛,那可就说不准了.

    郭九龄是谁?论起与皇后娘娘的亲厚关系,只怕也就是瑛姑能与他相比,他这一身武道,就是为了皇后而失去的.在郭九龄面前,闵若兮可从来是什么性子就耍什么性子,不带伪装的.

    “陛下,今天特意来寻你,的确是有几件事情要向您禀报.第一件事,便是您一直挂念着的那些在雍都被秦人逮捕的我国商人,都救出来了.”

    “都救出来了?”

    郭九龄顿了顿:”只能说,还活着的都救了出来.经过不完全统计,我们在秦国雍都一共有五千余行商者,最后活着的只有不到三千人了.剩下的,都不在了.或者还有很多我们没有统计上来的,肯定也都死了.”

    秦风叹了一口气,当初虎牢之事极其秘密,大明当然不可能通知在秦境之内的明国人提前撤离,这不谛是在向秦人宣告大明会有大动作,将要与秦人翻脸,而虎牢之事完成之后,这些身在虎穴的明人,可就立时成了秦人泄愤的对象.

    当然最后在远离秦国雍都的地方郡治,大多数都是阴奉阳违,行动迟缓,让得到消息的明人跑得跑,躲得躲,但在雍都的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基本上都没有跑脱.

    “三千人,差不多六百万斤粮食,陛下,这代价可是有点大,不光是政事堂,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完全不值得.或者因为这六百万斤粮食,在以后我们攻打雍都的战争中,会让秦人坚持更长的时间,会让我死伤更多的战士.”

    “帐,不是这么算的!”秦风摇了摇头:”战士沙场喋血,是战士的宿命,而这些同袍,他们不在战斗的行列当中,却因为我们的行动而受到了牵连,救他们出来本来就是我们大明的责任,不抛弃,不放弃,每一个大明人,都应得到这样的待遇.”

    郭九龄道:”当然,这事儿从另一个方面看,也是有极大好处的,这会让我们大明的民心更加凝聚,对陛下更加爱戴,所以政事堂已经决定派出专门的人手去雍都外的军营将他们接回来,大张旗鼓的接回来.”

    “用得着这样吗?”秦风皱眉道.

    “陛下,既然已经付出了六百万斤粮食,那自然就要让他值回本钱来.”郭九龄肯定地道:”所以我认为非常有必要.”

    “既然都这样认为,那就这样吧.”秦风无可无不可地道.

    “第二件事,是神鹰传回来消息.秦人在横断山脉增兵了.他现在可是又升官了,手里掌握着的兵马已经有三万人了.慕容海也升官了.现在单独掌管一营了.”

    秦风哧哧的笑了起来,”有朝一日东窗事发,郭显成不知会气成什么模样.会不会呕血三升.”

    “岂止三升?定当吐血不止啊!不过陛下有一件事我拿不定主意.现在郭显成非常欣赏拓拔燕,知道拓拔燕单身,竟然将自己的一个侄女介绍给了他,想进一步拉拢拓拔燕,拓拔燕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拒绝嘛,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一个年轻有为,血气方刚的年轻将领,拒绝对自己有大恩的人的提亲,没有这个道理啊!”

    “这件事,让拓拔燕自己拿主意,你不要给出任何意见.”秦风想了想,道.

    “陛下,我是担心……”

    “担心也没有用!”秦风摇了摇头,”拓拔燕现在在齐国的地位越来越高,不再是我们当初派出去的那个小不点了.他开始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足为奇,只要大方向上不错,那就行了.我也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些事情.”

    “也只能这样了.”郭九龄觉得有些牙疼,这是自己的疏忽啊,早就应当考虑到这个问题,一个锥子放在布囊之中,迟早会戳破布囊的,任何微小的细节,都会对以后的大事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要是自己早考虑到这一节,早早地安排一个女人到拓拔燕身边去,就不会有现在这摊子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