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功过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站在虎牢大将军府前,卢一定仰头看着巍峨壮观的大将军府,有些震惊,他来过虎牢,映象之中的虎牢大将军府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虎牢之乱,大将军府被烧成了一片白地,新的将军府是刚刚修建的.外面刚刚粉饰装修了一下,看着还不错吧?”陪同卢一定来的陆大远笑着介绍道:”其实内里还都没有装修,远没有看头好看,用陛下的话来说,也就是驴子的粪蛋,外面光!”

    卢一定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虎牢之乱离现在才多长时间?怎么可能就修建出比以前要更壮观瑰丽的大将军府?”

    陆大远两手一摊:”事实胜于雄辩,老卢,新的大将军府就在你的眼前,不用我多说什么,其实你与开平郡也交往甚密,大明很多事情,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是不是?”

    卢一定点了点头,心里却不太认同,开平郡那里的确有很多让他出乎意料的地方,但想想还总是有据可考,是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之内,但从五月的虎牢之变到现在才不过三个多月,一片白地居然就竖立起了如此庞大的大将军府,实在让他难以相信.

    “老卢,请吧!”陆大远伸手相请.

    卢一定无条件投降,作为过去的同僚,也算私交不错的朋友,陆大远算是松了一口大气,他可虽知道,如果卢一定还不作出决定,大明这边其实已经做好准备攻击了.青州韩锟提前向大明输诚,使得陛下彻底没了顾忌,没有了青州郡那边的粮食辎重的供应,丹阳的数万青州兵在明军的数面夹击之下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好在卢一定最终还是在最后关头明智的选择了投降,不过可惜的是,他在最后时刻没有约束部众,三万精锐战卒,逃散近一半,特别是部将蔡强率五千人成建制的逃到了新桐,投告了秦廷,这让大明这边的高官们相当的不满,陆大远最近没有见到皇帝本人,但从那些朝廷重臣们不经意见流露出来的情绪,陆大远也猜得出来皇帝肯定是不高兴的.

    蔡强跑去新桐,等于未来的明秦大战,又多了一股强大的敌人,而逃散到青州的那些逃卒,则给致力于恢复青州郡秩序的地方政府带去了相当大的麻烦.

    陆大远不知道皇帝最后会如何处置卢一定,但据他所知道的消息,只怕得到重用是不可能的了.这是前两天押送粮草辎重来虎牢的永平郡守程维高亲口告诉陆大远的.陆大远在永平郡驻扎了近两年,与程维高结下了深厚的友益,程维高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了确切的消息.

    这让陆大远很为老朋友不值,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呢!前面九十九拜都拜了,偏偏最后一哆嗦出了问题,这也真是时也命也,也是自己这位老朋友性格之上缺陷的最为致命的一次失误.

    卢一定这一次来虎牢,上头指派自己来负责接待,陪伴,也是看在自己与他过去的交情之上,而自己能做的,也就是替他宽宽心,陪他好好地在这虎牢转一转,散散心了.

    卢一定到虎牢已经是第三天了,大概皇帝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今天终于决定接见他了.陆大远这几天也没有闲着,到处拜访朝廷重臣,打探陛下到底要怎么处置卢一定,但都没有一个准话,也让陆大远无可奈何.

    卢一定自己也是忐忑不安,但如今已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他也只能坐等命运的安排了.最后蔡强的逃走,青州的糜乱,都与他脱不开关系.

    大将军府内横平竖直,所有的房屋都是一个风格,方方正正的建筑,横平竖直的排列其中,让卢一定比较惊讶的是地面平平整整,既不是夯土而成,也不是镶嵌的石板,但走在其上,却又能感觉到极其坚硬.

    正如陆大远所说,外面虽然看起来金壁辉煌,但内里却还是一片灰扑扑的建筑,看不出是什么建筑材料筑成的.一些工匠正在忙忙碌碌地将白灰刷到墙上,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石灰水的淡淡气味.

    没有转来弯去的回廊,也没有遮蔽视线的假山树木,整个将军府内光秃秃的,似乎一眼能从这头看到那头.

    因为是皇帝临时驻驾所在,府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卫极其森严,看他们所着的制式盔甲,便应当是闻名天下的烈火敢死营了.

    这些人即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身上弥漫出来的那股淡淡的杀气,仍然让卢一定身上如同长满了毛刺,他是大将军,死在他手上的亦是不计其数,但现在在人家的地盘,身处这种气氛之中,也不由得他不毛骨悚然.

    迎面走来一位太监打扮的人,陆大远立时站住了脚步,微微躬身,笑迎道:”乐公!”

    出来的正是秦风身边侍候的太监乐公公,陆大远可不敢小觑眼前这位.前几个月,乐公公随着皇后娘娘出使楚国,马猴便一直在皇帝身前跟着,现在乐公公回来了,马猴自然便不用一直守在皇帝面前,而是去忙自己烈火敢死营的事情了.

    “二位将军,陛下正在等着你们呢!”乐公公笑咪咪地看着两人道:”知道两位来了,让老奴出来迎接两位.”

    “哪里敢劳公公相迎.”陆大远笑着道:”真是折煞末将了.”

    “二位将军请!”乐公公笑着侧身相让.

    “公公请!”

    一番推让,还是乐公公在前面领路,陆大远,卢一定在身后跟着,踏进了秦风的书房.

    “陆大远见过陛下.”陆大远躬身为礼.

    “罪臣卢一定见过大明皇帝陛下.”卢一定却是跪拜在地,五体投地.

    “卢将军多礼了.”秦风笑着摆摆手,”乐公公,快去扶卢将军起来.”

    “罪臣有罪,青州兵多有逃散,都是臣约束不力,不敢推娓,只请陛下降罪,”双手伏地,以额驻地,卢一定将姿态放得极低.

    卢一定倒也光棍,一进门就把这事儿摊开来说,秦风倒是有些意外,看来这几天自己凉着他,他倒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想以此给自己来一个先下手为强么?秦风淡淡的一笑,那有这么容易,不管是首辅权云,还是兵部小猫,都准备就着这件事来拾掇卢一定,荣华富贵既然少不了他的,那么剥夺他军权便是必然要做的事情了.

    “这件事嘛,影响的确有些大.”秦风沉吟了一下,转身走回到大案之后坐了下来,”乐公公,请卢将军起来.”

    乐公公上前,低声道:”卢将军请起来回话吧.”

    卢一定这才爬了起来,与陆大远一左一右,坐在了秦风的两侧.

    秦风从大案上抽出一份案卷,乐公公双手接过,走到卢一定跟前,将案卷递给了卢一定.

    “卢将军,这是青州郡刚刚送过来的奏报.”秦风淡淡地道:”韩郡守为了恢复青州郡的秩序,可谓是殚精竭虑,青州郡这一段时间也的确恢复得不错,百姓开始返乡,今年这一年虽然是赶不上,不可能有收获了,但荒废了太久的那些土地要重新归整起来,积蓄肥力,以待来年.不单是韩郡守,开平郡为了供应这些人今年的粮食,也是出了大力,本来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但从你营中奔逃而出的数千逃卒,却险些将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秦风的脸色很有些不好看,”这里面就是这些逃卒造成的损失,烧了房子抢了粮,我也不多说些什么,左右不过是我大明再多支应一些,但这么多的百姓被杀死就是无可挽回的了.青州郡本来就人丁廖落了,这一场劫难,全郡一共有一万多名百姓被杀,而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摊开这份案卷,卢一定越看越是心惊,这份奏章是韩锟写的,韩锟不会害他,这里面一个个的数据,肯定是实实在在的,当初自己的一时心软,竟然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也难怪皇帝会将他在虎牢凉了好几天.

    他咽了一口唾沫,无言以对.

    “好在三军用命,逃入青州的这些逃卒,已经尽数伏诛.”又一份奏章被乐公公递到了卢一定的手中,这是昨天才送到大将军府的捷报,虎贲营统兵将军简放率军在新祥城将最大的一股骑匪围堵剿灭,一千五百余名骑匪尽数被灭.至此,青州郡内成建制的骑匪已经尽数被剿灭,剩下的都是一些散兵游勇,已经不成气候,也对地方上造不成危害了.

    看到这一份奏章,卢一定心中更是震惊不已,这可是一千五百骑兵啊,这可是自己麾下的精锐人马,而为首的翟猛子,虽然职位不高,但在自己军中也结结实实的是一员猛将.就这样被一营步卒给包围歼灭了,想想也觉得不太真实.但堂堂的大明皇帝,怎么也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跟自己开玩笑.

    “都是罪臣约束不力,才酿成如此大祸,臣实在是惶恐不安.”卢一定站了起来,垂首道.

    秦风却是展颜一笑:”好了好了,事情左右已经过去了,死去的人不能再活过来,我们终是要向前看的.卢将军率青州郡,丹阳郡归顺我大明,那是有大功的,瑕不掩喻,过不掩功,这一点,不管是我还是诸位臣工,都是很清楚的.”

    “多谢陛下!”卢一定连声道,心里却是更加不安起来,这话说得虽然漂亮,但有暇,有过,却是不争的事实,这话从皇帝嘴里说出来,代表着的自然不是一般的场面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