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大战将起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跨出虎牢大将军府的大门,卢一定回头看着这幢壮观的建筑,脸上却是充满着黯然神伤之色,这一别军旅,只怕就是永别了.

    终究还是贪心害了自己.

    他叹口气,转身看着身边的陆大远,拱手道:”陆兄,你们是老交情了,这一次去丹阳,那些儿郎们,还请多多保全.”

    “卢兄尽管放心,他们以前也都是我的袍泽啊,我怎么会亏待了他们,再者,他们亦是精锐之极的士卒,只要善加运用,以后功劳还不是手到擒来.”陆大远拍拍卢一定的肩膀,打着包票道.

    “这一次他们会上战场吗?蔡强在新桐,陛下会不会命令他们去新桐攻打蔡强?”卢一定迟疑了一下,问道.随着蔡强逃去新桐的五千部众,不久之前亦是他的属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兄弟相残了,卢一定心中殊是不愿.

    陆大远微微摇头:”卢兄,这就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了,也许会让他们去攻打新桐以表明心迹,以功劳来立足于大明军伍,也许不让他们去,你别忘了,在丹阳,追风营和杨致也在哪里啊.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也千万不要就这件事再多说什么,现在于卢兄而言,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明白了.”卢一定点点头,”既然如此,我马上启程去越京城,看看我的丹阳候府如何?”

    “正是这个道理!”陆大远大笑道:”你的家人,韩锟都已经送到了开平郡,你到开平之后,就能与他们汇合了.卢兄,到了越京城,安定下来之后,不妨去大明各地走一走,看一看,要知道,我在大明这几年,可是几乎走遍了大明所有的州郡.”

    “我能随意离开越京城?”卢一定疑惑地问道.

    “卢兄这是说什么话?”陆大远有些惊讶地看着卢一定:”卢兄,你想多了,你是大明堂堂的丹阳候,也是大明的第一个候爷,身份尊贵,大明境内,那里你去不得?哦,对了,按照大明的体制,你可以随身带百名亲卫一起进驻候府.”

    卢一定呆了呆,随即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带那么多护卫干什么?去了越京城,如果真需要,我便再找朝廷要吧,原来在军中的那些亲卫,留在军中或许前途更好一些.陆兄,回头我写一封信给卢毅以及另外几个将领,相信对你接下来的整编会有一定的用处.”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陆大远喜笑颜开地拱手道谢.随即看到卢一定的神色之间显得有些憔悴,不由安慰道:”卢兄,你本是大才之人,这一回也不过是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像我们这样的人,一辈子难得有什么消闲时光,我也是成了大明的俘虏之后,才真正的过上了一段舒坦的日子,你便放心吧,以后还有你大展雄风的时候.”

    “真有么?”卢一定有些不敢相信,”只怕很难.”

    “秦国亡国,就在旦夕之间了.大明的雄心,陛下的宏愿可不仅仅就到此而止,吞楚灭齐,一统天下那才是最终的目标,卢兄,相比起齐国,秦国又算得了什么?到了那个时候,才真正是两军对垒,旗鼓相当见个真章的时候,你说到了那时候,陛下会让你这样的呆在越京城里白拿粮饷享清福吗?到时候肯定要把你使唤得团团转!”陆大远大笑着道.

    “但愿如你所说吧!”卢一定难得的展颜一笑,”那就听你的劝,等到了越京城安定好之后,我要去大明的各个地方转一转,我也想看看,大明究竟是凭着什么,在短短的这几年的时间之中,便聚集此如此庞大的国力,军力的.”

    “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陆大远得意的一笑,他可是每个地儿都去瞧过了.”对了,何卫平他们还设宴要请你一齐喝一杯呢,既然你明天就要走,要不大家就在今天聚一聚?”

    “不了,大家现在身份都还挺尴尬的.以后吧,以后你们到了越京城,我作东!”卢一定挥了挥,转身独自远去.

    九月中,秦皇马越集结二十万大军出雍都,以苑一秋为前锋,安自山左翼,年纯凤右翼,马越自统中军,向着虎牢方向滚滚而来,而大明方向,皇帝秦风坐镇虎牢关,集结了追风营,宝清营,苍狼营,巨木营,猛虎营,矿工营,虎贲营,羽林营以及烈火敢死营共计四万五千人名明军以及何卫远所统的虎牢新军六个战营中的四个计两万人,以及陆大远原辖下一万人马以及改编自青州军的两个战营一万骑兵迎战,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这一战,双方一共集结了近三十万大军,秦国是举国之力,大明却只是动用了不到一半的本部人马,从人数上看起来,秦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从实际战斗力上来看,却又不见得是如此了.

    “这一仗,看起来还有得一打呢!”横断山区跑马坪军寨,拓拔燕盯着地图,那上面画着的几个巨大的红色箭头,代表着秦军的三支大军的进攻路线,而蓝色的箭头,则代表着大明的迎击方向.”明人似乎没有将秦人放在眼里呢,所谓骄兵必败,他们太狂妄了,这一战事关秦国国运,马越会拼命的.”

    坐在上首的郭显成却是微微摇头:”秦军虽然,却是一群乌合之众,除了马越亲率的五万雷霆军尚有一战之力外,其它各部,根本就不是明军的对手.马越的进攻发动得太迟了,要是在五月就发动这一场大战,不要计较兵力的多少,反而胜算更多,那个时候,他没有集结起更多的部队,秦风又何尝布置好了?那个时候,秦风可是一心想着要安内,要消化那近十万的降兵.可现在嘛,明人已经准备就绪了,一部部的主力战营都已经布置到位,这个时候打,嘿嘿,就是我大齐的精锐兵马也不敢言胜,他马越,拿什么打?”

    “必竟二十万人呐!”拓拔燕嘿嘿地笑着:”大帅,就是二十万头猪,也够他秦风砍得了.”

    “打仗又岂是杀猪?”郭显成失笑道:”这一仗,不在乎杀多少人,秦风要的是击溃.秦军现在是一时血气之勇,只要连续吃上几个败仗,那士气只怕就要垮了,毕竟不是百战精兵.明军就不同了,他们即便吃上一次败仗,也会败而不乱.而秦人……”郭显成摇了摇头.

    “卞无双很奇怪!”拓拔燕点了点落英山脉方向:”说他与秦廷离心离德吧,他还派了五万士卒回去助战,说他忠于秦廷吧,可他剩下的五万大军,怎么不向雍都方向运动反而缩进了落英山脉之中?”

    “不要指望卞无双对秦国有多忠心!”郭显成冷然道:”他虽然只剩下了五万人,但这五万人恐怕是他能绝对控制的.如果秦军胜,他自然会大军尽出去报效朝廷,如果秦军败,他缩进落英山脉,明人也不好打,他就有资本与明人讲条件了.明国不太可能冲进落英山脉去与他较量,秦风早年在落英山脉之中作战多年,深知在那片山区之中的仗有多么难打.”

    “大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您一直呆在跑马坪,可不是为了在这里看虎牢的这场热闹的吧?”拓拔燕笑嘻嘻地道,他作为郭显成现在的心腹之一,在没人的场合之下,与郭显成说话就显得很随意了.

    “你倒看得清,我当然不会是闲着没事呆在这里看风景的!”郭显成哈哈一笑:”秦风想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马越,我怎么能让他如愿?当然要给他找找麻烦!”

    “大帅要在横断山区发动一场战役?”拓拔燕眼光闪动.”现在可是一个好机会,横断山区的秦国守军,哦,现在应当算是明国守军了,军心并不稳定,明军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也没有大力加强横断山区的防御力量,打上一打,就算不能对秦明这场大战施加多少的影响,但只要能抢下横断山区的控制权,对我们以后也是大有益处.到了大齐与明国开战的时候,咱们想出去揍他们就出去揍他们,而他们就只能龟缩在虎牢关中被动防守了.”

    “你看得很准,就是这个意思.”郭显成双手一拍,道:”如果能吸引明人大规模来援,牵制他一部分兵力的话,那是最好,这样能让马越坚持更长的时间,要是出现了奇迹,将这场战事拖成一个僵持之局,那我们就赚大了.如果明军不理会横断山区一心想要先打垮马越的话,那我们不妨就发力拿下整个横断山区的控制权.”

    “大帅英明!”拓拔燕竖起了大拇指,”这一次末将去打头阵.”

    “你是横断山区的主将,最擅长的又是骑兵作战,攻打明人在深山老岭之上的军寨能发挥多大的作用?”郭显成笑道:”不要事事都想着立功,也要把功劳给部下让一些,这一次让黄安和张柏去吧!”

    “这两个家伙?”拓拔燕不屑一顾.

    “上一次大战,这两个家伙虽然有失节的表现,但那种情形之下,也不是必死之罪,再者,这两人也是我大齐有名的家族啊,这一次陛下推动国内改革,黄氏与张氏两家因为他们两人的原因,毫不犹豫的全力支持陛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陛下的意思是给他们二人一个机会.”

    “就怕他们烂泥扶不上墙.”拓拔燕冷笑着道:”我看这二人有些颓废,委以重任的话,只怕会误了大帅的大事.”

    “没办法,这也是陛下的意思,他们两家给了陛下支持,陛下要有所回报,如果这一次二人还不能建功,那拿下他们,他们的家族也没什么话好说,只能怪他们自己不争气了.拓拔燕,这是国内政治的大气候,我们这里嘛,必竟只是一隅之地,要顾全大局.”

    “末将明白了.”拓拔燕道.”也就是说,陛下并没有将这里放在眼里呗!”

    郭显成呵呵的笑了起来:”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外头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到陛下的耳朵里,你这将军就当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