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秀水河之战(2)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与年轻的大夫又攀谈了几句,这才心满意足的退了出来,走到另一幢筒子楼跟前,门却是开着的,站在门口,便能看见内里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在打坐。

    这人是上面派来来,听说是一个九级高手,最初张喻还担心这人桀骜不驯,但来了才发现,这个看起来面相很凶恶的大汉很好相处。这人到秀水河大桥,便是专门为了对付敌人有可能的使用高手突击,对于军队而言,特别是像明军这样打击火力极其猛烈的军队来说,个别的高手本不足虑,但如果到了九级之上,就有些不好对付了,一旦让他们突出阵列,那就是一场屠杀了。

    九级高手可不是大白菜,到处都能看到的。张喻很清楚,以前他的老长官江上燕,便只是一个武道修为过了八级的武者,好像在整个大明的军队系统之中,真正拥有九级修为的也没有几个。

    说到底,军队还是依靠着集体力量,个人英雄主义在战场之上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微乎其微,一般而言,在战场之上耍帅的人,都会死得很快。

    张喻便听老长官江上燕说过以前矿工营的副将杨致将军的事情,这位九级大高手在战场之上孤身一人突出敌人军队,然后便被无数的小兵给围住,要不是后面救得快,这位便会给一些普通之极的小兵用乱枪攒死。

    这一次自己是防守,配备这样一个大高手却很有必要,至少能保证敌人高手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能少死几个兄弟。

    当然,作为一个普通的武者,张喻对这样的武道高手,内心也是充满了崇敬之情,反正自己这一辈子是练不到这个水平了。

    这人的姓氏却是很怪,姓昌,一个张喻以前很少听到过的姓氏,叫昌永岗。使得武器也很冷门,流星锤,两个长满倒刺的流星锤中间用一根长长的铁链连着。这种武器极难练习,但一旦练成,却是威胁极大。眼下,这一对流星锤便系在那昌永岗的腰间,加上铁链子,怕不有几十斤重。

    站在门口看向内里,张喻总觉得对方眼前的空间有些扭曲,从门外照进去的光线,似乎也有些偏离了本来的轨道,这大概便是这样的大高手所谓的劲力外放了。听说真正到了宗师的级别,从外表上看起来就和普通人差不多,动起手来,似乎轻描淡写,实则撼山移海,不过那就不是张喻所能理解得了。

    宗师之间的生死对决,基本上是不可能看到的。以前在横甸有过一场,大明的皇帝陛下对战秦国大帅邓朴,听说那一战,方圆里许范围之内,根本不能站人。不过那时的张喻正跟着老长官江上燕在龙游,可没有眼福看到这一战。反正后来的传言是愈来愈神,有些张喻是根本就不敢相信了。

    这些大高手一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平素很少能看到这些人的身影,但这一次张喻可是知道,几乎每一支前突部队之中,都配备了这样的人手,如果九级不够,不会配上数名八级巅峰的好手坐镇。也不知朝廷是从哪里一下子召集了如此多的好手的。

    对于这一点,坐在筒子楼里的昌永岗可比张喻可要清楚多了。自从大明建国越京城,连续挫败了数次齐秦企图巅覆大明政权的阴谋,一次次在战场之上证明大明的强大之后,大明便算是站稳了脚跟,然后,他们这些闲云野鹤一般的江湖人物的好日子,便也算到头了。

    皇后娘娘建集英殿,遍访大明境内的各大门派或者成名人物,高薪礼聘进入集英殿,说是礼聘,其实便是先礼后兵,识相的,乖乖的接受集英殿的领导,在集英殿需要你的时候,卖命出力,不识相的,便有人来教你好好做人。

    与那些宗派家大业大,扎根乡土,根本没法儿与朝廷龇牙咧嘴不同,昌永岗原本是一个闲云野鹤,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一门心思想要更上一层楼,突破九级桎锢,自然是不肯受这个约束的。当集英殿找上门来的时候,他打了一个哈哈,连夜收拾东西便准备跑路,对抗他是不敢的,也知道干不过,所以准备逃到深山老林甚至齐国楚国去避一段时间,等这阵风过去之后再回来。不过还没等他跨出大门,一个女人就堵住了大门。

    然后自然是一场火并,身为九级巅峰的昌永岗被狠狠地教了一遍怎么做人,然后便被这个女人押回了越京城。

    到了那时候,他才知道,收拾他的那个人叫瑛姑,大明的数名宗师之一,人家早就瞄上了自己了。

    这一去,昌永岗哪里还有选择,从此不但成了大明集英殿的一员,而且还是坐镇京城集英殿老巢的人。

    本来还有些愤愤不平,认为朝廷这是势大欺人,但很快,他就不做这些想法了,在集英殿,他能看到朝廷搜罗来的各种各样的武学典藉,与自己所学相互印证,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有不少的武学宗师的心得体会,这些东西,可是各门各派的不传之秘,千金也买不到一睹的机会,但在集英殿中,却任人观看。有了这些,他那颗燥动不安的心,倒是平静了下来,安安心心的在越京城集英殿呆了下来。

    还别说,这一年多来,修为着实精进不少。

    而让他死心塌的,却是这一次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皇后娘娘自楚国归来之后,居然就突破了宗师的门槛,这可让他惊为天人了。作为皇后娘娘出使楚国的随行人员之一,他可是知道,出发前娘娘一直还是九级巅峰,与自己差不多同一个水平。

    娘娘不过二十九岁,就已经达到了这一步,突破这样的大关,在自己是难上加难,在她哪里便如同喝白开水一样简单,再加上皇帝陛下比娘娘还要小一岁,可突破九级进晋宗师还要更早,这两口子一定有什么秘籍啊。

    所以昌永岗决定死心塌地的替皇帝两口子干活,说不定立下大功之后,便能得到突破的方法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集英殿是大明的一个秘密存在,如果说鹰巢还为人所知的话,那能知道集英殿存在的,却是屈指可数了。因为集英殿本来的任务就是控制整个大明的江湖以及黑道,顺带着还向齐国,楚国等地渗透。

    包括这一次参战,也是在接到命令之后,以大明的热血江湖人物自告奋勇这朝廷效力的名义到军中的。

    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波的一声,在声前炸响,昌永岗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门口笑咪咪的张喻。

    “张校尉!”他站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伸伸胳膊腿,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况,这一次临来之时,晋见皇后娘娘之时,与皇后娘娘聊起了突破宗师门槛的事情,娘娘着实指点了几句,让自己受益匪浅。

    “昌先生,可真是委屈你了。”张喻陪笑着道。

    “有什么委屈的,都是为国效力。”昌永岗笑着走了出来,“敌人什么时候到?”

    张喻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前面派着有斥候呢,总在这几天吧,前面斥候交锋越来越激烈了,光是今天,我就在秀水河看到漂下去了好几具尸体呢!”

    “咱们秀水河大桥如此重要,怎么只怕五百人来说呢?”昌永岗扶着石栏杆,有些不解地看着张喻,将自己这样的人都派到这里驻扎,却又只派五百兵,他有些想不通。

    张喻一笑:“昌先生,你看这秀水河大桥的地势,五百兵已经是极限了,再多,往哪里摆?怎么打?也只能放在对岸看热闹,这个地方啊,人多不起作用。再说秀水河除了我们这个大桥之外,还有好几个地方虽然没有桥,但水势要平缓一些,适合泅渡啊,抢渡啊什么的,需要更多的兵力堵截,咱们宝清营可只有五千战兵,所以分到秀水河大桥,便只有五百人了。”

    听着张喻的解释,昌永岗老脸一红,术业有专攻,论起武学道理,他可以一套一套的,但说起打仗,他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校尉也不如。打仗可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要将人用对地方。用对了,或者一小撮人马便能发挥出极大的功效,有错了,人再多,也是别人毡板上的鱼肉。

    “这一次可全仗着昌先生了,咱们这里地理位置太重要,秦人肯定会主攻这里,到时候必然有大高手突击,咱们这些人,对付一般人没有问题,但对上武道大高手,就力所不及了。”张喻道。

    “放心,有我在这里,管他什么大高手,来一个,灭一个。”昌永岗抖抖腰里的流星锤,哗啦啦作响。这一年来,武道修为精进不少,信心着实爆棚。很是盼望来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来一场生死决斗,大明皇帝陛下便是在生死决斗之中突破的,说不定自己能成为第二个,要真是如此的话,那可就要名扬天下了。

    第一是皇帝陛下的,能成为第二,那也是极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