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秀水河之战(4)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秀水河大桥出现在钟镇的视野之中,他缓缓勒马,在他的身前,二千骑兵驻马而立,在他的身后以及左右,越来越多的步卒赶了上来,开始列阵。

    秀水河上,大明的日月旗高高飘扬,让他微微皱眉,这是大秦的土地,怎能容忍敌人的旗帜耀武扬威,稍后斩将夺旗之后,一定要狠狠地践踏在自己的脚下,吐上两口唾沫才能让心里舒服。

    其实自从离开了落英山脉之后,他就一直很开心。

    他在落英山脉打了近二十年的仗,与那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也一路高升到了统兵大将,但数年之前的落英山脉之变,在他的心里却落下了极大一块阴影,他无法忘记他的顶头上司杨智率领着发动军事政变的数百将卒,悲壮而又绝望地冲向楚国大军的那一幕。

    数百人无一生还,他们甚至没能冲到对方的阵前,便倒在了那如雨一般的箭矢当中。他们是去送死的,是在卞无双的逼迫之下,为了不被以叛国的罪名押上断头台从而祸及家族亲人而自愿去送死的。

    在那一次惊心动魄的政变之中,他侥幸站对了队伍,也因此而升官发财,但内心却一直无时无刻的不在受着煎熬。

    他并不得卞无双的信任,他得以升官,不过是卞无双要用他来安抚那些落英山脉的将士罢了,换而言之,他只不过是一块牌坊,一块标榜卞无双仁义的牌坊。

    随着卞无双在落英山脉扎下根来,随着他对军队的控制力越来越强,自己也越来越被边缘化。而他,也对卞无双是愈来愈不爽了。

    他们,本应该是大秦对抗楚国西军的利刃,但自从卞无双上任之后,与楚军的关系,反倒是愈来愈好了,数年之间,两国之间刀兵相见的日子几乎没有,便是那些斥候游骑之间的猎杀,也几乎不见了。

    而这,都是因为卞无双几乎完全放弃了对落英山脉的经营。哪怕就是在楚国安如海率兵离去,随后副将宿迁又带着两万西军赶赴东线,如此的大好时机,卞无双都没有发动那怕一次战役,如果能趁着那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重夺井径关,那楚国南阳,便又是大秦予取予求的粮仓。

    但很显然,卞无双的关注点不在哪里。

    这让钟镇非常愤怒,卞无双瞅着国内。

    这一次,大秦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卞无双手握着十万大军,却并没有存着救国续亡的心思,哪怕他派出了五万兵卒。

    这五万人,不是卞无双的嫡系,他们中的很多将领,要么是当年落英山脉幸存下来的一些将领,要么便是当年调入边军中的雷霆军将领,他们与自己一样,在边军之中都受到了排挤与非难。

    这五万人,在落英山脉中的日子非常难过,军饷不齐是常态,军粮不继是日常,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所用的武器盔甲都是卞部嫡系淘汰下来的旧货。在这两年中,钟镇的日常便是为部队找食。

    他的日子非常的不好过。

    不过苦日子总算到了头,卞无双借着这个机会,将他们打发了出来。五万边军,以原边军右路大将金守德为主将,自己为副将,回应雍都皇帝的动员令。

    到了雍都之后,他们终于换上了新的甲衣,拿到了新的武器,得到了足够的饷银,终于不用为一日三餐而忧愁了。

    五万大军全部划归了以苑一秋为大将军的前军。金守德为副将,而自己,则成了前军一万人的统兵将军。

    带的兵比以前要少多了,但钟镇心中却很畅快,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现在,他们要用自己的鲜血来捍卫这个国家的尊严。

    五万边军,比起皇帝陛下召集起来的其它一些郡治的勤王军而言,战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哪怕这几年他们吃不饱,穿不暖,但士气犹在。大秦边军,实在是一个非常容易满足的团体。他环顾四周,旧貌换新颜的边军们斗志昂扬,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五万人一回来便能立即担任先锋前军重任的道理。见过血的部队,打过硬仗的部队,自然不一般。

    其实在钟镇的心中,即便是那些雷霆军,也不见得真就比自己这些边军更能打,特别是在逆境之中的战斗能力。

    “报!”一名斥候如飞一般打马前来。到得近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倒在钟镇身前,“禀报将军,已探清敌军布署,秀水河大桥有明军宝清营一个哨五百人驻守。”

    “五百人?”钟镇先是一楞,接着便是哑然失笑,这一段时间,双方的斥候往来剿杀,前军大本营一直没有摸透在秀水河大桥究竟有多少人马驻扎,所以这才有了自己率一万重兵前来攻打的事情。毕竟如果夺得了大桥,那么大军通过秀水河便有了一条捷径,原本以为这样的重要之地,明军肯定有重兵驻守,现在,居然只有五百人。

    这点人马,给自己塞压缝也不够,轻轻一击,皆成齑粉矣。他不以为然的摇摇头,都说明军悍勇,百战不殆,只怕是言过其实了。对方的将领,看起来并不知兵啊,他们压根就没有重视秀水桥的意思。

    “传令骑兵,冲上去,给我淹了他们。”钟镇下令道。原本以为的苦战不会有了,不过是一场手拿把攥的胜利,今天,可以过河去扎营。

    秀水河大桥之上,昌永岗微微色变,骑兵与密集的步兵队可不一样,俗话说骑兵上万,遮天蔽日,距离拉得较开的骑兵冲锋,哪怕只有千骑,也遮盖了他目力所及的范围。千骑踏地,隆隆之声犹如雷霆,震得秀水河大桥似乎也在微微颤抖。

    张喻却是脸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昌先生,您别看他们气势汹汹,但越到我们跟前,他们的阵形就会起向内收拢了,因为我们外面的展开空间就这么大,他们一旦队形密集起来,嘿嘿,那就要有好戏看了。”

    马蹄声中,张喻几乎是吼着在喊:“昌先生,对方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正好,我们借机咬他们一块肉下来,哈哈,扮猪吃老虎,我最喜欢了。”

    看着张喻轻松的表情,昌永岗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心中同时又还有些羞愧,自己武道修为虽高,但着实是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呢,眼前空上小校尉,比自己镇定多了。

    奔跑之中的秦骑,不时有人马失前蹄,一个倒栽葱栽下马来,这样的冲锋当中,跌下马来的下场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看到对方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落马,昌永岗不由得有些惊奇。

    “先生,一点小把戏,前面那些开阔地上,我们挖了一点小坑,上面作了一点小小的伪装,如果是步兵上来进攻,屁作用也不起,但如果是骑兵嘛,嘿,一蹄子下去踩空,那就又好戏看。本来只是顺手为之,也没做多少,不想还能有所斩获,舒坦!”张喻兴高采烈地大笑:“敌人是我二十倍又如何,昌先生,却看我这五百人马,如何在大敌环伺之下,做一个响当当嚼不烂煮不透的铁豌豆。”

    张喻斗志昂扬,昌永岗也不由得激起好胜之心,一拍手掌,大笑道:“好,那我便在张校尉麾下做一小兵,随叫随到。”

    张喻大声道:“小事不敢劳烦先生,但如敌人有高手出动,便全靠先生了,我们这些人,打群架可以,单挑就不咋的了。强弩。”

    随着张喻一声吼,数张强弩立时便从墙后昂起了狰狞的头部。

    “射!”

    两米长的全金属弩箭伴随着呜呜的咆哮之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光芒,越过了前方的数道屏障,一头扎进了阵形逐渐收拢的骑兵冲锋阵容之中。

    射击的士卒们压根就不看效果如何,一名士兵立即从地上再拿起一根弩箭,放到箭槽里,另外两个士兵一左一右,配合着转动摇柄,看两人股着腮帮子的模样,便知道这摇柄着实沉重。昌永岗只扫了一眼,便明白如果不是如此,那强弩射出去,如何有如此威力?刚刚他可是看到了,数枚强弩在密集的冲锋阵容之中,开出了两个血胡同,最前面挨上这弩箭的,无论人马,皆是被洞穿而过,一名士兵甚至上身被强大的冲击力直接给截成了两半,那情形,不是一般的恐怖。

    大明的强弩一改各国强弩射速慢的弱点,在第一枚弩箭射出去还没有完全坠地的时候,刚刚低垂下去的强弩便又抬起头来,转动着机身,崩的一声响,再一次发射。这东西,你说他一次能杀多少倒不见得,但他造成的恐怖观感,却对人心有着极大的打击。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的倾力一击。

    远处观战的钟镇此时的眉头便皱得很紧,他倒不是在乎对方的弩箭一次性杀了他几个士卒,而是惊讶对方的射速。什么时候强弩的射速如此之快了?不过强弩再厉害,面对着光涌如潮的骑兵,还是不够看,等到骑兵冲到近前,一切便结束了。

    他的这种感觉,到桥头两个筒子楼之上的八台弩机发射时,终于完全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