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秀水河之战(7)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老哨长失魂落魄的看着自己身周跟着自己撤下来的六百余人,他们跟老哨长一样,此刻都充满着沮丧甚至绝望的神色,整整一千人,千赴后继地攻打那一个小小的阵地,倒在阵前的近四百人,足足四成的伤亡率,而那低矮的防线却仍然如同铁铸的一般矗立在他们的眼前。

    老哨长身经百战,身上疤痕累累,在战场之上从来没有畏缩后退过,从来都只想着勇往直前,但今天,他第一次早早的便生了退缩之心。整齐划一刺出的长枪此起彼伏如同汹涌浪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似乎永远止歇,一个个士卒便在这一次次捅刺之中倒在了阵地之前,而更让他恐惧的是,那一张张毫无表情的脸,仿佛他们在进行的不是一场战争,而只是一场练习,不过前面的靶子换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后面的鸣金号角让他如释重负,立即下达了撤退命令,代价却是涌过第一道阵地的士卒尽数阵亡。进攻不容易,想要全身而退,更是难上加难。

    钟镇没有责怪老哨长的进攻不利,整个战事他都一清二楚地看在了眼里,不是己方不勇敢,而是敌人太强悍。

    他付出了五六百人伤亡的代价,却连秀水河大桥的毛都还没有摸到。

    “今天就到这里吧!扎营,埋锅,造饭,校尉以上军官,至致中军大帐会议!”钟镇看着远处的秀水河大桥,不甘的吐出一口浊气。

    他本来还准备过了河之后再安营扎寨,原本五百人的一个防守阵地,根本就不在眼里,但现在,这个小小的桥头堡,却成了他面前的一个拦路虎。

    必须要想出别的办法来,不然自己就算拿下了秀水河大桥,一万先锋军非得付出数千人的代价不可,那自己这支部队也就废了,拿下大桥的意义又何在呢?

    秀水河大桥的筒子楼内,随军大夫王凌波面色有些苍白,他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两军的生死相搏,第一次目睹人命贱如狗,在明军阵地的前面,敌人的尸体高高的堆集了起来,死相千奇百怪。

    好在的是,明军的伤亡很少,四十多人负伤,十人战死。此刻战死者的遗体已经被搬到了河对岸,轻伤者已经处理完毕,此刻躺在他身前的是一个重伤员。

    这人时运不济,在敌人撤退的时候,他从防线之后探出了身子,振臂欢呼,不想在矮墙之下一个受伤未死的秦军军官,却抓住了这个机会,狠狠地给了他一刀,将他整个左小臂完全地斩了下来。

    那个秦人军官自然是被愤怒的明军士兵戳成了筛子,但校尉张喻却因此勃然大怒,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不必要的战损,这个士兵失去了左臂,再也握不了长矛,等待他的,只有是退役了。这件事情,立即便当成一个反面教材,在全队被反复告诫。

    失败时不灰心丧气,胜利时莫得意忘形。

    手臂断了,自然是接来回去,王凌波只能是替他止血,缝合伤口,敷上药膏,这个在防线之上厮杀了半日的伤兵,此刻却正在伤心的哭泣。他很清楚,自己将要离开军队了。

    一排排士兵站在大桥之上,身上都是血迹斑斑,一个个吊桶从桥上被扔到水里,河水被提上来,哗啦一声泼在士兵的身上,立时,殷红的血水便从身上流了下来,如此反复数次,这才不再有红色的血水流出,这帮人退下,另一帮人再站了上去。

    铁牛正在战场之上寻找着自己的箭矢,这些箭矢都是特制的破甲箭,要是不寻回来,可就身出一支就少一支了,一些士兵正在清理着战场之上的敌人尸体,这一次他们毫不客气的将死尸扔到了秀水河中,河水汹涌,顷刻之间便带着这些尸体涌下了下游。

    昌永岗将自己的流星锤一端垂到河里,抖啊抖的清洗着上面的血迹以及血肉,身边,张喻正在一个士兵的帮助之下清洗着身上的血迹。

    “暴风雨前的平静呢!”将两个锤头都洗得干净了,提起来拴在腰间,看着张喻道:“张校尉,今天已经要天黑了,你说,秦人会不会夜袭呢?”

    “不会!”张喻很肯定地点道,“咱们这多大一块地盘,用得着偷袭吗?”

    “如果他们派一些水性不错,武道修为也不错的人从上游悄悄地飘流下来,然后沿着这些桥墩爬上来呢?敌人有一万人,从里面找出一批武道修为不错的人,并不难呢?要是他们绕到了我们后面,可就麻烦了。又或者他们连夜打制木伐,强行渡河一部分呢?”昌永岗提出一个又一个可能。

    张喻眉头一皱,“昌先生所说的第一个可能,倒还真是要警觉起来。不过强渡过河一批人然后再从屁股后面夹攻我们嘛,我倒不担心。”

    “这是为何?”昌永岗担心的恰恰是第二个。

    “水这么大,就算他们能武一些木阀子强行过河,在对岸,我们还有一支骑兵埋伏在哪里呢,就等着他们这样过去呢,一过去,还没有站稳,骑兵冲了过来,要么当刀下鬼,要么跳河里喂鱼去。”张喻嘿嘿一笑,“咱们这儿儿,说白了,就是一个坑,他要是不分兵,老老实实的打我们这儿里,死得慢一些,他要敢分兵渡河,那就死得更快一些。”

    “可五百人,还是少了一些。”昌永岗道:“今天一战,可是便有四十多个兄弟不能厮杀了,明天,只怕敌人的攻势会更猛。”

    “会有支援的。”张喻低声道:“我们只要再顶一两天罢了,现在主力部队不在中线,后续部队从虎牢那边过来,总需要一点点时间的。”

    “有援兵我就放心了。”昌永岗松了一口气。

    “昌先生,今天晚上只怕还要麻烦您了,刚刚您说的第一个可能,我越想越有道理。”张喻道。

    “包在我身上了。你们只管放心休息,真敢过来,我一个人就够了。”昌永岗道。

    “那敢情好。铁牛,铁牛!”张喻大声喊了起来。

    刚刚将自己的破甲箭都找回来的铁牛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校尉。”

    “今天晚上你跟着昌先生值勤,听从昌先生的安排。”张喻吩咐道。

    “有老鼠扎?”铁牛两眼顿时放光。

    “说不定有水老鼠。”张喻笑道:“对了,别用破甲箭,用普通箭矢就行了,你要是用破甲箭,掉到河里可就捞不回来了。”

    “那是,扎老鼠这样的活儿,用不着破甲箭,我瞄他们脑袋射。”铁牛憨厚的笑着。

    夜幕降临,秀水河大桥之上安静了下来,不远处的秦军大营也安静了下来,一片灯火如繁星,一边却只有两盏孤零零的气死风灯挂在筒子楼上,随风轻摇。

    昌永岗盘膝坐在桥面之上,他的屁股下面,就是桥墩,而铁牛,则趴在栏杆之上,瞪大眼睛看着河面。昌永岗是九级上的大高手,目力远超常人,即便是黑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铁牛是神射手,目力自然也非比寻常,虽然比不上昌永岗这样的,但借助着天上淡淡的星光,还是能分得清楚河面之上飘来的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东西。

    时间悄悄的流逝,铁牛越来越困,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过去了多年,屁股突然一疼,却是一边的昌永岗弹过来一块小石头打在他的屁股上。

    “来了!”昌永岗两眼炯炯有眼。

    铁牛顿时睡意全消,提起铁胎弓,扣了一支箭在手中,瞪大眼睛搜索着河面,而昌永岗,此时却如同一条蛇一般,顺着墙面溜到了桥墩上,蹲在阴影之中窥伺着河面。

    看到了一个。铁牛精神大振,一膝脆地,铁胎弓缓缓地拉慢,向着河里那个漂漂荡荡的脑袋瞄准。

    “去死!”他轻声道,手一松,羽箭啉的一声闪电般的飞出。

    其实此时此刻,在秀水河两岸,并不是只有秀水河大桥一处发生着激战,另有数处要津所在地,爆发的大战,远比秀水河大桥更是险恶,秀水河大桥因为地势的原因,少数兵力就可以据险扼守,而另外的地方,却是一张针尖对麦芒的硬战,秦军强渡,明军守卫,投入的兵力,动辙便是成千上万。

    前线打成了一团,虎牢关中,也是一片忙碌,无数的军粮物资,从大明国内源源不断地向着这里汇集,然后又从虎牢里分成了若干支运送队伍,向着前线分发,战事一开,银钱便如哗哗的大水流去,平时户部苏尚书恨不得一文钱瓣成两瓣花,眼下却是眉头都不眨一下,大笔一挥,便是大笔的银子流淌出去。

    商人们此时更是汇集在虎牢城,跟着大军后面,生意好做,这对于明国商人来说,已经是一条金科玉律。大明超过一半的物资便是由这些商人们提供的,大明朝廷利用他们的人力物力来筹集物资,比起自己运送,更要节省成本,于双方而言,是一件两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