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大势在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看着郭九龄这样一向沉稳的人,也因为这件事而有些烦恼,秦风不由的笑出了声.

    “陛下,可是这真不好笑啊!”郭九龄抽了抽鼻子,将披风拉得更紧了一些.”您想一想,他要是娶了郭显成的侄女,过两年生个大胖小子,那根儿可就扎得有些深了.到时候,我们放出去的神鹰还能飞回家么?”

    “你觉得他会出卖我们?”

    郭九龄摇摇头:”那倒不见得.因为出卖我们的话,对他不见得有什么好处,他现在已经身处高位了,身份一旦泄露,等待他的不是齐帝的奖赏,而会是惩罚,就算他因为出卖我们而立下大功,今后他在齐国也不会再有什么好的前程,甚至郭显成以及郭氏家族也会受到他的牵连.”

    “所以呢?”秦风问道.

    “如果神鹰真有背叛我们的一天,我猜他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先剪除掉他麾下我们的人手,像慕容海这样的人.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神鹰很清楚他们,而他们却完全不知道神鹰.如果真有一天,我们发现这些人莫名其妙的死去的话,那么这事情恐怕就不妙了.”郭九龄道.”这些人如果被剪除完之后,神鹰就可以成功地完成对我们的切割,到了那时候,就算是我们将这件事明示天下,可是谁会信呢?”

    郭九龄顿了一顿,接着道:”而在这当中,神鹰一定会替齐国立下很多的功劳,而这些功劳说不定就是在我们大明身上取得的.到了这一天,只怕齐国很多人都会认为我们在使用反间计,想利用他们自己来除掉他们一个厉害的将军.”

    秦风瞅了他一眼,”瞧你说得我都有些认为这事儿一定会要发生了.”

    “陛下,老臣做事,总是先往坏的方面想,然后尽可能的堵上这些漏洞.”郭九龄道:”但这事儿,我真是有些技穷了.只能派人尽可能地观察着.”

    “你多心了.”秦风摇了摇头,淡淡地道:”神鹰这个人啊,很聪明,而且在军事之上的确有很高的素养,他是一个天生的将领.说实话,当初让他纵横千里逃出大明,虽然你们帮了他不少忙,但下头的军队可不知道,到得后来,有些军队将领可真是恼羞成怒了,啥招儿没有使出来,有时候你报信都来不及吧?可他呢,硬生生的从一个个的缝隙之中钻了出来.最开始他的指挥还有些生涩,但后来,可是越来越圆润了.”

    “正是因为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我才如此的恼火和不安啊!”郭九龄道.”我可没有陛下如此宽阔的心肠,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就像猫抓一般的难受.”

    “安心吧!”秦风伸手拍了拍郭九龄削瘦的肩膀,”老郭,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担心这件事吗?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神鹰会不会因此而背叛我们,最重要的,是大势是不是在我大明.”

    “大势?”

    “不错,大势!”秦风点了点头:”正因为神鹰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能够精准地判断出,大势在那一方.谁更有希望获得最后的胜利,他便会站在那一方.”

    郭九龄听了这话,仍然黑了脸,”要是齐国占了上风,那就会出现上面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原本我还指望着他能在关键的时候力挽狂澜呢!”

    秦风笑了起来:”当初放他出去的时候,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他能坐上如此的高位吗?”

    “这个,倒真没有想过.”郭九龄楞了楞,摇头道.

    “所以啊,你不能以他过去的身份地位来替他思考,而是要站在他现在所处的地位之上来思考.在不同的高度看问题的角度,处理问题的方法都是不同的.所以说老郭,只要大势在我,别说神鹰只是娶了一个老婆,便是娶了十个八个,生了一大堆娃娃,那他都是我们大明的神鹰,而如果大势在齐,就算他不娶,难道他就一定会忠心于我们吗?”

    郭九龄怔了怔,”陛下的意思是,只要我们能够压制住齐国,神鹰就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叛我们,哪怕他成了齐氏的女婿?”

    “当然,也许他成了齐氏的女婿,还能给我们更大的帮助.”秦风笑道:”老郭,阴谋永远只能是辅助,是枝节,再阴险的阴谋也不可能改变大势,不可能变成主干,真正左右局势的是大势,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是整体实力的对决,阴谋,充其量是锦上添花,是能让很困难的事情变得较困难,较困难的事情变得不困难,如此而已.”

    郭九龄想了想,点了点头,但马上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看到郭九龄臭臭的脸,秦风忍俊不禁,”好了,我这么说,并不就是说你们这一摊子就不重要了,当然很重要,将困难的事情变得较困难,这要是在战场之上,就能让我们少牺牲成千上万的士兵,谁敢小瞧你们?再说了,你们也是大明整体实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不对?”

    听到秦风如此说,郭九龄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心思别这么重,没事儿的时候,多往舒畅那儿跑一跑,让他给你多诊诊脉,以便随时掌握你的身体情况,他现在也忙得很,听说正在筹备专门的医师大学堂,要改变过去的那种师傅带徒弟的模式,要大规模的培养医师出来.这是一件大好事,现在我们大明啊,医师还是太少啊,上一次抚远郡的王贵来述职的时候还跟我谈起他们那里的一些乡村里,尽然还有不少的巫婆神汉以行医骗钱,闹出了人命,这要是用一个医师在哪里,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秦风有些痛心疾首的道,”死的是一个孩子,才七八岁的年纪呢!窥一叶而知全斑,只怕在我大明,还有不少的地方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没有被揭开罢了.”

    “办医师大学堂那自是极好的事情.”郭九龄点头道:”自古以来,很多极高明的医生都是敝帚自珍,生怕带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自从舒大人执掌大师太医署,厉行一系列改革措施,遣散太医分驻各郡,又以身作则,将自己的医术拓印成术颁行天下,这才有了很大的改观,但终归还是只有几年功夫,医师这种人才还是太少,舒大人此举,必将名垂史册.”

    “舒畅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看准了的事情,便会不管不顾的推行下去.也只有这样经百折而不挠的人,才会把这样的事情做成.”秦风道.”想当初,便连我自己,也认为我不可能活下来了,但他却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想尽办法替我延命,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要不是他,我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我的武道修为能到今天这个地步,与他那几年拼命地替我拓宽经脉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舒大人的确值得敬佩.”郭九龄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犹豫之色.

    “怎么啦?”秦风敏锐地发现了郭九龄情绪上这一霎那之间的变化.”舒畅有什么事情?”

    郭九龄又犹豫了片刻,这才道:”陛下,要说老臣怀疑舒大夫,那是完全没有的.但有些事情,着实让我有些疑惑,实在搞不懂舒大夫在搞些什么名堂.”

    秦风微微皱眉:”你的人在监视着舒大夫?我不是说过了吗,五品以上的官员,绝不允许鹰巢监视他们的日常生活,在他们的身边安插人手吗?”

    “这个老臣当然记得,也绝不会去做,只是舒大夫这事儿太特殊了一些.”郭九龄道:”所以我才关注了一下.”

    “什么事儿?”秦风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们鹰巢有一个专门监控江湖武者的机构,主要是担心这些人潜入到越京城内生事.这个机构里头的人,武道修为不见得很高,但眼力和江湖阅力却是一等一的,一般有外面的武道高手进入越京城,我们一般都会提前针对此人做一些预案.前一段时间陛下还在外主持战事的时候,越京城可是来了一个大高手,至少九级上.当时我们可是有些紧张,因为这个人我们完全不了解,不认识.而那时的越京城,可是没有高手坐镇的.”

    “这人去找舒畅了?”秦风问道.

    “是,这人去找舒大夫了.”郭九龄点了点头.”在舒大夫哪里呆了两天时间,然后就离开了.后来我们的人追根溯源,一路追踪着这人,发现此人最后去了齐国.”

    “舒疯子相交满天下,以他的医术,救了不少人,有几个武道精神的朋友,不是什么稀罕事.”秦风笑道.

    “是,开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了几起,来找舒大夫的人武道修为都不低,最近的一起是陛下大败秦军之后来的,这个人是一个宗师.陛下,这就不寻常了.臣觉得这事儿很奇怪,所以发动了在齐国的网络查了查,竟然发现,来找舒大夫的人在齐国可都不简单,而这些人,若隐若现的可都有些联系.本来还想深挖一挖,但却似乎被他们发现了,我们的人死了不少,我立即斩断了所有的联系,彻底从这些人的眼界里消失了.陛下,这些人不属于鬼影,也不属于齐国朝廷,身份着实有些诡异.”

    “原来是他们!”秦风仰起头,看着无边的风雪,似乎勾起了什么回忆,轻轻地道.

    “陛下知道这些人?”郭九龄有些意外.

    “你想知道吗?”秦风一笑:”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需要咱们温一壶酒,慢慢地说.”

    郭九龄瞅了一眼秦风:”陛下,不会真是皇宫里的葡萄架子倒了吧,怎么还想与老臣喝酒闲谈了?”

    “不要胡说,今天余秀娥来了,带着他的儿子,野狗的老婆来了,抱着他的儿子,月瑶也挺着大肚子来听这些人说育儿经,屋子里头鬼哭狼嚎,实在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