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拼命印钱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随着战事的初步展开,秦风案头之上的奏折立时便多了起来,基本上都是与这一场战争有关,国内的政事,则基本上交给首辅去处理了,秦风现在的注意力完全转到了与秦皇的这一次作战当中去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首先向秦风汇报的自然是户部的苏开荣,现在每天从他手里流转出去的银两都是以十万两计,当然,这位以铁公鸡称号而闻名的户部尚书,现在倒是慷慨大方得很,但有所需,决不拖延.

    “陛下,这一次将粮草供应交给商人承包一部分这步棋算是走对了,从现在施实的情况来看,比朝廷自己组织人马来运送,大约要便宜两成下来.臣准备接下来将这些粮草运送任务全部交给他们,这样,还能节约不少.”苏开荣抱着帐本,眉开眼笑地道.

    “全部交给商人,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呢?”秦风有些不放心:”这个价格,他们有钱赚吗?”

    “商人自是无利不起早,没钱赚,他们怎么肯干?”苏尚荣笑道:”他们的钱赚在两个方面,第一他们运送的都是去年或者前年的陈粮,眼下秋粮马上就要收割入库了,这些粮食再不出库,立马就得跌价,眼下我户部采购虽然比市场价要低不少,但如此大批量的购入,本身对他们而言,就是解决了大问题,不仅解决了陈粮而且给他们腾出了仓库,第二,他们的运输成本比我们要低,这些大粮商,本身就有成熟的运输网络和销售网络,第三,他们一路之上的损耗比我们要低得多.”

    “为什么损耗要低?”秦风问道.

    “陛下,这个,嘿嘿,粮食是朝廷的嘛,这个……”苏开荣干笑了几声.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秦风脸黑了黑,无非就是崽儿卖爷田不心疼嘛!

    “陛下圣明.”苏开荣拍了一句马屁,”总体上算来,粮食发运,比我们发运的成本要低上三成左右,我们从这个三成中拿回来一成,其它两成作为他们的利润.”

    “你还没有如果耽误了军机呢?”

    “陛下尽管放心.”苏开荣,”这些承运的粮商在获得这个资格之前,与我们户部还有兵部那可都是签了军令状的,一旦误了军机,那抄家杀头可是免不了的.您说,他们敢有丝毫懈怠么?只怕比我们自己运还要保险几分.”

    “这倒是!”秦风一笑,但凡威胁到了脖子上的脑袋,那自然都要比平时要经心得多了.”户部估算,我们这场战争要打多久,不会影响到国家的正常运转?”

    “陛下,我们现在有钱!”苏开荣洋洋得意地道:”现在大明帝国银行正在没日没夜的印钞票呢.”

    “以前苏灿不是说不能滥印纸钞吗?说要量入为出,还有一个什么纸钞不能钞过大明整个国计收入的多少,怎么现在就可着劲的印呢?”秦风奇怪地问道.”现在就不担心了?”

    “陛下,我们现在缺钞票了.您这几个月在虎牢,对于国内的情况可能还不太清楚,现在咱们的钞票购卖力大大增强.物价大幅度下跌啊.比方说米吧,以前一石米一两银子左右,现在几乎跌下了三分之一.”

    “这不是因为新粮要上市么?”

    “不,跟新粮上市有一定的关系,但更重要的是,市面上钱不够啊.钱不够,他便值钱,物价就下跌.”苏开荣说绕口令似的跟秦风道.

    “说人话.”秦风一瞪眼睛.”物价下跌,用更少的钱买更多的东西,对老百姓不是更好吗?”

    ”陛下,这很简单啊.”苏开荣叫起屈来,”虽说老百姓因为物价下跌,钱能买更多的东西,但那些种粮的老百姓开心吗?那些作坊的老板高兴吗?他们的收入少了啊!”

    秦风楞了一会,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还有更重要的,我们这便物价大跌,那出口到楚国的那些货物,便也跌价了,楚人用相同的钱,可以买我们更多的东西,我们是大亏啊.而我们大量在楚国采买的那些东西,人家可没有跌价,我们要用更多的钱才能买回来,又是大亏啊!这一进一出,对国计可是大不利,所以现在苏灿是没日没夜的印钱然后将其投入到市场上去呢,前两天首辅还召集户部,工部以及帝国银行的人一起会议了这件事情,要在青州等地大规模开建工程呢,工部已经开始计划这件事,呆会儿便会要跟陛下汇报了.”

    秦风呆了片刻,这些东西,他着实有些不太懂,但自己不懂也没啥关系,下头办事的人懂也行.不过从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出来,那就是现在的大明,在经济之上,已经差不多实现了腾飞了,秦国马越倾家荡产的来跟大明打一场国运之战,而大明,却还在发愁怎么将钱更多的花出去,两家的经济完全是天上地下.

    打仗原本是一个耗钱的活儿,秦风犹记得前几年,每一打仗,苏开荣都愁得跟个什么似的,现在满脸红光,一脸的志得意满.

    媳妇儿的这场楚国之行,可是给大明带来了太多的利益啊.今年一年大明经济的大腾飞,与楚国的绝大贡献可是脱不了干系的.

    “陛下,臣还有一事上奏.”苏开荣合上了手里的帐本,道.

    “说吧,什么事?”

    “臣请陛下下旨征辟耿精明入户部为官,给臣来当副手.”苏开荣道:”等臣再带他两年,他便可以胜任这个户部尚书了.”

    “耿精明?”秦风讶然道:”你什么时候看上他了?”

    “我盯上他很久了.”苏开荣嘿嘿一笑:”这一次他为了得到粮食的承运权跑来找我,这不送上门来吗?我先跟他安了一个临时的户部调度司的司长,等到战后,您一道旨意,他想走也就走不脱了.”

    “这家伙不是主做丝绸生意的吗?后来又去铁路署那边帮忙了好一段时间,那个什么公私合营的股份制就是他搞出来的吧?怎么又跑去做粮食了?”秦风好奇的问道.

    “这家伙,鼻子比狗还灵,我们这与秦国还没有打起来呢,他便跑来找我了.要拿下这一次整个军队的粮食承运权.起初臣可是一点也不放心的,但他立下了军令状,最后他麾下的那些粮食也都签了军令状过来,而且给出的整个预算价格,比我们事先预算的要低了三成,我就先给了他们四成的活儿.这件事儿,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投入一文钱,而就是揽了一个总.”

    “你觉得他能胜任户部尚书?”

    “能,绝对能!”苏开荣肯定的点头:”他比我强.臣啊,在节流一项之上,自认第二,没有人敢任第一,但在开源之上,臣就远远不如他了.此人对于赚钱,有一种天生的能力,陛下,现在说耿精明是我大明第一豪富,大明的商人们绝对不会否认.这样的人,如果能让他做上大明的户部尚书,那大明以后还会缺钱吗?肯定不会了.只要他来户部,我带他两年,让他熟悉一下大明户部的运转,此人绝对能辅佐陛下干一场大事业啊.您不是说过,打仗,更多的是打得钱,打得国民经济,其次才是军队的作战能力,咱们好好的发展经济,到时候用钱压死他们.”

    听了这话,秦风大笑起来:”你这话说得也真是不错,国富民强,自然军壮.不过听你这个意思,这个耿精明很不乐意当官似的?”

    “陛下,现在这家伙是我们大明的首富呢,何等逍遥自己?用他自己的话说,喘口气的功夫,那就是成百上千两银子的生意.咱们大明的官儿,限制颇多,这家伙当然不愿意.”苏开荣哼哼道:”这家伙也不想想,要不是陛下,他能发家致富这么快,瞧瞧楚国,齐国的那些富人,现在都是想千方设万计的悄悄的把钱往咱们大明搬呢?昌隆银行现在赚得是盆满钵满呢!”苏开荣叹了一口气,当年他也可是昌隆的股东,可惜最后为了避嫌,他不得不从里面退了出来,要是现在还能做股东的话,那早也是超级大富翁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大满意朕对官员的限制啊?”秦风皮笑肉不笑地道.

    苏开荣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不敢,不敢,陛下这是为了天下社稷,在职官员不得经商,臣是衷心拥护的.臣掌户部,天下闻名,跟随陛下,以后名垂青史,岂不是比有几个钱要好多了.”

    “嘿嘿嘿!”秦风笑道:”我怎么好像听说,昌隆银行准备在你退休之后要请你过去啊?”

    苏开荣尴尬地半晌,才道:”陛下,臣退下来后,便是无官一身轻了,过去只是发挥一下余热,现在昌隆银行对我们大明来说,也是一柄无上的利剑,臣去给陛下盯着.”

    “那薪饷也可观得很啊!难怪你要急着找接班人.”秦风大笑.

    “陛下,陛下,臣六十好几的人,实在是精力有些不济了,未雨绸缪嘛!”苏开荣开笑道.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秦风收住笑.”这个事情,我会考虑的,哼哼,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耿精明跑出朕的手掌心.”

    听了秦风这话,苏开荣顿时大喜.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