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要用人头立威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巧手离开,吏部尚书方大治又前脚赶着后脚的来了.

    方大治现在可是春风得意的很,要知道,在大明朝堂上下,可都是将能坐上吏部尚书这个位子的上,都视作了下一任首辅的当然人选.所以哪怕与方大治一同被调入朝廷,一样被委以重任的金景南如今也风头正劲,但所有人还是更看好方大治.

    “陛下.”行过礼,坐在秦风的下首,方大治也不废话,直接说正事,”青州,兴元,丹阳三郡如今已经归于我大明治下,接下来,这三地马上又要大兴水利,所以臣觉得这三地的吏治改革,必须要马上进行了.不然到时候,大笔的银钱投进去,我担心会人浮于事,甚至贪污腐败,这些官吏的那些龌龊勾当可真是防不胜防.前两日,臣还听小猫说,运到哪里的专门用于军队改编的一些物资,一过他们的手,都要少上一两成,还美其名曰漂没,简直是岂有此理.现在还直是一些不多的物资人,明年大工程一上马,那可是海量的物资银钱投下去,他们再来漂没一两成,岂不是要酿出大事来?”

    听了方大治的话,秦风一笑:”这漂没了一两成,小猫也知道了,但不见小猫有什么动作嘛!这是为何啊?”

    “陛下,那些官员,都是他们本乡本土出来的,背后的乡土情结异常重,那些老百姓啊,还就信着他们,哪怕明明这些家伙一个个贪得厉害,将大头都弄走了,就给他们一口汤喝,他们还感激得不得了.当真是贱得可以啊.小猫不是怕出事吗?所以就忍了.”

    “小猫是兵部,手里握着兵权,都担心出事,你就不怕?”秦风反问道.

    方大治怔了一怔,”臣可以一点一点的想办法.”

    “现在大明的官员本身人手都不足,你想动这几个地方,那里来的人手?”秦风问道.

    “臣从沙阳郡弄了一批来,又从长阳郡挖了一批来.”方大治道.

    嗯?秦风一怔,沙阳郡的方大治能弄来他不稀奇,方大治就是从沙阳郡出来的,想从沙阳郡弄一些官员出来,肯定是要给面子,而且沙阳郡那地方,读书人本来就多,官员吏员也多,他弄一批走,腾出了位子,那些吏员便能更进一步变成官员,那待遇可就大大的往前踏上了一步,而另外一些人,便能从一些临时聘用的变成吏员,可谓是皆大欢喜,但长阳郡可不一样,到处都差人,方大治是怎么从那里挖人的?

    “马向南就眼睁睁地看着你挖他人?”秦风问道,既然是挖人,方大治肯定是挖得那些能干活的能吏,而这些人,也必然是马向南青睐的.

    “所以臣说是挖呢!”方大治嘿嘿的笑着:”长阳郡的官员,吏员的薪饷虽然是朝廷提供的,但地方补贴可就比其它地方差远了,谁让他现在穷呢?那里的官员,谁不想出来当官?以前是没这个机会,现在我给了他们这个机会,那还不巴巴地往出跑?”

    “可现在这地方也穷得很啊!”秦风奇怪地问道.

    “臣答应这些人他们的薪饷和补贴都由吏部供给,不从地方上出,他们没了后顾之忧,自然是千肯万肯了.”方大治笑道:”长阳郡的官员,很善于治理那些一穷二白的地方,马公把他们调教得很好啊,有了治理长阳那种地方的经验,到了这里,还不是小菜一碟,其实这些地方并不差,只是秦国朝廷也好,还是秦国官员也好,治理不得法而已.陛下,长阳的官员,很快就要抵达虎牢了.”

    “人都来了,你才跟朕说,是想朕替你背黑锅吧?”秦风似笑非笑的瞧着方大治,这一次调动的,肯定都是一些县官县丞之类的官员,这个级别的,吏部直接都可以调动而不必上禀到政事堂,更不会抵达自己这里,方大治这家伙,果然骨子里还是有着商人的狡诈劲儿,先把这事儿做实了再说.如果长阳郡的郡守不是马向南而是换别人的话,只怕他都不会理地方上的意见了.”是不是马公勃然大怒,追过来了!”

    方大治脸上露出一些尴尬的模样,点了点头:”人还不有到,不过已经到了越京城了,只怕很快就会追过来.”

    “长阳郡的官儿本来就很紧张,马公好不容易调教几个出来,还被你挖了墙角,他不怒才怪!”秦风哑然失笑.

    “是啊陛下,这老儿犯起崛来不可理喻啊,这长阳郡的官员,也是大明的官员,吏部调动是很正常得嘛.他却不依不饶,这不是将这些官员看成了他的私产么?”方大治眨巴着眼睛道:”陛下,这一次您得治治他,让他改改这毛病.”

    秦风盯着方大冶,幽幽地道:”这老头儿真敢拿拐杖抽你.”

    方大治苦笑:”陛下,马公在越京城就是这么说的,他也知道,过了吏部的手续,人他是要不回去了,这次来,估计就是找我出气来了.这事儿,陛下要是不管,他真敢抽我.”

    “这我可不管.”秦风哈哈大笑:”你自己解决吧,你呢,也不用在我面前叫苦了,你早就有想法有办法是不是?”

    “陛下果然是明见万里.”方大治道:”马公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他这么叫嚣,无非是想替长阳郡在以后多从我这挣一点福利回去,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与他谈判了.”

    “早知道你最擅于和稀泥了.”秦风的指头点了点方大治,”好了,不扯其它的,说正事吧!”

    方大抬一笑,这和稀泥,对于基层官员来说,是一个贬义词,但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那可就两说了,首辅权云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就是和稀泥,当然,文雅一点的说法叫做平衡各方利益,如何平衡,当然就是和稀泥嘛.只要和得好,利益各方都满意,那就是一个合格的首辅了.擅于和稀泥,

    “请陛下明示!”

    “青州可以步子大一点,但兴元,丹阳这两地,现在还不能动.”秦风想了想,道:”现在这两地,最主要是进行军事改编,其次是稳定民心,实在是不宜大动干戈.正如你所说,那些地方官员,虽然官当得不怎么样,但乡望却很重,关系盘根错节,牵一而发动全身,在战事结束之前,我不想有任何的枝节.”

    “如果现在不动,只怕明年这些人便会出大问题了.他们习惯了过去的那种作风,干坏事还干得理直气壮.”方大治道,”陛下,到了明年,可能就要人头落地了.”

    秦风冷冷一笑:”或者一些人头落地,更能让我大明的律法,在本地建立起权对的权威.到了明年,工部的工程开始兴建,这些本地的百姓马上就能从这些事情之中发现我们大明与秦国的不同,他们能实实在在的得到实惠,能够极大的改善自己的生活,不会再满足于吃饱肚子,与大明的交通频繁,会让他们发现大明其它地方的百姓,与他们那巨大的差距,交流会让他明国官员与本地官员之间的不同,那个时候,所谓的乡望,只怕会变成怨望.”

    停顿了一下,秦风看着方大治:”到了那时候,你吏部再换人,只怕他们会更欢喜呢!”

    “只怕到时候拿人的是刑部,不是我们吏部了!”方大治苦笑道,他想得是治病救人,提前预防,陛下想得却是要杀要立威,不得不说,陛下的策略会更有效果,真如陛下所说的那样,到时候即便那些官员都被刑部拿了杀头流放,百姓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们今儿漂没一点,明儿漂没一点,就让他们先漂没着,不过是替我们将这些财物先存放在他们家里而已,到了那时候,不还是得乖乖地还回来,说不得,还有大笔的利息入帐.新官上任,拿着这些财富,造福乡里,妥妥儿的马上赢得百姓的支持.”秦风道.

    “是臣想得浅了!”方大治点头道.

    “大治啊,其实你想的法子也不能说就错了,提前预防,治病救人,在大明本土是适合的,但在占领地上就行不通了,我们要用更快的法子收纳人心,更快的将这些占领地纳入我们的体系当中,让他们发挥出作用来,说不得就得养出一些贪官污吏出来,然后再拿他们的脑袋来用一用,其实说起来也不冤枉他们,他们的的确确就是一些吸食民脂民膏的贪官,”秦风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臣惶恐,臣应当从整个全局来考量.”方大治站了起来,躬身道.

    “你以前治理一郡之地,现在却是中枢重臣,眼光自然要更远一些,就像小猫,多火爆的性子,现在不也当着没看见吗?就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一层.”秦风微笑着道.

    “臣明白了,臣要学得还有很多.”

    “嗯,要总揽全局,的确要学很多,吏部历来是国家第一大部,你要多多用心.”秦风点头道.”乐公公,送方吏部,再看看,章兵部来了没有?另外给我弄一壶酽茶来.”

    送走了方大治,秦风站起身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今天小猫是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了.12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