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新桐战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轮娇阳蓦然从地平线上跃出,红色的阳光,映照着地上的鲜红的血液,红得另人刺眼.秀水河大桥上有人注视着这里的战斗,而在秀水河的另一侧河岸之上,也有人注视着这里的战斗,只不过两方面的人心情却截然不同.

    钟镇木然地站在河边,身后是数百名骑兵.他在得到对岸战斗的消息之后,以最快的速度的赶到了这里,目睹的却是一场残酷的屠杀,他过河的三千士兵,在这一场战斗之中无一幸存,他看到老哨长身体高高飞到空中,重重地摔倒在河水的浅滩之上,溅起漫天的水花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哀嚎一声,双腿软倒,重重地跪倒在地上.

    自己早该想到的,如此重要的地方,明军怎么可能没有后手,怎么可能只派五百人守着桥头,他们就是在诱使自己派人强渡过河,然后将自己的有生力量聚歼在河对岸啊.

    烈火战刀敢死营,那是大明皇帝的亲军.

    一万随他前来攻打秀水河大桥的秦军,哪今活生生的折损了一半,只剩下了五千人,身后传来士兵们压抑的啜泣之声,士兵已经跌落到了最低谷.

    十去其五,这仗,还怎么打得下去?

    他跪在沙滩之上,重重地嗑了几个响头,站起身来时,额头之上已是鲜血淋漓,他流着眼泪,踉踉跄跄的向着远处的大营走去.

    现在他已经不用顾忌自己的表现会不会影响到军中的士气了,因为军中已经毫无士气可言.

    二千骑兵在马猴的带领之下,风驰电挚的奔到了秀水河大桥,大部队在河对岸忙着扎营,另有一骑却是飞奔上了大桥.

    “见过马统领!”张喻抱拳行了一礼.

    马猴冲着他点了点头,两人之间的地位实在是相差太远,他倒也不用矫情,草草还了一礼,眼光却是看着一边的昌永岗:”昌先生辛苦.”

    昌永岗微笑着道:”为陛下效力,那里说得上辛苦,马统领这一仗却是打得荡气回肠啊!”

    马猴却是晒然一笑:”偷袭对手,痛打落水狗,哪里算得上荡气回肠,倒是你们这里,真正是让人热血沸腾.张喻,这一仗打完,你要升官儿啦!”

    “多谢马统领.”张喻大喜,升官,自然是谁都喜欢.

    “得,你别套我,最终还得看你们老大,不过这一次你的表现着实不错.”马猴一笑,”升上一级,当一个偏将,那是妥妥儿的了.对了,小王大夫呢?我麾下好几个兄弟伤得着实不轻,还得请小王大夫去瞧一瞧.”

    “我这边也伤了几个,小王神医正在替他们收拾,也应当差不多了.王大夫,王大夫!”张喻扯开嗓子吼道.

    手上,身上沾满血迹的王凌波从小屋里跑了出来.

    “小王大夫,我手下有几个弟兄,不要劳料烦你跑一趟.”马猴冲着王凌波拱了拱手,如果是平常的军医,马猴自然用不着如此客气,但这王凌波,倒正儿八经的是舒畅的入门弟子.在越京城,也是经常见面的.

    王凌波瞅了一眼对面,”你们骑兵还有受伤的?”

    “瞧您说的!”马猴眼睛一鼓:”难不成我们骑兵都是钢筋铁骨啊?”

    “有几个?”王凌波对张喻倒是客客气气,但面对马猴的时候,却是没啥好脸色,显然这里头有些其它的隐情在里头.

    “八个.”马猴做了一个手势,”死了二十七个.”

    骑兵作战,一旦掉落马下,生存的机会,的确微乎其微,所以王凌波先前才有如此一问.

    二十七死八伤,如此低的损失,却全歼了近三千敌人,这个战果,让张喻和昌永岗都是脸上变色,这战斗力也是过于恐怖了.

    看着他们的表情,马猴却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对手根本没有防备,没有远程武器压制,没有盔甲防身,这样的敌人,胜了也没有什么可欢欣鼓舞的.”

    王凌波回到小屋之中,收拾了一些药材,挎着一个药箱子,便往对面骑兵营地走去,马猴倒是没有跟去,而是与张喻与昌永岗一起眺望着对面的秦军大营.

    “这一战打垮了对面的敌人,短时间内他们是没有力量也没有心气再来攻打秀水河大桥了.”马猴指着对面道:”如果我估计得不错,他们会在这里掘土筑城,与我们形成对峙之势,然后等待援兵了.”

    “马统领,你要不要去冲击一下,以烈火敢死营的战斗力,说不定一战就能把敌人全歼在这儿!”昌永岗两眼放光,”昌某愿为马前卒.”

    马猴放声大笑:”昌先生,这可不行.对面的钟镇虽然在我们这边名气不显,但其本身还真是有几把刷子的,而且这可是一个完整的大营,防御设施还是很完善的,烈火敢死营野战无敌,但要我带着麾下的儿郎们去冲击这样防御完好的大营,我却是不愿的,伤亡太大了.这种事儿,得步兵来干,大家针尖对麦芒.”

    “那就让他们在哪里矗着?”昌永岗反问道.

    “无所谓.”马猴笑了笑.主战场不在这里,但这样的军事机密,他却不能跟眼前这几位说了.”这里打垮了钟镇,接下来苑一秋肯定会派援兵来,他们在另外几个地方,也被邹正打得鬼哭狼嚎,估计接下来来会把这里当作攻击的重点.再来,说不定便是金守德,甚至苑一秋了.”

    金守德是秦军前锋军的副将,苑一秋更是主将,听到这两人,张喻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昌永岗却是满脸兴奋之色.”苑一秋是秦国供奉,九级巅峰高手,如果能与他一战,倒是快慰平生.”

    马猴哈哈一笑:”昌先生,说句实话,如果你与苑一秋单挑,我估计你干不过.”

    “如果完全能干得过那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昌永岗却是不以为意,”当年陛下在横甸与邓朴一战,又何尝有把握了,还不是一战而胜,并借机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马猴张大了嘴巴看着昌永岗,敢情这位打着的是这个主意?想再来一个阵前突破,这可是九死一生的活儿,不过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可不能再臭着一张嘴去打击人家了.

    秀水河大桥暂时陷入到了平静当中,各自酝酿着下一次的风暴,而此时在遥远的新桐郡,战争的阴云却是密布.

    新桐本身只有三千郡兵,但蔡强率领五千骑兵从丹阳郡跑到这里,却是让新桐郡守陈楚喜出望外.这可是一支强兵,有了蔡强的相助,新桐便又有了几分保障.蔡强一到,他是立即将其迎进了郡城当中.

    明军拿下了兴元,丹阳之后,随时都有可能有向新桐发起进攻,陈楚这几个月,一直在做的事情,便是整军备战,三千郡兵肯定是成不了气候的,但新桐却并不差人,新桐的豪绅不少,这些人都是新桐一个个铁矿的大老板,他们手里有的是人,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兵器,盔甲,每一家为了镇压矿工,都有或多或少的精锐人马.

    大敌当前,本来大家还各有心事,都想着自己能多保存一点实力,人家多出一点,对于这些人,陈楚一向是缺乏约束力的,但随着蔡强的到来,他的底气立码便厚了起来.搜罗府库,摊派战争赋税,先给蔡强所部重重地发一笔饷银,然后又满足供应对方粮草,立时便与蔡强结成了联盟.

    这个时候,陈楚对郡里的大豪们可就不客气了,要么带着人马上到郡城集合,要么便由蔡强的骑兵来你家拜访作客.

    面对着这五千来自青州的强大骑兵,新桐的地头蛇们,只能选择屈服.几个月的时间,陈楚便聚集起了两万人马,而全都还是自带盔甲武器,虽然粮草还得由郡府供应,但最终,还不是着落在了全郡的百姓身上?

    更重要的,此时秦廷皇帝马越御驾亲征,二十大军压下虎牢,其中右路年纯凤所部进攻万县,而新桐就与万县相邻,当年纯凤所部大军进入万县之后,朝廷在这一带的势力一时之间达到了顶峰,新桐的土豪们可也没有胆子在这个时候与朝廷较劲.因为局势很清楚,此时俗人桐已在了年纯凤所部的侧翼,如果胆敢在这个时候再与郡守说东说西,陈楚可是有着大把的理由名正言顺地将他们干掉,然后将他们的财产,矿山等一并收入囊中,要知道,陈楚本身也是新桐最大的一个铁矿矿主啊,各家所占有的那些矿山,矿工,匠人以及铁厂,可也是他觊觎了很久的事情.

    麾下拥有了两万大军,再加上蔡强的五千骑兵,陈楚踌躇满志,并不认为明军能够拿得下他们的新桐郡.因为此刻已经进入到了新桐郡的明军,合起来只有区区一万人,于超的追风营,以及杨致率领下的一个刚刚完成改编的虎牢新军营.

    由蔡强牵制住于起的追风营,自己的两万大军,还收拾不了杨致的五千人?如果能击败了这支进入新桐的明军,确保年纯凤的侧翼,更进一步突入丹阳,转战兴元,那可就要立下大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