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杨致的新军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这是一份鹰巢情报人员送抵军营的关于新桐军事布署及调动的情报。在于超和杨致奉命进入新桐郡并且打下这个富含铁矿的郡治的时候,鹰巢所有关于新桐郡军事布署和军事调动的情报,便被统一的送交到了这里。

    现在新桐的军事力量在这两位指挥官的眼中,几乎可以说是一览无余。两万步卒再加上蔡强麾下的五千骑兵。

    杨致的脸色有些发黑,很显然,敌人的轻视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这位可是自诩只比皇帝差一点点的人物,现在,面前这个小小的敌人,却将他列为了第一打击对象。

    “蔡强带着五千骑兵回窜丹阳郡,作出这个姿太是要吸引我去追击他们。”于超很是开心地看着杨致。他与杨致合伙一来,没少受这家伙的鄙视,从相貌到衣着品味再到饮食,于超被这位大楚前超级贵族嘲笑的体无完肤。

    可很怜的是,大明第一骑兵部队的指挥官于超,以前只是一个斥候出身,对于贵族的品味和内涵,自然是不甚了了。而且在大明的高级军官之中,具有这种特质的人屈指可数,于是现在已经很发达了的正在努力向着这个方向发展的于超将军,便当然地将杨致当成了自己的模仿和请教对象,当然,换来的是一个个无情的耻笑。

    “自寻死路。”杨致半晌,终于喷出了四个字。

    于超更加开心起来:“我肯定是要去追蔡强的,要不然他真窜回到了丹阳郡可就麻烦了,那里现在可没有多少防御力量,要是让他去丹阳乱搞一气的话,章兵部会拧下我的头来。不过我走了,你确定能对付那两万步卒,要不然你还是先后撤一段距离,或者避让一下,等我干掉了蔡强,然后再回头来帮你?”

    终于找到了一个渺视对方的切入点,于超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着杨致的自尊心。

    “滚犊子吧你。”杨致跳了起来,作为一个哪怕是落了难的大贵族和大公子哥,能让这位口出恶言,那肯定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

    “那我去追蔡强了哦!希望回来的时候,你没有吃败仗!”于超戴上他的头盔,施施然的往外走。两军虽然合流,但骑兵和营盘和步卒的营盘自然不可以驻扎在一处,骑兵更为机动灵活,所以一般有什么事情需要合议,都是于超到杨致这里来。

    “你回来的时候,我请你去新桐郡最好的楼子听曲儿!”身后传来杨致恶狠狠的声音:“还有啊,蔡强是属泥鳅的,你别跟丢了他,到时候需要我来给你擦屁股,堵洞眼儿。”

    “放心放心,要是那蔡强溜回来爆了你的**,我把脑袋切给你。”大笑声中,外头的于超已是翻身上了战马,蹄声得得,迅即远去,只余下嚣张的笑声还在外头滚滚传来。

    于超很想骂娘,脸憋得通红,半晌,才狠狠地对着空气一拳击下,波的一声爆响,那张被他扔在空中飘飘荡荡的纸张顿时变成了碎屑。

    “来人,给我叫所有校尉以上的军官来大帐议事。”杨致愤怒地吼叫着。

    隆隆的聚将鼓声传遍整个大营,三通鼓罢,诸将聚齐,有敢于迟到的,一般来说都是屁股开花,再严重一点,就是脑袋落地。这在军中是铁律。

    杨致负责整编的这个战斗营,现在已经烙上了鲜明的杨致特色。准确一点来说,杨致的特色就是残暴。

    这个虽然脸上有一道伤疤但仍然不失为一个有颜值的公子哥,内心绝对是一个暴虐的主儿,像他这种家伙,吃了那样多的苦,最后想要手刃仇人之时却还被打得像一条狗一般的逃窜,最终还是靠着背后的宗门付出偌大代价才保下来的人来说,心里肯定是有些阴暗的。这样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怎么把自己受过的苦,让别人也稍稍的尝上一些。

    有了这样的心理,杨致整编所用的手段,那就可以想象了。他就像整治当年在出云郡弄来的那一群大盗一样在整治这支军队。

    听话的,揍上一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不听话的,揍上两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还想着反抗的,揍上无数遍,让你再也提不起反抗我的意识。

    这就是杨致的治军之道。

    刚刚开始的时候,没有知道杨致是一个九级高手,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公子哥模样的人,陡然便成了一支五千人的最高将领,这支原隶属于虎牢军的队伍自然是不服气的,他们可是虎牢军的精锐,而杨致又很阴险地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虽然有军纪的约束和刚刚归顺后的拘束与担忧,这些人还不敢公开龇牙,但牢骚话自然是免不了的。然后,杨致便放话了,谁要打败了他,他马上收拾包裹,滚出军营,不论身份,不论官职,谁都可以来揍他,可以单挑,可以群殴。

    当然这个群殴不包括成百上千人的来干他。

    有了这条命令,这支虎牢军立即便像油锅里被浇了一盆水,滋啦一声便沸反盈天了。

    杨致到这个军营的头几天,一直便在干仗。

    从最开始的单挑,到后来的三五成群的群殴,这支军营之中,但凡还有一点武道修为又还有点脾气的人,被杨致虐了一个遍。

    然后是第二遍,第三遍。

    最终,所有人都被杨致的拳头揍服了。军队之中,抛开其它的利益之争,大家最服的还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直到这个时候,杨致才将他的那三百直属部队调进了军营。这三百人,最差的,都是七级以上的修为,这些凶狠的家伙进了军营之后,然后全营便又迎来了第二次殴斗高潮,这一次已经建立起了威信的杨致,公开在军营里摆下了擂台,结果并不出人意料之外,虎牢军中的绝大部分军官们,又被第二次干翻,除了极少数几个。

    直到这个时候,这支虎牢军才知道,他们的新将军是一头暴龙,而他的这些手下,是一群恶狼。而且这头暴龙和他的恶狼手下还很阴险。

    以为大家会很愤怒吗?错,大家很开心。

    军中拥有更多的强者,便代表着军队有着更强大的战斗力,有了更强大的战斗力,自然就能打更多的胜仗,拿更多的赏银,得更多的赏赐,还有在其它军队面前挺胸凸肚的得意儿劲。

    特别是最后一条,更是让所有的士兵看重。

    对于杨致来说,大棒已经打下去了,接下来的,自然便是蜜枣。

    首先便是军官的安置。杨致没有大肆地将自己手下这三百人安插到军队当中去,只是将其中一半人分配下去担任副职,这些人,冲锋打仗还是可以的,但指挥军队整体作战,还差了那么一些意思,自然不能添乱,安插下去,让他们去冲锋陷阵,剩下的,留在自己身边,组成自己的亲卫队。

    然后,便是大明饷银以及奖功酬功的整个一个体系的公布。他将这个瞒了这么久,就是要在重重的打击了这些家伙之后,然后再让他们欢喜一场。

    对于虎牢的士兵来说,大明军队的军饷体系,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幸福。简而言之,就是一人当兵,全家生活无愁,士兵的分级薪饷让每一个无望晋升军官的士兵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吸引,每过一年,只要你不战死,那你的薪饷就会跳上一级,关键是,便是最普通的列兵,一个月也有十两的月饷啊。这些银子,在秦国,足够一家人解决基本的温饱了。更别说还有战功赏银,有当兵期前为家属分配的无需缴税的土地,这些土地可是一直持续到你退役为止啊。

    退役,这也是一个向往的事情啊!当上几年兵,就能攒上一笔可观的银子,退役回到家,还有现成的土地可供耕种,这世上,还有如此幸福的事情吗?以前干虎牢军,不到四十岁你是休想退役的,关键的是,退役的时候,你根本攒不了银子,自然也不可能土地分给你了。

    而在大明,退役是有明确的年限的,一个普通大兵,干满五年,升不上去,对不起,再见!除非你是有着特殊技能的人才有可能被留下当,当然,一旦你被留下来,即便你仍然还是一个大头兵,但你却可以享受军官的待遇了,而且这样的人,基本上可以确定,大半辈子都要在军营里渡过了。不过军饷高啊,一年有明确的假期啊!

    当兵,能当得这么幸福,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总之,杨致是用到了他能想到的所有办法,来让这支军队归心,为此甚至跑到小猫那里撒泼,为的就是第一个给他的军队换装。

    小猫对于这个家伙也是有些无可奈何的,一来,杨致武道修为高超,他就是一个人形冲锋车,是一员难得的猛将,二来,他与皇帝与皇后的关系非浅,三来,更重要的是,他是王子的救命恩人啊,当年就是这个家伙,抱着王子一路逃亡,躲过了无数的追杀,最终将王子完好无损地送了回来。

    现在这支军队,可以说已经完全蜕去了虎牢军的痕迹,转而深深的打上了杨致个人的烙印,当然,在最后的整编阶段,杨致也让他们体会到了什么是魔鬼的训练。

    大军的精锐军队,都是这么过来的。苍狼,锐金,猛虎,矿工,撼山,霹雳等等,都是这么熬过来的,熬不过来,如何与他们较劲?杨致的理想是成为大明步卒第一。至于矿工营,被他排除在外,他们不能算是单纯的步兵,那是人形凶兽。不是谁都能与他们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