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不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两人返身走进城门楼子里,虽然还是极冷,但总算比站在外头风口上呼呼的吹着北风要强上太多。

    先前一直不知道躲在那里的乐公公幽灵一般的出现在秦风面前,这家伙现在的武道修为长进不少,跟着秦风,经常能看到宗师之间的搏杀,这对于他来说,是难得的机遇,虽然因为身体残缺,他这一辈子只怕都不能踏进宗师的境界,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向着九级的巅峰攀进。

    “我和老郭要在这里喝点酒,另外说点事,除了你之外,其它的人,就不要呆在左近了。”秦风吩咐道。

    “是!”乐公公躬身领命,转身走了出去。

    “这家伙,愈来愈像个鬼影了。”郭九龄感慨地道:“我现在根本就无法知道他藏在哪里。”

    “乐公练得功夫本身就偏向阴柔诡谲,这几年进步不小。”

    “瑛姑的功夫也偏向阴柔,但却光明堂皇。”郭九龄道。

    “他们两个不一样,乐公,也是一个可怜人呢!”秦风摇了摇头。

    郭九龄知道秦风在说什么,想想也是,乐公功夫再高,却是一个残缺的人,自己武道修为剩不下多少了,但至少还是一个正常人,有许多乐公没有的乐趣,想到这里,心情便也平和下来了。

    一得一失,很难有十全十美的。

    城门楼子里,很快就搬来了十数盆上好的炭火,屋子里的温度眨眼之间便升了上来,地毯铺上,一张小桌,两把椅子,几样小菜,一壶温热的好酒,眨眼之间便安排妥当。乐公公躬了躬身,无声的退出门外。

    外头警戒的卫士,城墙上的士兵,随即向着远方行去,外头,便只剩下一个乐公公,犹如一尊雕像,背对着城门楼子,站在风雪之中,仰头眺望着远处的风雪。

    郭九龄解下了厚厚的披风,脱掉了蒙着整个脑袋只剩下两只眼睛的大帽子,脸色却仍然显得有些青白,嘴唇稍稍有些发乌。

    虽然有舒畅调治,但他的身体仍旧在一天比一天弱下去。根子坏了,便有逆天之术,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勉强延命而已。

    像郭九龄这种情况,其实还有一个刘老爷子,与郭九龄一样的道理。本来刘老爷子也不至于如此早逝,但他为了刘氏一族的荣耀,最后又上了战场,再一次的搏命拼杀,为大明又立下新功,自己虽然死了,但却为刘氏搏了一个光明的未来,可以预见,在秦风治下,刘氏必然风光无二,而到了大明的下一代,一位皇后,足以让刘氏再辉煌很多年。

    所以说刘老爷子是心甘情愿,含笑而逝。

    郭九龄没有再上战场,但他心血的耗费,却也并不比体力上的耗费便轻松了,也只是在这两年,鹰巢的各项制度都已经稳定下来,开始进入了正常的运转秩序,他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不过他的身体,终究还是垮了。

    秦风希望他能退下来,不再操心劳力,他不希望这些老战友,在自己壮志未酬的情况之下人,便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他很想在自己站在这个世界最高处的时候,身边还有这些从最早跟着自己打天下的那些老人们。

    亲手为郭九龄倒了一杯温热的酒。

    一杯热酒下肚,郭九龄的脸色渐渐的为得红润起来。

    “南天门知道吧!”秦风道。

    “这个当然知道。”郭九龄道:“齐国境内最大的武道宗门嘛,曾经在大唐时期领袖全伦,但唐末却成为了曹氏帮凶,颠覆了大唐王朝,现在是齐国的头号打手,宗下弟子多在齐国军内任职。他们在齐国境内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就是这个南天门啊!可是你知道,南天门还有暗门这一说吗?”秦风抿了一口酒,看着郭九龄,幽幽地道。

    “暗门?”郭九龄大吃了一惊。

    “舒畅便是暗门中的一员。”不等郭九龄反应过来,秦风又丢出一个重磅消息。

    “这,这怎么可能?舒大人怎么可能是南天门中人?”郭九龄霍地站了起来,眼睛瞪得溜圆,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风。

    “用不着这么激动。”秦风一笑,道:“南天门分为明门和暗门,在大唐鼎盛时期,他们的真正实力其实集中在暗门之中,暗门里,不仅汇集了武道高手,更有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像舒畅这一脉,便是在医道之上走在前沿的人物。不过李清大帝的失踪,成为了南天门的分水岭,暗门之中的绝大部分高手,随着大帝一齐再无影踪,暗门实力大伤,明门则发展状大了起来。”

    “两股势力相争多年,暗门最终大败亏输,全面隐匿,到唐末,明门相助曹氏夺得天下,权倾天下,暗门彻底的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不过他们却一直在帮助逃亡中的李氏子弟。”秦风端起酒杯,看着窗外愈来愈大的风雪,“不过他们的努力却收效甚微,连接不断的失败,让其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放弃了最初的想法,不再涉入到其中,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了,倒是舒畅这个人是一个执拗的性子,一直不肯放弃。”

    郭九龄此时的眼睛都有些直了,看着秦风半晌才道:“这么说来,陛下,您,您是……”

    秦风是一个孤儿,身世一直便是一个秘团。而舒畅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从秦风还是一个小小的校尉的时候,便一直伴在秦风的身侧不离不弃,在秦风的崛起过程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说在大明王朝谁的功劳最大,郭九龄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认为是舒畅,因为没有舒畅,肯定就没有秦风。

    结合秦风所说的这一切,郭九龄立即便能判断出一件事情,那就是秦风本来的身份。舒畅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帮助秦风?

    这是因为秦风是大唐后裔,李氏子弟。

    这个结论让郭九龄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身上一阵燥热,一阵阵的兴奋莫名的涌上心头。他当年可是楚国内卫的二把手,对于很多高官显贵都无法知晓的秘辛可是一清二楚,在齐篡唐室,四国并立之初后的许多年,各国可都是有着拼命追杀李氏子弟的秘密机构。但凡身上有着一点李氏血脉的,上百年来几乎被杀得干干净净了。

    而这,只是源于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传说。

    而这个传说,便源自于当年李清大帝那一身鬼神莫测的神功。

    宗师是现在这个世界的顶尖战力,在李清大帝时期,宗师也是,但这些顶尖战力,在李清大帝的手中,却如同婴儿一般的无力。

    而现在的大明皇帝秦风,在九级的时候,就已经杀死了宗师邓朴,晋阶宗师之后,郭九龄已经完全无法揣测秦风的武道修为到底如何,但贺人屠,霍光都跟他说过,皇帝要杀他们两个,轻而易举。

    “陛下所修武道是不是当年……”郭九龄有些艰难地问道。

    “是!”秦风简洁地回答。这门该死的武道,折磨了他无数年,每一次的发作,都让他在生死之间来回徘徊,行走在刀锋上的滋味,让他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直至丹田被毁,险死还生之后,他才终于脱胎换骨。如果不是舒畅一路的扶持,不是闵若兮的那一掌,秦风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

    郭九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秦风的眼神已是大不相同。陛下是李氏子弟,他一统这天下,便有了大义之上的名份,陛下一直秘而不宣,自然是不想在早前成为众人靶子,但现在,距离这个目标却是越来越近了,也许,当明秦正式对垒的时候,这个秘密便会大白于天下了。

    以后会易明为唐么?郭九龄不知道。

    “其实是不是李氏子弟又有屁的关系?”在郭九龄的百思千转的时候,秦风却冷冷地开了口,“我不以这个姓氏为荣,也不会以这个姓氏为耻,我姓秦,很好。”

    郭九龄亦是七窍玲珑心的人物,一听秦风这话,便已是明白了秦风的心思。

    “陛下,那么那些人来联系舒畅,是想重新为陛下效力么?”郭九龄觉得已经明白了那些人的想法。

    秦风哼了一声,不屑地道:“这些人,早前那里去了?雪中送炭他们不屑为之,锦上添花倒是一个个忙不迭么?想要荣富贵,却又不想冒风险,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这事儿,我会与舒畅谈一谈的。”

    “陛下,那些人必竟势力不小,稍加笼络也是有利的。”

    “无所谓!”秦风淡淡地道:“想向我效力,那就别想还提什么条件,他们没资格提条件。既然以前他们不想参与,那么现在最好也就老老实实的做他们的普通人好了,如果看着我们大明现在蒸蒸日上就想加入进来瓜分一些利益,我不惮于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偷鸡不着蚀把米。他们早就没了他们前辈的那股精气神儿,只是一些蝇营苟且偷机取巧之辈,这样的人,我大明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