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一战全歼(上)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得知明军杨致一部竟然移驻到了落星镇,陈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于一支军队而言,那里就是一片绝地啊!两河交叉口,被人将出路一封,妥妥儿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个杨致是脑子进水了么?这不应该啊。

    “为什么?”他有些狐疑地问道。

    “杨致所部的粮草供应一定出了问题。”一名矿主站了起来,道:“现在蔡强将军五千骑兵向丹阳方向而去,而这支明军的粮道一直是由丹阳支持的,肯定是因为粮道被断,所以他们要去落星镇就食。”

    “武贵说得不错。”另一人也帮腔道:“郡守大人,落星镇因为地势平坦,水资源又丰富,土地肥沃,一向是粮食的丰产区,落星镇是有足够的粮食的,很显然这个杨致是打听到了这一点,所以这才去落星镇抢粮,现在正是秋收时分呢!”

    “他们初来乍到,对我新桐郡的地势并不熟悉,也许他们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武贵很是兴奋地道:“郡守大人,我们得抓紧时间将他们堵在落星镇,要是让他们跑了出来,那就又麻烦了,口袋一系,他们就是翁中之鳖,再也无法作乱了。”

    陈楚微微点头,武贵的意思,肯定也是在场所有矿主们的意思,快点灭了这股明军才是正经,要知道,大家都将手里的私军带了出来,自家的矿山可就没有了弹压之人,时间短,还有余威让那些矿工老老实实,但时一长,说不定就要生出什么变故了。这些矿山可是大家身家性命所系,自然不能出一点漏子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将落星镇选做全歼敌军的战场。”陈楚一拍桌子,下达了决心。“今日晚间动员,明早开拔,兵贵神速,越早越好,那杨致想要抢收落星镇周边的粮食,总还是需要几天时间的。足够我们将他们堵住了。”

    众多私兵将领们也一个个的兴奋而去,原本还有一点点疑虑,现在却时抛在了九宵云外,啥地方你不好去,往落星镇跑?在外面一堵,咱们这两万人,便是堆也堆死了你。

    一夜的喧嚣,次日凌晨,新桐郡的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出了郡城,一路向着落星镇疾奔,衣甲鲜明,刀枪林立,一台台弩车,一架架投石机,还有一列列的骑兵,只看外表,着实是威风八面。

    新桐郡三千郡兵,其实也就是郡守陈楚的私军,拿着朝廷的薪饷,干的却是陈楚家的私活儿,平常里大半时间,倒是用在替陈楚镇压陈氏家族的矿山和照应其它生意之上,陈楚是新桐第一豪富之家,对于这些打手,自然也是不会亏待,薪饷是由新桐郡收取的赋税支付的,但盔甲,武器可都是陈楚提供的,秦国朝廷不可能为他的私军装备如此好的武器。这支三千人的军队也是陈楚能傲啸新桐郡,霸凌其它家族的根本保证。其它家族,倒也不是没钱,但问题是,你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公开装备这么多部队啊,当真这样干了,陈楚立即便会来问个为什么了?你是想造反吗?

    就在陈楚带兵刚刚出了郡城不久,窝在一个小村子里的雷暴便收到了消息,数名潜藏在新桐郡城的鹰巢探子,找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二万人全部出城了?城里只留下了几百老弱病残还有一些捕快维持秩序?”雷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探子带来的情报。“这陈楚是白痴吗?郡城重地,居然不留足够的守军?白春儿,你搞没有搞错?”

    雷暴以前只是一个江湖大盗,对军事指挥并不特别在行,但跟着杨致在军中呆了几年,看了看出了许多门道,在经过一些恶补,如今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将领了,听了探子白春带来的这些消息,不由瞠目结舌。

    “雷将军,军国大事,卑职哪里敢开玩笑?脑袋不要了?”白春儿不满地看着雷暴,他与雷暴不是一个体系,倒也不畏惧这个壮硕的大汉。“要是现在咱们就出发,轻而易举的便能拿下新桐郡城。”

    “不妥不妥!”雷暴大摇其头:“现在他们才走了多远?要是咱们蹦出去,立马便将他们吓回来了,到时候杨将军非得揪下我的脑袋不可。得让他们打起来,打得难解难分,打得这新桐军队断了脊梁,那才是咱们出动的好机会,到时候,这些家伙可就没了窝罗!对了,他们的装备怎么样?”

    “看着挺威风,我们数了数,强弩起码就有上百台,投石机也带了十台,那些私兵,一个个装备不比我们大明的军队差呢!这些私矿主贼有钱。”白春儿笑道。

    “有这么多重武器?”雷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还有点麻烦呢!”

    “雷将军不用担心,东西是不错,但也要看是谁在用。就不说咱们的重武器比他们后不知要好了多少倍,就是操作人员,那些新桐郡的也跟一些新手没啥区别!”白春不以为然地道。

    “这是怎么说?”雷暴有些疑惑。

    “这些私兵啊,平常都是替这些矿主们管理着矿山,镇压着矿工,哪里用得着强弩这样的玩意儿?至于投石机,都是新桐武库里的东西,但新桐的郡兵啊,平素都是替郡守干私活的,一年都难见他们校训一次,那些个儿投石机有多少还能正常使用我都很怀疑!”白春不屑地道:“我在新桐郡潜伏了三年,唯一见过的一次校训便是上一次秦太子马超来新桐时。这都过去快两年了。”

    雷暴咂巴了一下嘴,“这还是军队吗?他娘的,比咱们土匪还不如嘛!咱们还知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呢,三天不练都会生疏,他们居然几年都不训练?”

    白春儿和屋里的几个校尉都瞪着眼睛看着雷暴,他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现在可不是匪,而是堂堂的大明帝国的将军。老脸不由一红,“忘形了忘形了。这样一帮土鸡瓦狗,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好了好了,咱们就在这里安心等着,那边干起来之后,咱们再去敲闷棍,哈哈,哈哈哈!”

    陈楚带领的人马出城不久,落星镇的杨致便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听说陈楚将两万人一股脑儿的带了出来,杨致也是瞠目结舌,这得是多大的心才能把自己的老巢空空落落的放在后头不管啊!这一下子倒是便宜了雷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郡城了。

    四千人对两万人,五比一的人数比,杨致倒也不敢大意,特别是对手装备还不差,那些强弩投石机什么的,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狗来操纵,铺天盖地的打过来,也是够呛的。

    “狮子搏兔,也需用全力。”杨致盯着帐内的将领们道:“哪怕对手再弱鸡,咱们也得把他们当成齐人来打。王路,你带一千人守城隍庙,鲍牙汤,你带一千人守虎牙滩,我率中军守镇子,记住了,将对手要打疼,又不能将他们一下子打怕了,干上一阵子后便徐徐后撤,让敌人觉得我们力不能支,他们再加一把劲就能把我们拿下来了。这样才能勾着他们一步步向前,明白了吗?”

    “这要打胜简单,要装作打不赢可还真有些难度!”王路呵呵的笑了起来:“鲍牙汤,你可别玩脱了!”

    “这样一些弱鸡,毫无战场经验,我闭着眼睛也能对付他们,哪怕我当着他们面挖一个大坑,他们也会欢欢喜喜的跳下去。”长着一口大鲍牙的偏将汤求不屑地道。

    “好了,都下去准备吧!”杨致挥挥手,“狩猎开始,全歼这两万草鸡,拿下新桐郡城,然后咱们在城门上摆好茶桌,等着请追风营喝茶!”

    屋子里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杨致也是满意的点点头,这心气儿,可是已经点起来了,接下来就要看看这新桐郡兵,究竟是一个什么成色了。

    两天,足足两天时间,杨致才等到了陈楚大军的到来,这让他很有些无可奈何,从新桐郡城到落星镇,区区不到五十里地,这两万人居然走了两天,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爬过来的。站在镇子的最高处,看着远处遮天蔽日的旗帜和兵丁,杨致没好气地道:“白瞎了这一身好装备。”

    杨致觉得两天走完五十里地,是在乌龟爬,但陈楚这些人却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说别的,光是那十几台投石机,巴巴的拖过来便多费劲啊!小小的落星镇,一顿石弹砸下去,一批强弩射过去,然后几万人蜂涌而上,敌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在镇子的周围,那些原本应当去抢收粮食的明军,一个也不见踪影,那些庄稼还好好的长在田里呢!

    在杨致看来,这以后都是他的,根本不用不着着急收割嘛!

    要打落星镇,便得先取城隍庙和虎牙滩两个要点,否则的话,两翼便会受到威胁,但让杨致再一次瞠目结舌的是,他的敌人居然兵分三路,两路去攻打城隍庙和虎牙滩,主力居然直奔自己的中军来了。

    他娘的,你们就没有一个真正懂点军事的人来指挥吗?杨致已是无力吐槽,你分兵攻打,但凡城隍庙和虎牙滩有一个打不下,你就要吃大亏了啊懂不懂?

    杨致站了起来,耸耸肩,看起来这一仗,比自己预想的还要轻松一些。

    “来人,传令给王路和汤求,计划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