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一战全歼(中)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如果落星镇是一只大螃蟹,那么虎牙滩和城隍庙就是这只螃蟹的两只大钳子,欲攻螃蟹的本体,必然要先拿下这两只大钳子,否则一旦主阵地进攻不顺,两侧便是要命的隐患.陈楚并不是军事上的白痴,他只是对自己和新桐郡这支军队的过度自信.

    杨致只有五千人,分别三处驻守,那么每一处的兵力便显得更为薄弱,他有着足够的兵力,所以毫无畏惧地全面压上,明军的三个驻防点陈楚是同时发起进攻,而不是常规的先剪除旁枝再图本体.

    鲍牙苏这两天也没有闲着,到了虎牙滩,他便开始修建防御工事,老大说了,不能将敌人打得太痛,要慢慢地悠着打,然后再撤回落星镇去.这让鲍牙苏感到有些缚手缚脚的,这样的仗,他没有打过呀!

    不过当他发现陈楚到了落星镇之后,居然兵分三路,除了向他和王路发起进攻之外,中间的主力部队,居然毫无顾忌地向着落星镇推进.

    呆了半晌,他咂巴着嘴巴,喃喃地道:”厉害,这得是多大的自信啊!”

    “苏将军!”身后马蹄声响,一名传令兵骑着战马如飞而来,”杨将军有令,计划改变,无需再有保留,迅速击败敌人,然后与王将军左右合拢,将陈楚围在落星镇.”

    听到这个命令,鲍牙苏一跃而起,放声大笑:”对了,这才是咱们该干的事情嘛!弟兄们,打起精神来,干他娘的.”

    主攻虎牙滩的是新桐的大矿主之一武贵,麾下集结了大大小小十数家地主豪绅的士兵约三千人,这些军队的装备的确比一般的秦国边军还要好一些,基本上都身着盔甲,三千人乌泱泱的一大片,也没有什么队形,就这样涌了上来.

    “扎住阵脚,扎住阵脚!”武贵骑在一匹高头大马身上,全身盔甲闪闪发亮,手里提着一柄大刀,他本身的武道修为倒是不弱,此刻扯开嗓子吼着,倒是让乱糟糟的阵容稍稍安静了一些.

    “强弩拖上来,给我射这些明狗!”挥舞着大刀,武贵大声吼道.前面敌人的阵地并不大,不过看起来倒是修得结实,居然有石头垒起了一面面的矮墙,看着那些墙后时隐时现的头盔和枪矛,武贵冷笑着.

    十数台强弩被牛车拖着吭哧吭哧的走到了阵前,明军阵地之上,鲍牙苏看着这些敌人手忙脚乱地开始安装一台台强弩,不由失笑道:”就这速度,也能打仗?喂喂,沈独眼,能不能将他们的弩车干掉,虽然对方是一些渣渣,但这些强弩一旦开始发射,对我们总是威胁.”

    沈独眼是鲍牙苏麾下负责强弩的头子,别看只有一只眼,但射术极准.听到鲍牙苏的叫喊,眯起一只独眼,瞧了半晌,道:”将军,他们就这样大模大样的,也没有提护,不就是现成的靶子嘛!”

    “咱们的强弩射速快,但射程可比不上他们这种弩,这个距离,没有问题?”鲍牙苏问道.

    “这些家伙对强弩的射距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他们隔我们太近了.”沈独眼嘿嘿的笑着:”苏将军,你瞧好吧!”

    沈独眼退了下去,片刻之后,一台台的强弩被推到了阵前,从墙后昂起了头颅,沈独眼亲自掌控着一台强弩,缓缓地转动着弩头.

    片刻之后,崩的一声响,一枚粗大的弩箭从明军阵地之上破空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径直扎下敌军阵前的一台强弩.

    轰隆一声响,弩箭正正的命中了敌阵最中间的一台强弩,巨大的力量撕扯之下,新桐郡的这台强弩顿时便散了一架.

    沈独眼丢开了这台强弩机,吼道:”儿郎们,就是这个样子,给我灭了他们的强弩.”

    其实不等沈独眼开口,其它人已经迫不及待了,虎牙滩上的明军阵地只配备了三台强弩,这玩意儿虽然比新桐郡的强弩要轻便了不少,但也是重达百余斤的大家伙,远本他们是准备抵抗一下就撤退的,这么重的玩意儿自然不会多带.

    谁料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剩下的两台弩机同时发射的时候,对面的敌人阵地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一台强弩被毁,四周的新桐兵们顿时怪叫着四散跑开,几个运气不好的被炸飞的强弩部件给扎伤,其中一个被一根木刺端端正正的戳在脑壳之上,脑浆子都流了出来,眼见得是不活了.

    不等新桐兵们回过气儿来,空气之中又传来了刺耳的啸声.两枚弩箭再一次破空而至,轰隆一声巨响,又是一台强弩碎了一地,另一支却是射歪了,越过了这台强弩,命中了正在替这台强弩上弦的一头大黄牛,哪怕这大黄牛再体魄强劲,被这枚弩箭命中,也是惨嗥了一声,猛地跳了起来,拖着这台强弩便向后方奔去,将新桐郡本来就不算整齐的队列给撕扯得稀烂,那牛蹦哒了好一阵子,这才一头栽倒,顺带着将那台强弩也给毁掉了.

    这边鸡飞狗跳,那边却是欢声雷动.

    “小颂子,你这是有多想吃牛肉啊,瞄弩瞄到了牛身上,哈哈哈!”旁边的一名强弩操作手狂笑着等待着两边的士兵摇动手柄上箭,一边嘲笑着另一边的另一个弩手小颂子.

    “你知道什么,我这是故意的,没瞧见我的战果比你大多了么?”小颂子脸红红的,强辩着,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脑袋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射偏了就射偏了,还这么犟嘴.”

    小颂子立马便蔫儿了,”师傅你等着看我下一箭.”

    三台弩机再一次响起,新桐军这边又是三台弩机报销,此时他们的弩机跟前,已经没有什么人敢站着了,这么大的家伙射来,谁保证他下一发会不会射偏一点,连一头牛都被一下子干掉,更别说是人这小小的身板了.

    武贵勃然大怒,眼见着一台一台的弩机被敌人好整以暇地毁掉,这样下去,只怕还没有打,自己这边就要先乱了.

    “他们只有三台弩机,给我冲上去,骑兵上前开路,冲上去,谁敢后退一步,杀无赦!”武贵纵马上前,将一个正在乱蹦乱跳的新桐军一刀便砍掉了脑袋.

    乱飙的鲜血,让所有的新桐军一下子噤若寒蝉.

    “骑兵开道,步兵跟上,后退一步,死!”还滴着血的大刀竖起在空中,新桐军们左右看了看,终于还是发了一声喊,骑兵在前,向前奔去,步兵们在武贵带血的大刀威胁之下,举着手中的盾牌,嗥叫着向前窜去.

    三千人一起发起冲锋,还是极为壮观的.

    鲍牙苏嘿嘿一声站了起来,抽出了自己的大刀,”弩箭开道,弩机齐射,枪兵举枪,刀盾掩护,齐射过后,冲出去,干掉他们.”

    三台弩机一起发出了怒吼之声,三箭齐射,一箭将一名骑士连人带马给掀翻在地,另两支箭却是从战马之中飞过,在密集的士兵群中开出了两个血胡同.

    第二支弩箭飞出的时候,他们已经能清晰地看得到冲锋骑兵的面容了,不过他们丝毫没有在意,因为他们很清楚,迎接这些骑兵的将是密如雨下的弩机.

    嗡嗡之声旋即响起,冲锋骑兵的眼前,蓦然一黑,眼光所及之处,完全被密密麻麻的小小的弩箭所充斥,小箭毫无阻力的射穿他们身上的甲胃,洞穿他们的马匹,带走一条条鲜红的生命.

    与此同时,三台强弩再一次发射,此时眼前没有了骑兵的遮挡,密密麻麻的步卒完全暴露在了他们的面前.

    三支弩箭,再次从密集的人群之中穿飞而过,一股股的血腥气顿时飘满了空间.

    后方的武贵张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他的前锋部队便几乎全都躺在了地上.而后面的士卒,先是看都会血糊汤汤的前方呆怔了半晌,然后齐齐发一声喊,却是集体转身,向着后方狂奔而去,还没有与对手短兵相接,他们便先崩溃了.

    矮墙之后,一排排手持长枪的士兵跳了出来,然后便是一手提盾一手提刀的士兵,呐喊着追着新桐军的屁股便赶了上来.

    一个长着满嘴鲍牙的大汉举着大刀跑在最前头,”那个骑兵的家伙是我的,谁也不许跟我抢!”他跑得极快,转眼之间便突入到了奔逃的新桐兵中,大刀左右乱劈,有入无人之境,直直的奔着武贵而来.

    而在他的身后,明军们就有规矩多了,喊着号子,一排排的拥来,虽然奔跑的过程之中队伍有些扭曲,但总算还是保持着一个水准线,他们赶上了新桐军,手中的长矛齐齐刺出,戳翻一批,然后身后的刀盾兵从他们的胁下钻出来,挥刀再补上一记,下一刻,抽回长矛士兵再一次向前追击.

    就像是在捅一个个的稻草人,明军所到之处,新桐军一排一排的被捅翻在地,而且全都是背后中枪,背后挨刀.

    武贵看着那个脚步如飞的大汉已经离自己不到十步,不由亡魂皆冒,大叫一声,拖刀便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