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一战全歼(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攻打虎牙摊的武贵三千人马与明军一接触便立即崩溃,而在距离虎牙滩十数里之外的城隍庙,王路也是打得顺风顺水。这些新桐军兵,看起来光鲜亮丽,盔甲武器齐全,但要论起真实的战斗力,比起那些衣裳褴褛的秦国边军要差得太远。最为关建的,就是他们没有拼命之心。

    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太过于庞大,原本以为是一只轻松就可以拿下的小白兔,临到头了,却发现对方是一只戴着小红帽的大灰狼,这心理落差可就有些大了。

    而比这更重要的是,这些各大家集结起来的私兵,缺乏统一的调度,有凝聚力的指挥,一旦有人奔逃,立刻便会引起雪崩效应。想要有人在后面断后为别人求得一条生路这样的事情,在这支军队之中是不用想的。这个时候,其实大家只在比一件事情,看谁跑得更快一些。

    为了比别人跑得更快,这些兵丁们不断地丢弃着手里的武器,脱掉身上的凯甲,去掉这些累赘,倒的确是跑得更快了一些。

    一群散兵游勇,溃败之后,当然不值得苏求与王路再去追杀,这个时候,他们还有更重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封堵住敌军主力陈楚的部队。那可还有一万四千余人,足足是他们整个军队的接近四倍。

    就在苏求与王路两人着手整顿军力,准备捅陈楚的屁股的时候,陈楚的大军也正在准备着杨致主力的进攻。

    杨致只有两千人,但他这里的武器准备可比苏求和王路那里强大得太多了,不说别的,光是四台霹雳车,就是陈楚军队的噩梦。

    陈楚也有远程武器,那就是随军好不容易带来的十余台投石机,这个庞大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好运输的,如果不是这些东西的拖累,陈楚也不致于从郡城走到落星镇用了两天之久。

    看着一架架已经矗立起来,正在做发射前准备的投石机,陈楚心里不由一阵欣慰,敌人并没有这样的重武器,也不枉自己费了偌大心力将这些投石机带了过来,在这个距离之上,便只有自己教训对方,而对方打不着自己。不管敌人的防御工事有多坚固,毕竟不是高大的城墙,投石机沉重的炮弹砸过去,用不了多大会儿,便能摧毁敌人的所有防御设施,然后上万大军一涌而上,一人一口唾沫,也将这支明军淹没了。

    他踌躇满志地盯着远方的明军阵地,然后,他便看到了数个火球从远方升起,向着他的方向飞来。

    这是什么东西?陈楚心中有些疑惑。

    那些火球来得好快,眨眼之间,便已经布满了他整个的视野,破空呼啸之声以及炙人的热气扑面而来。

    “大人小心!”身边的护卫一把将陈楚从马上扯了下来,和身扑倒在他的身上,就在倒下来的这一瞬间,他听到了震耳欲聋的轰隆之声。

    一把推开身上的护卫,陈楚一跃而起,却发现压着他的护卫已经是身体发软,被他推到一边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反应,一根沾着血迹的粗大木棍掉落在一边,而本来在他身后的那一尊巨大的投石机,此刻已经没有了踪影。

    大火熊熊燃烧。

    他震骇地看向投石机的后方,那些火球还在翻滚着,跳跃着一路向前,把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障碍尽数摧毁。

    投石机安置在整个准备冲锋大军的后方,此时,上万大军所有人的脑袋都转了回来,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一切。

    十数台投石机,已经有三分之一没有了。

    “又来了!”耳边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恐惧的叫喊声,陈楚转头看向空中,不由心胆俱裂,这一次空中的火球,比上一次要多了数倍。

    他拔出刀来,猛然向前窜去,“冲锋,冲锋,向前,向前才能躲过这些攻击。”

    陈楚的反应的确很快,因为这一次空中的火球不再呈一字形,而是在空中布成了几排,落点,显然也不仅仅是投石机阵地了。

    轰然一声,上万士卒都跑了起来,不过与陈楚所估计的有所出入的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向前对着敌人的阵地冲锋,不少人是向着两侧奔逃而去。

    好不容易整理起来的攻击队形早已经没有了影子,所有人都在奔跑,将领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麾下的士卒了。

    这也不能怪这些新桐士卒,当年霹雳火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之上的时候,连训练有素可与明军匹敌的齐国军队,也被齐齐打蒙,惨败而回,更何况这些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平素只是在乡间作威作福的私兵。

    一万多人的军队,不是小数目,大家集体向前冲锋,可速度仍然是乏善可阵,毕竟要等前边的跑掉了后面的才有空间。

    于是,后面的就倒了血霉。

    一枚枚火球从空中落了下来,最前面的一排,直接摧了所有的投石机,但其它的,却都是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密集的人群之中。

    这是霹雳车发射的烧红的圆滚滚的铁弹,挨着即死,碰着即亡,可不是人体能够阻挡的,就算是碗口粗的大树,被他们撞上,也是立即从中折断。

    战场的后半部分成了火海,战场的后半部分也成了炼狱。

    陈楚的头盔已经不见了,头发被烧焦了大半,两眼血红,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明军的阵地,他连明军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便已经被找得凄惨无比了。

    “杀上去,冲上去,只要与敌近战,我们就赢了!”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叫着,他的部下们,也在拼命的吼着叫,努力的约束着自己的士兵向前奔跑。

    其实大部分的士兵的确是在向前奔跑,虽然有些无组织无纪律,这个时候,大家忽然意识到,要是站在原地不动的话,那些火球再落下,自己可就妥妥的要么变成烤猪,要么变成肉饼,还是烧糊的那种。

    明军阵地之上,杨致冷冷地注视着狂奔而来的乱糟糟的敌人,呸地吐了一口唾沫,就这模样的家伙,居然还要把自己一口吞了。

    “重弩!”他冷冷地吩咐道。

    二十台重弩昂起了头,下一刻,二十道残影飞了出去,如同烧红的火钳插进了豆腐之中,在密集的人群之中开出一道道的血胡同。

    连射三弩之后,敌人已经是愈发的近了。此时他已经能看清楚对方士兵那些恐惧,迷茫的面容,敌人这是已经被打蒙了。

    “弩机!”他再次下令,然后从后背上拔出了那柄黑色的大剑,另外一柄极薄的小剑也不知从他身上的那个部位钻了出来,绕着他悄无声息的飞行着。

    八十台弩机,喷发出来密不透风的弩箭,织就了一张死亡之网,将新桐士兵一排排的扫倒在地。

    弩机的射击似乎永无止歇,遭到迎头痛击的新桐军在惊慌了片刻之后,突然又转身向后奔逃。

    后面的还在向前涌,而前面的却又转身逃,两边撞在一起,战场上完全乱了起来。

    “停止射击,全军随我出击!”杨致大吼道。虽然弩箭还可以消灭一部分敌人,但他却更想让他的士兵们去多经历一些血与火的战场,这样的毫无纪律,溃成一团的敌军无疑是他练兵的最佳时机。

    杨致一跃而也,随同他飞起来的,还有地上的十数根长矛,杨致扑向敌人,那些长矛便也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凌空而起,扑扑的扎入前方敌人的身体。

    当年秦风就曾说过,杨致修练的这门功夫,如果用来冲锋陷阵那真是极好的,他一个人就顶得上数十上百人的攻击,而这些人还都是不错的武道修为好手。而他的那柄小剑,更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当然,这样级别的战斗,似乎还用不着杨致的那柄小剑飞出去。

    在他的身后,一队队的明军冲了出来。

    霹雳火早已停止了射击,弩机在杨致站起来的那一刻,也停止了射击,弩兵和霹雳火的士兵们现在只能站在原地,羡慕地看着战友们如同一只只狮子一般地杀向乱成一团的敌军。

    杨致盯上的是陈楚。而陈楚先前因为带头冲锋,此刻也离他不远,不过眼前这位郡守的境况却很不妙,身上血迹斑斑,狼狈不堪,一般的羽箭攒射或者奈何不了这位武道高手,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明军阵地之上的弩箭便如漫天飞蝗,似乎永无止境。

    而更惨的是,他现在四周都是乱窜的新桐军,他想跑,也没有空间。

    也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杨致已经杀到了他的跟前,十数柄长矛将他与杨致之间的新桐军清扫一空,一道黑色的残影当空落下。

    “陈楚,死来!”

    于是陈楚便死了。他不过是一个八级上武道修为者,别说还受了伤,就算没有受伤,在杨致这样的人面前,也根本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一剑下去,脑袋便飞上了半空。

    落星镇的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所花费的不过半天功夫,两万新桐军,超过一半被俘,近五千人被歼灭,还有一些人则是不见了踪影。

    杨致还是高估了这些人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