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万县之战(上)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年纯风不是一个庸将,相反,他还是一个相当有能力也有经验的将领,出自雷霆军,累功升迁至雍都城防统领。

    他率右翼五万兵力进入万县,与明军数场接触战都是顺风顺水,没有费多大周折便一路打至万县县城,占据了他们进入明军控制区之后的第一座县城。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中路受阻于秀水河,苑一秋数万大军不得寸进的消息传到的时候,他立即便警醒过来,自己的右翼兵马,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向前突出太多。在地图之上,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这支军马,已经成了一支孤悬在外的军队。

    他立即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他的预感很准确,但却也稍稍完了一点,此时,明军主力矿工营,虎贲营,羽林营以及两个虎牢新军战营已经如同饿狼一般扑了上来,死死地咬住了他。

    双方在万县连续交战数战,秦军不敌,不得不退回到了万县县城,以万县县城为核心,构建了一个防御中心。

    此时年纯风麾下还有超过四万人的兵力,而逼近万县县城的明军约有两万五千人。从数字上对比,还是秦军占多数,差不多是明军的两倍,但此时的年纯凤却是完全没有了一点侥幸之心。

    明军的绝对王牌矿工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与他交手,但虎贲,羽林两个战营以及虎牢新军的第二第三战营却是已经与他交上了手。就是这四个战营,已经让他颇感吃不消了。

    年纯凤很清楚,明军部队不管那一个战营,都是久经训练的虎狼之师,就算是虎牢新军,以前那也是秦军边军的主力,而他的这五万人,不能说他们不勇敢,但的确是缺乏训练和战场的磨练。如果这一仗能打赢,那么活下来的,便将真正成为大秦的虎牢之师。

    人虽多,年纯凤却不敢出城与敌决战。他现在还有另一个指望,便是新桐郡,那里有郡守陈楚聚集起来的两万战兵以及从青州出逃的蔡强的五千骑兵,如果陈楚能在新桐取得胜利之后然后大军插向丹阳,兴元的话,那他对面的明军必然要回救,那时候,才是他的机会。

    如果此路不通,那他就只能坚守到中路的苑一秋能过渡过秀水河,或者皇帝陛下的主力赶到。万县县城虽然算不上大城,但年纯凤还是有把握能守住个十天半个月的。

    行走在万县县城的城墙之上,年纯凤检查着整个县城的防御情况。

    四万大军,布署在城内的有一万五千人,在城外修建营垒,依城而守的有五千人,而在距城五里的紫荆山和黄花山上,各建有一个军寨,驻扎有一万人。

    城墙不停的在加高加固,一台台强弩都已布置就位,滚石,擂木堆积如山,城内,一台台投石机耸立,随军的匠营还在不停的拼命打造新的军械,城内大部分的房屋都已经拆毁了,石料木料但凡用得着的物资,统统都被利用了起来。

    现在的万县县城,就算不是固若金汤,但也算是易守难攻了。到了现在,如果他还看不清明军的战略意图,那这几十年兵也算是白当了。他这边顺风顺水,中路苑一秋却是受到了强烈的殂击,毫无疑问,明军把他当成了第一个目标,是想一口将他吃掉。

    双手扶着城墙,年纯凤不由冷笑起来。早前的几场失利,此刻已经被他甩到了脑后,你不是要吃掉我吗?可是现在我已经洞悉了你的意图,那我就龟缩起来,现在的万县县城,就是一个刺猬,看看你有没有地方下爪子。我只要支持住罗,后面的苑大将军和皇帝陛下必然会迅速向前推进,给我以强大的支援,到时候,万县就是决战的战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这年纯凤,倒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刚刚抵达万县的秦风看着面前的数员大将,微笑着道。此言一出,负责整个万县作战的矿工营统兵将军陆丰以及虎贲营将军简放,羽林营将军蒋豪,虎牢新军三营柯镇,四营陈强威都是有些羞惭的低下了头。

    “末将有负陛下重望,惭愧无地。”陆丰是第一次统筹数万人作战,但没有想到,第一战就碰到了难题。

    “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秦风微笑着摆手道:“对手是看透了我们的心思,想与我们纠缠下去拖延时间,等待身后的大军到来,这个年纯凤倒是有一点意思,大概他是想以万县为中心,让敌我两军在这里来一场决战。”

    陆丰咽了一口唾沫:“陛下,是末将想左了,先前末将还一直想着将敌人诱出来与我野战,但这年纯凤就像一头乌龟,一缩进万县城里就不出头了。末将马上便会展开对敌人的强攻。”

    秦风点了点头:“不错,就是强攻。我们大明军队打了这么多年仗,当真正儿八经的攻城战还没有打过多少呢?以后这样的仗会越来越多的,先拿这万县县城练练手吧。陆丰,你的矿工营都是重甲兵,可干不了攻城的活儿,推进到万县县城之下,作为警戒威慑,简放。”

    “末将在!”简放霍然起立。

    “由你指挥虎贲,羽林两营进攻紫荆山。”

    “遵命!”

    “陈绍威!”

    “末将在!”

    “由你指挥虎牢第三营第四营进攻黄花山。”

    “末将遵命!”

    秦风瞧了一眼他们,道:“你们两支兵马,人数差不多,武器配备也一模一样,明天我想看看,谁能先拿下敌人的阵地。”

    这就有了那么一点考较的意思了,简放与陈绍威两人对看了一眼,羽林和虎贲成军之后,没有打过什么大仗,在明军原本的部队之中属于小子辈,简放与蒋豪当然想更进一步,而柯镇与陈绍威是新附之人,新军整编之后,他们也需要战功来让他们在大明军队之中站稳脚跟,以便更好的融于新朝。

    没有什么比在皇帝跟前出彩更能展现自己能力的事情了。

    “先行剪除万县县城两翼,再大举进攻万县县城,三天之内,我要歼灭年纯凤所部。”秦风盯着帐内所有人,凝声道。

    “末将遵命!”

    帐内所有人一齐起身,抱拳领命,神色凛然。

    秦风必须要迅速的拿下年纯凤这路人马,将马越三路攻势给彻底破坏掉,然后再逐一收拾,这一仗,他必须要干净利落的拿下来,否则以他与卞无双的约定,对方说不定就会生变,要是卞无双插手进来,秦国之事,便又会多生变数。一旦拖得时间长了,让齐国有机可趁,便可能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沼,而这是秦风所不愿意看到的。

    他不愿意在秦国花费太多的时间,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顾忌太多的伤亡而不愿意强攻坚固的堡垒。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一仗打赢了之后,秦军再也没有与明军野战的能力,但一路平推到雍都之下,途中仍然有不少的重要城镇需要攻克,仍旧无法避免攻坚,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现在就让士兵们熟悉攻坚作战。

    众人既知皇帝决心,自然没有二话,这一仗,就是不惜代价也要拿下来,正待告辞离去,一名值星军官却匆匆而来。

    “禀告陛下,虎牢新军统兵将军杨致求见。”值星军官大声道。

    “杨致?”不仅是秦风,帐内其它将领也都有些吃惊,这家伙不是在新桐郡么?怎么突然跑到万县来了。

    “让他进来。”秦风吩咐道。

    杨致大步进帐:“末将杨致,参见陛下。”

    “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新桐之事办得如何?”秦风问道。

    “陛下,末将不辱使命,于三天之前,在新桐落星镇全歼新桐守军,阵斩新桐郡守陈楚以前将官一十二人,俘虏三十八人,毙敌五千余人,俘虏一万余,新桐已经尽数落入我大明掌握之中。”

    “于超呢?”听到这个消息,秦风也是大喜过望,新桐一解决,他又有两个战营可以投入到万县作战了。

    “两天前,末将与于超将军配合,将蔡强所部五千骑兵击溃,蔡强被于超将军当场斩杀,五千敌骑,伤亡大半,星散而逃,现在于将军正率追风营追逐这些逃亡骑兵以前肃清新桐全境,不日即将率部抵达万县。”

    “好。”秦风连连点头,新桐一下,丹阳兴元再无威胁了。

    杨致咧开嘴大笑着看向陆丰几人,“陆将军,如果你们打万县有困难的话,不如让我虎牢新一营来主攻如何?新桐军队都是软蛋,我麾下的儿郎就只热了一下身,他们就没有了,当真是令人恼火,我还想多练练兵呢!”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了,帐内数道要杀人的目光立时便戳了过来,陆丰冷哼一声:“杨将军远来辛苦,还是先歇歇吧,明日看我们如何破敌。”

    “那好,我来替诸位掠阵,随时准备替补!”杨致笑嘻嘻地道。

    几名将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转身大步出帐,不管怎么说,杨致大破新桐军,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特别是陈绍威和柯镇,要知道杨致统率的是新一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