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新人的心思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陈绍威与柯镇两人站在距离黄花山不远处观察着山上的防御,山并不高,也不陡峭,在万县这种地方,也没有陡峭险峻的大山。问题是,这山上有一万大军。自从年纯凤看破了明军的意思,立马便缩回了万县县城,以黄花山,紫荆山为犄角,构建了一个三角形的互相依靠的立体阵地,任由明军百般挑衅,故意露出破绽,都不为所动。一心只等着身后的主力上来之后再行决战。

    陆丰的矿工营是重步兵,以往陆丰作战,一向是在骑兵,轻步兵的配合之下,平推敌人,基本上重步兵是不会单独作战的,而这样的会战,自然会有比陆丰资历高得多的人来指挥,所以陆丰本人对于指挥大规模的协同作战,还是差了些意思。这也是他过早的暴露出自己的意图被年纯凤看破的原因。

    年纯凤虚晃一枪,骗过了陆丰之后,便进了县城,陆丰便再也无可奈何,想要击破年弛凤,除了强攻,便再也没有其它的办法,而强攻,便意味着极大的伤亡,在以往的明军作战工之中,不论是皇帝还是其它高级将领,都是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的,因为那时候的明军人不多,强攻的损耗,实在是耗不起。还没有等他下定决心,皇帝便已经到了万县。

    “陛下亲临,这是对我们这一路人马的进度不太满意了。”柯镇低声对陈绍威道。

    “嗯!”陈绍威点了点头,目光仍然落在黄花山上,秦人的布置还是很严整的,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破绽来,这么一座并不大的山,一万人驻守,便是真有破绽,也能以人多势众的优势给弥补起来。

    “杨致今天可是真嚣张!”柯镇不满意地道。“他打得都是一些杂兵,能跟我们以前的相比吗?”

    陈绍威收回了目光,“话也不能这么说,他只有五千人,一战覆灭陈楚两万人,轻而易举夺了新桐郡城,至少在现阶段,的确要比我们强。”

    柯镇默然无语。

    陈绍威笑了笑,也没有接着再说。以前在虎牢军中,柯镇的资历可比他要浅得多,他那时是虎牢右大营的副将,而柯镇只是一个城门领,麾下不过千余人。但在虎牢之变中,柯镇跟对了人,守住了东门,立下了汗马功营,事过之后酬功,这位城门领便火整窜了上来,现在可是直接给了平起平坐了,单独统领第三营。

    而陈绍威,苏星移,刘志勇这些以前的虎牢大将,也不过是统领一营而已。

    “皇上这一次让我们虎牢军两营与虎贲羽林各攻一个山头,存着一个考较的意思,也是看看我们虎牢新军的战斗力。”陈绍威想了想,道:“所以这一战,我们一定要拿下来。新一营已经立下大功,为大军扫清了侧翼威胁,要是我们连一座小小的山头都拿不下来,只怕皇上会认为我们能力不行。”

    柯镇点了点头:“陈将军说得是,不知陈将军有什么办法?”

    “除了硬撼,没有什么别的办法。”陈绍威目光微凛,“现在陆丰将军的矿工营,杨致将军的新一营都已经赶到,足以压制住城内的年纯凤不敢来援,黄花山已经被孤立,我们倒是可以心无旁骛,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柯镇目光闪烁,显然是有心事,目光游移了半晌,突然一抬手道:“陈将军,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柯将军言重了。”陈绍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要说柯镇现在在明军中的受信任程度,绝对要比自己强,毕竟自己是无可奈何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才投了明国,而柯镇可早就是明国的人了。

    “柯将军,在下以前不过是一个城门领,侥幸立下些策末功劳,这才能有今日之地位,真要论起指挥打仗,我是不如将军经验丰富的。”柯镇道。

    陈绍威有些奇怪地看着柯镇,这家伙莫非是吃错了药么?要知道,虎牢六营,杨致领了新一营,何卫平亲领了新二营,接下来的柯镇,陈绍威,苏星移,刘志勇分领三到六营。第一第二营他们自然是竟争不过,但三到六营可都是别着劲儿的,什么都要争一争的。虽说大家都是出处一般,但军中,这种竞争的气氛向来都是存在的,上面的人也是习以为常,要是真不争,没了心气儿,反而让人瞧不起。

    柯镇以前虽然位份低,但成了三营统领之后,争得是最带劲儿的一个,心里面未尝不是因为以前而有些自卑,所以需要以更凌厉的态度来突显自己的存在。他是虎牢新军大将军何卫平的亲信,另外三人也不得不稍稍让着他一些。今天这样低声下气,倒是让陈绍威很有些惊讶。

    “柯将军自谦了!”陈绍威客气地道。

    “不不不,陈将军请听我说完。”柯镇摇头道:“陈将军也清楚我们虎牢新军的处境,我们需要一场场的胜仗但奠定我们在大明军队之中的地位,特别是眼下就在皇帝跟前。何大将军临走之前,也跟我分析过大明军队之中的一些山头,陈将军,不管我们怎么样,在外人眼里,我们虎牢新军也是一个山头,所以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必须要紧紧地抱在一起,拳头攥起来才有力量,立下了功劳,不仅仅是我们个人的,也是整个虎牢新军的。只有我们的功劳重了,才能在以后有更多的发言权,能站到更好的位置,能立下更大的功劳。”

    陈绍威有些惊讶地看着柯镇,“这是何大将军的意思?”

    “有些是大将军的意思,有些是我自己揣摸的,大将军有些话,怎么能明说?”柯镇道。

    想想也是,要是何卫平真明说了,这不是表明他要拉帮结派么,大明可不是秦国,秦风也不是马越。

    “的确是这个意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陈绍威点了点头,以前还真是有些小看了这个柯镇了。

    “所以这一战,我们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还要抢在虎贲羽林之前完成任务。”柯镇挥了挥拳头,“而要做到这一点,咱们三营和四营就必须拧成一股绳儿,统一的指挥,统一的调度,而不是我们两个人各行其是。”

    “柯将军的意思是?”陈绍威道。

    “三营愿意听从陈将军的调遣!”柯镇笑道:“打好了,我的功劳不会比陈将军小,打差了,陈将军的过错却比我大,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思了。”

    听了柯镇这话,陈绍威大笑起来,伸手拍了拍柯镇的肩膀,“有柯将军这句话,我要是不顶上去,还让柯将军小瞧了,行,既然柯将军瞧得上我,那我就勉为其难。”

    “好!”柯镇也是大喜,“三营要是那一个敢不听将军调遣,我第一个便不会放过他。陈将军,你觉得我们要如何打?”

    陈绍威深吸了一口气道:“黄花山说起来占地不小,但因为有一万人驻守,所以破绽也就不成其为破绽了,我们要拿下来,那就只能逼着他们露出破绽来。”

    “怎么逼?”柯镇问道。

    “我想将我们两营所有的远程武器,全部集中到北面来。”陈绍威道:“北面坡缓,适合大军强攻,所以他们的重兵也必然布置在这个地方,我要集合我们两营所有的霹雳火,强弩等,将他们打残。我的第四营会不惜代价地强攻。”

    柯镇点了点头。“我的第三营也要上,我们两个营的番号在这里,他们不会不了解这一点。”

    “损失肯定会不小。”陈绍威道:“但敌人会比我们损失更大,说句老实话柯将军,大明的军械之厉让我心惊肉跳,像霹雳火这种远程武器,真不知他们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是我们!”柯镇笑着纠正道。

    “只要他们扛不住正面的压力,就会从其它地方调兵过来。这就是我要逼出他们的破绽的意思。到了那时候,柯将军就必须带着最为精锐的力量杀上去,只需占领一个阵地,并坚持一会儿,我们的人就能源源不断地跟上。只要做到这一点,黄花山也就破了。”陈绍威道。

    “好,就以陈将军所言,今天晚上我们两营将校再一次商讨一下细节以及彼此之间的配合,好在大家以前也都不陌生,磨合应当问题不大。再者军械调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柯镇肯定了陈绍威的方案。

    “明天一天,我们要拿下黄花山!”陈绍威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旌旗招展的黄花山,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带着说不出的狠意:“让咱们虎劳新军的副将看一看,三营四营,可不比他的一营差呢!”

    “那是!”柯镇大笑:“这个面子,是一定要挣的,不然以后还抬得起头来吗?走,陈将军,咱们先回去,好好的计较一番。”

    当晚,新三营四营的将校们齐聚一起,在两位主将已达成协议的情况之下,下面自然没有什么话说,兵力调配,怎样相互配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这些人都是军中老人,无一不是老兵油子,一时之间,倒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都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