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打赌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午夜时分,秦风终于处理完了手头的最后一份奏折,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长长了出了一口气,不管他到了哪里,总是有无尽的奏折跟着他的步伐。

    新桐郡已经拿了下来,让工部上下人等都眼馋的新桐郡那些矿山现在也都成了大明的财产,那些大大小小的矿主,在明军进入新桐的时候,可都是组织了自己的私军加入陈楚的军队对抗大明的,结果被一锅端了,死的且不说他,活着的现在都成了明军的俘虏,想要出去,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在虎牢的工部尚书巧手一接到消息,立刻就巴巴的带着一大票人往新桐去了,现在正在追风营战马的陪同下,一个接着一个的接受那些矿山呢。

    矿区历来都是很难处理的地方,不说别的,光是那每个矿山多则成千上万,少则数百人的矿工都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当初太平山大冶城开发的时候,那里可都是驻有军队的。这还是自己的地盘,现在新桐刚刚落袋为安,只怕接下来还会出大大小小的乱子,想要完全消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秦风在折子上批了自己的意见,要巧手在本地矿主之中择那么几个稍微安分些的人出来当榜样,总不能一口全吞了,有本地人出来帮着干,总是要省事一些。

    这些矿山零零散散,生产力低得令人发指,冶铁的技术对于大明来说,也完全都是渣一样的东西,基本上全都要推倒重来。大兴土木那是必须的,好在现在大明不缺钱,只愁怎么把钱用出去,能把这些矿山整合出来,新桐郡也就基本上安定下来了,等到他们能发挥作用的时候,大明便又多了一个稳定的钢铁来源。

    更重要的是,参才大冶城的经验,这样一个拥有比较丰富矿藏的地区,是很容易将他建成一个标杆式的城区的,简单地说,就是能让这一个地区先富起来,然后再向周边辐射,带动周边区域的经济活力。

    秦风对于现在的大明有着清醒的认识,与齐国相比,还有着极大的不足,特别是经济潜力,如果两国现在就打起来,或者大明初期不会吃什么亏,甚至还会靠着先进的武器装备占上不小的便宜,但想要在短时间内击败齐国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场战争会打上很久。甚至十年二十年秦风都不觉得稀奇。

    明国在发展,同样的,齐国皇帝曹天成也察觉到了自身的危机,正在国内开始改革,权力也正在向皇帝集中,以齐国的底蕴,一旦他们走上了正轨,朝廷能够整合所有的力量,那绝对会变成一个巨无霸的存在。

    无论是财富,还是人丁,都不是大明可以比拟的。

    秦风急着要吞并秦国,不仅仅是想消除身边的隐患,还要利用秦国的人丁以和土地,有了秦国,大明便有了更深的战略纵深,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光征服秦国显然是不行的,还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将秦国的经济发展起来。这样在未来与齐国对抗的时候,才会更有底气。

    桃园,武陵,益阳都是大明原本的富庶地区,秦国撤出这三个郡的时候,拼命的破坏他们的目的,无外乎也就是要破坏大明的战争潜力,事实上他们的目的也的确达到了,现在为了恢复这三个地区的经济,大明每年要注入的资金都是一个天文数字。特别是人口的损失,更是在短时间内无法弥补。

    而秦国,恰恰有大量的富余人口。都是越穷越生,秦国还真是一个典范。秦国僻处西疆,对楚,他有落英山脉,对齐,他有横断山脉,唯一一个没有关山险阻的邻国,以前便是越国了,而越国兵力孱弱,也根本对秦国没有什么威胁,这也使得秦国大可以关起门来在内里玩耍,只到大明崛起,才将他打得体无完肤。

    秦国是生生的被自己的统治者玩成了现在这副凄惨模样的,国内的政治斗争的惨烈,远比外部斗争要激烈,李挚费尽一生的心血,也不过是让有可能威胁到皇权的势力老实了下来,但对于国内的其它矛盾却也是无可奈何,而等到他一死,秦国便立时乱了套。

    秦风与闵若兮之所以要弄死李挚,便是因为这个老儿的存在,能最程度的捏合秦国的势力一致对外,这对于秦风的征服计划当然是最大的阻碍,事实也证明,李挚一死,所有的一切便都回到了明国预料的轨道当中。

    现在,只不过是到了最后收割的季节罢了,而为了这一切,明国上下,已经准备了多年。

    一名黑衣卫士悄无声息的走进了秦风的大帐,低声对秦风说了一些什么,秦风有些惊愕,旋即却又是笑了起来,挥了挥手,那个黑衣卫士便又转身,幽灵一般的退了出去。

    乐公公端着一个托盘走进大帐的时候,正好与这个黑衣卫士擦肩而过,黑衣人好像没有看到他,乐公公也没有理会这个黑衣人,两人一进一出,便好像彼此不存在一般。

    “陛下,刚刚熬好的小米粥,您趁热喝一点吧!”乐公公将托盘放在大案之上,将一碗金灿灿的小米粥放在了秦风的面前。

    “嗯!”秦风应了一声,忙活了半夜,倒还真是饿了,端起粥来吃了两口,看着乐公公,突然若有所思地道:“乐公,明日进攻紫荆山和黄花山,你更看好那一支人马能获得胜利?”

    乐公公一愕,秦风从来不会问他这方面的事情,他也从来不会去打听。但皇帝开了口,他却不能不答,沉吟半晌,才小心地道:“老奴看好虎贲与羽林两营。”

    “哦,为什么你认为他们一定会先拿下目标呢?”秦风喝干了碗里的小米粥,感兴趣地问道。

    “陛下,老奴以为,虎贲和羽林,都是我大明精挑细选出来的军队,他们可是卫戍京城的部队,虽然前身是城门军,但甘炜将军接手之后,淘弱存强,大力整顿,又调入了大量的其它军中的骨干,这两支军队,实则上早已经脱胎换骨了。现在心气儿正高。而新三营和新四营毕竟是从虎牢军中改编而来,战斗力方面,肯定比不上虎贲与羽林。”

    秦风眨了眨眼睛,“你是这样认为的啊?不过也是,恐怕绝大部分的人都会这样认为。乐公,不如这样吧,我们打一个赌,你既然看好虎贲与羽林,我便看好新三营和新四营,咱们赌十两银子,怎么样?”

    “老奴可不敢与陛下赌!”乐公公连连摇头。

    “有什么不敢的,你又不是拿不出十两银子,来,赌了。”秦风摸了摸腰包,却又尴尬了起来,包里没有一文钱。

    “既然陛下兴致高,那老奴就陪陛下乐呵乐呵!”乐公公笑着从怀里掏出了十两银的纸币,压在了大案之上。

    “腰包里没钱,不过不要紧,因为你这十两,肯定是我的。”秦风呵呵地笑着道,“要是我输了,不要怕我赖帐,我肯定会给你十两银子的。”

    “陛下富有四海,金口玉言,老奴岂会担心陛下不给我钱?”乐公公笑咪咪地道。

    钱什么的对乐公公一点也不重要,对他来说,只要陛下开心那就好了。

    秦风之所以要与乐公公打这个赌,正是因为刚刚那个黑衣卫士进来汇报的关于这两支部队的一些相关的情报。

    新三营和新四营已经整合到了一起,所有的重装武器和各种不同的兵种,已经连夜开始了重新编队,而指挥权也统一交给了陈绍威。而在另一边的紫荆山,简放和蒋豪却只是简简单单地分了一下工,两个战营从两个方向上各自攻打一面便算完事了。

    四个战营,从位置上是相等的,哪怕秦风先前指定了由简放和陈绍威两个来指挥两个战场上的战争,但落到实处的时候,结果却大不一样,很显然,在黄花山方向,新三营的统兵将军柯镇是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独立地位,将新三营和新四营整合到了一起,而在虎贲和羽林这一边,虽然说蒋豪也听从简放的命令,但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优化兵力,合理安排,这一仗虽然还没有开打,但打老了仗的秦风,却已经能预估出这场比斗的胜负了。

    秦风不打算去具体干涉这一仗的指挥过程,因为很多事情,必须要将领们亲自领会,感悟了才会真正的起到作用。这一次不得不说,新三营和新四营是用了心的。虎贲和羽林,要是这一次真输了的话,也应该能学到很多东西。

    现在的大明军队,特别是一些老牌子的部队,对于自秦军整编过来的军队有些看不起,这不是一个什么好兆头,也许这一仗,能让他们的看法有一些改变。秦国的战斗力可真是不差的,特别是单兵作战,相当强悍,这对于在落英山脉之中与秦人打了整整六年的秦风来说,记忆是相当的深刻,多少同伴便都葬身在那些看起来衣不蔽体的家伙手中。对于拿着一根大棒就敢向全副武装的楚军发起冲锋的秦人来说,只要激起了他们血脉中的勇悍,他们就是最好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