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攻防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朝阳初升,旭光万道自天空洒下,整个黄花山都沐浴在温柔的阳光当中。不过山上的上万秦军,此时却没有一丁点心思来欣赏这日出之景,因为不远处鼓声隆隆,黑压压的明朝军队,正缓缓的自远方压了上来。

    因为年纯凤的固守待缓的命令,整个黄花山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原本满山的树木已经尽数被砍伐一空,这些被砍伐的树木,粗壮的主干成了修筑一道道防御矮矮墙,堡垒的主材料,用他们构成主体,然后挖壕掘沟取得泥土,和水之后糊在这些建筑之上,不但防火,而且坚固。掘土所形成的一道道沟壕,便成了天然的阻碍敌人进攻的障碍。

    稍细一些的树木被做成了滚木,做成了拒木,三角锥,横七竖八乱糟糟地放置在半山腰,就连枝叶树杈也没有被放过,他们被捆在一起,绕着山腰放成了一圈,战争发生,只要一把火,便能形成一道火墙。

    山顶之上,一台台投石机林立,山上不缺石头,在这样的居高临下的位置之上,他们可以尽情的攻击攻山的明军,而明军的远程武器,却无法打击到他们。

    秦军守将马鑫,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已经迫近的明军,黄花山要塞固若金汤,至少他在心中是这样认为的,想要打下来这样一座防御完善,准备充足的山头,明军便要拿数倍的人手填进去。

    黄花山如此,紫荆山自然也不差。

    明军想要吃掉他们这一路人马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苑一秋受阻,万县被围,如果真让明国打掉了他们这一路,则秦国的整个战略计划将遭受重创。年纯凤固守万县的策略,一来是等待援兵,二来,未尝不是想利用这些防御完善的阵地,大量消耗明军的有生力量。

    历来攻,总是要付出比守更大的代价。

    终于要与明人对上了,这些年来,大秦面对明军的时候,打一仗,败一仗,大半个国度,都丢给了明人。对于这样一种局面,马金极是愤怒。

    在他看来,对明国的失败,并不是因为秦国军队战斗力差,而是因为秦国的内斗,将领们各怀心思而导致的,现在邓氏已经完全败亡,卞氏龟缩在落英山脉,秦国看似实力大损,实则上这却正是大秦中兴的契机,因为再也没有人能阻止大秦皇帝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上,拳头握紧,才会有力。

    只要打赢了这一仗,大秦便赢来了转机,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将会被终结,而胜利的光环也会让皇帝能更加有力的推行自己的政策,收拢全国的权利。

    明国看似强大,实则烈火烹油,一场大败,便足以将他们打回原形。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马鑫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要能大量地消灭掉明军,哪怕自己战死在这里,也是无憾。秦国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一战如果再输掉,秦国就没了。

    “有死而已!”他盯着已经扎住阵脚的军队,脸上浮现起一片悲哀之色,虎牢新军,陈绍威,柯镇,这些人物不久之前,还是他们大秦的边军中坚力量,而现在,却成了攻打大秦的急先锋。

    他伸手从腰间取下了一个牛角,猛然吹响。

    苍凉,悲壮的号声,在黄花山上响起。

    陈绍威仰望着黄花山,那上面是他曾经的袍泽,曾经的战友,但现在,他们要刀兵相见了。陈绍威心中并没有多少负担。在虎牢整训期间,他们这些军官被组织起来,去永平郡,中平郡等地转了一圈,在这些地方,他看到了大明最普通的那些人的生活,而那些,让他震惊不已。

    以前只是听说,终究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真正亲眼目睹了,才会真正明白两国之间的差距。

    大秦百姓为什么要过那种苦日子?他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就像他看到的那些明国百姓一样。

    自己是在解放那些还在受苦受难的同袍,是在让他们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哪怕在这个过程之中,被人不理解,被人骂作大秦的叛徒,他也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听着山上那苍凉的号角,悲壮的鼓声,陈绍威却没有半分涟漪波动。

    他出身贫苦人家,在边军是靠着一刀一枪慢慢地杀出来的。

    其实这也是现在所有投降了明军的原秦军将领们的心声。这些秦国边军将领,绝大部分都是从最基层的战兵一级一级地杀上来的,他们对于秦国最底层的生活,有着刻骨的体会。秦国那些大人物们的孩子,那些豪绅们的子弟,是极少有到边军之中来受苦的,这些人,都集中在皇帝的亲卫雷霆军中。

    在秦国的军队体系之中,这些人才是天之宠儿,而边军,只是一群可以随时牺牲的一次性用品而已。秦国向来不缺贫苦百姓,也不缺从军的士兵。

    因为从军,至少还有一口饭吃。

    “准备进攻!”陈绍威冷冷地道。

    十数台霹雳火从队列之后缓缓驶出,屋顶之上,青烟袅袅,八支投臂,蓄势待发。一台台装载在马车之上的强弩,此刻也快速地被拖向前方,弩头高高昂起。在他们的左右,一架架冲阵车灵活的游戈左右。大队的士兵,此刻距离这些大家伙,都有数十米之遥。

    山上鼓声猛停,随即一声轰响,一个数十斤重的石弹自天而降,砸在距离第一辆霹雳火之前不过数米之远。

    霹雳火立即便停了下来。一名策马而行的校尉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小红旗,厉声喝道:“霹雳火,自由攻击!”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数十个通红的铁蛋被掷臂高高抛起,飞到空中,被风一激,转瞬之间便冒出了熊熊的火光,如同一个个拖着尾巴的流星,向着山上砸去。

    这个距离之上,他们无法击中山顶的投石机,但霹雳火的巨大破坏力,却也是这些投石机不具备的。

    山上山下的士兵都凝视着那些火球,秦军阵地之上阵阵骚动起来,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样子的远程武器。

    火球落地,一声声闷响之中,火势立时漫延开来,秦军用了极大心力修筑的矮墙,堡垒,霹雳火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被摧枯拉朽的击碎。躲在其中的士兵顿时伤亡惨重,当场死了的还要好一些,那些被引燃了身上的衣服,号叫着逃出来的士兵,却是让人侧目。

    十余台霹雳火,一次齐射便是八十余枚铁弹,而且这一次这些操纵者们得到的命令是自由射击,这便给了他们极大的发挥空间,无数个火球从山下腾空而起,向着黄花山上飞去,片刻功夫,整个黄花山的北坡,便已经是烈焰滚滚,那些本来秦军设置用来对付明军士卒攻山的东西,基本上都被引燃了。

    山顶之上,马鑫看到如此威势的远程攻击,瞳孔紧缩,敌人的远程武器,是打不到他这个位置的,让他心惊的是对方这种武器的破坏力,还有那无以伦比的射速。

    他身后的投石机,每射一发石弹,便需要一段时间重新准备,如果不是借助着地利的关系,只怕对方一个齐射,便能将他所有的投石机全部干掉。

    “所有投石机,瞄准那些铁房子,给我砸毁了他们!”马鑫厉声吼道。如果不能毁掉这些东西,任由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将火球倾泄在自己的防线之上,这条防线上的士兵只怕就会崩溃了。毕竟他麾下的士兵,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踏上战场。

    事实上,这些士兵此时也的确有些慌了。当他们认为非常坚固的堡垒被轻易的毁掉,当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同伴筋断骨折,鲜血喷洒,甚至死无全尸的时候,恐惧便已经开始漫延了。他们开始从藏身之处逃了出来,意图自行躲避那扑天盖地的火球攻击,但这种行为对于军队士气的打击却是极大的,因为看起来,太过于混乱了。

    秦军的投石机开始还击了,数十台投石一齐从山顶之上倾泄下来的石弹,威力自然是不容小觑,十数台霹雳火在听到那巨大的轰隆隆的声响之后,便如同一群受惊的小鸟一般,后退的后退,向前的向前,也有左右两边挪移的。每一台霹雳火的四周,都围着上百名士兵,由一名伙长带队,他们的任务,就是推着霹雳火移动,以躲避山上的投石机打击。灵活,一直便是霹雳火着重发展的目标之一,笨重的投石机在明军之中,早已经被淘汰了。

    山上的打击,除了投石机之外,又响起了强弩的啸叫之声,马鑫觉得,自己必须要将这些该死的黑屋子逼退或者击碎,否则任由他们这样干下去,北坡的防守便要名存实亡了。

    “刘春儿,带五百人,冲下去,那个该死的黑屋子,能毁多少就毁多少!”马鑫面无表情的下达着命令。

    “遵命!”身后矗立着的一名校尉眉头都没有皱了一下,转身便离开,旋即一支五百人的队伍向着山下扑去。此刻,火势正大,黑烟滚滚,双方的视线都被遮蔽了,正是偷袭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