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血战(中)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李大熊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兵,他是虎牢本地人,也是一大家子人,秉承了秦人越穷越生的传统,不过他家运气不是很好,自他之后,家里连续给他添了六个妹妹,他今年二十岁,他的娘今年三十六岁,却又在前年给他添了一个弟弟.兄弟之间相差了整整十九岁.

    这样的一个家庭,你可以想象他困难到了什么程度,因为实在太穷,他最大的妹妹已经十七岁了,还没有嫁出去,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谁娶了他家的姑娘,那就得帮着承担这一大家子的困境.这可是一个无底洞,没有人愿意招惹上身.

    李大熊当兵两年,每一个月拿到手的饷银,都是一文不少的送回了家,可即便如此,他家也只能勉强说不会饿死,要知道在以前的虎牢军中,每月二两银子的饷银,他只能拿到手一半.

    但自从加入了明军,经过整编之后,李大熊的第一个月明军生涯,就结结实实的拿到了十两饷银,当时,他就傻了.

    随着军队整编的结束,他也熟知了越来越多的明军条例以及明军的待遇,因为他们这一哨的哨长,是从老牌子明军部队那便调过来的,人凶悍得很,进营的第一天,包括李大熊大内,都被他痛扁了一顿,本来李大熊还挺恨他的,但到了发饷这一天,李大熊却觉得再没有比这个长官更顺眼的了.

    因为当时的他,知道了自己一个月的饷银就是十两,而到手的也是十两,也就是说,上司没有吞没他一文.

    拿到饷银之后轮到他休沐的那一天,他几乎是营门一开就冲了出来,一口气跑到镇子上,买了一大块肥肉然后便往家跑.

    是的,不是瘦肉,是肥肉,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瘦肉根本就不好吃,要吃,就吃这种一咬就满嘴跑油的大肉.

    那一天,几个瘦骨嶙峋的妹妹吃得几乎走不动道,同样瘦得一把骨头的爹娘,也是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两岁的小弟弟,睡着了也还在咂巴着嘴.

    从那一天起,他就决定要好好的在明军之中干.

    六七八月,连续三个月,他拿了三十两的饷银,与其它的士兵在休沐期间便带着钱去镇上晃荡,大吃大喝找姑娘不一样,李大熊却是将钱全数都交给了空里,与他这些根本就没有了家人的兄弟相比,他还有一大家人要养了.

    这一次出征,又先发下了十两的赏银,这等于多拿了一个月的军饷,而且他还被告知,如果立了功,还会有额外的赏银,当然,如果战殁了,他的家会拿到一大笔抚恤银子,他家里的地,也从此不必再缴税,这是大明给予战死英雄家属的保障.

    他当然不想死,但他更想立功.

    明军是秦军完全不同的,如果大明能一直赢下去,那他就能继续拿更多的饷银和赏银,而现在,山上的这些人却想打断他的这个梦想,不把他们灭了,自己的弟弟妹妹还会有钱吃肉吗?爹娘还会有那样灿烂的笑容吗?

    干死他们!

    李大熊狠狠地在心里对自己说.

    不得不说,在肖锵的治理之下,虎牢的大兵们,对于国家忠诚什么的这个概念是没有的,大家想得都是怎样活下去,忠君爱国什么的都得靠边站,谁能让我和我的家人活下去,我就给谁干.再说了,哨长说了,几百年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秦楚齐越呢,大家都是一个国家的人.

    明军一直在改编的秦军之中大力宣扬这一个观点,其实是秦风等人想得太多了,最底层的这些老百姓大兵们,哪里有这些概念.活下去,活得更好,才是他们现在唯一的追求.

    即便是明军的士兵,不也是为了保住他们现在的生活和家人现在的幸福才拼命作战的么?什么家国情怀,在这个时代,基本上都是扯淡.

    李大熊很喜欢手时的这台弩机,听到卡的一声响,他便知道箭匣已经上好,他转动着弩机,看着前方不远处激烈的战场,两方面的人缴杀在一起,很难让他发挥出弩机的作用,他扳动了弩机之上的一个板机,将弩机切换到了单箭的射击方式.咪着眼睛瞄准着前方.

    李大熊不知道,现在配发给他们的弩机已经是第三代了,这一代的弩机,已经有了单发和连发的区别,他们之所以能拿到大明最先进的军械,便是因为他们这里马上要发动大战,像现在没有战事的中部战区和武陵战区的军队,根本就还没有给他们配备.

    哒的一声响,一个挥刀正准备砍下一个明军脑袋的秦军校尉胸腹之间中了一箭,他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没等他看到是谁在暗算他,被他踹倒在地上的那个明军已是一刀将他砍翻在地,一骨碌爬了起来,挥刀又向着前方冲去.混乱的战场之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是谁救了自己一命.

    李大熊咧嘴一笑,将射击模式切换到单发之后,弩箭的威力便相应增大,那种浑身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小东西有多厉害他清楚得很,单发的时候,别说是秦军身上的皮甲,便是他们身上所穿的这些半身铁甲也挡不住.

    他转动着弩机,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然后又勾动扳机,又一个秦军军官一头栽倒在地上.

    李大熊很鬼,他不是盲目的射击,而是专门寻找着那些秦军军官,他躲在这块焦黑的岩石之上,一时之间,还真没有谁注意到他,战场之上,流矢横飞,很多军官,都是武道修为很不错的家伙,这些人打斗起来,不但是手里的军械,时不时的各种暗器也会冒出来.

    李大熊不紧不慢的殂击着秦军的军官,不知不觉中,竟然有十多个军官倒在了他的暗算之下,他这一片的秦军因为连续失去自己的指挥官,已经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仰攻而上的明军已经占据了上风,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前进逼,而后续补上来的明军,立即便横向扩展战果,明军就这样推着秦军一步一步的向上倒退.

    混乱的战场之上,当然不会有人注意到有这样一台弩机,竟然悄无声息的改编着战果,但在山下观战的陈绍威,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此时,他已经将战线推进到了对方投石机的最远射程不远的地方,对于山上发生的一切,他看得清清.

    “这个弩手记住他,如果此战之后他不死,带他来见我!”陈绍威对身边的亲兵道.

    “是!”亲兵点头道,将军这么一说,要是这家伙好运能活下来的话,那加官晋级便是妥妥得了.

    李大熊此时当然不知道,他已经获得了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关注,他很专注的在殂杀着秦军军官,直到他被人盯上了,一名秦军校尉发现了这台卑鄙的弩机,也看到了这台弩机的威胁,怒吼声中,连接砍倒了面前的几个明军,身形一起一落之间,向着李大熊疾扑而来.

    李大熊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就是块头比别人大一些,力气比别人大一些,而这个校尉,明显是一个武道高手,看他起落之间的速度和声势以及面前的明军几乎无法阻挡他的步伐,便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修为到了六级的好手.

    李大熊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好像自己的哨长也没有这份本事呢.他瞪大了眼睛,猛地伸手将弩机扳到了连射模式,然后将扳机一勾到底.

    哒哒哒连续不断的响起,李大熊的腿已经颤抖,但手却还很稳,幸好这是一台稳定在地上的弩机,如果是弓箭的话,射出去绝对要飞上天去.

    先前这台弩机哒的一声干掉一个,又哒的一声干掉一个,这个猛扑过来的秦军校尉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能如下雨一样射出弩箭.

    人的惯性思维便是如此,没有想到两种不同的射击模式会在同一台弩机之上出现,当这个校尉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狂吼着拼命的挥动着手里的钢刀挡格着弩箭,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弩箭射在刀上,火花四溅,但然并卵,李大熊手里的这台弩机是可以随意转动的,他射击的时候,轻微的转头机头,下雨般射出去的弩箭便呈现出一个扇面.

    这名校尉先是下腹一凉,然后两腿巨痛,手中钢刀微缓,扑扑之声便连接响起,十数枚弩箭轻而易举的破开了他身上的铁甲,巨大的冲击力将他震得倒飞出去,卟嗵一声栽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李大熊用力的吐出了憋着的一口气,刚刚他可是强自镇定.此时那个敌军高手死了,他的手这才颤抖起来,刚刚这一瞬间,敌人距他可是太近了,他都已经能看清那个人脸上的麻子点了.

    “秦二,你来接替我射几箭,我,我腿有点发软,要缓一缓.”他对副射手道.”换个模式,点射,便伤了咱自家兄弟,慢一点不要紧,一箭一个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