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血战(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个时辰,马鑫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阳光,从早上明军发起进攻,现在太阳才刚刚从东方爬起来一小半,明军就已经打到了半山腰,击破了他两道防线.

    山下的明军似乎很执拗,就瞄准了北坡向他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这让他很诧异,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担心自己布置在其它几个方向上的军队突然下山反击,好几次马鑫都忍不住要这么做了,但到了最后,却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陈绍威不是一个新手,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将,他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之所以露出如此大的破绽,无非就是想吸引自己下山去攻击他.

    说不得此时山下,已经布置好了一个陷阱等着自己跳进去吧!马鑫冷笑起来,陈绍威表现得越是执拗,他便越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你要把北坡当成一个血肉磨盘,那我就成全你!他在心里狠狠地道.

    接下来的防线不能再失守了,再让明军攻破一道防线的话,他的部队生存空间便会被进一步的压缩,越向上,似乎便会守得越稳,也有更充足的兵力,但可以腾挪的空间却也更小了.这么多的兵力挤在一个小空间内,可不是什么好事.

    “反击,调集兵力,将面前的明军赶下去!”他厉声道.

    “马将军,我们在北面的力量只足以防守,没有力量发起反击了.”一名副将低声道:”我们的伤亡很大.”

    马鑫沉默了片刻,的确,他的伤亡很大,他是第一次见着防守一方比进攻一方伤亡要大上许多的战事.这里面有着很多的原因,比方说明军的远程攻击武器出乎意料之外的犀利,士兵的武器装备远胜己方,而更重要的是,士兵的战斗经验.这才是让人最为头疼的事情.

    自己麾下这一万人,都是各地的郡兵集结而来的,要说没有战斗力也不尽然,他们平时在剿匪之中也积累了不少的作战经验,因为大秦的国土之上从来都没有平静过,但剿匪,平乱,毕竟与这样大规模的作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模式,作战强度也完全不同.

    而山下的明军,以前却是虎牢边军改编而来的,那可是经常与齐军作战的虎狼之师,十万虎牢军,最终被明军改编之后,只留下了三万人,这三万人,当然是精锐之中的翘楚.这些士兵对于这种烈度的战争,可以说是习已为常,战斗的时候,不会产生丝毫的情绪波动.

    这才是两军之间真正的差距.双方武器装备之上的差距,或者可以因为自己占据着地理而抵消,但这种士气之上的差别,战斗经验的差距,就不是那么好弥补的.

    更重要的是,自己统带的这样的军队,是万万不能打逆风仗的,他们缺乏坚韧的精神,缺乏逆流而上的勇气.所以他必须马上作出反击,在明军立足未稳的时候将他们赶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士卒们有更多的勇气来与敌人对抗.让他们认识到,他们面前的敌人与平素他们追剿的流寇并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穿得更好一些,武器更好一些罢了.

    陈绍威卯着劲儿往一个点儿上打,不断地增添伤亡,或者正是在打着这个主意.他很清楚,只要击溃自己的某一个点,或者就会引起自己全面防线的崩溃.

    必须给他以迎头痛击!

    “从其它几个方向上先各调一个哨队过来.”马鑫沉着脸道.

    山下,陈绍威看着山上的动静,一直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微笑,对他来说,终算是达到了第一个目标,说实话,他还真担心对方从另一个方向下山对他做出反击,虽然他也做了一些布置,但这些布置是难以挡住对方倾力一击的.

    他赌的就是对方不敢下山.

    现在看起来,他赌对了,对方果然是想在北坡之上,给他以迎头痛击.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加大对北坡的攻击力度.我们要迫使对方不断地往北坡增兵.”

    陈绍威不知道的是,此刻在离战场不远的地方,一小队骑兵正在观望着黄花山的双方作战.

    “太冒险了.”杨致摇头道,”陛下,这完全是孤独一掷,是冒险啊,要是我在指挥秦军作战的话,此时我绝对会集中力量,从另一侧下山,给对方本部致命一击.”

    乐公公也点了点头:”是啊,这完全是顾头不顾腚的打法啊!陛下,这陈绍威也是一员老将,怎么如此冒险啊.”

    听着两人的议论,秦风摇了摇头,”这陈绍威赌性虽然重了一些,但考虑问题还算是比较全面的,这种在作战的时候,考虑到对方的心理,士气,兵员构成而不将眼光局限在眼前这一点的将领,倒真是不多见.难怪他能从一介小卒一直升到虎牢军中的重将,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

    杨致眨了眨眼,”陛下,你这是认为他做得很对吗?”

    “杀猪杀尾巴,各有各的杀法.”秦风笑了笑,”至少陈绍威现在成功了,马鑫没有组织人马下山反攻,而是在向北坡增兵,而这更是陈绍威想要的,看着吧,接下来,马鑫就会陷入一个怪圈,大量的伤亡,然后不停的往北坡增兵,最终无法忍受这种添油式的打法,他会集结所有的兵力与陈绍威在北坡进行全面争夺,到了这个时候,黄花山之战便结束了.”

    “柯镇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杨致道.

    “不错,柯镇麾下没有多少人了,但可以肯定,他麾下的这些人,一定会是新三营和新四营最精锐的那一批.”秦风打马往回走,”这里没什么看头了,咱们去紫荆山看一看.对了,乐公公,吩咐敢死营往这边靠一靠,帮陈绍威一把.坚定马鑫在北坡与陈绍威相持的决心.”

    “是,陛下.”乐公公点头道.

    “陛下,这对于虎贲与羽林不太公平呐!”杨致犹豫了一下,道.

    “什么叫公平?什么叫不公平?”秦风瞥了杨致一眼,淡淡地道:”第一,我已经看到了黄花山胜利的希望,如果能在一天之内拿下黄花山的话,对于万县城内年纯凤将会是巨大的打击,黄花山一下,紫荆山也无法持久.第二,敢死营只是向黄花山方向作也战术移动的动作,并没有参与这场战斗,致于马鑫怎么想,那是他的事情.”

    杨致张了张嘴,没有再作声.

    “杨致,你啥时候也开始站队了?”秦风淡淡地问道.

    杨致摇了摇头:”什么站队?只不过虎贲与羽林是咱大明的老部队,又是野狗的部下,这新三新四营……”

    “都是朕的部属,大明的军队.”秦风策马缓行:”杨致,你这种心思要不得呢.还说没有站队?”

    杨致呆了呆,”倒不是,我现在是新一营的将军,要说站队,也会站虎牢新军,只是,只是感情之上还是希望……”

    “得了,得了,你的心思我晓得!”秦风一笑道:”你是不会站队的,你很傲气,但你这种想头,还是要不得的.你站得更高一点看问题,就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了.”

    “陛下这是说我的境界低呗!”杨致有些不服气地道.”可您也没有给我更高的位置啊,现在我带着新一营,就看着新一营这一亩三分地呗!”

    秦风哈的一声笑,不再理会杨致,径自打马前行.

    大兵李大熊自然是不晓得上头的这些动静的,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因为是仰射,他现在不得不单膝跪地,抬高弩机头,哒哒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弩箭如泼水一般的射向上方,与他一起射击的还有十数台弩机,这些弩机共同织就了一片死亡的区域,让前赴后继扑上来的敌人倒在箭下.

    但敌人太多了,增缓的敌人越来越多,最前头的已经与步卒们搅合在了一起,不时会有秦军突破明军的防御线,杀到他们的跟前.除了应付敌人,他们还得面对着头上一轮轮抛射而来的羽箭,隆隆滚过来的擂木,自天而降的石块,还有那些呼啸而至的强弩弩箭.

    李大熊觉得糟透了,因为这一段时间,他的副射手已经死了,被一块石头端端正正的砸在头盔之上,头盔瘪了,人也没了气儿.一个辅兵挨了一箭,眼见得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就倒在李大熊的身边不停的抽搐,可现在,没有时间去救助他.他这个弩机组,只剩下了他和一个装填兵.

    但他又觉得自己运气还算不错,因为这片刻功夫,他便看到至少三个弩机组被敌人的强弩瞄准之后给击中,连弩机带人,都散了架.

    他还活着,还在给最前沿的士卒提供着源源不绝的支援.而这一切,都源于他最早选择的这一块阵地,那块烧得焦黑的石头,为他最大程度的提供了保护.最险的一次,便是一根骨碌碌滚过来的擂木被这石头一垫之后凌空飞起来,就从他头顶上方飞了过去,然后将他身后支援上来的士卒压倒了好几个.

    眼里没有了其它,战争的喧嚣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离他远去,眼睛之中能看到的只是前方那些晃动的土黄色身影,耳朵里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弩机哒哒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