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真的兄弟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首先要向所有的书友们道歉.正如很多的书友们反映的一个问题,错别字太多了.枪手是业余写作,写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晚上,一般写完第二天早上发布的两章,大概就是凌晨了,所以枪手基本上是没有检查过就发上来的.有时候连名字都打错子,这给大家造成了阅读上的不便,实在是不好意思.枪手尽量改正吧.还请大家原谅.)

    晚餐的时候,舒畅几乎是掐着点的进宫来了.

    闵若兮设宴招待这些女眷,秦风自然就不好过去了,只好呆在了自己的书房里,后头的小厨房自然会将晚餐送到这里来,看到舒畅笑嘻嘻的摸了进来,秦风叹了一口气.招呼乐公公再去准备一份儿.

    “多弄点新鲜菜疏来!”舒畅扬声冲着匆匆而去的乐公公大叫着,一屁股坐在秦风的对面,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殷红的葡萄酒,咂巴了一口,点了点头.”还别说,宁则远从海外弄回来的这种酒,慢慢品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瞅着舒畅一大口将杯子里的闷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秦风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瞅你那模样,也不知王月瑶在家里怎么亏待你了,犯得着在我这里来蹭吃蹭喝吗?”

    “倒不缺这点吃喝,就是吃你的拿你的喝你的,心里爽!”舒畅得意洋洋的道.”再说了,你这里的新鲜菜疏的确好啊,瞧瞧这些,在外头吃得到吗?”

    “乐公公搞得,做了一个小棚子,下头布了火龙,种的也不太多.这些菜也是宁则远从海外带回来的种子,先在这宫里种成功了,现在我已经把种子都给大司龙了,明年虽然还不能大规模的推广,但少量供应还是没有问题的.”

    “是吗?”舒畅眼睛一亮,”那我可得提前和这个老家伙搞好关系,少量供应,那就说明产量不足啊,绝大部分都要拿来育种啊.”

    “别老家伙老家伙的叫,大司农是个老实人,兢兢业业的,五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多.”秦风笑着抿了一口红酒,道.

    “曹先建才五十?”舒畅瞪大了眼睛,”天爷,你还以为他跟苏开荣他们差不多呢?这差了辈呢!看来我得送他一些特制的面膜替他保养保养,嗯嗯,这是一个好主意,拿这给他拉好关系,以后这些稀罕的疏菜那可不应有尽有了!”

    秦风先是怔了怔,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舒疯子啊舒疯子,你可真有一套.懒得跟你说这些了,对了,你的医师大学堂弄得怎么样了?地点选好了吗?在城内哪里,搞不定的好,需不需要我去跟你打打招呼?”

    “不必!”舒畅摆摆手,”我没准备把医师大学堂建在越京城内.城内地金贵,地方太小,所以啊,这段时间我在外头转了转,把地点选在了乐和县.距越京城也不远,就五十里左右.”

    “乐和县?”

    “对,乐和县.我与那里的知县已经谈好了,地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我开始兴建了.选在哪里,主要是给我的地方大,很多药材也可以自己培植.在越京城,哪里有这样的便利?”舒畅道.

    “说得也是.第一批准备招多少人?先生从哪里来?”

    “第一批准备招四百到五百人左右吧,先生那是现成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不知有多少人想来医师大学堂当先生呢?大部分都是以前的太医,也有在民间享有盛誉的,当然,有些人,我准备亲自去请.”

    “这世上还有需要你亲自去请的人?”秦风奇怪地问道.

    “瞧您这话说的.”舒畅翻了一个白眼:”我记得早就跟你说过吧,术业有专攻,医术一道,道路千万,我一人能精多少?自然有我需要去请的人.”

    秦风身子向后微微一靠,看着舒畅,”不会是那个暗门中的人吧?”

    舒畅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你早就知道暗门中的人来找过我了?”

    秦风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是大明的皇帝,有什么事儿是我不知道的?我自然都知道,但我懒得说.”

    “大气!”舒畅冲着秦风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能当皇帝的人,果然是胸有四海.从大明在虎牢击败了秦国最后的一支大军后,到我这来的人可就多了起来.不过这些人,我可没给他们什么好颜色,当初我们那么困难的时候,我去找过他们,他们不是将我拒之门外,就是像打发叫花子似的将我打发出门,那时的我可真是受了不少的屈辱,但那时我可都是忍了,无非就是想将他们拉出来,这些人中很多人非常有钱,有的非常有势力,还有的在江湖之上那可是地位极高.可他们没有一个人来帮我们的.怎么着?现在看我们发达了,就想来抱大腿,晚啦!”

    “说得好!”秦风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我秦风的兄弟,想得都跟我一样.不想雪中送炭,就想锦上添花,不想付出老想着获得,这样的人,咱们弄来干什么?”

    “里头有宗师哦,你会不会舍不得?”舒畅笑吟吟的问道.

    “咱们大明宗师好像不少吧?”

    “比起齐国可少好不少哦!至少我知道,南天门内,就还有好几个老家伙.”舒畅道.

    “敢跟我做对,照样灭了他们.”秦风不以为然地道.”对了,你既然对暗门中的人不感冒了,怎么又要去请人回来?”

    “我要请的,可不是这些人,而是暗门之中另外的那些人,这些人武道修为很差,但他们在其它方面却非常了不起,比方说医术一道.还有的在机关消息,土木建造等等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迷,这些人当初我根本就没有去找过他们,那时的我们太弱小了,根本无法保护他们,而他们自己,又缺乏自保的能力,所以我不想害了他们.”

    “专业技术人才!”秦风眯起了眼睛.

    “不错!”舒畅点了点头:”这些人聚在一个地方住着.”

    “我想起来了,你还说过,你有一个师妹,你从小习练的是救人,她习练的人却是害人对不对?”秦风蓦然想起一件事来,这还是舒畅许久以前跟他说的.

    “难为你还记得!”舒畅笑了起来.”不过啊,害人的可以救人,而我这救人的要是害起人来,那也不差呐.”

    “他们都在齐国境内?”秦风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你的目标太大,进入齐国太危险,要是齐国人把你逮了去,我可没地儿哭去,这事儿就不能派别人去?”

    “当然不行.”舒畅摇了摇头:”派别的人去,恐怕找不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就算找着了,只怕也弄不回来人.这事儿,只能我亲自去,当年他们心灰意冷之后,便隐世而居,非得我这种能说会道的人去找他们,才有几分希望.秦疯子,不说别人,光是里头住着的一个老人,在医术上的造诣便只会比我高,当然,我说得是综合能力,要论起在外伤和内伤这两项上,我是当仁不让的.”

    “真要去?”

    “真要去.”舒畅点头道:”我是在哪里出生的,也是在哪里成长起来的.我师傅师娘也都葬在哪里,这些年我只回去过一次,也该再回去瞧瞧啦!”

    秦风思忖片刻,”也好,不过也不必强求,如果不愿出来,便让他们过自己的小日子也不错,不过记得一定要把你的那个师妹弄出来哦!”

    舒畅大笑:”我居然还惦记着我的小师妹?不过你还是别想了,她啊,早就嫁人啦,丈夫是玩机关消息的,她是玩毒的,天造地设的一对,这一次我回去,估摸着娃娃都在满村子跑了.”

    秦风悻悻的瞅了舒畅一眼:”我是那种人吗?我是爱屋及乌,想把把你的小师妹接出来享福.”

    舒畅想了想,竟然还点了点头:”说得也是,你还真不是那种人,因为你要敢随便惦让女人,估计公主殿下会揍你.公主殿下可是一头河头狮子啊!”

    “混帐玩意儿,兮儿温柔娴淑,你怎么口出不逊之言?”秦风怒道.

    舒畅大笑:”恼羞成怒了,哈哈哈!还温柔娴淑呢,活脱脱的一头母老虎嘛,反正我看到她,是后背心里冒冷汗的.”

    秦风扬眉看着他,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舒畅一怔,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唰地一下,额头之上就冒出汗来了.

    “一见我就后背心里冒冷汗,背着我就骂我是河东狮子和母老虎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在门外,紧接着,一个娇俏的人影出现在那里,手里还挽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

    这两人自然便是闵若兮与王月瑶了.

    舒畅狠狠地看着秦风:”你阴我?”

    自然是秦风阴了他,以舒畅的那一点武道修为,闵若兮过来他怎么能发现得了?况且他那时正在快活嘴呢?直到看到秦风的古怪这才反应过来.

    他干咳着站了起来,看着对面两人:”娘娘您过来了啊,嗯嗯,这个,月瑶啊,我们该回家了,昨天我跟你说你的胎像有些不稳,回去还得再给你配一点药,啊,陛下,娘娘,我们告辞了啊!”

    伸手要去牵王月瑶的手,一牵之下却是拉了一个空,闵若兮环着王月瑶的腰肢,已是到了秦风的身侧:”陛下,月瑶说商业署还有一些事情要跟您汇报呢,正好,我头有些疼,要请舒神医替我诊诊脉呢!”

    不等屋里人有所反应,闵若兮身形一晃,一手拧了舒畅便出了屋子.

    “陛下,救命!”舒畅大叫起来.

    屋内,秦风冲着王月瑶摊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