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克敌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帐之内,秦风竖起一根手指头,丝丝劲力在他指间缠绕,对面,杨致挺直腰身坐着,凝目注视着秦风手里这一道劲力含而不露,却又千变万化.

    稍倾,一股股的劲气自他身上溢出,向外扩散,他竭力想要将这些外溢的劲气收拢,却总是显得力有未逮,另一侧盘坐着的乐公公也同样如此,两股劲力一碰,啪的一声闷响,帐内顿时风声大作,劲气四散.

    乐公公一惊,要是任由这些内息扩散开来,只怕帐内的东西全都要遭殃,剩不下什么了,别的倒也不说,但那些机密卷宗要是毁了,说不得便会有麻烦.

    秦风微微一笑,另一只手抬起,轻轻一按,所有的乱窜的真气顷刻之间全都被摁到了地上,哧哧之声不绝于耳,平平整整的铺着地毯的地面,顿时多出了无数个小洞.

    杨致叹了一口气.

    乐公公也叹了一口气.

    就算站在了那道门口,看到了那扇门,但却是咫尺天涯,似乎只有一步,但不管怎么努力,却总是也跨过去.

    秦风缩回了手,看着两人,”走到了这一步,其实已经是勉强不来的.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像我,死生之间得顿悟,当然,我决不建议你去走我这条路,我跟你的情况不大一样.”

    杨致扁了扁嘴:”我当然晓得,陛下那条路子我也走不通,我可没想死.”

    “还有兮儿这种情况,我也没有搞明白,玩着玩着就跨过了这道门,再者还有霍光,瑛姑,你也都问过了,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杨致,你不要急,急也急不来的,机缘到了,自然就好了.”秦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杨致叹了一口气:”怎么能不急,眼见着就要收拾掉秦国了,下一步,就是楚国,我的大仇人可是宗师,我要是不能跨过这一步,到时候我怎么能够亲手报仇雪恨!”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秦风道:”拿下了秦国,也还有几年消化,再去收拾楚国,怎么也不是三五年之间的事情,你这么年轻愁什么?”

    看着秦风,杨致无语,说得你好像很老似的,我,闵若兮,你,三个人中,你年纪最小好不好?你是第一个进入宗师境的,闵若兮是第二个,我到现在还没有,这个顺序倒是完全的倒了过来了.

    杨致唉声叹气.心里却也知道秦风说得对,其实对于他来说,已经算得上很不错了,不管是霍光,瑛姑,还是秦风,都是毫无保留地向他讲述了进入宗师境的心得体会和感悟,这也印证了秦风的一句话,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三人的感悟,可以说是大相径庭,有些东西甚至南辕北辙.

    到了这一地步,真是只能靠自己了.

    外面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秦风站了起来,道:”黄花山拿下了.”

    三人走出帐外,一名身上满是血迹的校尉正翻身下马,急急地向着这个方向奔来.看见站在帐外的秦风,立即翻身拜倒.

    “启奏陛下,虎牢新军第三营,第四营已经拿下黄花山,除贼首马鑫带百余人突围往万县县城方向逃走之外,其他的人,一个也没有走脱.”校尉大声道,脸上洋溢着喜悦,骄傲的神情.

    “很好,新三营和新四营伤亡多少?”秦风点了点头.

    “回禀下.”校尉的脸色稍黯,”还没有具体统计下来,只怕会超过三千人,不少队,哨都打没了.”

    “嗯!”秦风点了点头:”告诉陈绍威,做好善后工作,明天,我要听到具体的汇报.”

    “是,陛下.”校尉用力的叩了一个头,转身大步离去.

    “这一下子,简放的压力可就大罗!”杨致呵呵一笑.

    “一仗伤亡三千人,损失可也不小啊!”乐公公低声道.

    “也不算多.”秦风道这:”这两个战营经此一役,可算是脱胎换骨,真正算是一支强军了.走,进去议一议万县的事情.”

    走进帐内,坐了下来,秦风看着杨致:”黄花山一下,紫荆山必也不能持久,如果我估计得不错,他们很可能会想到突围.”

    “这可就是送菜上门嘛!”杨致一笑道.”陛下的三千烈火敢死营不正等着他们吗?”

    “不错,所以明天一过,万县之外的两个屏障就算是没了,接下来就是包围万县,彻底歼灭年纯凤,完成右翼战事,杨致,这一仗,交给你来打.”

    杨致一愕:”陛下,这里原本是陆丰在全权指挥的.再说了,陆将军可还是我的老上司呢!”

    “现在虎牢新军有三个营在这里,而且攻城,轻兵步是主力,你总不能让矿工营去爬城墙吧.简放和蒋豪在这一场争斗中输了,现在你出面统率这五个营攻打万县,恰恰是最合适的.陈绍威,蒋豪他们也是你的部将啊!别忘了,你可是虎牢新军的副将呢!”

    “这一仗陛下交给我能放心?”

    “屁话!”秦风道:”你不是一直抱怨我给你的位子不够高吗?怎么,现在给你了,你又怕了!我记得有人很早时候给我吹嘘过熟读兵书十万卷的啊!”

    杨致老脸一红,”打得仗多了,却是愈发的胆小起来,这兵书上啊,看起来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但真正打起仗来,情况却大不一样啊!”

    “有这个想法和认识,你已经足够担当重任了.我看好你.”秦风大笑起来.

    黄花山上,到处飘扬着明军的旗帜,秦军的主将旗和其它一些将领的指挥旗已经被小心的收拾了起来作为战利品将成为新三营和新四营的荣誉,其它的杂旗,此刻却都被丢弃得满地都是,任人践踏.

    胜利的喜悦此时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却是疲惫与无法掩饰的悲伤.从半山腰到山顶,不时会传来或轻轻的啜泣,或大声的号淘.

    李大熊将几个朝夕相处的伙伴的尸体整整齐齐的码在弩机之旁,自己盘膝坐在他们的面前,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从开始的不熟悉,到最后的无话不讲,现在,他一个射击组,除了他,全都阵亡了.

    战斗的最后时刻,弩机已经失去了作用,他和仅乘下的那个组员一齐拔刀加入了肉搏,同伴没有撑过来,被一柄长枪捅了一个对穿.最后,他是从厚厚的尸体堆中,将同伴翻出来的.

    眼泪无声的流下.

    面前响起了脚步声,李大熊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却是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新四营的统兵将军陈绍威.

    陈绍威也在看着他,心里却是在感叹,眼前这个家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最后的战斗,别说是眼前这个大兵,便连他这个将军,也投入到了激烈的战斗之中,身上还挨了几下呢,到现在还酸痛着,可看这个大兵刚才一弹而起的那个利索劲儿,竟然毫无无损.

    这家伙可是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的,最后他弃了弩机,拔刀冲向前方的时候,正率队自下而上冲锋的陈绍威可也看在眼里.

    一场乱战之后,这小子居然还囫囵的站在自己面前,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你叫什么名字?”陈绍威问道.

    “回将军,小人叫李大熊!”

    陈绍威点了点头:”你们这个哨,只剩下五十个人了,你们哨长也战死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一哨的哨长了.”

    丢下这句话,陈绍威大踏步离去,留下了呆楞楞的李大熊,这就当了哨长了?这就升官了?一下子就当了校尉?一哨之长,统率五百人,结结实实的校尉之职.

    他低头看着眼前排得整整齐齐的四人同伴的尸体,不知为什么,却是嘴一咧,这一次却是号淘大哭起来.

    陈绍威自然没空去理会这个幸运的家伙的心理变化,对他来说,这一战,打得的确是很凶险的.超过三千人的死伤,也不知陛下会不会满意.

    新三营和新四营都有着不小的损失,他还要与柯镇去商量善后,整编的事情,打下了黄花山,只是这一战的开端,接下来拿下万县,才算功成.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全营的力量重新整合,有的队,哨打残了,需要重新整编,补充,陈绍需和柯镇都需要明天出现在陛下面前的,又是一支精神抖擞的军队.

    今天晚上,就让士兵们好好的发泄一下吧!

    站在黄花山顶,陈绍威在心里对自己道.

    紫荆山下,得到消息的简放楞了半晌,一天时间,黄花山已经被陈绍威打了下来,这简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奉命来传递消息的是敢死营的一名校尉,如果不是皇帝亲自遣人来,他还真认为这是一个假消息.

    他打心眼儿里是没有将新三营和新四营放在眼里的.一支刚刚改编过来的军队,如何与虎贲和羽林相比.

    “简将军,陛下让我给你详细讲述一下新三营和新四营是如何攻破黄花山的.”敢死营校尉低声对简放道.

    简放心中一凛,陛下这是对他们不满意了.

    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