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反攻的开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感谢泛蓝ph兄又一次的万赏,感谢小紫元灵,弘一888,达流氓兔,平常心1234,老朽书虫等老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秀水河大桥,钟镇的惨败让秦军前军大营震惊万分.

    对于苑一秋来说,秀水河大桥才是他重点突破的方向,而其它多个突破点,不外乎是为了摊薄明军的防守力量,事先他设计过无数种明军在秀水河的抵抗方案,甚至连明军会破坏秀水河大桥都想到了,桥坏了不要紧,那些桥墩,明军是没有时间损坏的,他尽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利用这些桥墩重新建起一座简易的大桥来通过秀水河.

    但他就是没有想到,钟镇的一万大军,尽然在秀水河大桥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而他们面前的敌人,只有区区五百人.

    一万大军啊,这不是左右两翼那些拼凑起来的各地郡兵,而是从落英山脉之中撤回来的能征惯战的边军士卒,居然被五百人挡在了秀水河大桥,如果不是眼前的战报真切的存在,苑一秋当真以为这是在做梦.

    一万大军,几天打下来,竟然折损了一半有余,钟镇这一部,几乎失去了进攻的力量,而更让苑一秋震惊的是,在秦军其它几个突破点上阻截他们的明军部队,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气转晴,水位下降,暴燥的秀水河已经变成了温顺的大姑娘,对于准备打过河去的秦军来说,最好的机会已经到来,正蓄力准备给对岸明军致命一击的秦军,突然发现眼前的对手没有了,这就像一个大力士拼尽全力击出一拳,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空气里,这种难受的感觉,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守德,明军想干什么?”策马河畔,看着已是空空荡荡的对岸,苑一秋大惑不解,一夜之间明军便消失了,似乎他们早就在准备这么做,营地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几乎看不出有驻扎过大军的痕迹,现在,秦军可以一马平川的渡过秀水河,直接向虎牢方向挺进,这正是以前他们想达到的目标.

    香喷喷的大饼就摆在面前,可不管是苑一秋还是金守德,却都犹豫了.

    金守德沉吟了半晌,才道:”大将军,秀水河大桥!”

    是啊,秀水河大桥!

    现在这座大桥,已经成了秦军心中的一根刺.

    “秀水河大桥仍然掌握在明军手中,他们可以通过大桥,在极短的时间内向对岸投送大量的兵力.”金守德沉声道:”现在秀水河水位下降,水势平缓,明军也自知无法在阻截我们过河,所以他们很干脆的放弃,我猜,他们想一步肯定会将主力投送到对岸.如果我们一旦渡河,他们却到了我们的身后,大将军,我们的粮道,将尽数在明军的威胁之下.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绕行左右两翼,袭击年纯凤和安自山的后路.”

    苑一秋点了点头,因为他们在秀水河被阻,导致进攻万县的年纯凤与进攻景县的安自山远远的走在了他们的前面,现在三军成了一个倒品字形,他的部队与左右两翼拉开了差不多一百余里的距离.

    “钟镇还有五千人马,他在秀水河大桥驻塞而守,进攻无力,但守住这条通道,还是应当没有问题吧?”苑一秋问道.

    “大将军,不仅仅是秀水河大桥的问题!”金守德摇了摇头:”现在秀水河水势放缓,我们能渡河,明军也可以啊.而且现在能明显的看出,明军是蓄意已久,他们只怕做好了一切准备.钟镇那边的五千人马,只怕难以支撑.明军肯定会集中力量攻打他.”

    “探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报明军的去向吗?”

    “明军走得无声无息,探子今早才出发,只怕还要晚一些才能回来.”金守德解释道.

    “先命一支前哨部队渡河,在对岸建立一个营地吧!”苑一秋道:”等探子弄清楚了明军的去向再做定夺.”

    “大将军,末将建议,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向秀水河大桥派出一支援兵.如果能守住这个点,明军就无法深入,甚至还要防备被我们渡河的大军抄了后路.”金守德建议道.

    苑一秋思忖片刻,这个时候他并不想分兵,但如果秀水河大桥那里出了问题,那可就危胁到了整个大军的后路.

    “你说得也好,这样吧,守德,你带五千人去,这是现在我们能分出来的最大的力量了,明军势大而且战斗力强,我们必须小心在意才不能为他们所趁.”苑一秋思来想去,秀水河大桥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对了,年纯凤与安自山那边的情况如何?”

    “安自山那边一直联系正常,他们那里中规中矩,正在景县与明军纠缠厮杀,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战果,但仍然在坚定的向前一步一步的推进,不过年纯凤那边,却已经整整两天没有消息了.”

    “两天没有消息?”苑一秋一惊,”探子怎么说?”

    “派出去的探子没有一个能回来的,万县方向,似乎成了一片死域,只能进去,却无法出来.”金守德无可奈何地道.

    苑一秋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大军马上渡河,渡河之后,我会向万县方向靠拢,你去秀水河大桥,万一抵挡不住,便向景县撤军.”

    金守德吃了一惊,”大将军,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们可就是放弃了皇帝陛下正面的防守,将皇帝陛下暴露在了明军的兵锋之前.”

    “这没有什么,只有左右两翼年纯凤和安自山安然无恙,那明军就等于钻进了我们的口袋之中,他们真敢直接去攻击皇帝陛下的话,对我们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了.”苑一秋道:”我现在却担心年纯凤那边了,但凡左右两翼一出事,我们就跛了脚,所有的计划都会被打破,接下来要想的,就不是进攻,而是要如何安稳的撤回去了.”

    金守德身体微微一颤,看着苑一秋,心里却不由想起了还在落英山脉之中的时候,卞无双与他所谈起的有关于这一仗的事情.

    卞无双是极力反对秦军大举出动进攻虎牢的,认为以秦军目前的实力,进攻虎牢与明军硬扛,只会让大秦本来就孱弱的实力,进一步被削弱,卞无双的建议是逐城而守,与明军一地一地的反复较量,厮杀,把明军诱入到秦军控制区内,拖长明军的粮道,增加他们的进军难度,将这场仗打成一个泥坑才是对秦军最有利的.

    当时金守德毫不犹豫地反驳了卞无双的说法,当时在他看来,明军虽然占领了虎牢,但立足未稳,他们可动用的兵力也不多,秦国如果想要胜利,就必须趁着这个时候果断出击.

    但当大秦的兵马大举出击的时候,噩耗便一个个的传来了,原本还寄于厚望的青州兵整体投降了明军,这让秦军立时便少了一大臂助.没有了青州的滋挠,明人迅速地在虎牢占稳了脚跟,接下来的仗,便打得分外艰难了起来.

    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传来,一名副将满头大汉,打马如飞地赶了过来,”大将军,金将军,大事不好.”

    将领翻身下马,脸色煞白:”我们有了年纯凤将军的消息了.”

    苑一秋与金守德都是面色微变,只看这员将领的样子,就知道来的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明人已经拿下新桐郡,新桐郡守陈楚麾下两万大军以及蔡强的五千骑兵尽数占没,明军骑兵已经奔袭到了年大将军身后,年将军现在全军退守万县,遭到明军围攻,请大将军赶紧支援.”

    苑一秋高大的身躯微微地晃了一晃,转过身来,对金守德道:”金将军,你率一万人马,立即前往秀水河大桥,与钟镇汇合之后,向左翼安自山靠拢,我率主力立即渡河向万县靠拢.另外,我会马上向皇帝陛下奏报,请陛下坐镇临安郡,暂缓前进.”

    金守德也知战局一下子全危险了起来,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不免现出了一些惶然的神色.

    秀水河大桥的西侧,距离大桥不过数里开外,一座营垒在短短数日之内耸立了起来,钟镇在连吃了败仗之后,已经失去了再向秀水河大桥发击攻击的勇气.而明军却是士气大涨,马猴带着的两千烈火敢死营,直接提兵过了秀水河,每日在秦军营垒之前往来呼啸挑战.

    当然,钟镇不可能出来与烈火敢死营野战,而马猴也不会脑子进水,率领骑兵去攻打防守森严的营垒.

    而这一切,随着苏星移的虎牢新军第五营的抵达而被改变.虎牢新军第五营风尘仆仆地赶到秀水河大桥,没有丝毫停留,直接过桥之后,背对着秀水河立下了大营,他们的到来,也意味着明军终于有了攻坚的力量.

    而更让马猴,张喻,昌永岗等人震惊的是,随着苏星移抵达秀水河大桥的还有一个他们想破他们也想不出的人物.

    大明皇后闵若兮.

    当这几人走进苏星移的中军大帐,看到居中而坐的闵若兮的时候,直接就蒙了.

    “反攻即将开始,我来为大家擂鼓助阵!”闵若兮微笑地看着帐中的将领,轻声而又坚定地道:”明天,我不想看到秦军的大营还竖立在我的眼前.”

    “谨遵娘娘旨意!”一大群将领,跪倒了闵若兮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