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进击的明军(3)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钟镇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坚守住这个营垒,打不赢,当乌龟他还是蛮有信心的,但当战事真正展开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只是倾力一击,他的营垒便被打破了.这还不是明国原本那些名扬天下的老牌部队,攻打他营垒的部队前不久还是大秦帝国的一员.指挥将领苏星移,他虽然不熟悉,但也听过他的名字,虎牢大将军肖锵的心腹手下之一,在朝廷之中可都是挂着号的.

    从来没有觉得虎牢的边军有这样厉害,或者钟镇从来没有想到过秦国的军队会变得这么厉害.

    是因为他们更换了装备吗?是因为那些他从来不曾见到过的厉害武器吗?钟镇觉得这只是其中原因之一.

    他能隐约地感受到,他面前的这支曾经的秦军,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以前的秦军,和自己统带着的这一支是一模一样的,也与以前的虎牢军队差不多,但眼前的这一支,似乎有一种他不曾见过的精气神儿.

    而正是这种他陌生的精气神儿,才让对秦国军队无比熟悉的他,感到自己面对的是一支全新的部队.他们在投诚明国几个月的功夫啊,就有了这样彻彻底底的改变吗?明国的皇帝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魔力呢?

    钟镇不解,想破脑袋他也想不出.

    他现在有时间来想这些问题,是因为他彻底闲下来了,而闲下来的原因,却是因为他当俘虏了.他与昌永岗斗了片刻,对方的武道修为差不多,他奈何不了对方,而对方也拿他无可奈何,而这个时候,钟镇发现,他的部队已经彻底溃败了.

    无可救药的溃败.

    钟镇知道自己完了.他没有逃出去的想法,因为他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一万人,打一个五百人镇守的秀水桥,先是损兵折将,接着坠入对方圈套,白白的将几千人送过河去,一头撞上了对方的骑兵守株待兔.然后,在明刀明枪的硬拼之中,他又输得一塌糊涂.

    他想死.

    但他还想在死之前做一点什么.

    然后他便发现了秀水桥边正在观战的那一群人.几百个精锐的士卒,守着两个女人.这样精锐的士卒守着的人,一定会是大人物啊.要知道,他在这几百个人身上,可是吃了大亏的.如果能在死之前,拖上这样的大人物垫背,他也算是不错了.

    他拼着挨了昌永岗一锤子才摆脱了对方的纠缠,然后便一阵风似的冲向秀水河桥头.这个时候,战场之上一片混乱,除了桥头的那些士兵,其它的明军士兵,明军将领正和秦国军队斗作一团,一个九级高手发动起来,他们除了看着,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如果不是在阵容整齐,齐心协力的情况之下,普通的士兵对于这样的大高手是完全没有什么制衡办法的.

    唯一让钟镇有些意外的是,昌永岗并没有追来,他回头瞧过一眼,发现那昌永岗只是楞了楞,似乎还笑了笑,脸色很是古怪,然后居然一转身,提着他的锤子冲向了战斗最激烈的所在.

    这个发现让钟镇有些不安,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

    他的速度很快,极短的时间内就冲到了那些士兵的面前,那些士兵似乎看起来有些忙乱,接下来的一幕,就值得钟镇一辈子回味了.

    两个被士兵围着的女人中的一个动了.

    是那个很年轻的女人,这个时候钟镇已经将对方的面容看得很清楚,很漂亮,很雍容的一个女人,看到钟镇冲过来的时候,脸上居然有些兴奋.

    钟镇不知道这个感觉是如何来的,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然后他的眼睛便捕捉到了那个女人动了.

    再下一刻,那个女人便到了他的跟前.将他拦在了士兵们的前方数步之处,轻飘飘的,似乎没有一点力气的白皙的小拳头向着自己敲来.

    没有丝毫的劲力!不对,所有的劲力就蕴藏在那只秀丽拳头的方寸之间.钟镇因为这个发现而脸色惨白,全身上下寒毛倒竖.

    猝不及防,来不及有任何的想法,他聚集起了全身的力道,向着那只秀丽的小拳头击去,然后,他就飞了起来,飘啊飘,像是一只风筝.然后又快速地向下落来.

    这一拳,将他全身的劲力瞬间击溃.

    宗师.飘在空中的钟镇脑子中闪烁着的全是这大大的两个字.

    可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是一个宗师?他脑子里怀是疑惑,连身上的彻骨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呼呼的下落之中,他觉得自己要死了,或者自己将是九级高手之中第一个被摔死的家伙.因为此时他浑身上下聚集不到一丝丝的力量,而从这个高度摔下去,足够自己死上几回了.

    他当然没有被摔死,因为他在落地的那一刻,又被那只手给抓住了,就这样硬生生的将自己凝在半空,这一下可丝毫没有顾忌他,强大的对冲力量让钟镇瞬间便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便成了一个粽子,不是明人把他五花大绑了,而是他全身的骨头不知道碎了多少,所以这个时候身上全是绷带,敷在身上的伤药是极好的,这能感受到那丝丝的凉意正在对他进行着有效的治疗.

    此时钟镇的脑子里还停留在最后那一刻的映象,那个年轻的女人近距离的端详着自己,然后说了两个字:”好弱!”

    “那是谁?”他盯着前方一个还在忙碌着的身影,那个人正在熬药.”你是谁?”

    熬药的人抬起头来,很年轻,看到钟镇醒来,呵呆一笑:”我就说你该醒了嘛.”

    “你是谁?”

    “我是随军医师王凌波!”年轻人嘻嘻的笑着:”我的医术还不错吧,你浑身一共碎了八十七根骨头,我都帮你接好了,而且保证不会留下后遗症,等你好了之后,绝对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

    生龙活虎的好汉吗?钟镇有些茫然,那又有什么用,大秦都要亡了.

    这一仗打下来,钟镇觉得大秦真是要亡了.不是他不努力,也不是他的士兵不勇敢,但似乎他们与之争斗的对手,与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啊.钟镇感觉现在的他们,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娃娃举着大刀在威胁一个壮汉.

    “她是谁?”他继续问道.

    王凌波怔了一下,但马上又反映了过来,”你是说把你打伤的那个人吗?”

    “是的!”

    “那是我们大明的皇后娘娘!”王凌波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崇敬之色:”宗师哦!”

    闵若兮!钟镇脑子里电闪雷鸣,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闵若兮也是一个宗师啊!好像这个闵若兮还没到三十岁吧!大明的皇帝和皇后这两口子都不是人!

    他在心里呐喊道.

    “你运气真好,咱们皇后娘娘晋级宗师不久,所以见你冲过来便见猎心喜想要试一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收拾你的就是瑛姑了,那现在的结果,估计就是在掩埋你的尸体了.”王凌波道.

    “那个人是瑛姑?”钟镇问道.

    “你还是知道的不少嘛!”王凌波笑嘻嘻地道,”既然如此,是什么胆量支持着你想要袭击两位宗师呢?”

    这话不好答.因为钟镇此时正郁闷到了极点,他怎么会知道大明皇后会出现在战场之上,他怎么会知道大明皇后已经是一位宗师了,即便闵若兮还不是宗师,但她身边一直形影不离的瑛姑是宗师这件事情又有谁不知道?

    早知如此,他怎么会做这种自投罗网之举,与那个昌永岗拼个你死我活,说不定还能拉着那家伙一齐去阴曹地府,现在倒好,自己一文不值的躺到了这里,成了一个俘虏.

    “我的部队有人突围出去了吗?”他不想再说上一个话题.

    “有烈火敢死营在,他们跑得脱吗?”王凌波将瓦罐里的药汤倒在碗里,放在钟镇床边上的一个简易的小桌上,”要么死了,要么当了俘虏.”

    “多少人还活着?”

    “大概千把人吧!”王凌波道:”不管怎么说,你们秦兵的勇气还是很可嘉的.”

    也就是说,战死了差不多四千人.钟镇的心里很痛.他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喝药,他想死.

    但马上,他被人提溜着脖子半立了起来,然后两根手指在自己的下巴上一敲,嘴不由自主的张开,然后苦到极点的药就被灌了进来.

    “不喝可不行.你可是我找娘娘讨来的.”王凌波一眼就看穿了这家伙在想什么,”我要是能将你治得跟以前一模一样完好无损,我就可以从老师那里正式出现了.你是我的考题,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我会把你整得很惨,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是很简单就能做到的.”

    钟镇看着很平静的说着这话的王凌波,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寒意,这家伙,似乎真是那种说得出做到到的人.

    “你的老师是谁?”

    “我的老师是舒畅舒大人.”回答果然不出意料之外.

    “老老实实的,现在你连自杀的力气也没有,等你有了自杀的力气,我也会让你没有自杀的力气!直到我交卷!”提着药箱准备出门的王凌波很认真的对钟镇说:”你是我的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