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进击的明军(4)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钟镇苦笑,现在他的确连自杀的力气也没有,闵若兮的那一拳,直接将他的真气轰得一丝也没有留下来,全身的骨头不知碎了多少,就连武道修习者最为重视的丹田,现在虽然没有碎掉,但那上面也是布满了裂缝,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那个王凌波担心自己有了力气之后自杀,是担心自己已经察觉到自身的状况了吧?

    治好自己?钟镇权当是一个笑话了.如果这样的伤他也能治好,那他就不是神医,是神仙了.

    他现在想得不是自己,而是整个大秦的军队.

    秀水桥这边已经,大队的明军已经涌了过来,这两天,与钟镇一起躺在这个大屋子里治伤的伤员,当然都是明军的,他们兴高采烈的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丝毫不避讳他,大概在他们眼里,钟镇与一个死人也没有什么两样吧.

    何卫平带领着虎牢新军第二营来了,邹正的宝清营也来了,再加上原本就在这里的苏星移,明军在这里已经集结了一万五千人.

    现在钟镇对于明军的战斗力有了一个更直观的认识了.苏星移的新五营攻破他的营垒,歼灭他的军队的时候,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那么,何卫平的新二营就绝对不会差,因为何卫平是虎牢新军的统帅,新二营就是他的嫡系亲卫啊.

    至于宝清营,那还用说么?那是明军最早成立的部队之一,伴随着明国的崛起,打了无数的大仗硬仗,实力比起虎牢新军只会强不会弱,这从他们一个五百人的哨队,就让自己在秀水河大桥边上损兵折将就可以看出来.

    这一万五千人,就算对上苑一秋大将军的所有前军,也不会输掉.

    对了,还有烈火敢死营.那两千骑兵,那是明朝皇帝的亲卫军.

    明军的主力突然都出现在了秀水河大桥,那他们原来防守的区域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钟镇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然后冷汗就下来了.

    苑大将军现在怎么办?是继续向前,还是按兵不动,抑或还是后撤?

    瞬息之间,数个方案出自在钟镇的脑子里,但却又一一被他否定,无论怎样,似乎都不是什么好办法.

    左右两翼现在怎么样了?如果这两翼都还有一战之力的话,如果他们还能与苑大将军连接起来的话,那么这场战事便还有可为,至不济,可以慢慢地退回去.

    这或者会是最好的结果.

    连得起来吗?

    还连得起来吗?

    整个上午,这个问题都在纠结着钟镇,直到中午的时候,王凌波来给他检查伤势的时候,钟镇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一般的士兵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这从他们平时在这里讨论的问题都能听出来,他们只是局限在秀水河这一线的战事之上.但王凌波是一定知道的,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随军医师.

    “你是问年纯凤和安自山啊?”王凌波看着钟镇,有些诡异的笑了起来,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皇帝陛下现在就在万县.”

    听了这个话,钟镇顿时万念俱灰,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年纯凤和安自山肯定都要完了,现在只希望苑一秋大将军不要过河,而是退回去,马上退回去.

    苑一秋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整个战场的状态,宝清营,虎牢新军新二营突然间就从他的正面跑得无影无踪了,原本死伤累累的强渡地点,现在只余下了一地的残渣,死伤无数生命而是不得的渡河地点,现在就这样空空荡荡的摆在他的面前,举步即可过,但他却不敢随意踏过去了.

    万县的情况他不知道,所有派往那个方向上的斥候,都一去无回,他与万县之间的联系,已经中断了七八天了,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在万县,明军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明军的斥候,控制着整个战场,遮蔽了所有能透露出来的情报.

    他只能主动作出决定,他率三万人向万县靠拢,副将金守德率一万人与钟镇汇合,然后向景县的安自山汇合.

    他决定直接放弃中间的这一大片战场,而直接加强左右两翼的力量.

    决心一下,自然是飞快的行动.金守德带着的一万人立即便向秀水河大桥方向运动.

    这一次,金守德很快就收到了情报.

    他的斥候带来了秀水河大桥的消息,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钟镇所部,全军覆灭.

    金守德当即就坐蜡了.现在他要怎么办?继续向前去景县与安自山汇合吗?那他就要突破面前的明军,没有了钟镇这个点,明军现在就横在他与安自山之间.

    如果说从雍都出发的时候,他非常有信心率领一万人马纵横沙场,但现在,他是一点信心也欠奉了,钟镇是他从落英山脉带回来的部将,两人既是上司下属的关系,也是私下的好朋友,钟镇不是无能之辈,一万人呐,这才坚持了几天,就全军覆灭了.

    金守德没有坚持多久,当他的斥候发现他们的前方出现在了那面火红的烈火敢死营的大旗的时候,他已经率全军后撤了.

    现在,将所有的力量全都握在一起,才能发挥所有的作用.

    他回到苑一秋的大营的时候,苑一秋的主力正准备渡河出发前往万县,金守德的归来,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还渡不渡河?又成了摆在苑一秋面前的大难题.

    “大将军,只怕万县年纯凤和景县安自山都已经不好了.”金守德有些艰难的道.”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何卫平的新二营,苏星移的新五营和邹正的宝清营.他们的主力并没有出现.”

    “我知道!”苑一秋心情沉重地道.”我想一想,还要想一想.”

    四万大军在秀水河边停顿了下来,是进还是退,从上到下,现在都陷入到了困顿当中.

    进,有可能进入陷阱,退,就代表着这一次轰轰烈烈的大战便到此为止,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明军无休无止的追杀,这一退,退到后时方才休?

    进军不是一件容易事,但退兵,却更难.稍有不慎,退兵便会变成溃退,对于好不容易聚集起现在力量的秦国来说,只怕就是一场大灾难了.

    苑一秋不得不慎重.

    金守德也不敢妄自建议.

    所有的犹豫都在这一天的后半夜被打破了.金守德上半夜碾转难眠,后半夜刚刚迷糊过去,便被亲兵叫醒.

    苑一秋要见他.

    金守德立即便知道出大事了.踏进苑一秋的大帐的时候,果然看见苑一秋整个人似乎都不好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他问道.

    苑一秋抬起头,看着金守德,苦涩地道:”万县我们没法打探出有效的情报,我早前派往新桐郡的人却是回来了.”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早在十天之前,明军追风营和杨致率领的虎牢新军第一营,全歼了陈桐与蔡强在新桐聚集的两万五千步骑.”

    金守德的身子晃了晃,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新桐失守,就代表着年纯凤的侧翼完全暴露在了明军的攻击之下,而这些事,还是发生在十天之前,那么现在,年纯凤还存在吗?

    “万县,万万去不得了!只怕明人在哪里设下了陷阱正在等着我们.”他颤声道.

    “万县去不得,但我们却也退不得了.”苑一秋苦涩地道,”我们一退,明军必然会衔尾追来,这会将陛下的军队也粘上的.”

    “陛下有五万雷霆军,尚可一战!”金守德道.

    苑一秋摇了摇头,”雷霆军或可一战!然后呢?”

    金守德一呆,没有再作声.

    “我已经写了紧急的奏章,请陛下马上率五万雷霆军退回雍都.”苑一秋看着金守德,”同时请陛下立即封卞无双为王,召卞无双麾下兵马进京勤王.”

    “我们呢?”金守德问道.

    苑一秋站了起来,”金将军,我们为大秦尽忠的时候到了,我已经决定,明天全军渡河,我们即不去万县,也不去景县,我们直捣虎牢.”

    “大将军,明军如此打开大门,就是希望我们进去,如果年纯凤和安自山都没了,我们这样过河,就是自投罗网,接下来,就是明军将我们四面包围了.”金守德大惊失色地看着苑一秋,这样明显的事情,他不信苑一秋会看不穿.

    “我当然知道!”苑一秋淡淡地道:”金将军,还记得去年楚齐大战吗?楚国大将安如海和江涛是自么做的?”

    金守德仰天长叹了一口气,这两人的事情,他怎么会不知道?为了逼迫齐军,他们自蹈死地,逼迫着齐军提前发动了还没有准备好的总攻,最终,让闵若英带着火凤军逃了出来,当时,作为一个经典的战略行动,他们这些高级将领还讨论过.

    从战术上来说,这样的行动是完全愚蠢的,但从战略上来说,他们却成功了,他们成功的挫败了齐人想要一举围歼闵若英所有主力的意图,让闵若英带着最为强大的火凤军逃了出去,为楚国保留了火种.

    这才不过一年功夫,就轮到他们了.

    “我明白了.”金守德沉重地道.”我们,不会比他们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