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进击的明军(5)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火!”

    数十台霹雳火投掷出去的铁弹在空中交织成一片死网的火焰,自空中轰然而落,宛如世界末日,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摧毁,大火直冲天际.

    “弩!”

    密集的强弩呼啸而过,掠过城头,将城墙之上不多残存的建筑又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扫荡,有的射要墙体之上,引起城墙一阵阵的颤抖.

    “附!”

    密密麻麻的士兵呐喊着向前冲去,在他们的中间,一台台的攻城辅车被无数的士兵推着冲向前方破烂不堪的万县县城.

    在数天的一次次试探性攻击之后,万县城墙之上的建筑早已经凌乱不堪,守城的士卒们几乎没有插足的地方.

    但这个时候,也终于体现了秦军士卒悍勇的一面,明军进行远程攻击的时候,整个城墙之上几乎看不到一个秦军的士卒,但当远程攻击停止的时候,无数的秦人便从一个个的角落里涌出来,吼叫着将空荡荡的城墙之上填满.

    没有了投石机,也没有了强弩,这些远程武器早已在明军一波又一波的打击之下被击数摧毁,失去了远程压制,他们便用性命来填补这个空缺.

    弓箭,是他们现在唯一可用的远程攻击武器了.城墙之上,被摧毁的建筑的砖头,石块,木料,都成了他们守城的武器.这些东西在第一时间便被秦军士卒搬起来扔向城下,砖头石块如雨而落,城墙之下,顷刻之间便又被垫高了一层.

    木染,缘子,所有的能点燃的东西都被浇上油脂,扔下了城墙,这使得万县城墙之下环绕起了一道道的火墙.

    这些被明军摧毁的东西的废料,成了秦军阻挡明军的第一道障碍.

    万县县城不大,但却还扔有两万余秦军.黄花山被陈绍威柯镇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攻破,除了主将马鑫带着百十人逃出生天,但紫荆山上的秦军,却有两千余人成功突破了简放和蒋豪的包围,逃进了城内,这也让简放和蒋豪颜面大失.

    其实这倒与他们的关系不大,而是因为黄花山的失守,使得紫荆山的秦军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选择了突围.

    两万余人守这么一个县城,从兵力上来说,是足够的.但明军在这几天的攻击之中,也并没有使上全力.他们还在等待着,看能不能钓上更多的鱼来.

    这种情况,到今天为止.

    鹰巢已经确认,宛县的苑一秋大军,不会再到万县来了.那么,万县的这两万秦军便再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总攻的命令随即下达.

    杨致作为这一次攻城的总指挥,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新一营放在了攻击的第一序列.正大光明的为他的新一营谋福利了.

    当然,作为第一攻击序列的部队,他们要承担的也是敌人最凶猛的反击和最顽强的反抗.所以杨致也丝毫没有保留的将自己的所有精锐全都放了出去,现在他的身边,只留下了几个孤零零的传令兵和旗兵.

    策马立于中军旗下,杨致凝视着如同波浪一般涌上去的士卒,嘴角却是噙着丝丝冷笑,前几天的攻击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要不是想钓苑一秋上钩,那里还能容你们活到今天,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简放蒋豪攻南城,陈绍威柯镇打北城,新一营攻东城,杨致留下了西城,围三缺一,标准的经典攻城打法,当然,这留下的一面,可不是为了让秦军逃命的,在西边,烈火敢死营的三千骑兵正百无聊赖的注视着这场攻防大战,只要年纯凤不傻,就绝不会从西城突围,只要他敢出去,那就只会让秦军成为烈火敢死营的盘中餐.

    杨致就是要让这两万秦军被闷死在城中.

    致于中装步兵矿工营,在这样的攻城战中,自然也就又沦为了看客,这让陆丰很是郁闷不已,他的士兵如果全副武装起来,每个人身上都负重好几十斤,让他们去爬梯子攻城墙,未免太让强人所难了.

    现在,他的矿工营便成了皇帝陛下的卫队,而他,也只能陪在皇帝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与皇帝闲聊着.

    眼光不时瞟着不远处激烈的战场,现在指挥作战的杨致,可是当年他的手下败将,太平城中一场沙盘推演作战,年轻气盛的杨致在他手下大败亏输,也让他坐稳了矿工营的将主位置.

    这些年来下,矿工营与当年相比,也不知强大了多少倍,但他当年的这个下属可也飞速成长了起来,不再是那个傲气凌的公子哥儿了.陆丰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正是一个人物.

    似乎心有所感,在陆丰打量着前方的杨致的时候,杨致也回过头看向这里.南城和北城都有两个战营上万的兵力攻击,而东城,只有五千人,似乎东城并不是攻击的重点,但杨致的心中却确信,首先破城的,必然是自己的新一营.

    这不是骄傲,而是自信.

    这一次的攻击,没有重点不重点一说,三面攻城,那一面都是重点,唯独留给秦军的西城,也不是生路.

    万县城就这么大,杨致根本就没有必要有什么主次之分.

    攻城辅车在前进之中开始展现他狰狞的本来面目,后面的士兵在拼命的推动着他前行,而两侧的士兵却在拼命地摇动着一个个的手柄.这种辅车的设计极其精妙,每一次摇动手柄,都会让辅车的前方十数对轮子向前滚动,而滚动的同时,又带动一个又一个的齿轮,使得整个辅车之上那些被折在一起的面板开始徐徐展开,慢慢抬高.一根根手碗粗细的铁柱子也随着板面的抬高而撑了起来.每撑起一根,便有一个士兵灵活的攀越而上,手里一根锤子叮当几声敲击,两根铁柱子的连接之处,便被一个活节死死卡住.

    当攻城车行进至城墙之下的时候,已经完全展开的辅道车最上端已经与城墙冲撞到了一齐.下面的明军呼啸一声,沿着这道斜坡蜂涌而上.

    顷刻之间,万县县城那本来十数米高的城墙几乎不复存在了,不管是东城还是南北二城,都被这种辅车将他们与地面给连接了起来.

    无数的明军呼啸着沿着这些辅车冲向城墙.

    立刻城上的秦军们跃了出来,擂木,滚石沿着这些斜面骨碌碌的滚下来,攻城的明军们跳跃着躲避着这些攻击,而在城下负责掩护的一台台弩机,迅即抬起头来,向着城墙之上拼命的扫射着.

    尸体如雨一般的落下,有着辅道之上被滚石擂木砸中的明军士兵,有刚刚冒出头来便被弩机射中的秦军士卒,眨眼之间,城墙之下便多了一层厚厚的尸体.攻击时间还很短,但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双方都蒙受了沉重的损失.

    秦军有着地利,有着不怕死的顽强劲头儿,但明军的攻击实在太过于犀利,城下掩护的弩机射击速度太过于密集,秦军几乎是顶着如雨一般的箭雨再向辅道之上的明军发起攻击,最前面的一排几乎来不及发起任何攻击便会被射中,能够投也手中的滚石擂木或者射出手中羽箭的秦军,全都是利用着第一排同伴的牺牲而发起攻击,但当第一排的同伴尽数倒下之后,便又轮到了他们,除了少数幸运儿,其它的基本上在他们刚刚投掷出手中的滚石擂木之后,便又被射倒.

    滚石和擂木转眼之间就已经来不及再投掷出去,沿着辅道冲上来的明军越来越迫近城墙,守卫东城的马鑫知道再有所迟疑,明军必然就能攻上城墙.

    马鑫一手扣着一面盾牌,怒吼着从城墙之后跃了出来.

    “举盾!”他吼叫着第一个冲上了攻城辅道.

    城墙之上一面面的盾牌立时立了起来,他们不再投掷滚石擂木,因为每一次投掷带来的损失太过于沉重,在马鑫的带领之下,他们在竖起的盾牌的掩护之下,一排排地涌向了攻城辅道.

    肉搏!

    一枚枚强弩旋即从城下射出,将一面面盾牌粉碎,在下一面盾牌补上来之前,弩机立即顺着这些空当将弩箭拼命的倾泄进去,将一个个秦军士卒射倒.

    攻城作战,却是攻攻的一方将防守的一方完全压制住了.

    杨致冷笑着策马向前,”就是这么简单.”

    战马先是小跑,然后猛然加速向前冲去.

    一个辅道之上,冲在最前面的是手里挥舞着两根狼牙棒的雷暴,上一次攻击新桐郡城,他算是憋了一口气,左想右想也没有想到新桐郡城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当他带着一千人马抵达郡城的时候,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郡城,与鲍牙苏几个人的战功和斩获比起来,他的那点儿简直一文不值,为此,他被鲍牙苏嘲笑了许久,这一次,他当然要将丢掉的面子全找回来.

    两根狼牙棒挥舞,将面前的一个个秦军从辅道之上一个个打得飞出去,雷暴狂喝连连,稳步向前推进.距离城头越来越近.